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011

實驗室文化交流

2011年的春天,是Polly英國南北征戰的季節,只要哪裡有面試機會都積極把握,回想起來,她的勇氣與毅力令人佩服。而我自聖誕節以來的瓶頸依舊在尋找解答,這幾個月的也是灰頭土臉的過。這時和Polly的互相鼓勵以及和實驗室同仁的交換意見,成了度過難關重要的一環。


  • 快樂越分享越多快樂,問題越分享越快解決。


二月份,化學實驗室聚餐,順便幫我慶生。來自葡萄牙的博士後Claudia帶大家品嘗正宗的葡萄牙菜,幾乎是以海鮮為主,有一點偏鹹,但怎麼說都比打著葡式旗號的Nandos烤雞好吃。和我共事的兩個葡萄牙人都非常善良、樂於助人。潛移默化中讓我對葡萄牙文化產生興趣。
 第一張照片的主角是我學長蓋文,也是和我最要好的英國人,而且事後回想起來,他帶給我很大的影響。很有緣的是實驗室裡的通風櫥和休息室裡的坐位我都在他隔壁,蓋文個性和我一樣天真很愛說話,他三不五時就會和我分享他的實驗的發現與瓶頸,久而久之,我也習慣不斷和人分享我的實驗內容,許多發現和瓶頸不知不覺得就在分享中得到了出口。生活上,他也常常約我和大家一起去酒吧,了解英國文化,去研討會也常常和我一起,成為系上最照顧我的學長。後來,他也交了一個港裔的女朋友。

實驗室文化的多元,也是派克猴子留學的一大難忘經驗。之前在台灣,相同教育背景下,價值觀相對比較一致。在英國,很高興有機會與許多國家的人共事,看到大家面對事情處理的不同方式。尤其是從非洲和阿拉伯地區來的同學,以往對他們的認知只能從書上和媒體得到。

在小小的實驗室社會,與人平日的互動都很新鮮。像是義大利人講話時肢體語言就很豐富、印度人話就比較多、英國人普遍 "很有禮貌"、法國人風趣等等。當然,一個人不能代表群體,但是卻能影響別人對這國家的印象。

很明顯可以看到,有些國家的人喜歡自己聚在一起,有些卻喜歡與人交流。
比如像中國人和阿拉伯人在系上就形成自己的團體,反而英國人和從世界各地的大家混在一起。
那台灣人呢? 無從知曉,但很感謝蓋文和實驗室大家很自然的將我帶到多元的文化中。
我很驚訝我同事幾乎都清楚Taiwan和China是不同國家,學弟Robert甚至還說出我們的正確國名是Republic of China!!

我想那一天當中國和台灣人民的價值觀相近時,也就沒有必要討論台灣是不是中國的一省的必要了。
我衷心的期待那一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