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2012

天使的聲音 - Classic FM

2012年八月份,派克猴子正式告別實驗室生活,漢堡路的家成為他工作、生活的場所。白天盯著電腦、讀著凌亂橫飛的期刊,午餐從原本豐盛的便當,簡化成吃做都不費勁的墨西哥捲餅,直到晚餐室友回來一起煮晚餐,覓得一點與人對話的機會。不知不覺中,身上出外奔騰的血液逐漸的冷卻下來,吃飯只為不挨餓、跑步只為了對身體交差、不被關心頭髮蓋過了耳朵,全職論文寫作的開始,也是我博士生活黑暗時代的來臨。真切的感受到,當宅男也需要天份的。也更深的確信自己沒有執教鞭的天賦。

進入黑暗時代的,不僅僅我一位,我兩位室友也開始由茶餘飯後小爭吵到怒火燎原的地步。漢堡路因為單單的寫論文一件事,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波瀾。月底,一位室友選擇逃避,另尋新天地。而我頭上的依舊烏雲密布,隨時打雷下雨。
此時,黑暗時代露出一束曙光,給了每天極度邏輯論證、理性思考的大腦,有了感性的潤滑。某一天,室友搬家清理閣樓時,發現房東的一台SONY老收音機,拂去陳年灰塵、插上插頭。我彷彿擁有了一千零一夜裡的阿拉丁神燈,從喇叭裡召喚出天使般的樂章。這位天使名叫Classic FM。
從此,音樂成為每天三餐時的良藥,煩悶的心情得到的撫慰,右腦的感性與左腦的理性得到了平衡。後來,這位天使悄悄的進入我的電腦,我願永遠跟隨她的牽引。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http://www.classicfm.com/ 聆聽。
人類因科學的理智思考,理性判斷而文明。卻因心中有愛、信仰而偉大
我不要當科學怪人,我期待著文藝復興的到來。






8/26/2012

峰區 - Hope valley (2)

上次拜訪這希望小村,已經是兩年前的冬天了。
假日出門踏青一直是派克猴子生活的一部份,尤其在英國難得晴朗的夏季。
上次看到的是大雪紛飛、朦朧中的Hope,這次我和Polly要的清楚的看見它的素顏。

Hope是峰區眾多小鎮之一,也是本地人健行踏青的好去處。距離諾丁漢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夏季一天往返剛剛好。村裡店家不多,沿途所見幾乎都是年邁的長者,不知道英國有沒有鄉村人口外移的問題,但肯定的是這裡的環境非常適合養老。
沿途是典型的英國農村風味,窄窄的巷弄、幾百年的石造矮房以及微微起伏的大草原,一群群的綿羊以及偶爾點打破寧靜的登山客。這樣的景致只隨季節更替,不隨時間轉變。
若不在乎現代社會的方便,生活在此可以幽靜如桃花源。

嵌在石牆上的郵筒見證了Hope的四季更迭,只是會不會有昆蟲動物把它當作是現成的家呢? 路邊寂寞的黑馬看我們經過,也高興的跑過來和我們打招呼。
Polly與羊群們共舞,天空一會兒晴一會兒陰,沒有人知道下一刻會不會下雨,所以大家都把握當下。
一天的希望小村之行,排解了寫論文的煩悶,也充分的活動筋骨。回程的的路上,Polly帶我去Sheffield的一間叫麵軒的中餐館,老闆像做慈善事業的,Polly點的什錦炒麵,光吃什錦不吃麵就飽了,而我點的湯麵更像臉盆,吃的超撐,飽到坐火車回諾丁漢時一不小心怕會溢出來。
為了紀念英國的金牌得主,所在城市的紅色郵筒換上了金裝,Sheffield到處可以看到田徑金牌選手Jessica Ennis的廣告看板。

2012年的夏天,派克猴子專心寫論文,專心旅遊,偶爾踏青。
生活簡單、自由卻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