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2012

福爾摩沙的故鄉 (5) - 波爾圖之清

我在波爾圖並不是隨時都醉茫茫的,清醒的時刻,還是有很多迷人的景點。
因為地形的關係,沿山坡搭建的樓房層層疊疊、參差不齊,再加上斑駁脫落的外牆,顯得格具滄桑感,而我們更時常迷失於錯綜起伏的街弄巷道間,二維的地圖在這裡苦無用武之地。

下塌的旅館位於Sao Bento和Aliados地鐵站之間,也是波爾圖舊城區的核心,許多景點用步行的可到達,波爾圖的觀光客比想像中少很多,尤其是亞洲人,可能是季節不對還是推廣不夠,因此我們有非常自在的旅遊空間。想想倫敦地鐵、回憶巴黎景點,再浪漫的氣氛也被擁擠喧鬧的人群給破壞了。
學長似乎非常享受漫無目標的穿梭在波爾圖舊城區,似乎只要呼吸這裡的空氣就感到滿足。對於學長而言,旅行不一定是與景點、人物的交流,而是極單純的心情轉換。不同個性、不同年紀對於同一個地方,也有不同的感受。所以,旅友不一定要喜好相投,但能相互分享是旅程中快樂的泉源。
無意間經過Sao Bento火車站,整面的青花磚牆,訴說著葡萄牙的歷史,除了美觀也震撼。火車站有通勤的旅客、欣賞壁磚的遊客,車站不再是冷冰冰的鐵軌和車廂。
藝術融入生活,生活納入藝術,樸素的葡人身上流著繽紛的血液,
台北車站若來段台灣光復的磚畫,台南火車站若來段鄭成功趕走荷蘭人的壁畫,會讓車站更有歷史韻味。
山坡上出現叫不出名字的教堂,曾一度以為中國專屬的青花瓷居然在遙遠的西方大放異彩,而且一點也不會不協調,然而中國的青花呢? 可能都害羞的躲在博物館裡。
下坡走到河邊,整排的餐廳和手工藝品店點綴了河岸,偶有街頭藝人。
這尊泥巴鋸木匠只要投銅板就會開始鋸木,非常可愛。旁邊聚集下課的學生,他們的制服真別緻,感覺每位都是未來的藝術家。
我心目中的巴黎左岸應該是長這樣的,湛藍的溪水、優遊的魚群以及無憂無慮的遊客。
  不僅風景美,還有平價的美味海產,墨魚汁燉飯與鹽烤小卷,在配上香醇的波特酒,幸福的滋味莫過於此吧。
 再幸福的享受,最終還是要回歸現實。我悄悄的把這份感動小心翼翼的放入回憶裡,好讓這份幸福陪我繼續走完論文寫作的路。我們各自買了兩盒葡式蛋塔,提著波特酒上路,我飛回英國,學長繼續巴黎的旅行。
這麼浪漫的葡萄牙,一定要帶小Polly來一趟。


7/04/2012

福爾摩沙的故鄉 (4) - 波爾圖之醉

目前為止,若要票選我到過歐洲最浪漫的城市,我會毫不猶豫的投給波爾圖。
第一眼見到波爾圖,是從高架的火車道望見,第一個閃過腦海的是: 哇! 和台灣的基隆好像喔。事實不然,波爾圖是沿著山坡建造的城市,有非常新穎的地鐵系統和乾淨的街道。將波爾圖一分為二的杜羅河(Douro)宛如是城市生命的動脈,早期的波爾圖是商業大港,一桶桶香醇的波特酒靠船從上游運到此釀造、裝瓶然後出口。而河畔的餐廳也帶來不可忽視的觀光效益,而我心目中嚮往已久的左岸浪漫情懷第一次在這裡找到!!
葡萄牙的波爾圖(Oporto)和法國的波爾多(Bordeaux)常常被遊客混淆,主要兩地都是以葡萄酒享譽國際的城市。但仔細研究就可以發現,兩地產的酒可是天壤之別,差別就好比米酒和日本清酒。
 波爾圖的市中心在河的北岸,河的南岸是一間間低調的酒莊,河岸停放一艘艘曾經用來運橡木桶的小船,非常詩情畫意。酒莊少說有十幾間,我每間都想嘗一口。最後選擇旅館介紹的Graham's,一到酒莊整個氣氛就很對味,漂亮的小妞斟上兩杯波特酒給我和學長,我們倆情不自禁的陶醉了起來,
因為是旅館介紹的,參加導覽完全不用付費。
在歐洲,所有波特酒都來自這裡,而它獨特的味道和口感,連我這酒痴都能嘗出,打翻我紅酒都是澀得要命的刻板印象,要不是來到波爾圖,我可能一輩子都不認為紅酒好喝。
專業的導覽員一一介紹波特酒葡萄產地、壓榨、發酵、釀造、存放到運送的過程。到了品酒時刻,甜甜的波特酒一不小心就把我們倆灌的醉醺醺的,最後我們也買了點伴手禮,可謂賓主盡歡。我有點喝的High過頭,一旁來自澳洲的美女溫文儒雅的品酒態度是我要好好學習的。

