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13

待價而沽

履歷

重新將塵封已久的104與1111人力銀行的求職網站更新,是在回台灣的前三個月,
一打開網站就嗅到六年前隊伍時的青澀。
這六年來,表格上雖然多了填了些學經歷,
但剛踏入社會的新鮮感,接受挑戰的心情始終沒有改變。

每回更新履歷,自傳總是著墨最久的一節。
我想充分利用熟悉的幾百個中文字裡,讓求才者了解我的專長與看法,
因為我期待在茫茫職海中,找到認同我想法的公司,

從五月到七月,掛上履歷,便有兩間行內的公司主動打到英國來邀約,令人精神振奮!!
八月初返國恢復戶籍的當天,開始主動積極應徵職務
一星期內大約了應徵了十間藥廠,分散在台灣各地,
而單就我的專業衡量,原料藥廠與化學原料、溶劑為伍是我最熟悉的環境,
尤其是台南的台灣神隆,更是首選。

應徵的十間公司裡,有四間在幾天內接到面試通知,於是剛回國的兩星期,我一邊找朋友敘舊、一邊面試,很快的就適應台灣緊湊的步調。
然而,可惜的是,台灣最大的藥廠 永信,和我最想定居的台南的幾間藥廠,在這兩星期內都靜悄悄、沒有任何消息。我猜可能是我能力不足、經驗不夠,也可能是時間點不對。

面試

無論在英國還是在台灣,我參加的數次面試經驗都是美好的,而這功勞都要歸功於自傳。
這裡與大家分享這兩星期的面試經驗。

第一次面試是一間台北的生物科技公司,人事小姐非常親切,做了一張約30分鐘的智力測驗後,由總經理和人事小姐一起面談約一小時。我習慣先聊專業,總經理聽了一會就知道我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便好奇的問我留學生活以及前一份工作,聊著聊著他居然認識我前老闆,話匣子一開,便滔滔不絕。他便主動的和我分享現今台灣生技公司的現況,並建議我專注於找原料藥廠的工作,不要浪費太多時間在生技公司上。總經理說專業的知識懂得不多,卻非常熟悉商場上運作,他也說喜歡我直接的態度,因為他們之前雇用的人,面試時說的滔滔不絕,進來後有些連數據都不會解讀。第一次面試,雖然沒有達到求職的目的,卻得到不少寶貴的意見。

接下來是一間位於林口的新成立的實驗室,老闆有雄厚的資本有意投資製藥,一進公司沒有紙筆測驗,直接就切入專業主題,時間大約也是一小時。面試我的是一位留美多年的博士主管和一位人事,他們很懂我的專業,也就我的論文提出一些看法,我相信那位主管一定是高手。反之,我想多了解公司未來發展狀況與工作內容,卻得到很模糊的答案。但整體而言,我覺得主管了解也認同我的專業,隔天,我就接到錄取電話和待遇包。第二次面試,錄取卻因為對於工作內容上有太多的疑問,導致意願並不高,但是藉此我的收穫是,知道自己的專業在台灣市場的斤兩。

第三間是一間台北的小藥廠,人事小姐非常積極,我上傳履歷後隔天就電話與我聯絡,馬上安排了隔天面試。面試一開始做了一份20分鐘的數理測驗,因為我有國外學歷,所以原本的英文測驗就免了,非常貼心。面試由副總經理和人事小姐輪流發問,一共大約1.5小時。我同樣先談專業,副總略知一二,但他更想了解我的做事方法和態度,於是和我聊很多以前的工作、兵役以及留學生活。主管同樣和我分享他工作的心得。我覺得主管是非常善良親切的人,而且很樂於教導下屬,在他底下做事,應該會很愉快,但是我的專業很可能會暫時被晾在一旁。隔天,收到率取電話,待遇包在一個多星期後出來。最後,我選擇了這份工作,因為我喜歡副總帶人的方式,以及制度化的公司運作模式。

