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12

我跑,我還在 - 徹斯特馬拉松(下)

主辦單位的帳篷裡,有各式各樣的補給品,包括茶點、開水和小紀念品,還有很多慈善單位的攤位,我買了一件癌症研究單位(Cancer research UK)贊助的排汗衣,一旁的熱心民眾還幫我和Polly合照了一張。
徹斯特馬拉松今年的路線,有一半在市區、一半在荒野,從英格蘭跨過邊界來到威爾斯,再跑回英格蘭。Polly也當場報名了小朋友的趣味慢跑,是主辦單位怕大人跑馬拉松時小朋友會無聊而舉辦的。
一路上風光明媚,雙腿踏過了一片接著一片石板鋪成的徹斯特市街,穿過城牆,一步步的遠離房舍建築,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際的威爾斯原野。漫無邊界的荒原,讓前方路途顯得更加的遙遠,每逢補給站,我總會不由得停下腳步在路旁喝完水再出發,這裡的補給不如台灣的豐富,提供的卻是跑者最需要的水分、含鉀的香蕉,以及能量凝膠。

跑這賣力的撼動腳上每塊肌肉,路旁歡呼加油民眾努力的吶喊。徹斯特馬拉松的號碼布上,除了不具意義的參賽編號外,還印上了跑著的名字。於是,有時會聽到路旁民眾呼喊" Shaun ! Well-done" 或是" Shaun, almost there"的打氣聲,將我原本疲憊的精神再度振奮了起來。

 最後幾哩路大家沿著迪河慢行,潺潺的流水打著輕快的節奏,滿地的落葉隨著跑著的腳步沙沙的作響,路旁義演的樂隊,更為每一位接近終點的跑著吹奏出英雄般的旋律,讓我感動得流下淚來。
Polly銳利的用相機,抓住了我奮力跑回終點時的精彩畫面,這段長長的綠地,真想在下一秒停下腳步,撲倒在地上休息。
熱心的民眾,幫我們紀錄下今天精彩的一刻,雖然此時我走路已經是一跛一跛的了,卻硬是打起精神,露出滿足的微笑。成功跑完在英格蘭的第二場馬拉松賽事,在這風景秀麗的小鎮是人生多美好的一件事。
時間還早,我邁這蹣跚的腳步,重返幾小時前才匆匆跑過的迪河沿岸,和Polly分享這片值得一再回味的景致。 Polly則帶我到這間燒肉店,大大的補充蛋白質後,在充滿陽光、米字旗飄揚的秋天午後,慢慢的走回車斯特火車站。
在英國,馬拉松是慈善團體募款的重要途徑之一,跑者藉由參加馬拉松,相親朋好友募款,路跑除了鍛鍊身體外,更成為社會公益的象徵。我和實驗室朋友說我要來跑馬拉松時,他們馬上問我是哪一個慈善單位的,要幫我贊助。

反觀台灣一年舉辦多達兩百多場的路跑活動,主辦單位絞盡腦汁搾取報名費,發放一件又一件不環保的排汗衣,比賽則經常圍路封橋,造成交通擁塞。跑者擠破頭搶報名名額,滿足完成一場場馬拉松的快感。但是,風光的同時,我們總會有跑不動的一天,也有許多人因為生病或殘疾朋友,無法像我們一樣享受用雙腿奔馳的樂趣。在台灣,我們不缺跑者,更不缺主辦單位,唯獨缺少對弱勢關懷的風氣。
參加徹斯特馬拉松,我體會到比拿到完賽獎牌更有價值的愛心。


10/06/2012

我跑,我還在 - 徹斯特馬拉松(上)

