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12

悠悠港都 - 利物浦

好幾次去英格蘭西岸,都與利物浦擦身而過,夏天剛剛露臉,找個晴朗的周末,去海港吹吹海風。從諾丁漢搭火車到利物浦,中途經過曼徹斯特,一共要三個小時,是趟漫長的旅途。利物浦(Liverpool)是英格蘭的第四大城,有寬廣的碼頭通往小不列顛,機場通往歐洲各地,但是因為離諾丁漢實在太遙遠,沒有機會利用。

利物浦的機場名字為"約翰藍儂機場" ,約翰藍儂是披頭四樂團的成員,可見披頭四在利物浦人眼中的地位,跳脫了一般以政治人物或地名命名機場的俗味,讓人耳目一新。或許哪一天台南機場可以改名為李安機場,台東機場改名阿妹機場,不知道有沒有人會反對?!

 一出利物浦的檸檬街車站,一眼望去,不是遮天的高樓大廈,而是紀念館和博物館,可惜今天的目的地是海邊,沒有興致進去參觀。但利物浦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乾淨、整齊與壯闊,不是諾丁漢、萊斯特這種小城市能相提並論的。
 從市中心步行至碼頭有一段距離,有陽光涼風的陪伴,並不覺得遙遠。途中穿越一間又一間的購物中心,深感利物浦真是個富有的城市。難得仰光普照的豔陽天,英國人通通跑了出來。
一路西行,盡頭就是著名的亞伯特碼頭(Albert Dock),碼頭周圍盡是些奇型怪狀的建築,但最奇怪的還在後頭。好天氣散步在碼頭,吹吹海風,不禁懷念起旗津的小卷飄香。
 英國難得的萬里無雲,多拍了好多相片。天氣好,照相不用什麼技術......
碼頭邊商店林立,有賣紀念品,有餐廳,就是沒有我最喜歡的海鮮快炒。披頭四的博物館也在這裡,披頭四的歌聲在英國已成為古典,也是伴隨爸爸那個年代成長的代表音樂。




碼頭邊的草地,席地而坐,敬晴空一杯!! 派克猴子手上的燻鮭魚輕鬆捲是一項偉大的發明,便宜好吃又省時,今年大約有三個月午餐我都吃這個。
 
海邊大樓一棟棟都蓋得很壯觀,真不愧是海上強權的英國。
 至於這些到處可見的長得很像外星生物的雕像,就不知道是為什麼了? 不過若說利物浦人熱愛外星人也不是沒道理,下面這間教堂蓋的實在詭異,搞不好外星人真的來過。
利物浦的中國城牌仿也蓋得有模有樣,並不輸給倫敦,於是我們晚上又可以大快朵頤一番了。隨後我們繼續參觀了曾經也發給我入學許可的利物浦大學,也是個充滿悠閒氣氛的學校,正值大學生期末考之際,圖書館、草皮上都可以看到捧著書的學生。
那樣的年代,離我和Polly已經越來越遙遠。
中國城旁的利物浦大教堂,又是一座充滿外星人風格的奇特建築

最後當然要去海事博物館瞧瞧,光看門口這副大錨就夠帥氣的,派克猴子左腳膝蓋的傷是前幾天跑步時閃腳踏車摔的,雖然今天走路一拐一拐的,還是靠這兩條腿繞了利物浦一圈。
感謝今日的陽光!!


5/11/2012

藍色多瑙河 (4) - 匈牙利胡亂吃

和學長出遊最隨興的事情就是吃了。
不像平時出門有Polly時時把關,我們吃到各種奇奇怪怪的食物。
看匈牙利人的肌肉,很容易聯想到是個肉食性的民族。
第一餐下飛機,在市中心隨意的找間速食店解決,菜單有圖,完全沒有語言上的障礙。
隨意點了一個大Pizza和一條Baguette。Pizza是現做的 ,而Baguette遠比上次堡羅買的好吃。

