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013

飄洋過海 - DFDS Seaways渡輪

往返奧斯陸及哥本哈根的DFDS Seaways輪船稱不上是豪華郵輪,卻是往返兩國非常便捷的交通工具。17個小時的海上航行,恰恰提供大家充分補眠的機會。
船艙內備有酒吧、遊戲間、免稅商店、游泳池以及各式各樣的餐廳,但最吸引我的則是甲板上隨著時間變化的海景。
然而,甲板上迎著北海強勁的海風,總讓人懷疑電影鐵達尼號劇情的真實性。光在外頭站個半小時就凍得要命了,怎還有興致談情說愛? 在船上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這張軟綿綿的床上度過的,尤其是妹妹,更像磁鐵似的,牢牢地被吸在床鋪上。她在挪威開了兩星期的車,終於卸下司機的重擔。
即便再怎麼眷戀溫暖的床,只要輕輕地碰觸味覺的神經,她便能馬上從睡夢中耀起,擺脫一切睡意。對於美食嗅覺格外敏銳的妹妹,一上船就帶大家往餐廳晃,我最中意吃牛排,但是這間海鮮自助式晚餐似乎更贏得大家的青睞,於是當然是訂位為快。
最後,證明妹妹的眼光是對的,我無意間擴充了原本食量的兩倍,而這一餐一直讓所有團員都津津樂道。
 吃得飽嘟嘟,所有睡意在洗完澡後再次上身,便呼嚕大睡起來,眼睛張開時,船已越過北海,靠近哥本哈根港的海域。經過一整晚的充電,我們再次淘氣的跑到甲板上嬉戲,遠方海上一座座的風車賣力地舞動著,像在歡迎大家來到丹麥。我也拿出一疊長得像玩具鈔的丹麥克朗,準備迎接兩天半哥本哈根市之旅。
下船後,徒手拖著旅行箱,到最近的火車站搭地鐵,大概花了近一小時,沿途是一片片工地,踏上哥本哈根後的第一印象並不是很好,沒想到更糟糕的還在後面.....




7/29/2013

放下釣竿,告別挪威

接下來的三天我們從Åndalsnes到Sunndalsøra,
然後一路南駛經過Lillehammer回到挪威之旅的原點 - 奧斯陸
挪威之旅最後兩天半的時光,幾乎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各個港邊的角落度過的,
因為,幾天下來我覺得這裡是挪威最迷人的地方,無論是倒映著群山的湖水,抑或與藍天爭豔的滿山綠意,或者水底下蘊藏的大量魚獲,都不是幾小時足以飽覽的。於是,你若來峽灣,不必準備滿口袋的鈔票,但請務必帶著充裕的時間,以及別忘了一根陽春的釣竿。
從Åndalsnes開車至Sunndalsøra只有短短一百餘公里,在做行程規畫時,一度計畫著繼續北上至Molde,甚至造訪更北的大西洋公路(Atlanterhavsveien),但我選擇了將車程的時間讓給了一個個不知名的港灣。每一次安排旅行,就像在寫一部故事劇本,每一次出門,自己就像導演,帶著團員將劇本譜成屬於自己的回憶。於是,我體會到最好的劇本不是按照書上寫的"經典路線",領隊的靈魂更不是精準的按表操課爾已,而是盡力在有限的時間與資源下,帶領團員找到屬於自己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三境界 : 看山是山 看山不是山 看山又是山,或許我們已經慢慢的在體會第二層境界。
媽媽抱著相機,用著她逐漸老花的雙眼,一一記下了沿路經過的各種房舍,像這樣的照片她拍了上百張。不需要是什麼著名的建築,她更不在乎房舍是出自哪一位設計師之手。
C.W.Chen的戰場在每個大大小小的港灣,有時候牛刀小試的半小時,有時候則蹲上半天,與豐厚的魚群以及峽灣間的天光雲影共舞後,變出晚上一道道美味的鮮魚大餐,早已超乎出發前他對旅程的期待。
生活在乾淨、與世無爭的挪威峽灣,連魚也變得天真,所以很好釣。這是生活在台北淡水河裡,自以為機靈的魚群們,一輩子都想像不到的世界。看到挪威低調的文明,不禁讓我反思台灣從未停息的喊著"拚經濟的口號"、對自己生活的土地予取予求,但同時究竟又有多少人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麼? 還是只是無止境的跟隨固有的社會風氣起舞? 