第四間是位於新竹的大型原料藥廠,這間藥廠在六年前我就曾經考慮進去服務,但最後由於留學考量而錯過。面試一開始先是半小時的性向測驗,然後與副總經理一對一面談,面談的前20分鐘是由我做一段簡報,然後再由主管發問。後半個小時由主管介紹公司架構、執掌以及目前各部門營運狀況,最後帶我到實驗室參觀。因為是原料藥廠,整個面試過程相當契合,我才真正體會到為什麼大家都建議我到原料藥廠。主管是相當直率恭謙的人,當場就和我說他想錄取我進他們部門,當場寫的薪資也相當不錯。後來等了一星期待遇包還沒下來,而先前面試的公司也必須給予答覆了,於是我和這間原料藥廠又再次擦肩而過。

於是,閒不下來的派克猴子,經歷了兩星期的面試後,準備踏入職場,開啟另一個未知的旅程。有人說,我應該學習等待,或許當時在英國蹲幾個月,老師就有機會幫我引薦工作。或許再等幾星期,就會有原料藥廠的佳音。但對於我而言,太多的或許,累積太多的不踏實。

心得

選擇心目中理想工作的因素很多,包含公司規模、地理位置、職位、薪水、工作內容、主管個性等等
對於求職,每個人都有各自的考量。在幾次面試過後,最後兩項因素幾乎對我占了決定性的影響,可能我期待上班是志同道合與緣分的結識,而不是汲取利潤與或賺取名聲的競爭。

我很感謝這兩星期撥空與我面談的主管們,更高興他們對我專業或是想法的認同。

很順利的找到一間欣賞我的公司,但就像當初留學一樣,收到學校錄取通知只是的留學的起點,往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爸爸勉勵我說,職場上大小挫折難免。錄取只是緣分的開始,往後還要努力經營才行,我期待這次旅程能走的更長更遠。








8/07/2013

Google上找不到的建言

派克猴子只有平凡的外表與堪用的腦袋,幸好周圍的智者都願意讓我站在他們的肩榜上瞭望,讓我一路走來沒有太大的顛頗。如果身邊沒有這些智者,我即便有再多的熱忱、再大的抱負,都可能反覆消耗在曲折或者錯誤的道路上,最後逐漸凋零而年華老去。

準備重返職場的齒輪,在論文繳交隔天就開始轉動。對於就業,儘管英國和台灣的就業市場氣氛沉浸在低靡的烏雲下,天真的我始終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而這樣的樂觀來自心中對未來的一點期許

自我的期許:
在自由選擇、競爭、淘汰的社會裡,讓我們有機會可以瘋狂的追求心中理想中的職業。然而,分工的社會裡,隔行如隔山,卻也常常令人見樹不見林。
我始終相信,好的職位沒有絕對的標準,而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例如,有人喜歡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但是,錢多還要有良心、事少反而會無聊、離家近會受拘束。於是,在沒有絕對的標準下選擇,就要下很多功夫,以便了解自己與了解職場運作,才能在社會上找到最適合自己發揮的角色。

了解自己是一生的事,抱不了佛腳。
另一方面,為了了解職場,我開始展開一連串的請益之旅。

我的期許是,希望每天早上起床上班時,嘴角是上揚的。

老師的忠告與前輩的經驗:
很幸運的是,我在台灣以及在英國的老師,對於業界都有非常緊密的聯繫。英國的老師雖然覺得我畢業後直接回台灣可惜,但是評估目前英國製藥業現況,回亞洲的確是非常能理解的選擇。實驗室的學長姐更強烈建議,如果志在業界,最好的選擇是畢業後馬上進公司學習。回台灣後,到處請教學長姐與我分享幾間國內藥廠的營運狀況和部門分類,於是漸漸地對以後職場的生態有了初略的輪廓。