 我得承認我是半攙扶著學長走出酒莊的,但那又何妨呢?
其實,最後讓我醉的,不是酒莊,而是日落後,華燈初上的波爾圖夜景。
相信到過波爾圖的人都曾被這燦爛的晚景給迷惑。

"醉染山城"是波爾圖停留在我腦海裡永恆的印象。


..........繼續閱讀

7/03/2012

福爾摩沙的故鄉 (3) - 辛特拉與羅卡海角

所有里斯本近郊的景點中,就以位於里斯本西北偶的辛特拉(Sintra)與羅卡海角(Cabo da Roca)最受觀光客們青睞,交通便利,在里斯本Roisso火車站可以買一日通票,這張貼心的票可以搭乘往返這兩景點的的任何交通工具。大約40分鐘的車程,就可抵達辛特拉的山腳,火車站外就有公車站牌,標示非常清楚,434號公車帶領我們上山,而蜿蜒的小徑猶如上陽明山般的令人暈眩,幸好路程很短,不一會兒就抵達由石頭砌成的摩爾人城堡(castello dos Mouros)。
在都市生活久了的學長對於爬山看古城興致缺缺,被我連哄帶騙的拉上山。
老師帶著成群結隊的小朋友也來爬摩爾人的城堡,一邊走一邊說故事和小朋友介紹這裡的歷史。多半的小朋友只顧玩耍,但偶爾回過神也能聽進去幾句。這一幕讓我想起了史英創辦的森林小學,把大自然當教室,把學習當生活。記憶中我的校外教學都是去動物園、遊樂園,或許當時若把龍山寺、大稻埕納入校外教學,我可能會因此愛上台北。
石砌的城牆被曬的發燙,我和學長伴著涼風、踩著滾燙的城牆,居高臨下,欣賞山下景致。一山還有一山高,另一頭的山頂是下一個著名的景點 - 佩納宮 (Palacio Nacional da Pena)
不敬的我不顧學長老人家的年邁,拖著學長一步步的上山,差點散了他的老骨頭。誤上賊船的學長只好晚上狂按摩、抬腿。
外觀斑駁的佩納宮相較起歐洲許多城堡是相形遜色的。城堡周圍裝飾有許多熱帶植物,還有貝殼珊瑚排列的裝飾,卻顯得有點雜亂無章。城堡內也沒有完整的平面介紹與導覽,我們只好走馬看花.......在古蹟的保存整修上,南歐的國家尚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辛特拉因為兩座城堡發展出蓬勃的觀光業,巷弄街到處可見紀念品店與餐廳,東西並不貴,我和學長買些糕餅蛋塔充飢。
從辛特拉可以繼續搭434公車前往羅卡海角,這趟車程稍嫌冗長,我和學長在車上狂打瞌睡,心想要是自己開車大概會掉進山谷或是開進大西洋。
羅卡海角(Cabo da Roca)是歐洲大陸的最西點,一日覆一日,紅色的燈塔俯望著海與天永不消逝的交界,15世紀葡人認為這裡是陸地的盡頭,海洋的開始。21世紀的今天,海洋的另一端的新大陸強權,擁有世界最多的財富。於是我越來越相信奔走天涯海角、愛情海枯石爛只適合出現在言情小說裡。
和我來天涯海角的不是Polly,和富民學長來的也不是他的情人。
問我海角有什麼,我會回答:一個冷冰冰的石柱,大家爭相照像的石柱。
和訕笑觀光客的北風
天涯海角還是留在夢幻的小說的遐想中比較美。

