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再見了! 歐洲 (8) - 德勒斯登

上午7:25

如果你曾被千塔之城的布拉格給吸引,相信滿街巴洛克建築的德勒斯登也將令你難忘。這裡,也是我去過德國的城市中,最美的一個。無論白天或黑夜,德勒斯登始終是易北河上最閃亮的一顆星。
然而,眼前所見到光鮮亮眼的德勒斯登,與西德的科隆可在二次大戰的戰火中有著相同的命運,所有的教堂劇院,只剩下支離破碎的斷瓦殘垣。戰後的三十年間,德國人小心翼翼的,從碎片中慢慢的將自己的歷史拼湊了回來。
於是,我不僅讚嘆城市的美,更羨慕德國人民愛惜歷史的情操。
中國五千年文化,所有光榮與滄桑的歷史,在台灣竟淪為試卷上一道道的考題,真的可惜!
我們在德勒斯登悠哉待了三晚,中間有一天妹妹專程跑去萊比錫見她的偶像 - 巴哈。飯店旁就是華麗的茨溫格宮,皇宮內在重建後,成為好幾所小型的主題展覽館,像是瓷器、數學和鐘錶博物館等等。或許是宮內宮外遊客都不多,斗大的廣場,找不到一張不守規矩的紙屑。
繼續往市區延伸,就是最熱鬧的德勒斯登王宮和賽柏歌劇院。旅遊書上建議一定要去王宮裡參觀珍奇異寶。果然,搭配上語音導覽,光是參觀那些珠光寶氣和金雕細琢的工藝品就花上一整個下午。皇宮外牆的這幅『君王出巡』磁磚壁畫,是小朋友們最生動的活教材,也是觀光客們的焦點。
 逛膩了室內精細的展示,便可稍作運動,登上塔頂俯望,整個如模型般的德勒斯登盡收眼底。前方廣場後方的建築就是世界著名的賽柏歌劇院。光是外觀就值得好好的朝拜一下。
大教堂與皇宮相連,攜手鎮守著易北河的南岸。倘若厭倦了與遊客為伍的感覺,那就沿著河岸走吧!! 河畔停著一艘艘的蒸氣郵輪,辛勤的運送一批批往來的遊客。
過了碼頭,頓時安靜了下來,正好享受屬於自己的德勒斯登。
即便到了做為博物館的亞柏廷宮殿,也是一片清閒。
 索性跟隨電車的軌道,跨到河的北岸,不知不覺的走出旅遊地圖的範疇。除了整齊的街景,以及一大片草原外,並沒有在我記憶中留下半點漣漪。
上個月這裡剛淹大水,河床邊的泥巴,是洪水留下的痕跡,德勒斯登和大多數的歐洲城市一樣,選擇與河流和平共存,拒絕在兩岸築堤防,用綠地及下水道吸收大量的雨水。他們深知,幾百年來的老祖先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而真正對城市造成傷害的,不是洪水偶爾的入侵,而是人們的貪婪與短視。
一張小折凳與一張畫板,一群銀髮族,提著筆彎著腰,一筆一畫的勾勒出眼前的家園。
當天晚上正好遇到戶外大型的演唱會,人群慢慢地聚集到岸邊的草地上,大家手上不是海報螢光棒,而是舉著盛滿金漿玉液的酒杯。
舊城,在夜裡依舊閃閃發光。
這幾天在德勒斯登胡亂吃,居然也吃出心得來,除了有幾餐讓老人家回味回味家鄉的白米飯外,絕大部分還是以德國拿手的酒肉為主,其中有兩間值得推薦的餐廳。第一間是位於altmarkt旁的altmarktkeller,提供薩克森與波希米亞的餐點,特點在於用餐環境與驚人的份量。我點的烤半鴨,皮脆之餘,肉質入口即化。
第二間是米其林推薦餐廳,Alte Meister,位於茨溫格宮旁,也是TripAdvisor上旅客強烈推薦的餐廳。這回不再是大口吃肉,而走是精緻風格,這也是我們第一次體驗到德國料理細緻的一面。 只是這陣子被養大的胃口,覺得吃完這片薄薄的肉後後肚子裡還是空空的。
福斯汽車在德勒斯登的組裝工廠有提供參觀導覽服務,只要上網或電話預約,就可以飽覽德國汽車工藝的精湛。玻璃帷幕裡懸掛式的軌道、一塵不染的工作臺搭配一絲不苟的組裝人員,32階段的組裝流程,讓一台台量身訂做的Phaeton從此誕生。
即便每個零件都載有條碼,由電腦嚴格的監控著,人依舊是讓零件成為汽車的最重要元素。
就像再好的賽車,還是得專業的車手駕馭,才有靈魂。
買主來自世界各個角落,從解說員的口中,得知這些量身訂製好的Phaeton,有很高的比例要前往中國大陸。
法國的包、奧地利施華洛斯奇水晶、瑞士的鐘錶,德國的名車,
中國人在經濟不景氣的年代,撐起了歐洲奢侈品牌的大片江山。
也撐起了台灣的鳳梨酥市場,
只是鳳梨酥一顆賣30元新台幣。
 德勒斯登中央車站附近是大樓林立的商業區,旅程的第17天,我們拉著行李,搭乘兩小時的火車,前往德國的最終站 - 柏林。
可愛的妹妹似乎早餐沒吃飽,先吃了沙威瑪不過癮,再補上一條熱狗堡。
我於是保證去柏林再帶她去吃一次豬腳。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