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2010

博士與碩士的抉擇

當朋友們一一各奔前程時,我也面臨著對未來的抉擇。

18/08/2010是我一年級的口試 (Viva),在藥學系每年要升級時必須要通過一場口試,口委是系上與自己研究領域相近的老師,口試一方面可以測試學生的素質,是否適合繼續就讀,另一方面可以從獨立的觀點,發現Project可以改進的地方,也就是說,如果指導教授對學生不負責任,口委可以藉此進行監督。我認為是不錯的制衡機制。

我的口委Barrie kellam是生物化學領域的,但有很強的化學背景。Viva從早上10點進行到下午1點,前兩個半小時口委就我的Project問了很多問題,有的是關於Project的研究動機和生物機理,有的是化學反應機制。Barrie常常在我不知從何回答時,用引導式的問法幫助我思考。我在短短三個小時內,學到很多思考的方法,而我的表現也得到Barrie的正面回應,順利通過口試。

但最令我印象深刻,也改變我念博士態度的是最後半小時的口試。

Barrie : Do you enjoy your Ph.D study so far?
Monkey : Not really.
Barrie : How come? Lets have a talk......

 我順從內心的感受,也就是說我認為我Ph.D至此沒有念得很開心。我口委鼓勵我找出原因,並告訴我念Ph.D很重要的是要樂在其中,才有意義。也才有動力支持我走完之後的學習,否則之後會讀的很辛苦。於是,我花很多時間想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

其實我兩位導師對我指導沒問題,對於研究的Project也有興趣,和實驗室夥伴相處的也很融洽,實驗進度也可以,家裡也沒有給我壓力,但是只要一想起三年後還要受一次寫論文的煎熬,便完全沒有興致。再加上實驗室所有的同仁學費幾乎不是國家出就是藥商儀器商贊助,只有我自掏腰包,讓我覺得錢花的很冤枉。並且,因為一年級我的Project經費已經預支了(每年大概是15萬台幣,我一年級就花了快30萬)。最重要的是,有沒有Ph.D學位對我沒有差,因為我沒有想執教鞭。拿一個碩士回台灣,在職場上也足夠了。

爸媽,老師還有Polly乃至於室友們都鼓勵我繼續念,也提供我很多思路,但終究只有我能對自己負責。甚至,2013的今天,仍然很難斷定當初的決定是否最適合我,然而,我很驕傲的是每一步棋都是自己下的。

與其在短時間改變自己的價值觀,不如從問題上著手。

第一個找的是Polly,他願意留在英國找工作,支持陪伴我往後的學習,但如果我選擇回台灣,她也願意配合。就像我論文上的謝誌,Polly的存在讓我的Ph.D完整。

第二個找的是老師,希望他們能幫我解決財政考量,包括學費與Project經費。我向他們表示,自己負擔學費和解決Project經費有困難。

我打算要是有經費就繼續念、沒有就拿碩士回家。他們積極幫我找贊助商,結果Project經費首先解決了,接著學費也解決了部分,於是我有充足的理由繼續我Ph.D旅程。

這次的抉擇,我學到了一件事情。就是當面臨抉擇時,要順從自己內心的渴望;對於不滿意的制度,或者自己理念和別人不同,要懂得適時的表達,做充分的溝通,而不是依社會或別人的價值觀概括承受。

很感謝Barrie開了一扇門,Polly和老師的鼎力相助,實驗室同仁和室友們的意見交換,還有爸媽的支持與理解。

更多的未知,等著我去面對,但所站的起跑點已不同於以前。


9/02/2010

別離的季節

儘管科技的發達,縮短世界的距離,別離時的傷感,沒有因此獲得撫慰。
九月份是留學生畢業返鄉的季節,也是新生報到的時刻。
舊生拿到學位準備歸國,新生帶著好奇才要開始探索未知。
而學校永遠靜靜的在那裡,看著每年學生來來去去,泰然自在。
我卻沒有這樣的豁然,來來去去總掀起心中或深或淺的漣漪。

