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北國之南 - 奧斯陸 (下)

早晨,叫醒大家的依舊是熱情的陽光。
經過一整晚的充電,大家又滿心期待今日的行程。

在奧斯陸的第二天,我們開始踏進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包括城市南岸半島上的博物館群以及最熱門的孟克美術館。市政廳後方的碼頭有如高雄旗鼓輪般通往博物館島的藍色公路,持奧斯陸卡可免費搭乘。我發覺這裡的碼頭、海岸與陸地銜接得如此自然,取代鋼筋堤防的是木棧道與草地,更看不到人字型的消波磚和區隔陸地與海洋的柵欄。
 
第一個造訪的博物館是維京船博物館,身為維京後帶子民驕傲的展示著當年載著北海小英雄,乘風破浪,四處征服的戰船。這些出土極為簡陋的船身,是勇氣也是堅強意志力的象徵。

昔日北歐的維京海盜,東亞的倭寇,歷經時代變遷,已發展出高度文明的社會。而曾經身為南島語族的台灣原住民,以及現今仍靠海捕魚維生的達悟人仍維持傳統安居立命的生活方式。無論走哪一條路,對於祖先的恩賜,始終抱著感念之情。可惜的是,經過長期殖民後的許多台灣人,對於祖先的概念正一步步逐漸在流失,政治的紛擾讓祖先留下的事蹟、珍寶逐漸被後代子孫所遺忘。
 
接近中午,來到不遠之外的挪威民俗村(Norsk Folk Museum)。園區擁有廣大的腹地,分有室內靜態展館以及室外動態傳統建築園區,搭配著生動的解說及互動,即便語言不是很通,一樣可以玩得很High。
淘氣的C.W.Chen當場遵照指示,玩起套鹿角遊戲,經過幾次練習,已經能神勇的圈住數公尺外的鹿角。
 當然,逛園區是需要充沛的體力,於是午餐後,我們各自選擇休息的方式,適時充電。
儘管有休息,大家的腳步卻是越來越重,很可惜的,我們最後仍舊因體力不足,沒能細細的參觀完整個園區,但傳統挪威人的生活點滴已留在每位團員心中。

搭公車回到渡船頭,距離船班還有40分鐘左右,有體力的人索性走入一旁的康堤基博物館(Kon-tiki museum),看介紹才知道這艘木筏的主人,挪威的人類學家托爾 海爾達爾,曾駕著它橫越8000公里的太平洋,歷經超過三個月的海上漂流,可謂北國的勇者。
回到市區,我和妹妹用盡最後的一絲體力親眼目睹孟克的吶喊,進入博物館前必須寄物以及和荷蘭的梵谷博物館一樣,排隊經過金屬探測器。入館後,孟克他那誇張的線條、強烈的色調配上驚悚的主題,激起我不安的情緒,或許他的畫作風格在藝術界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以我們外行人的角度,實在難以理解眼前這幅吶喊,竟有超過一億美金的價值。當我和妹妹賣力試著理解時,C.W.Chen等人早已乖乖地坐在美術館的沙發上夢周公了。
兩天奧斯陸的最後壓軸,給了火車站附近的奧斯陸歌劇院。這座以冰山為構想藍圖的建築,自港邊向海外延伸,亮白的大理石搭配透明的玻璃帷幕雖帶著十足的現代感,卻難以融入周遭的自然色澤,宛如把101大樓插在太魯閣般突兀。這座費時五年,造價超過五億歐元的歌劇院,備有豪華的音響設備和華麗的雕塑,連廁所衣帽間的設計也別出心裁。如此精心打造的夢幻劇院,贏得不少來自世界各地音樂家、建築師及遊客的掌聲。但,這卻是我這趟旅程看到最不協調的建築,而且出現在以自然為尊的挪威首都。
 原來,再怎麼樸實的民族也有奢華的一面,而花大量的資源師法自然,其實有點多餘。

今晚,我們洗淨所有的疲憊,恣意的睡到自然醒,男女老少皆充滿100%的精神上路。一覺醒來已近中午,準時到Avis迅速的取了車,挪威的自然魅力正等著我們去探索。正午十二點,猴妹與C.W.Chen踩滿油門,兩台車一起朝著下一個目的地 - 斯塔萬格(Stavanger)出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