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14

紅毯迷失

我是默默無名的老百姓,絕非名門達官,參加婚禮,不需要出席逢場作戲、也沒有紅包厚薄的壓力。
自小,父母就會帶著我參加他們朋友的喜宴,也曾經糊裡糊塗地當過花童,小時候對於婚宴的認知就是和一大群不認識的的叔叔阿姨吃一頓熱鬧的餐點,台上新郎新娘像明星走秀一樣,試圖用餐點與小禮取悅遠道前來的客人。

畢業出社會後,開始有寄給自己的喜帖,沒有使用臉書的我,還能將喜帖寄到家裡的、或是和我聯絡上的,不是曾經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是與現在周遭息息相關的人。除了人在英國的四年,我不會錯過任何婚宴,前前後後加起來也有數十場,我不愛看新人表演也不喜歡吃婚飯,單純只是想幫他們分擔張羅婚宴的開銷。自己也當過朋友的伴郎、跟著迎娶、開禮車打雜,也有幫朋友在場外當接待跑腿。然而,我從來沒清楚明白這些婚禮舉辦的意義。

我周遭幾乎沒有人不辦婚禮、直接去公所登記了事的。但是舉辦一場婚禮的代價相信辦過的人都有深刻體悟,飯店餐廳半年前就要預約是非常頭大的問題,日子還要千挑萬選,為了拍婚紗事前還要減肥大作戰,然後一連好幾個假日還要裝模作樣的穿著很不搭調的衣服,擺出彆扭的姿勢給人當動物拍照。當天要邀請的賓客也要審慎地挑選、四處聯絡,最後婚宴當天還要塗上厚厚的妝,穿著前墊後塞的禮服,表演給台下觀眾看。

而忙了半天,對不起,新人不是天王巨星,所有費用要自己還有出席的人一起買單。

婚宴業者宣稱婚禮基本上是人一生一次的大事,不可馬虎。許多做父母的覺得這是孩子脫離羽翼的隆重儀式,要在親朋好友面前風光有面子,最好再有些達官顯耀出席加持。新郎新娘認為別人都有辦,勒緊褲帶也不可落人後,於是無形的負擔全都加注在羽翼未豐的新人身上。為了辦婚禮兩家翻臉的時有所聞,更有新人因此逃婚的,即便成功走完婚宴的路,也將龐大的存款給了婚宴公司與餐廳。

參加過的所有婚宴,內容幾乎大同小異,難脫離俗套。從上菜秀、餐點,背景、出場音樂、相遇成長影片,內容流程幾乎互相拷貝。乃至於飯後的抽捧花,玩小遊戲也都是千年不變的老梗。但是這麼大費周章的活動,常常參加婚宴過的幾天,就忘的一乾二淨,還不如看場球賽,聽場演講或音樂會激起的波瀾。

明明每對新人對於愛情的闡述方式不同,為何大家最後都選擇很無聊地走進餐廳?

像愛跑步的可以選擇跑步結婚,體會愛情如氧氣般的滋潤身體。
山友可以選擇在健行中結婚,讓山林見證這份愛情。
愛旅行的可以在飛機上結婚,讓愛飛到上萬公尺的雲端。
農夫可以請朋友到田裡舉行婚禮,讓都市人有耳目一新的體驗。
球員可以請朋友到球場舉行婚禮,讓親朋好友感受到熱血沸騰的愛情。
音樂家妹妹可以選擇在國家音樂廳以一場動人的演奏會做為婚禮,用音樂感動所有的來賓,音樂裡可以找到她的靈魂。

總之,喜酒的菜色普遍不好吃,是大家都沒用心選擇別的結婚方式。
參加完婚禮過了就忘,是因為餐廳裡的婚禮都是沒有靈魂的複製品。

唯有鍾學長在旗津辦的流水席令是所有喜宴中,最特別、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宴會是在一座廟前搭起的簡易舞台與霓虹燈,整場婚宴就像在看廟會表演,派出雜耍團與新人互動,電子音樂高分貝的現場演出,魔術秀加鋼管女郎噴火舞蹈更是讓整場喜宴High翻天,這些俗又有力的表演,充分展現學長身上濃濃的鄉土特色。

相信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兒女的婚姻可以長長久久,自己的面子與私慾都可以暫時擺一旁。
比籌備結婚更重要的事是如何走更遠的路,就像比考大學更重要的事是如何在大學吸收知識。結婚既然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事,是不是該多花點心思在長遠的地方? 就算要有難忘的結婚日,也應該多多思考婚禮的輪廓,不是學別人在餐廳演演戲就認為會讓人印象深刻。如果什麼主意都想不到,那把給飯店的錢收起來,讓往後的日子過得更順遂,不也是種實際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