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行者有疆 天地無涯

有一天,朋友問我:「你經常四處旅行,是否有環遊全世界的計畫或夢想?」
我理一理思緒,回答道:「沒有,這無關經濟是否許可,也不是體力不充足,冒險精神也不缺,時間隨時都有。」
「環遊世界是很多人旅者的夢想,為何不想嘗試看看?」

這回到了最根本的問題:「旅行的目的是什麼?」

孩提時,期待著爸爸帶著我們旅行,尤其是一周以上的長途旅行,車上總是擺滿了平常吃不到的零食,到不同的地方,都有叔叔阿姨陪我們玩耍,給我們糖吃,買玩具給我們,旅行在小孩眼中,是禮物滿載的美好過程。

上了國高中,期待與家人出遊的心情依舊,屆時可以把段考模擬考通通拋在後頭,把全部用不著的知識還給老師,旅行成了逃避課業的最佳工具,雖然回來之後,一樣得繼續面對繁重的課業,為升學而低頭。然而,相隔二十年後的今天回頭反省,當時旅行所學到的東西,遠比那時在學要填鴨所學的更加的受用。

上了大學,開始與同學們上山下海,那年代以"出遊"的字眼代替旅行,以現在的角度來看,當時的出遊實為克難,出遊的過程中,無形中學會如何與人分工,如何有效運用資源,以及在群體中如何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此時,旅行的意義莫過於建立起朋友間的情誼。當時一起出遊的同窗,即便畢業已十四載,至今依舊有聊不完的話題。

外島當兵,假日弟兄們全湧進了網咖,我一樣不放棄旅行的機會,常常一個人搭著公車或計程車悠遊在島上,我體會到獨自旅行的自由,即便在比台北市還小的金門,只要願意踏出一步,也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在獨自旅行中看到自我。
那時,旅行教我聽從自己內心的渴望。這一路驅使了我在退伍後,一個人,一個月,一台車,從紐西蘭頭開到紐西蘭尾。

英國留學,我像落入了另一個時空,太多的美景來不及全部收藏,太多的情感難以記錄,我見識到許多以前不熟悉的人事物,我逐漸體會到,旅行不一定是去了很多景點,拍了多華麗的相片,生活方式的轉變也是一種風景,另一種旅行,而且是一種風景明信片和臉書上找不到的風景。那時,旅行讓我看到天地的遼闊、自己的渺小。

工作後,有了充足盤纏作後盾,就更加的隨心所欲,開始涉入主題的旅行,比方逛博物館
、騎單車、跑馬拉松、登山健行、滑雪、烹飪等等,這些活動中都涉及了一些專業,我看到各種不同的生活態度,新鮮的生活方式,如此多樣化的人生令人心動不已,
可惜,上班族一年的特休與年假有限,體驗不同生活顯得格外奢侈。

歲月不待人,我認知到旅行的真面目,其實就是追求生活的意義本身。

在台灣,很多人將旅行和玩樂畫上等號,尤其是請假去旅行時,大家總認為我又要黑皮去了。
他們說的沒錯,每次請假回來,他們只注意到身上黑了一層皮,卻忽略了我腦袋中滿滿的收穫。
旅行前,花很多時間搜尋自己感興趣的主題,旅行中,打開全身感官接受外界的刺激,旅行後,將旅程沉澱後寫成遊記。幹這些活不比上班輕鬆,獲得的經驗對職涯發展也沒有直接相關。上班的心得可以洋洋灑灑寫在履歷上,而旅行卻是牽動著我的思考,影響我一舉一動的老師。

我對旅行的看法,就好比玩著一塊世界的大拼圖,可以選擇一口氣將五大洲全部拼湊完成,然後宣稱自己完成環遊世界的壯舉,然而這樣勾勒出的世界,宛如一幅模糊不清的拼圖。也可以選擇分成很多次逐一的將世界板塊完成,直到走不動或是錢花光的那一刻為止。圖案雖然清晰不少,卻也只看到圖案本身的表象。
插旗畫板塊的旅行,並不是我所追求,所以稱不上是什麼夢想。

