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2014

身在首府,坐井觀天

待在台北城七個月了,除了交通便利、我幾乎找不到第二個讚美的形容詞,更別說對這城市會有醞釀出任何情感,但這裡有我愛的人,有我喜歡的工作,讓我心甘情願的選擇暫時在他不潔白的羽翼下度過每一天。

每天陪伴我的是爭先恐後的車道、擁擠的人群、迷濛的天空、汙濁的空氣與狹小的公寓。即便環境如此,我依舊非常努力的找尋周遭任何可能的清新。隱藏在西湖捷運站背後,步行可到的碧山巖便是第一個探索的對象。咫尺可達的都市邊緣,一群樹林正默默的在分解城市裡的廢氣。人煙罕至的荒徑,隱藏在樹林間,找不到指標。
在這樣的樹林裡迷路並不感到可怕,隨時可見到山下的高樓大廈,稍微走幾步路便能回到繁華。
捷運劍南路站旁的美麗華百貨公司,展現著內湖地區的消費能力。堤防外的美堤河濱公園,是我所期盼清新的所在。然而,三層樓高的水泥堤防,劃清了城市與河流的界線,誰也不許向前侵犯一步。
可惜的是,牆的外面,依舊是灰褐的水泥柏油路面,這裡是台北市民最大的戶外健身中心,跑步、自行車、網球、溜冰的人四處可見,更是許多路跑活動的首選之地。
將草地分隔開的那道清晰的柏油路,怎麼看都很多餘。
頻繁的飛機起降聲,取代了原本該有的流水聲。
基隆河安安靜靜的平躺著,一旁的高速公路,卻轟隆隆的川流不息,一輛接一輛的貨車、客運像血液,載著人潮與錢潮,日以繼夜的進出台灣的心臟;一顆不是很健康卻貴得嚇人的心臟。
大直橋從空中跨過了基隆河,連進了台北核心地帶,捷運從河底下挖穿,從大直一路通到彼岸的台北航空站,交通建設可謂四通八達。
走在橋上,夕陽從水底冒出來向我招手,除了夕陽,大地一片霧茫茫的灰階色彩,遠處的圓山大飯店,像是歐洲古老的城堡,屹立在易守難攻的制高點。
彼岸的大佳河濱公園,終於有不受水泥拘束的整片草皮。
小花和小豬最喜歡坐在Ubike的菜籃裡,跟著我到這片綠地上打滾,雖然小花還是比較喜歡諾丁漢的環境,小豬喜歡台南的悠哉。
我們心裡都明白,短期間我們得乖乖地待在這裡,努力的工作,好好地和這座城市相處。
我們絕對不會忘記這座城市外面,有好多吸引人的風景,好多不同的生活方式,可以選擇。
於是,每天下班我會繼續寫著未完成的旅行箱,規律的在學校操場上跑步,在健身中心游泳、鍛鍊,一面保持對工作以外生活的熱度,一面儲備雲遊四海的能量,外面的世界永遠敞開雙臂等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