如果有一天,這樣的渡輪能出現在淡水河口,寶島會更像寶島。
車子只要能開就好,公路只將人帶到入口就好,別讓科技讓我們忘了上天賜給我們的四肢,才是和土地最親近的交通工具。
挪威旅程的第十四天,我們住在中部的小城鎮 Lillehammer,在這裡我們煮了在挪威最後一頓鯖魚大餐,C.W.Chen將陪伴我們一星期的釣竿,送給了旅館的服務生。
15/07/2013一早,順著E3公路於中午1200前回到了奧斯陸,將車上大大小小的行李寄在碼頭,準時的將車子送回Avis。逛了一圈峽灣回來,一時間不習慣這麼多水泥建築,以及四處可見的人群。
下午兩點半,雄偉的DFDS Seaways渡輪緩緩地進港。
領取登船證,通過海關後,我們登上這艘丹麥哥本哈根的過夜客船。
離開挪威的當天,奧斯陸天空布滿厚厚的雲層,飄著微微細雨,我們帶著滿袋的陽光及回憶,告別了陪伴我們兩星期的斯堪地那維亞半島。

而這趟挪威之旅,大家對於挪威的印象,不再是簡簡單單的"美不勝收的峽灣"爾已。



7/28/2013

蜿蜒至仙境 - RV63 精靈與老鷹公路

車子加滿油,繼續向北駛,國家公園蔥鬱的樹林漸漸離我們遠去,隨著緯度越來越高,海拔不斷地爬升,窗外景致轉為一片片的凍原與積雪,蜿蜒的公路像一條巨蛇,帶領我們駛向天際,通常,整條路上只有我們兩部車,住在這裡的人應該很難體會城市裡的擁擠。
於是,我們走走停停,今晚的目的地是距離Skjolden 400公里外的Åndalsnes,而我們打算用一整天的時間,在這峰迴路轉孤寂的小徑上,享受大自然遼闊的洗禮。
有時候時速可以飆到130km/h,有時候短短幾公里,卻開了一小時,有時候成群的綿羊和牛群會過來湊熱鬧。
冰天雪景搭配寂靜凍原,來自大自然最原始的呼喚,我們不禁方向燈一打,路邊一靠,
在這塊純潔的天地間嬉戲。絕美的景緻,清新的空氣,令人回味不已。
在迂迴的山路引領之下,越過了一座座的山嶺及湖泊,我們再次被峽灣擁抱,繞過群山,蓋倫格峽灣(Geirangerfjord)便出現在我們腳下,全長16公里的峽灣在蓋倫格這個小鎮畫上句點。而我筆下的小鎮,只是在幾條交岔的公路聚集的地方,蓋了幾間小旅館和小販賣部,供遊客歇息。這裡沒有跨國集團飯店的蹤影,也看不見雜亂無章的民宿指標,溪流保持應有的寬度和清澈,任憑遊覽車來來去去,遊客們留下的是歡笑聲和數不盡令人讚嘆的相片。
許多遊客會從這裡搭船至另一個小村Hellesy,從船上眺望涓流瀑布以及倒映在碧綠湖水上的青山,然後再從這裡搭乘遊覽車,一路之字爬上山頂。
這裡是我們午餐休憩處,短短兩小時,魚竿一揮,一隻貪吃的比目魚被我釣了上岸。
自蓋倫格北上是RV63公路中最出名的一段,就是以之字爬坡陡上的公路,稱之為老鷹公路(ornevegen),只在夏季沒有積雪時開放通行。車子緩緩地繞過一個個髮夾彎,還好沒有違規暫停的車輛,很快的蓋倫格就成了遙遠山腳下的背景。
過了之字坡後反而開始壅塞,走近一看,原來是前方出了車禍,正等待救援,等直升機載上傷患後,馬上瞬間消失在山的盡頭。
外出旅遊,安全永遠是最重要的考量,
只要健康,美景永遠值得等待。
老鷹公路後,RV63的曲折並未停歇,依循有上就有下的邏輯,接下來的精靈公路(Trollstigen),像是亂了方寸的貪食蛇,盤旋在綠色山谷之中。書上說挪威精靈(Troll)晝伏夜出,難怪沿路上沒看到半隻精靈,倒是在紀念品店看到非常多的複製品。
我們小心翼翼的跟著RV63公路消失在遠處的山谷中,隨著涓涓的細流匯入海洋,傍晚抵達對於Åndalsnes今夜歇腳的旅店,民宿門前整片搖擺的麥穗像是和我們熱情的招手。
這才赫然發現今天晚餐還沒著落,二話不說,馬上扛起了釣竿,放長了釣線,到海邊來取今晚的食材,這裡的魚種可豐富了,除了鯖魚、鱈魚外,還有其他不知名的魚種。在挪威,釣海魚是不用申請釣魚證的,大海藏無盡,水裡的魚太多,怎麼釣都釣不完,我們每次下竿幾乎沒有槓龜過。