於是派克猴子在安排2013北歐行程時,自動跳過了北角紀念碑。

旅程的第四天,我們從里斯本的Oriente搭火車前往波爾圖,車程三小時,地勢平坦,不暈。


..........繼續閱讀
福爾摩沙的故鄉 (4) - 波爾圖之醉




7/02/2012

福爾摩沙的故鄉 (2) - 里斯本之海

15、16世紀的葡萄牙有著光輝的海上霸權歷史,在里斯本近郊的Belem區可略見一番。令我不解的是,曾經海上強權的英法荷西,身上都嗅的到多少分的自豪,然而,在葡萄牙,我感受到的是海權時代落幕後淡淡的質樸,彷彿這段歷史只是不切實際的偶然。而我剛好欣賞這樣的浪漫。從Lisbon市中心可以搭乘沿海的區間火車,會先抵達Belem,接著可以一直延伸至Cascais,是一條非常浪漫的旅程,即便在炎炎夏日。

Belem區最亮眼的建築是這一棟看似國會大廈,其實是修道院的歌德式建築。占地廣大的修道院,現今有些房廳已被改建為博物館,例如國家考古博物館、海事博物館都在這棟建築裡。修道院旁不遠處就是葡式蛋塔的創始店,我和學長居然糊里糊塗的錯過了........
鐵道的另一側,沿著海岸是富人停放遊艇的港邊,港裡有非常肥厚的魚群,動輒30公分以上,若能垂釣一定很過癮。
 岸邊直行遠遠的就可望見這座船型的發現者紀念碑,配合地面波浪狀的地磚,栩栩如生。紀念碑上的人物是當時追隨航海家恩里克航海的葡萄牙士農工商群。其中我只認得最有名的兩位,就是歷史課本有提到航行至亞洲達伽瑪和航行地球一圈的麥哲倫。當時航海最重要的地圖,也清楚的刻畫在地磚上。在沒有衛星雷達的年代,航海員僅靠羅盤和粗略的地圖,航行在漫無邊際、陰晴不定的大海中,隨時有葬身海底的可能。
繼續前行就可以看到佇立海邊的貝倫塔,這座小巧可愛,一點都不壯觀的防禦堡壘,反倒吸引不少遊客。



















從Belem搭火車繼續前行,經過Estoril,大約半小時可抵達Cascais的海灘,這裡就有地中海小城鎮的感覺,比基尼辣妹、拖鞋短褲滿街走。很可惜我和學長沒有準備適合的海灘服,只能靜靜的欣賞向晚疲倦的海灘。
 海邊迷人的除了沙灘外,如果少了海鮮,就和在英國沒兩樣了。還好,葡萄牙很爭氣的運用海洋資源,料理新鮮的海產,雖然比不上福爾摩沙的百元海產快炒,但足已滿足我多年未嘗海鮮的味蕾。
 里斯本之海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位於Oriente火車站附近,1998年萬國博覽會附近的海洋水族館。這一帶是都市新興的計畫區,富有設計感的建築林立。

















離開里斯本前,寄出了葡萄牙的第一張明信片。軟木塞是葡萄牙重要的出口物品,而這隻名為Barcelos公雞是葡萄牙的象徵,對於故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這段可愛的Youtube影片

.........繼續閱讀
福爾摩沙的故鄉 (3) - 辛特拉與羅卡海角
福爾摩沙的故鄉 (4) - 波爾圖之醉

福爾摩沙的故鄉 (1) - 里斯本之山

在查中文旅遊資訊時,打里斯本搜尋常常會出現澳洲"布里斯本"的資料,令人哭笑不得。
葡萄牙在歐洲的旅遊版圖上,常常會被忽略,一方面是邊緣的地理位置,另一方面是純樸的葡萄牙人不大會行銷,和台灣的處境很類似,但總能從去過的人口中,聽聞見她總總的美好。

