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9日 星期一

放下釣竿,告別挪威

接下來的三天我們從Åndalsnes到Sunndalsøra,
然後一路南駛經過Lillehammer回到挪威之旅的原點 - 奧斯陸
挪威之旅最後兩天半的時光,幾乎有一半的時間是在各個港邊的角落度過的,
因為,幾天下來我覺得這裡是挪威最迷人的地方,無論是倒映著群山的湖水,抑或與藍天爭豔的滿山綠意,或者水底下蘊藏的大量魚獲,都不是幾小時足以飽覽的。於是,你若來峽灣,不必準備滿口袋的鈔票,但請務必帶著充裕的時間,以及別忘了一根陽春的釣竿。
從Åndalsnes開車至Sunndalsøra只有短短一百餘公里,在做行程規畫時,一度計畫著繼續北上至Molde,甚至造訪更北的大西洋公路(Atlanterhavsveien),但我選擇了將車程的時間讓給了一個個不知名的港灣。每一次安排旅行,就像在寫一部故事劇本,每一次出門,自己就像導演,帶著團員將劇本譜成屬於自己的回憶。於是,我體會到最好的劇本不是按照書上寫的"經典路線",領隊的靈魂更不是精準的按表操課爾已,而是盡力在有限的時間與資源下,帶領團員找到屬於自己旅行的意義。
旅行的三境界 : 看山是山 看山不是山 看山又是山,或許我們已經慢慢的在體會第二層境界。
媽媽抱著相機,用著她逐漸老花的雙眼,一一記下了沿路經過的各種房舍,像這樣的照片她拍了上百張。不需要是什麼著名的建築,她更不在乎房舍是出自哪一位設計師之手。
C.W.Chen的戰場在每個大大小小的港灣,有時候牛刀小試的半小時,有時候則蹲上半天,與豐厚的魚群以及峽灣間的天光雲影共舞後,變出晚上一道道美味的鮮魚大餐,早已超乎出發前他對旅程的期待。
生活在乾淨、與世無爭的挪威峽灣,連魚也變得天真,所以很好釣。這是生活在台北淡水河裡,自以為機靈的魚群們,一輩子都想像不到的世界。看到挪威低調的文明,不禁讓我反思台灣從未停息的喊著"拚經濟的口號"、對自己生活的土地予取予求,但同時究竟又有多少人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麼? 還是只是無止境的跟隨固有的社會風氣起舞? 

如果有一天,這樣的渡輪能出現在淡水河口,寶島會更像寶島。
車子只要能開就好,公路只將人帶到入口就好,別讓科技讓我們忘了上天賜給我們的四肢,才是和土地最親近的交通工具。
挪威旅程的第十四天,我們住在中部的小城鎮 Lillehammer,在這裡我們煮了在挪威最後一頓鯖魚大餐,C.W.Chen將陪伴我們一星期的釣竿,送給了旅館的服務生。
15/07/2013一早,順著E3公路於中午1200前回到了奧斯陸,將車上大大小小的行李寄在碼頭,準時的將車子送回Avis。逛了一圈峽灣回來,一時間不習慣這麼多水泥建築,以及四處可見的人群。
下午兩點半,雄偉的DFDS Seaways渡輪緩緩地進港。
領取登船證,通過海關後,我們登上這艘丹麥哥本哈根的過夜客船。
離開挪威的當天,奧斯陸天空布滿厚厚的雲層,飄著微微細雨,我們帶著滿袋的陽光及回憶,告別了陪伴我們兩星期的斯堪地那維亞半島。

而這趟挪威之旅,大家對於挪威的印象,不再是簡簡單單的"美不勝收的峽灣"爾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