所有好友中第一批離開諾丁漢的是天津來的云蔚和劉瑤,經濟系的他們結束為期一年的訪問學習,要回國繼續完成學位。從一起吃飯、玩三國殺,到網球場上切磋球技,留學的第一年若少了這些,我的嘴角不會像照片一樣是上揚的。照片攝於Beeston小鎮上。
第二批是曾經一起共度威爾斯聖誕夜的Vivian 和Nancy以及Vivian的斯洛伐克室友Sonia。
當時超喜歡和Vivian & Nancy去諾丁漢市中心吃中餐館,尤其是午餐吃到飽的那種,而Sonia在Raleigh park為我和Vivian烤的雞還有離別前寫的卡片,都是非常難忘的回憶。Vivian那條John Lewis的鵝絨被,更讓我平安的度過往後幾年寒冬。照片攝於Vivian離開諾丁漢的當天,她請我們在市中心的China China吃下午茶。
 再來是Polly的好同學們Jessica、Phoebe、Claire還有Angela,畢業典禮那幾天,格拉斯哥下著傾盆大雨,大家穿的漂漂亮亮的,卻都被淋的成為一隻隻的落湯雞,那天晚上第一次嘗到Jessica的手藝,尤其是那道咖哩,超級美味的。畢業典禮在莊嚴的教堂內舉行,觀禮的我都為那些畢業的學生感到驕傲。
珍重再見後,大家分別踏上屬於自己的旅程,大部分人的下一步是重返職場,卻是在世界各個角落。或許這輩子沒機會再見面,但在生命中曾經有這一段交集,偶爾回想起這段回憶,能發出會心一笑,也有足夠了。



9/01/2010

不列顛的Long Stay (終) - 諾丁漢

回到諾丁漢,熟悉的城市,熟悉的生活步調,猴家成員打算在家休息幾天,好讓我專心準備口試,我個人到是抱著隨緣的心態,口試沒過拿一個碩士回家也不虧。過了未來還有好多關要過,夜長夢多。欲知詳情,請見"博士與碩士的抉擇"。
在休息幾天後,大家又生龍活虎一般。可惜妹妹因為九月有演出,得提前回台灣練習,於是帶著滿滿的行囊先回台灣。
媽媽在諾丁漢首先展現拿手的絕活,時常到148漢堡路的廚房燒出一道又一道家鄉味,由其是各種滷味,讓我彷彿置身於台灣。
而爸爸呢,可沒忘記千辛萬苦背來的釣竿。在英國是不能隨便捕魚的,而是要買釣魚權,不過手續很簡單,去郵局就可以辦理。我幫爸爸辦了一張一星期的釣魚證,每次出門釣魚時都要帶在身上。還好爸爸只釣一星期,要不然運河裡的魚都被爸爸釣光了。每次爸爸一出手,都滿載而歸,連魚都知道台灣的食物比英國好吃!!
 所以我們每天晚餐不是烤魚就是煎魚要不然就是魚湯,反正有吃不完的魚就對了。後來才知道,英國釣到的魚都要放回河裡,存粹是釣好玩的。乎~連生在英國的魚都比較好命。
釣魚之外,我們也到附近大大小小的公園、水鳥保護區散步,還有姑姑最喜歡逛Sainsburys超市,大家都過著非常優哉的生活。其實在諾丁漢留學的我亦是如此,平常朝九晚五,沒有外務,生活其實很簡單。
更遠一點,我們會去舍伍德森林,也就是俠盜羅賓漢出沒的地方,在那裏,人人都可以當羅賓漢,爸爸也在那裏小試一下身手。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半月的不列顛Long Stay轉眼間很就到了尾聲。旅程中發生了很多故事,派克猴子的旅行箱只以我的觀點紀錄其中小小的一部分,而旅程中的酸天苦辣相信在參與過的每個人心中都會留下屬於自己的回憶。
謝謝猴爸的財政支持和猴妹的幫忙,還有所有團員的配合,讓此次的壯遊圓滿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