在這裡,我們巧遇一位來自瑞典的釣友,一邊釣魚一邊聊了起來,他說他非常喜歡我們台灣做的腳踏車,釣桿也做得很不錯。聽到自己國家的產品被別人認可是件很高興的事。其實,小小的台灣不需要像大國一樣造汽車、發展重工業。只要將日常生活的小東西專注做到最好,就可以贏得別人尊敬與肯定。

C.W.Chen問他是從事哪一行的  他說他目前太忙碌,忙於釣魚,沒時間工作。
我收下他的浪漫,希望有一天也能達到如此的境界。
新鮮的食材加上媽媽專業的烹調,大魚切成生魚片,中魚拿來煎,小魚煮湯,便是一桌便宜又好吃的海鮮料理。大家餓得沒時間照相,杯盤狼藉的盛況只能好在腦海中回憶。
29/07/13,挪威旅行的第十三天,享用民宿提供的自助早餐後,揮別積木般的小房舍,一錄像東前往另一個釣魚小村Sunndalsøra。

7/27/2013

尤通黑門山國家公園

尤通黑門山國家公園(Jotunheimen national park)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它原始的步道與隨處可見的冰蝕湖,雖然沒有像瑞士挺拔的群峰迭起,卻有著幽靜不被打擾的淑女氣質。
國家公園步道分成許多不同景致,有的可登高遠眺,有的動植物生態豐富,有的則是有眾多湖泊與高山雪景。經過旅客中心人員的詳細介紹,考量自己的裝備與時間,決定沿著溪畔,走一條來回約五個小時的簡易步道。
峽灣內的天氣變化萬千,晴天刮風下雨可能在一天內全部發生,安全起見我們還是備齊了雨具。行駛至步道口的小空地,只有我們兩台車,一開始以為迷了路,還好步道入口標示清楚,指引我們通往深山的小徑。這裡少了如聖壇岩遊客如織的熱鬧,卻多了滾滾翻騰的溪水陪伴。
沿路上隨處可見整片的石瀑景觀,石頭忍受不了晝夜溫差,脹縮之間,碎成滿坡。
海枯石爛其實是大自然及其正常的現象。
轉個彎等著我們的是一片平靜如鏡的湖泊。C.W.Chen大聲一吼,驚醒了水面下優游自在的魚群們。看到魚群躍出水面,無意中又激起C.W.Chen釣魚的興致,但是這裡是國家公園,魚群享有免釣權。
走過長滿青苔的碎石,越過搖搖晃晃的簡易吊橋,不久後抵達今天健行的終點。
路的盡頭是一片沙洲,
拿出準備好的午餐,配著瀑布帶來的濃濃水氣。
大家連忙脫下厚重的登山鞋,捲起褲管,將雙腳伸入沁涼的雪水之中。
午餐過後,收拾行囊跟隨急著入海的溪水回到了停車場,接著又到了張羅晚餐的時刻,
大海藏無盡,一根釣竿加上數條釣線,不一會兒,我們的晚餐就備齊了。
若拿放大鏡看,下面照片中皆可找到我們悠然垂釣的模樣。
 07/28/2013,在挪威的第十二天,告別了尤通黑門山國家公園,繼續北上前往蓋朗厄爾峽灣(Geirangerfjord)。


