4/22/2014

學會坐板凳 - 2014世界地球日路跑賽

公司就像社會縮影,所以製藥業同仁也不見得就比要注重健康,部門裡有固定運動習慣的同仁並不多,不像當初在英國實驗室時,同事們划雪、單車、網球、羽球、游泳,樣樣都來。在公司,我總是野人獻曝的鼓吹周遭同事多運動,但這樣微不足道的鼓舞往往很快地被淹沒在被眾多美食的話題之中。.........不過我相信,凡事都有第一步。有一天,有位同事邀我一起參加National Geography 有舉辦世界地球日路跑,我當然毫不考慮的答應了,那是在萬金石馬拉松落馬後的幾天。我心想:區區十公里,用走的都走的完。
比賽當天,是個雲淡風輕的週六早晨,我起個大早,換上主辦單位發的路跑衣,便利台北捷運一路帶我到畫江橋旁的世界地球日路跑會場,加入數千名跑者的行列,一起為愛地球而跑。即便早起,熱騰騰的血液早已奔鵬著,蓄勢待發的雙腿恨不得早一秒抵達會場,對於路跑的熱愛,不言而喻。當我抵達時,同事早已在熱身等我。
為了符合愛地球的訴求,宣導環保的棚子裡發送著環保筷、餐盒、省水工具等小贈品。我也是第一次參加路跑有閒工夫一一的從第一攤晃到最後一攤。
放眼望去,跑著的年齡大多在三十以下。起跑時,我埋沒在眾多人群之中,起跑點還在遠方數百公尺處。起跑槍聲一響,大家緩緩向前挪移,就在通過起跑點那一刻,我停下了腳步,揮別了同事,走出了賽道,我從運動員瞬間變成了觀眾。拿起了相機,抓住跑者揮舞四肢時美妙的身軀。果然,運動的妹最正!
昨晚,我還萬分掙扎著是否該棄賽,
我想起KANO電影裡的永不放棄的球魂,隱約地告訴我只要雙腳還能跑,就應該奮力一搏,拚到倒下的那一刻,更別說是不戰而降的棄權。然而,這裡並不是我最後的戰場,如果因為一時逞強而造成不可復原的傷害,別說我的雙腿不會諒解,我也不會原諒自己的衝動的。
於是,十年的跑步生涯的我,第一次下了坐板凳的決心。
看著大家邁出一步步矯健的雙腿,更加重了內心深深的失落感。
但是看到小朋友們靈活地穿梭在大人之中時,我感覺到了生命的生生不息,也看到台灣未來健康的棟樑。等同事跑回來的空檔,我和一旁的加油民眾聊天,用嘴巴代替雙腳的熱情,即便是板凳選手,也該好好享受參賽的樂趣。

約莫一小時後,我看著汗流浹背的同事,順利的跑進終點,
我馬上按下快門,才發現從眾多跑者中找尋自己認識的人,真不是件簡單的事,
主辦單位滿桌的獎牌和禮物,只要憑號碼布就可以領取,
手上的獎牌不是完賽證明,而是肯定我從頭到尾當完忠實的觀眾。

我順手送給了剛剛和我在路旁一起加油的夥伴,感謝他們的陪伴,
並鼓勵從未參加過馬拉松的他,有一天我們能夠在跑道上相遇。

接近中午,霧濛濛的天空壟罩著台北,
我帶著一點都不疲憊的雙腿,走出了會場,告別了華江橋。
從小到大,我們總是不斷被教導如何通往成功的道路,堅守求勝不放棄的信念,
但在面對失敗,學習放下,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氣。

未完成比賽,我笑得一樣燦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