配上一杯冰涼的啤酒,讓旅程有個美好的起點。可惜,這Pizza和Baguette不能算是匈牙利特色。
學長的朋友在收集各地星巴克的馬克杯,於是他千里迢迢的扛了這個價值1000福林的杯子回英國,再運回台灣。其實,不管馬克杯上面印的是甚麼地方,產地只有一個 - 中國。
行程中幾乎每一餐都是隨便亂吃的,我發現,最好的餐廳就是有圖片,或者直接食物做好挖給我們那種。
會有這樣的心得是因為,有一餐我們去相對正式的餐廳,匈牙利菜擔當然看不懂,還好店家有提供英文菜單。但是即便有菜單我們看了也是霧煞煞,其中,有一道菜寫著有Beef、有 Goose liver,我們覺得應該很不錯,因為鵝肝醬也是匈牙利的特色之一。
結果,菜上來後發現,牛肉沒幾塊,幾乎整盤的鵝肝,不是我們想像的鵝肝醬。真材實料、腥的不得了,讓我吃了好想吐。學長一面很勉強的吃著,一面說不可以浪費........
鵝肝醬應該是 Foie gras,不是Goose liver!
吃到快吐了,所以沒照相留念。

下面這張牛肉湯就是匈牙利的風味菜,我特別問有沒有家鵝肝。我覺得台灣的羅宋湯比較好喝。而下面的鴨肉很特別,居然是甜的!!
鴨肉炸得酥脆脆的,上面再淋上巧克力醬。
 
我還是比較習慣看起來很普通的鬆餅。
以上提及的食物無論好吃難吃,都可以輕易忽略,但以下匈牙利獨特的廢墟酒吧,是非常難忘而新鮮的體驗,我和學長在兩間酒吧,度過非常愉快的夜晚。這些酒吧的特色就是將原本的廢墟,搭配上塗鴉與廢棄物,經過設計著的巧思,製造出非常有藝術感的環境,要不是Adam帶路,我們很可能錯過著麼棒的體驗。
 
 越晚越熱鬧,我們也從啤酒一直喝到玫瑰酒,地下室還有樂團表演,匈牙利的夜生活竟然如此豐富,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喝得醉醺醺後,也不用擔心深夜的治安問題,一樣可以安心的走路回家;午夜後的布達佩斯靜悄悄,沒有怪人,沒有警車,像顆明亮而沉睡的珍珠。

..........繼續閱讀

藍色多瑙河 (3) - 佩斯

河東的佩斯是個熱情洋溢的都市,河中有座瑪格麗特公園島,安排兩天的搭配傍晚的泡湯的觀光行程,不倉促亦不無聊,步調恰到好處。
沿多瑙河畔的國會大廈,如同在泰吾士河畔的英國國會大廈,壯觀的歌德式建築,想要錯過都不容易,更棒的是,匈牙利的國會大廈有提供導覽解說,只需短短排一下隊,就可以參觀這華麗的建築,了解匈牙利國會運作的方式,非常值得。
匈牙利是議會民主制的政體,國家元首由議會選舉產生,所以國家權力幾乎在議員身上。
由解說員的導覽中,得知匈牙利國會內部的不少問題,急需改革。人口不到台灣一半的匈牙利,有三百多位議員,足足是台灣三倍多,而且會期很短。這些既得利益、坐領高薪的議員,限制了匈牙利的發展。這不禁讓我聯想到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切除萬年國代毒瘤艱辛的奮鬥過程。
讓我訝異的是,這問題居然是從議會的解說員口中得知。






















             參觀完沉重的國會大廈後,沿著藍色多瑙河畔散步,對岸是昨天造訪的布達城區。
乾淨的河水,寧靜的河畔,彷彿提醒我,兩世紀前,這裡曾是富強的奧匈帝國。
 河岸放置一些供人試穿的鞋子。稱為"多瑙河畔之鞋",是為了紀念曾葬身在納粹槍口下的猶太人,而大體就隨著滾滾河水,流向遙遠的海洋。