7/26/2013

遙望冰川 - 尼加爾德冰河

在猴妹聚精會神,過彎不減速的奔馳下,我們一路從Skjolden飆到Jostedalen。
大概在淡水住久了,猴妹早已習慣馳騁於無盡蜿蜒的山間,而我卻得硬打起精神,目不轉睛的盯著地圖看。
Fv334道路越開越窄,正在擔心走錯路時,眼前出現一棟木造的奇特建築,
上頭寫著約斯達冰河遊客中心(Jostedal Tourist information),緊接著沿遊客中心極其不起眼的一條小徑繼續前行,一直開到路的盡頭,便抵達尼加爾德冰河的一角。
湖畔有接駁小船,載著好奇的旅客們前往冰河腳下,當然也有高低起伏的小徑通往冰河。
若時間允許,我一定毫不猶豫地踏上冰河,就像當年攀上紐西蘭的Franz Joseph冰河般,
為了晚上準時回家吃飯,我們選擇走一小段步道,淺嘗輒止。
居然有人準備來這裡划獨木舟,論體力與勇氣都是我望塵莫及的。
感覺走了好久,冰河依舊遙遠,而時間也不允許我們繼續探險,我們便在這塊大石上與冰河道別。
回到Skjolden的木屋,看到媽媽正在殺魚,
原來C.W.Chen夫婦下午說要在家休息是藉口,真正的目的是要繼續和峽灣裡的魚鬥智,張羅大家的晚餐。
結果是,我們晚餐又有鮮魚大餐吃。生平頭一次吃到鱈魚生魚片,有說不出的感動。
今晚,C.W.Chen的心依舊停留在那寧靜的峽灣旁,魚兒上鈎的瞬間,
而我們大家個個挺著飽足的肚子入眠。

隔天一大清早,在挪威的第十一天,簡單的用過早餐後,
國家公園內滿山的美景早已在呼喚著,我們豈能輕易的拒絕呢?

7/25/2013

峽灣補給站 - 佛萊姆

離開了北海釣場,揮別了卑爾根,我們繼續驅車北上,16號公路引領我們進入松內峽灣(Sognefjord)的壯闊裡。兩個多小時後,抵達峽灣的補給站 - 佛萊姆(flam)。
佛萊姆是"挪威縮影"的重要驛站,遊客們搭乘登山鐵道至此、轉搭郵輪深入峽灣。所謂的"挪威縮影",就是藉由轉換各種交通工具,以不同的角度,在有限的時間內,將所有挪威峽灣的精華,毫不保留的獻給遠道前來的旅客。我和妹妹則靜靜地坐在岸邊,一邊吃著甜筒,一邊看著一團團旅客興奮的走下火車,然後滿心期待準備登上渡輪。
 和許多自助旅行的遊客一樣,我們選擇在村內的青年旅館待上一宿,矮木屋間雜著露營地,清澈的小溪從屋前流過,佛萊姆雖然遊客雲集,卻不見任何大型旅館或者滿山破壞風景的民宿。晚上洗澡時投幣式的淋浴,只有短短的3分鐘,第一反應覺得很寒酸,然而,這樣小小的不方便卻有效的減少了汙水的排放。於是,這裡的遊客永遠像乾淨的溪水般,川流不息。我不禁讚嘆挪威人民對環境的疼惜、對資源永續經營的努力。
小鎮上餐廳屈指可數,除了紀念品店外,還有兩間超市,正打算買些生鮮食物回旅館烹調。突然,眼前閃過一件寶物,從此豐富了我們每天的晚餐。
這件寶物是價格300挪威克朗、價值無窮的陽春釣竿。