徹斯特(Chester)是位於英格蘭西北邊陲的城市,也是柴郡(Cheshire)的首府,但因為地理位置不在交通樞紐上,從諾丁漢到此須搭火車需三小時,轉兩次車。兩年前帶家人去威爾斯旅行時(見不列顛的Long Stay (2)),順道繞到這裡逛逛,中世紀都鐸王朝的雙層白牆黑樑建築,以及完整的羅馬古城牆,留下美好的印象。 三個月前,得知徹斯特每年秋天,都會舉辦MBNA馬拉松,給了我一個再度拜訪徹斯特的好理由。
吸引Polly和我一同前往的原因,除了城市本身的景色外,還有CHESHIRE OAKS DESIGNER OUTLET的購物魅力。於是週六的逛街購物成為週日馬拉松最棒的熱身運動。
 徹斯特和許多英格蘭的城鎮一樣,有雄偉的市政廳、教堂還有一條迪河(River Dee)流經,從火車站步行繞市中心大約半天可逛完。走在古羅馬城牆上,不必看地圖就會帶嶺遊客們經過徹斯特大教堂、市政廳,在斑馬紋建築陪伴下,來到徹斯特的地標 - 東門鐘(Eastgate Clock),精細的雕花鐘是為慶祝維多利亞女王在1897年登基六十周年時所加建的,距今也有逾百年的歷史。
令我意外的是,小小的徹斯特市中心,湧入了大量來自英國各地的觀光客,看起來似乎也不像是要參加明天馬拉松的跑者。有的遊客讚嘆保存良好的都鐸建築,有的遊客被隱藏在建築裡的精品店家給吸引,更多漫無目的的英國人們,只為了感受周末秋陽的餘溫。
CHESHIRE OAKS DESIGNER OUTLET 位於徹斯特北方,從市政廳旁的公車站要搭將近半小時才能到達。光看停車場就可見識到英國人的消費能力。而這裡因為地理位置較偏遠,不會像倫敦附近的bicester village,遊覽車進進出出,載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行團前來搜刮。
這裡比較像真的暢貨中心,原本沒有購買慾的我,也撿到一些物美價廉的好貨。
逛了一下午的街,差點忘了明天還要跑42公里的路,晚上不得不老老實實地待在旅館內休息。
十月七日一大早,遊客們都還在旅館呼呼大睡時,來自英國的各路好手,挺著硬朗的身子,邁向集合地點 - 徹斯特賽馬場(Chester Racecourse)。

 
今天的比賽只有一種項目 - 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
鮮豔的路跑服的跑者們,在草地暖身,等待鳴槍那一刻的到來。

10/01/2012

漢堡路盡頭的鄉野 - 比斯頓運河

漢堡路的盡頭是英國大藥廠Boots的工廠及總部所在,即便離我們家僅不到500公尺的距離,四年來從來沒有聞到過刺鼻的化學味,也沒有吵雜的機器聲,只有偶爾可見大貨櫃車靜悄悄的將藥物配送至英國各大銷售據點。我們系上畢業的學長姐、同學,很多人都在這裡工作,薪資和福利都非常的優渥,我們實驗室有一位希臘學姊Sophia,博士班唸到第三年就休學去Boots工作了,於是,我早上要去實驗室時,偶爾會遇到她正要來漢堡路上班。
工廠旁有一條寬約兩個車道的河流,名為比斯頓運河(Beeston Canal),是諾丁漢運河的一小部分。向東通往寬廣的Trent River,向西連接愛登堡自然保留區(Attenborough Nature Reserve)。運河旁停靠著休息的船隻,繽紛的色彩與兩岸的草地構築出油畫般的景致。
每逢周末,尤其在晴朗的早晨,從漢堡路一路沿著運河旁的小徑,慢跑到諾丁漢市中心,是留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沿路工廠林立,除了Boots藥廠、還有廢金屬回收廠、製菸廠,然而,河裡豐富的生態,雁鴨無憂的嬉戲,完全想像不到樹叢的後面,是整排的工業廠房。
每年秋季,涼意漸至時,也是運河最美麗的時刻,萬紫千紅的樹葉,一半搖搖欲墜掛在枝頭,一半隨風飄落在地,渲染了整片運河旁的小徑。此時,騎著單車,沿著比斯頓運河東行,一直穿過愛登堡自然保留區,是我周末在諾丁漢時的最佳去處。
 整條運河沒有甚麼遊憩設施,也算不上是諾丁漢的觀光景點,但朋友來諾丁漢,我一定會帶他們來這裡走走,感受英國荒野的魅力。這裡也是當地年邁老爺爺老奶奶的大庭院、水鳥愛好者的天堂。
朗依頓(Long eaton)是愛登堡自然保留區另一端的小鎮,通常這裏的一家小酒吧The Trent Lock是我半天運河旅程的折返點,小喝一杯後再踏上歸途。
 比斯頓平靜的運河,45度斜角的陽光小徑以及雁鴨群聚的鄉野,就在工廠的後頭、我住的漢堡路盡頭。

工業革命的前輩們,早已不玩拿環境換經濟的遊戲,
希望有一天,台灣的工廠也能學會與河川和平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