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

老舊的實驗機器

諾丁漢藥學系不包含醫院,就有三棟大樓,分成五個不同領域,我念的是藥物化學領域,每天接觸的環境和以前在化學系是非常類似的。也因此,我們和化學系的關係也特別密切,反而和系上別的領域的學生並沒有太多學業上交集。
藥物化學領域大約有六位老師,實驗室彼此相連,大家經常有交流,互通有無。我們化學實驗室是個非常神奇的地方,有非常老舊的古董機器,也有現代化的設備,曾待過別的實驗室的人都會覺得這裡像博物館的收藏。

我們實驗室還在用3.5吋軟碟機的電腦,也有30年前我們老師用的HPLC,至今還老當益壯,反而是新買的機器功能複雜,學生因為不當操作而常常出問題。
而我們大概也是少數沒有自動化Peptide synthesiser的肽實驗室,而這些老古董只有和他一起成長的老師和我們知道他們的脾氣,從我進實驗是第一天,學長就說不知道這些機器還能撐多久,但至少目前沒有給大家帶來困擾。
化學實驗的通風櫥倒是功能齊全,也是我每天守候的地方,我很樂於實驗室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大家都規定只能在通風櫥內做實驗,於是沒有不悅的氣味。照片的通風櫥是屬於我個人的小天地,有時候一整天就只面對這些瓶瓶罐罐,我想當我畢業時一定會捨不得跟我多年的這些圓肚瓶們。
這樣的方圓一米左右的小世界每天9點準時亮燈,6點熄燈。
 通風櫥旁是實驗桌,實驗紀錄本上一頁頁記錄著我實驗的心血,記載著無數的反應從失敗到成功的過程,舉手養成良好的實驗紀錄習慣,可以省下很多往後摸索的時間。就好比舉手把物品歸定位,可以省下很多找東西的困擾。
實驗室器材有新有舊,有複雜如核磁共振,有簡單如錐形瓶,
當21世紀電子現代化設備與兩千年前鍊金術士的玻璃瓶同時存在時,
毋須抱怨實驗機器的老舊,而是得擔心我們是否成為只會按按鈕而不懂思考的科學家

學校最大的資產是人,不是機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