匈牙利是個人才輩出的國家;包括十三位諾貝爾科學家,還有電腦之父之稱的馮紐曼,可惜的是受到社會主義的迫害,沒有一位願意留在匈牙利繼續貢獻。文學、音樂、體育也有高水準的造詣,強盛的奧匈帝國絕非偶然。 對於匈牙利本土貢獻非常大的,莫過於是耳熟能詳的鋼琴作曲家 - 李斯特,我們順道拜訪了他的博物館與他所創立的音樂學院。
富麗堂皇的布達佩斯歌劇院也是值得拜訪的地方,如果能在世界級的歌劇院裡聆聽歌劇,一定是難忘的享受。除了聽歌劇外,院裡也提供參觀導覽,有著和國會大廈一樣華麗的內部裝潢。
搭乘M1黃線Hosok tere下車就是英雄廣場與兩旁的西洋美術館和現代藝術館,我們不清楚裡頭有什麼收藏,於是走馬看花的晃過去。穿越廣場一直走就到了賽切尼溫泉館的公園,順便去泡一泡湯,結束完美的一天。
佩斯南面的中央市場是一個複合式的大菜市場,一樓賣吃的,水果看起來比英國強很多。很多店家賣辣椒。書上說辣椒、鵝肝醬與貴腐酒是匈牙利的土產。二樓賣用的,也有些刺繡的紀念品可以買,感覺這裡土產價格算實在,沒有宰觀光客的企圖。
如果逛倦了市中心的繁華,除了泡溫泉外,佩斯北部馬格麗特島是一座綠意盎然的公園,散步在其中,也是莫大的享受。
 而入夜後的佩斯,也不會輸給居高臨下的布達。
即使用傻瓜相機,也能捕捉到令人陶醉的夜景。
 四天的匈牙利之旅,我深深的感受到政治影響國家發展之甚,
感謝國民黨帶領英勇的國軍,讓台灣免受共產赤化的摧殘。感謝民進黨的先賢,促使台灣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

政治,攸關好幾代國民幸福的大計,不是一般人或媒體玩得起的遊戲。

.........繼續閱讀



藍色多瑙河 (2) - 布達

藍色多瑙河橫亙匈牙利首都,西岸山坡的布達城與東岸的佩斯城隔河相望,鎖鍊橋的將他們命脈緊緊的繫在一起,亦如布拉格的查理斯大橋、巴黎的亞歷山大三世橋,不捨晝夜的看著滾滾東逝的流水和來來去去的遊客。
過了鎖鍊橋,有方便的纜車帶領遊客登上布達丘陵,或者,願意像我們嘗試登山樂趣的也可以延蜿蜒的小徑直上。不一會兒,壯觀的鎖鍊橋就全在腳底。
上山之後,正式抵達布達城。矗立在山頂的是美麗的布達皇宮。皇宮建於十三世紀,裡面並沒有住著皇室,成為歷史博物館與畫廊,庭院插滿了匈牙利的國旗。皇宮周圍就是布達城堡的所在,也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遺產,城堡居高臨下,有非常好的視野,可俯望對岸的佩斯城。
漁夫堡(Fishmen's bastion)是遊客雲集的觀景台,據說當初是因為魚夫因衛城有功而建。很可惜在二戰時被摧毀,現在看到的布達皇宮和魚夫堡都是戰後重建的。一旁有高聳的馬提亞斯教堂(Matthias Church),因位相機裝不下,所以沒照。
雖然遊客眾多,整個布達城區仍保持得很清潔。
除了旅遊書上介紹的景點外,整個布達城堡區散布了許多小教堂與博物館,逛完一圈,剛好步行下山至Rudas泡溫泉。
 因為要泡溫泉,逛布達城時就整天穿著藍白拖,雖然得到了輕便,卻走得好辛苦。
學長在人多的地方便裝作不認識我。
如果穿運動鞋,我一定義無反顧的登上蓋勒特丘陵的護城碉堡Citadella,俯瞰整座布達佩斯城的美景。
入夜後的布達,又是一番令人陶醉的畫面,不愧被譽為多瑙河上的明珠。
心想,如果能一面泡溫泉一面欣賞,那就更完美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