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漢堡路的最後身影

從大學時代開始,派克猴子早已習慣在外租屋,隨處落腳,
住過豪華公寓,窩過員工宿舍,也待過南台灣最普遍的透天厝,
每次搬離,難免不捨,不捨的不是房舍本身,而是屋子裡人活動所留下的氣息。
148漢堡路看我從一路懵懂,到取得博士學位。從單調的四面牆壁,到掛滿歐洲各國的裝飾品。不管外頭大雪紛飛或艷陽高照,他總是提供最好的庇護。他的廚房總能在物價昂貴的英國,燒出便宜美味的佳餚。寫論文時,提供最舒適的環境,抵抗生澀語文的折磨。
然而,最令我懷念的是在距離故鄉兩千公里的異鄉,他所散發出來家的感覺。

我何其幸運能在漢堡路的屋簷下,度過最美麗的留學歲月。

六月份,我一步步的清理櫥櫃、卸下裝飾,打包裝箱。
客廳疊滿了牛皮紙箱,也疊滿了我滿滿的回憶,
海運公司很有效率地載走了紙箱,留下是我滿滿的離愁,
行李疊上了貨櫃,我坐上了機艙,以後再來英國時,一定要來漢堡路走走。看看庭院的草是否長得比人高,聽聽那台老收音機是否仍準時的播放動人的音樂,還有廚房裡是否還能燒出令路人聞香下馬的菜。

感謝Jackie和Robert夫婦以過於合理的房租,提供我們這間漢堡路街角再平凡不過的小平房,
更感謝這幾年在同一屋簷下,讓漢堡路變得不平凡的室友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