學校的強心針:
諾丁漢大學雖然有收不完的"陸生",但辦學一點也不馬虎。在所有課程結束後,學校提供一系列有關職場的講座課程。其中包含生涯規劃、履歷的寫作與修改、工作法規諮詢、面試技巧與模擬面試的服務。我逐項的參加,主導者都是經驗豐富的主管和教授,但畢竟面試內容和技巧因工作職位和性質有差異,很難歸納一個四海皆通的標準。但是參加這些訓練因為了解面試者與被面試者之間的關係,於是最大的收穫是建立堅強的自信心。

朋友們的鼓舞:
職場的酸天苦辣,大概像軍旅生活一樣,聊個三暝三日也說不盡。有的是一般員工、有的是主管,也有的自己當老闆。有的待本土企業,有的待外企,大家對於工作兩個字的看法都不一樣,聽起來都好有趣。〝好的主管帶你上天堂,壞的主管逼你下地獄〞,〝跟對老闆就像選對老婆,可以爽一輩子〞,〝最怕遇到XX學校畢業的員工和同事〞,看到朋友們在職場上揮灑的點滴故事,讓我對工作充滿著無比的好奇與期待。

家人的支持:
爸媽對於我專業的認識,大概就是看到我寫的那本厚厚的論文,覺得很不可思議!! 但他們卻清楚的知道,只要我工作的開心,他們也會開心;只要我努力工作,他們也會很有成就。他們甚至說哪一天我不想待藥廠了,可以去考一張導遊執照,帶著旅團環遊世界也不錯。於是,無論我在哪裡工作,家人仍舊是最有力的後盾。

以上功課做完後,踏入職場的最後的兩塊拼圖,就差投履歷和面試了。

歸雁

飛翔在海外的群雁們,享受民主先進的果實,呼吸自由的空氣,很容易忘記回家的路。
如果我曾經從留學過程,學到任何西方美好的事物,我希望通通把它帶回故鄉。

對於畢業馬上回國,
老師父母學長同學和室友,有的覺得我頭殼壞掉,有的為我感到可惜,有的為我的天真感到訝異,
而我感念在心的是,無論他們的看法如何,對於我的歸途,仍獻上最深的祝褔。

此時,引領我返航的意念,就像當初啟程時一樣明確,
四年後,雖然多了時間壓力,但也有了更加結實的雙翼,
2013年八月六日,帶著複雜的思緒,振翅一飛,越過八個時區,從大不列顛飛往台灣島。
機上,我一分鐘也無法入眠。
九小時的航程,靜謐的機艙裡,派克猴子仔細將留學生活重新倒帶,五本日記一本接一本的上演,湧上的是淡淡的離愁及揉雜著返鄉的興奮。抵達台灣的時間是八月七日晚上九點,當飛機盤旋在台北上空時,燦爛的燈火令我想到羅大佑的鹿港小鎮 『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陳先生,歡迎回國。』一位年輕海關輕聲地說。沒有冗長的詢問,不必說明入境原因更不用壓指紋,不到一分鐘就順利入境。航廈大廳潔淨寬敞,動線分明。我興奮的拿起相機,按下快門。
出了大廳,一陣五味雜陳的熱風襲來,令每顆毛口都想吐,不一會兒就滿身汗珠,我趕緊躲上爸爸的RAV4,回到空氣清新的淡水山子邊。一進門最高興的是看到等我四年的玩偶們,然而房間裡,能發霉的地方都爬滿了黴菌,於是返家的第一步便是展開了大規模的掃除與消毒計畫。

初返國門,無論在環境、觀念、生活方式等等,都需要慢慢的習慣。

派克猴子的書包專集,終於在此告一段落,而陪伴我東奔西走的護照,也暫時可以躺在抽屜裡休息好一陣子。希望在不久之後,能提起派克猴子的公事包,朝自己小小的理想前進,並繼續和大家分享工作的點滴。