寶物入袋後,C.W.Chen馬上拾起昨日北海甩竿的激情,沒幾分鐘,一尾尾活蹦亂跳的鯖魚、鱈魚和鰻魚都乖乖上岸報到。我們在一旁吆喝的歡呼聲,吸引了不少好奇的遊客前來圍觀。
C.W.Chen身懷絕技,一支陽春釣竿,帶來許多歡樂以及驚人的漁獲。
印證了"給魚吃,不如學會如何釣魚"
翌日早晨,我們帶著這把無敵釣竿上路,繼續北上。
路途上每次休息,那怕只有區區半小時,釣竿總牢牢地黏在C.W.Chen手上,
逢水則下竿
而每回下竿,便有所穫,逼得我們沿路陸續添購了水桶和釣魚線,
峽灣釣魚團儼然成形。
因為釣魚,我們放慢了腳步,跟著55號公路,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尤通黑門山國家公園(Jotunheimen national park),這裡是挪威的最高屋脊- 格利特峰(Galdhopiggen)的所在。
今晚住在附有露營區的小木屋中,基於對山的熱愛,我們打算在此逗留兩晚,
 傍晚,飄了點細雨,吹了陣涼風,C.W.Chen夫婦選擇待在木屋裡來段悠哉的下午茶,
我卻被精力旺盛的妹妹,連哄帶騙,狂飆了一小時的車,為了看一小眼冰河的面貌。


7/24/2013

彎彎魚竿訕北海 - 卑爾根 (下)

我相信 歲月帶得走年輕的肉軀,卻帶不走深植在心底,追求夢想的熱情。

入住卑爾根青年旅館的第一天晚上,C.W.Chen興高采烈的跑來我房間請我幫他確認一件事,我們來到人來人往大廳,C.W.Chen指著的布告欄上斗大的"Wanna go fishing?",問我怎麼有這麼好康的事!! 我到櫃檯詢問詳情後,毫不猶豫的登記上我們六人的名字。
令我意外的是這麼好的活動,報名人數竟屈指可數,不知道是喜歡釣魚的人少還是海報畫的不夠吸引人。
當天晚上,C.W.Chen臉上的燦爛笑容,宛如入夜後卑爾根的萬街燈火,
輝映在每位團員心中
而在世界各地釣魚是他年輕萌發過的夢想,
會注意到佈告欄的Fishing,絕非偶然。

隔天,我們準時在大廳集合,一行11人搭著兩部得利卡奔向北海,大家抱著雀躍的心,一小時後抵達卑爾根外的神秘釣場。隨行兩位教練,一位幫大家準備釣竿,一位教導大家基本動作,C.W.Chen成為最好的助教。對於磯釣不陌生的我們,一會兒就上手。
一整排的魚桿劃過長空,靜靜地等待魚群上鉤。突然,猴妹說 : 「好像勾到海草了。」C.W.Chen :「不,是中魚了!!」妹妹是今天第一位開張的,哇!! 是條貨真價實的北海鱈魚。
 接著,中魚的歡呼聲此彼落,一條接一條肥美的挪威鯖魚入袋,生平從未釣過魚的葉爸爸一人就包辦了五條,是今天的冠軍釣手。媽媽也從未閒著,拿出基隆的看家本領,熟練地揮舞著菜刀,一片片活跳跳的鯖魚生魚片上桌,大家一口接一口,同行的團員無不拍案叫絕。
更神奇的是她竟拿出生魚片的好夥伴- 哇莎米和醬油,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
一邊釣魚、一邊殺魚、一邊烤魚、一邊吃魚,陽光灑在每位滿足的團員臉上。
在一旁的挪威大叔也端出了奶油與麵包和我們共襄盛舉。
釣魚的樂趣,因為分享得到更多的歡樂。
鮮嫩多汁的鯖魚配上奶油吐司,讓下午的釣魚行程畫下完美句點。

在卑爾根,我們吃到驚為天人的壽司, 看到挪威入夜後的模樣,更開啟了挪威的釣魚之路。

有人說 : 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我卻說,夢想值得用一輩子的時間慢慢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