因為我明白,就算廢寢忘食,每天24小時不眠不休的玩這拼圖,
頂多是將世界的輪廓多看清楚一點點,佔世界面積僅萬分之二的台灣島,都還沒人有把握說自己對台灣瞭若指掌。行者有疆,天地無涯,人們用短暫的歲月,有數的財富以及有限有體力,去體察無涯的地理疆界,抽象的時空疆界、多元的文化疆界、還有高深莫測的人心疆界,便是永難達成的夢。
最終,拼圖完成了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從混沌中,尋尋覓覓摸索出方向的歷程。
於是,沒有人能真正環遊世界,我們只是藉由眾多旅程,漸漸地將生命的嚮往變得清晰,然後一步一步的朝它邁進。追求生命嚮往的過程,可以是在工作中追尋,可以從孕育後代中獲得,而旅行只是眾多方式中的其中一種罷了。

我所能期待的便是每一步的旅行,都讓我離更好的自己近了一步,如此爾已。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花蓮太馬加油團

「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否則世界上就不會存在「有志難伸」的遺憾。
小從參加國家考試、國手選拔,大到經營生意、成家立業。
世界上幾乎所有事情都有門檻,就連想做發財夢,口袋也要有50元現金去買彩劵。
於是,在高談闊論如何開啟成功之門前,先要看看自己手中是否握有入場劵。
參加馬拉松競賽也是相同道理,尤其是世界知名的賽事。
太魯閣馬拉松與萬金石馬拉松,自從成為國際賽事後,猶如由麻雀變鳳凰,想拿到張入場劵簡直比跑完比賽還要困難。從早期的的上網搶票,發展到現在的電腦抽籤,跑者每年都在擠這道窄門,雖然公平,但全憑運氣。
今年的太魯閣馬拉松,我一口氣約了所有家人參與,一共十張籤,樂觀預估若一半中獎,便有五位足以成行,孰料開獎當天,僅得到兩張正取的門票,而且是參加意願最低的妹妹與大為,其餘的人連候補的機會都沒有。失望之餘,我問妹妹,你們還要跑嗎?
「難得的好運,如果不跑,豈不太浪費了!!」妹妹回答。
但她繳交報名費後,沒做任何練習,直到比賽來臨的那一天。
花蓮太馬加油團所要分享的,就是看看兩位平時忙得不運動的都市人,參與路跑賽事的經過。
退休多年的爸媽、自由業的妹妹以及自己當老闆的大為,在大家還在工作的星期五就從台北動身,一路吃到花蓮。比賽是星期六大清早起跑,對於許多在職的外地人來說,請假成了必然。所以我和Polly只好星期六一早前往太魯閣與大家會合。
雲霧繚繞的山腳下,選手們排隊寄物,這些參賽者各個是命運中選的幸運兒,能夠在峽谷中奔馳、揮灑熱血可說是人生一大享受。
起跑聲響起後,隊伍像是傾巢而出的螞蟻雄兵,朝著太魯閣峽谷挪移著,
也似奔放的血液,流盪在狹窄的的中橫公路上,一年中就這麼一次,中橫將路權借給了行者,多麼壯觀的景色。跑者呼吸著無內燃機的清新空氣,欣賞著大地的鬼斧神工,這大概就是花蓮太馬最迷人之處吧!!