8/02/2013

C.W.Chen百萬大旅行 - 終點

 Easy Jet降落在倫敦Gatwick機場,迎接我們的是伊莉莎白二世女王慈祥的笑容。
體驗北歐昂貴的物價後,讓我們在倫敦消費變得豪氣起來。抵達倫敦的第一餐,Susan就帶我們去lobster and burger吃龍蝦大餐,一人一隻波士頓大龍蝦只要價20英鎊,C.W.Chen直呼便宜過癮。 
晚上,沈媽媽的大弟更是熱情的在皇朝(Royal China)設宴款待,我們吃進了一盤盤的佳餚以及滿桌的人情味。我們雖是第一次見面,但在華人的世界裡,餐桌上很快的就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晚餐後,C.W.Chen一行人回到旅館翻出所有的家當,小心翼翼的歸類打包。
按照耐壓的、可退稅的、隨身上飛機的,分門別類裝進行李箱中,
臨時買了個旅行箱專用磅秤,將航空公司規定行李的重量和體積,一公斤也不少的裝滿。
光是打包行李,費了大家好大的功夫。

而我從頭到尾,依舊是那個40公升的小登機箱,
再大的旅行箱都裝不進荷蘭的運河、德國的教堂以及挪威的峽灣,
卻牢牢的裝進2公升不到的腦袋中。

團員們在兩天後,從倫敦希斯羅機場起飛,結束歐洲長達47天的旅遊,

而我,四年的英國留學大戲也在五天後宣告落幕。
離開生活一千多個日子的土地,心中百感交集,

在英國的最後一餐,是在酒吧裏點的一盤既乾又硬,沒有美味可言,但台灣保證吃不到的過熟牛排,藉此留住對英國食物永恆的記憶。
 
在月台上,看著平時來來去去的倫敦地鐵,居然默默地感傷了起來。

旅行的終點,是台灣的台北市。

平安的結束了C.W.Chen百萬大旅行

回來的這一刻,我清楚地明瞭,
能四處旅遊,上山下海,隨遇而安,靠的每位團員硬朗的筋骨,
能盡情享受異國料理,夜宿各式旅館,是爸爸用年輕及汗水換來的犒賞,

但真正讓我們能放手旅行、恣意遨遊的,
是家的依靠,

因為旅行有終點,於是我們可以任意遨遊、用心享受旅途上的美好。

過盡千帆,台灣永遠是旅程最美麗的終點站。

8/01/2013

與扒手們的邂逅 - 哥本哈根

在來到跟本哈根前,對於丹麥的印象只有小美人魚銅像以及丹麥餅乾,猶如談到比利時就會馬上想到尿尿小童及與巧克力一樣。

下了渡輪,我們從碼頭拉著行李前往østerport車站。沿途沒有明顯的指標,我靠著ipad的導航走在最前頭,指引著大家前進的方向。不料實際距離遠比地圖上畫的遠了許多,害的大家走的力竭汗喘,邊走邊休息,終於在一小時後抵達車站。

正當我買好車票,在尋找月台搭車時,一名陌生人突然從旁衝出來擋住C.W.Chen的去路,C.W.Chen很自然的停下腳步,這瞬間,另一位扒手從後頭撞了上來,熟練的摸走C.W.Chen後口袋的皮夾。機靈的C.W.Chen馬上順手用力向後一抓,一把抓住扒手的前臂,扒手鬆手的剎那,皮夾順勢的掉在地上,C.W.Chen撿起了差點飛了的皮夾,扒手趁此空檔逃之夭夭。我們有驚無險地上了地鐵,一直坐到我們的目的地 - Bella Centre站。

捷運上明亮寬敞,沒有如倫敦地鐵般比肩接踵的人潮,妹妹將身上的隨身背包依靠在行李箱上,在和大家聊天的同時,發現拉鍊早已悄悄被拉開,而行竊者正是站在她一旁,把外套批在肩上掩飾的年輕壯漢。妹妹趕緊告訴我們,還好重要財物沒被摸走。歹徒似乎察覺他的意圖被識破,在下一站列車停靠時,悻悻然地下了車。

