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星期二

萬街燈火初亮時 - 卑爾根 (上)

今天的終點站是卑爾根(Bergen),從Eidfjord過去的路程並不近,是一趟將近兩百公里的公路加上一長段海上渡輪的航程。但是,沿途上皆是這樣的美景相伴,沒有人覺得路途太遙遠、太漫長。
每開一段距離,我們就會停車休息,伸展筋骨,順便上廁所。
無意間發現峽灣深邃的水裡,游著一閃一閃的魚群。地上的一條尼龍線觸動C.W.Chen喜愛釣魚的神經。大家就地取材,針線盒裡別針做鈎,易開罐拉環當鉛片,午餐的吐司為餌,湊成一組簡單的釣組。魚兒非常賞光,吐司一會兒就被吃得一乾二淨,不爭氣的別針鈍不成鈎,搖擺在魚群面前閃閃發亮,魚群吃餌不吃鈎,C.W.Chen一部分的午餐就和這裡的魚群們分享了。愛釣魚的人,就算單純餵魚也快樂。
午餐過後,車子緩緩的開進卑爾根市,好不容易找到位於山上的青年旅館。我們打算在這裡待兩個晚上。櫃台小姐說這裡夏天經常下雨,我們非常幸運,能遇到像這樣萬里無雲的好天氣。卑爾根是眾多旅客的驛站,匯集了海上的郵輪,以及來自歐洲各地飛來的航班,還有路面上的公路、火車。除了本身是做觀光城市外,也是前往各峽灣的重要隘口,南下可以到達我們剛去的哈登格峽灣(Hardengerfjord),北上可通往松格峽灣(Sognefjord)。
卑爾根市中心不大,用步行的遊覽就綽綽有餘,在港邊閒逛的十個有九個是拿著地圖的觀光客。沿著港灣是整排的魚市場,攤販上擺放著五花八門的魚蝦蟹,卻全都奄奄一息攤在冰塊上。港邊停的全是豪華郵輪及私人遊艇,雖然保持了港灣的乾淨,卻也剝奪了逛魚市場的樂趣,如此一來,感覺只是把超市的海鮮部門搬到戶外,價錢卻硬生生的翻了好幾倍。
我心目中的魚市場,是漁民們迫不及待想把新鮮的漁獲和大家分享的地方。
台灣的魚市場,螃蟹大螯雖被繩子揪住,卻使命的吐泡泡呼吸。蝦子就算沒有活蹦亂跳,至少外表還保持原來的青色。魚兒們的腮一張一合的,試圖從空氣中汲取些許的氧氣。蚌類們趁大家不注意時,會偷偷的伸出腹足透氣。而漁民們在叫賣的吆喝聲中以俗又大碗的價格,把新鮮的海產賣給不遠千里來訪的遊客!
要不是妹妹想嘗鮮加上C.W.Chen的好奇心,我不會在這裡用餐。
然而,讓每位團員刻骨銘心,是今晚在Sushi Sagrada用餐的時光。難以忘懷的美景搭配珍饈料理,宛如米其林般的享受。當現做的整盤握壽司端上桌時,等不及服務小姐慢條斯理的將整盤的食材介紹一遍,大家的口水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剎那間,60粒握壽司瞬間進到大家的肚子裡,吃完好想再來幾盤,但看看價格,還是吃六分飽就好了。
於是,這盤6000元新台幣的壽司、400元新台幣的海帶味增湯以及海鮮拉麵。一個人將近2000元的消費,成為挪威旅行中,印象最為深刻的一餐。
金主C.W.Chen淡淡的笑著說:再貴也要體驗一下,才有親自來過的感覺。
這話說得真好!!
魚市場的彼岸是整排櫛比鱗次的木造建築,稱為布呂根區(Bryggen),昔日裝滿漁獲的倉庫,已被改建成整排的餐館與紀念品商店,迎接絡繹不絕的觀光客。佈滿歲月痕跡的老倉庫,在用心的維護與經營下,瞬間脫胎換骨,變成港邊亮眼的搖錢樹。
巧妙運用的老建築的魅力,是當地人民永續經營的理念與政府相關法令支持下的產物,令人佩服。期待台南的海安路倉庫與高雄駁2特區也能老樹發新枝,讓歷史的風華再現。

卑爾根既然是觀光城市,少不了上山鳥瞰市景的觀光纜車,但纜車站前的人龍一度讓我們望之卻步,幸好大家耐住性子,一步步的朝入口前進,要是台北貓空纜車有這裡的一半人潮,就不會年年虧損了。
抵達山頂的觀景平台,一半觀景,一半觀人。單純的海港景致,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 一旁的紀念品店老闆更是數鈔票數到手脫皮,我非常佩服卑爾根在發展觀光下的功夫。
 但是,令我心神嚮往的是觀景平台後,一條條通往未知山林的小徑。以及平躺在山林間如鏡子般的湖泊。
晚飯後,回旅館洗澡,一面泡茶聊天,一面等待黑幕降臨。時過午夜,逐漸消逝的白晝讓城裡的萬街燈火點綴了港灣,對我而言,卑爾根在沉睡未醒時,是一天中最迷人的時刻。我願意帶著千斤重的眼皮,頂著夜裡刺骨寒風,抵抗蚊蟲的頑強侵擾,多看他幾眼。
 
夜深了,寧靜的卑爾根伴我入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