里斯本(Lisbon)是葡萄牙的首都,西濱大西洋,是一座港都,市內縱橫著四條新穎的地鐵,往來非常方便。就觀光角度而言,里斯本是座非常奇特的城市,無論是建築、天氣還是飲食和傳統印象中的歐洲有很大的不同。

整座城市建築在蜿蜒起伏的山丘上,因屬地中海型氣候,夏季幾乎每天都是晴朗無雲的好天氣。在這裡旅遊必須要有較好的體力。在里斯本和波爾圖兩大城最方便的遊覽方式就是用機器買張悠遊卡,接著將Day ticket儲在卡裡,就可以搭公車、電車和地鐵,暢行無阻。悠遊卡是紙製的,一張0.5歐元。

 最值得推薦的交通工具莫過於照片這輛的黃色爬坡輕軌電車,不但有著可愛的復古造型,爬山爬坡她最在行,可以在幫助我們在炎炎夏日減輕許多負擔,尤其在逛Alfama和Bairro do castell區。

 雖然地勢不平整,但在市中心也可以常常看到大大小小的廣場。葡萄牙街道和廣場最大的特色不若西班牙廣場的雄偉,而是周圍潔白的建築與青花色的地磚,充滿海洋的氣氛,不愧是曾經的海權大國。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的英文差不多馬虎,不同的是,這裡的人較為內斂,觀光氣氛也沒有西班牙濃厚,於是人人還保有純樸的美,即便在首都。
 里斯本的火車站有好幾個,像是從Faro來Lisbon停的是Entre Campos站,市中心還有具有阿拉伯風格的Rossio車站,是通往西部城市的樞紐。也有具有現代化的Oriente車站,是通往Porto的大站,距離Lisbon機場很近。富民學長連兩天照片中Rossio火車站裡的星巴克停歇。我則更喜歡像是由樹葉砌成的Oriente車站。
里斯本市中心觀光大致上可分為以下六區,分別是市中心Baixa,逛街與博物館的Rossio和Chiado,向眷村般的Alfama區,居高臨下的bairro de castelo 以及北面的Eduardo VII公園。每一區的特色都非常鮮明。Baixa區地勢平整,有棋盤式整齊的街道,也是遊客雲集的區域。
往西北邊步行就是Rossio和Chiado,這裡有許多商店、餐廳還有博物館。但因為地勢高低起伏,也造就了很神奇的觀光景點 - Elevador de Santa Justa,這部升降梯連接了Baixa和Chiado區,讓遊客可以不必爬坡,但我認為觀光性質大於實質效用。街道上矗立這一龐然大物,挺不美觀的。




Alfama區是我們待最久的一區,就像眷村一般,走在小胡同裡很容易失去方向,尤其是入夜後更讓人心毛毛的。巷裡偶爾可見手工藝品店與餐廳,由於觀光客不多,價格便宜。我們在這裡享用了道地的海鮮燉飯,以及葡萄牙的傳統歌謠 - Fado,帶有淡淡哀傷的旋律與歌聲,彷彿牽引我們回到聚散苦匆匆的航海時代.......



觀望里斯本街景最佳的地點大概就是Alfama區北邊的城堡區(Bairro do castelo),雖然城堡本身不太特別,光是坐在城牆邊任海風吹拂,俯望磚紅的里斯本城就是一大享受。
  城堡外頭的廣場也有很好的視野,不時可以聽到街頭藝人演奏的音樂,非常符合當時的氣氛。
而我們的旅館位於里斯本北偶的Eduardo VII公園區,這裡開始有現代化的高樓建築,也是百貨公司、大飯店集中的區域。我曾經瘋狂的從市中心Rossio區北上閒逛回家,花了將近兩小時,但沿途悠哉的風景,並不會覺得煩躁。
四處林立的紀念碑,整齊劃一、寬廣的公園,配上巨大的國旗飄揚,居然有身臨共產國家的錯覺。
家裡附近的購物商場晚上營業到11點,我和學長每天晚上固定會去買水和優酪乳消消暑,葡萄牙人辛勤工作的印象,也因此深值在我們心中。

里斯本,沒有顯赫的地標,舉世聞名的景點,有便利的交通與和善的人民,對我有更勝倫敦巴黎的吸引力。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