終於,我們安全的將行李送到了這兩天住的旅館 - Bella Sky。這棟像是由七巧板拼成的幾何建築,無論是外觀或內在都格外的顯眼。會選擇這間飯店除了他的特殊設計,距離機場非常近是他另一項優點。
經過剛剛的跋涉及驚嚇,我們決定在飯店避避風頭,悠哉的喝個下午茶再出門。

47天的旅行只剩下最後四天,小心駛得萬年船,離開房間前,我們將所有的貴重物品牢牢地鎖在保險櫃裡。
也許是旅程已接近尾聲,也許是得隨時留意扒手出沒,對於逛丹麥的首都,提不起太大的興致,連旅遊中心都懶得去了,只依賴著一張在英國買的哥本哈根市區小摺圖,搭著地鐵朝市區出發。
搭捷運回剛剛的østerport車站,沿著河岸的碉堡,來到小美人魚的身旁。大排長龍的朝聖者不分國籍,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站在銅像前擺好姿勢,等著相機按下快門後,欣然地離開,而最高興的莫過於一旁賣著各式各樣紀念品的攤販。

繼續南行,是阿馬林堡宮(Amalienborg)和腓特烈教堂(Frederiks Kirke),一旁擺著臭臉的娃娃兵也會上演衛兵交接的戲碼。寬闊的廣場上,散落著無精打采的衛兵,斑駁的王宮外牆,遇上滿天的烏雲,一片蕭瑟中夾雜著不言而喻的哀淒感。
如此灰階的景緻,終結於在接下來南岸的新港(Nyhavn)。沿著岸邊一棟棟色彩艷麗,如樂高般的樓房,為黯淡的天色添增不少朝氣。這裡也是觀光客雲集的鬧區,整排的餐廳和酒吧,很想找個角落喝個一杯,卻因為菜單上的價格而怯步。
說真的,我們一路找尋餐廳,不是菜單上價錢過於昂貴,就是食物完全不吸引人。就連一向對找吃犀利的妹妹也失靈了!! 最後,逛到市政廳時無意間經過這間丹麥Jensens bøfhus牛排連鎖店時,欣喜若狂,因為它曾在挪威給我們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來到丹麥一定要喝喝當地出產的嘉士伯(Carlsberg),一壺啤酒配上血淋淋的牛排,雖不比在德國那樣酒酣肉飽,但在丹麥,已經算是經濟實惠的一餐了。
翌日,陽光刷藍了哥本哈根的天空,整座城市宛如上了一層濃妝,與昨天判若兩地。光天化日,就連扒手也都躲了起來。我們時而運河畔散步,時而穿梭在在巷弄間的手工藝品店。剛好遇到有人在玩大型骨牌遊戲,即便是日常生活,在這裡常常可以看到他們的各種創意。
曾經伴我童年成長的樂高玩具(LEGO)更是丹麥人的驕傲,也是少數不是"中國製造"的玩具之一。記得小時候,聖誕老公公總是將一盒盒的樂高玩具當作禮物,在每年的聖誕夜裡,悄悄的放在床邊給我驚喜。
相隔數十年,平板電腦和電視遊樂器逐漸取代樂高,成為小朋友心中最棒的禮物。
對於我來說,螢光幕後所創造出的世界反而裝載著太多的不真實。
驕陽下的哥本哈根呈現完全不同的景色,揮去了昨日的黯淡,低調的海港都市映照著迷人的色彩。令我十分佩服的是載著這座首府的運河,依舊保持著它應有的湛藍,人們悠哉的垂釣、划獨木舟,這就是北歐高度文明最有力的見證吧!!

屈指一數,已經超過一星期沒吃到白米飯了,看到一間賣壽司的日本料理店,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簡單的一盤握壽司與味增湯,溫暖大家的胃。但和吃飽還有段距離,我們不禁開始懷念挪威的釣竿,懷念英國的中國城餐廳,懷念台灣便宜大碗又美味的料理。
清晨四點,星星早已入眠,只剩街燈與月亮向我們揮別,告別個北歐這塊淨土,從哥本哈根飛回倫敦Gatwick,18天的旅行宛如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