路是動物走出來的,人來了將路拓寬,然後逐漸被交通工具佔領,
台灣原本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原住民把動物們獵來吃,接著原住民又被漢人趕到山上,
只是無論如何,山一直都在,大家都只是這裡的過客而已。

妹妹花了1.5小時順利跑完12公里,大為亦在2小時左右完賽,
這是他們人生第一個12公里的賽事。
沒抽中參賽名額的C.W.Chen夫婦亦沒有閒著,雖然他們在場邊看的腳很癢。
會腳癢而不是喊累,表示他們已經是行內人。
他們熱情的與在地原住民教練團們交陪,豪爽的教練一口氣就答應明年替我們保留太馬參賽名額。爸媽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我個人雖然很參加意願很高,但實在不願意當"馬拉松蟑螂",因為過多不公平的保障名額,會排擠了按部就班上網登錄抽籤的跑者。
妹妹說跑到最後,幾乎有一半人的是用步行完成的,平常沒有運動的她慢慢的邊走邊跑,名次居然還在前百分之五十,聽起來好像很不賴,但如果仔細思考一下,這不是個好現象,反而凸顯出台灣人一窩蜂盲目的追求潮流而已。

跑馬拉松是項高耗能的運動,不見得適合所有民眾,許多參賽者日常沒有長跑的習慣,到了比賽當天,為了抵達終點線而折磨身體,如此對健康沒有益處,反而傷身。
況且,對於運動員來說,沒練習就上場,對於比賽本身是一種不敬的態度。

我們不難發現,台灣每年舉辦超過700場的路跑賽事,
但真正能跑上國際舞台的選手,屈指可數。
實際受惠的,是掀起風潮的運動用品廠商。
登山、露營廠商也是循相同模式在吹捧著.........
我問妹妹與大為:「你們是否享受路跑的過程?」
「沒有,我比較享受接下來的美食的行程。」
當晚,C.W.Chen為了慶祝他們完賽,在花蓮賴桑辦了一桌澎湃的海鮮料理。
對我來說,能夠輕易享受著路跑及爬山的過程,卻很難體會滿桌料理的美味,
對妹妹而言,跑步爬山卻是苦差事,吃美食的時光才是快樂的。

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很可能是別人眼中的災難,
妹妹與大為願意走出戶外,參與馬拉松賽事,已經是非常難得的舉動了。
就算是親人,在興趣、智商、理念、志向都有很大的差異,
我們能做的,就是將自己認為快樂的事物分享給周遭的人。

若硬是要將家人全都箍在一起,只是辛苦了大家。
人與人在一起,做大家都喜歡的事,快樂就會加倍。
一廂情願的驅使,自己得到快樂是從別人的痛苦中獲得,並不是長久經營之道。
於是,能夠與身邊的人聚在一起做喜歡的事,便是生命中最棒的事情了。
尤其在這資訊爆炸,社會朝多元化發展的年代,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更顯得難能可貴。只是同事不合,朋友不歡,再找就好了,親人,不是說換就能換的。
我寫旅行箱的初衷,就是讓親友們能夠找到更多生活樂趣。
年紀越長,大家各自發展出自己的興趣,發展出自己的人生觀,有各自的現實要面對,還有理想要追求。走在親不知子斷崖峭壁上,進步的工商業社會,讓險峻的地形不再阻斷人與人的隔閡,可惜,讓人心越來越疏遠的,也是這個日新月異的社會。

爸媽時間充裕,金錢無虞,身體無恙,可謂人生頂峰,但不久將來也得面對一路的下波。妹妹走在音樂的康莊大道上,大為心繫公司,務實的兩個人,能走出塵囂,忙裡偷閒離開工作崗位,已是難得之舉。我和Polly四海遨遊,同時為財富自由之路做準備,不得不和時間賽跑。
此刻,我們能夠相聚在雲霧繚繞的東海岸,是上輩子積來的福份。
台灣最後一塊淨土上,人們得以在看不見的時間裡過生活,
這裡不必在24小時的鐘錶時間奔忙,可以用心體會時間發展過程的軌跡。
有時為了守護自然生態環境,有時為了延續傳統文化而忙碌,
這樣的忙無法以分秒計算,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看見,更無法用世俗的金錢去衡量。

我在這些藝術家的身上,體會到了無用之用的大用。
媽媽來到花蓮,可能因為過度開心,不小心遺失了皮包,
隔天警察叔叔就來電說皮包被好心人撿到,送到警察局,
皮包裡所有證件、信用卡及現金7000元,一點都沒少。

花東,真是個適合人居的好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