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5日 星期三

陽光、羅馬、五漁村(5) - 佛羅倫斯 乏人問津景點

幸好,並不是整座佛羅倫斯都裝滿了人。出了舊城區,遊客漸漸將寧靜還給了居民,物價也跟著平實了起來。

我們住的B&B- SANDRA B&B FIRENZE ,隱藏於城市北方的住宅區中。
雖然到市區得搭一小段公車,但是能夠每天在院子裡悠哉地享受早餐,是我們在佛羅倫斯美好回憶之一。
民宿主人只會一點點英文,兩夫妻用義大利人最拿手的肢體語言,滑稽的向我們整座佛羅倫斯的美好。
過了阿諾河的佛羅倫斯,一片片綠意漸漸取代了古建築,從米開朗基羅廣場,我們一步步的爬上階梯,抵達至高點聖米尼亞託大殿(Basilica di San Miniato al Monte),視野逐漸的開闊,人潮與攤販成為靜止的背景,雄偉的教堂頓時縮成饅頭般大小,這是我覺得這城市最迷人的一面。
腳下除了舊城景致外,更有無數的先賢長眠與此,潔白的大理石墓碑旁插著朵朵鮮花,與這座城市在時間的漩渦裡載浮載沉。
請接受來自遠東的我們深深一拜。
下山時的玫瑰花園小徑(Giardino delle Rose),是一段草木蔥鬱的花園。在春暖花開的季節,色彩想必更加繽紛燦爛吧。
如果不是梅蒂奇家族,佛羅倫斯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梅蒂奇(Medici)家族是佛羅倫斯的望族,靠著經商起家,後來跨足政治與銀行,幾乎富可敵國。有了財富,便大量的投入古蹟的收藏及保存,更資助科學與藝術的發展。達文西、米開朗基羅、伽利略等登峰造極的科學家,都接受過梅蒂奇家族的贊助。於是,歐洲的文藝復興火苗便從佛羅倫斯蔓延開來。歐洲商人挹注大量資金,對於國家社會發展貢獻之大,由此可見。而中國自古重農輕商的封建傳統,限制了人民的思想,這一箍就是好幾世紀。
如果厭煩了與人群擦肩的擁擠,梅蒂奇家族留下的豪宅碧堤宮(Palazzo Pitti)以及後面的私家庭園波波理花園(Giardini di Boboli),是值得消磨時光的好去處。近20歐元的門票讓許多遊客乾脆躺在門口過過乾癮。一旦買票進去後六個博物館收藏外加一座大花園,逛一整天都逛不完。
基於對梅蒂奇家族的景仰,我和Polly決定進去探個究竟。
 整座花園和博物館群,完全不像觀光景點,沒有參觀方向的指標,沒有解說牌,保持了私人莊園的模樣。個人覺得屋內的展示比較沒有看頭,於是將大半的時間耗在人煙罕至的花園裡,清閒的做白日夢。
逛了一整圈花園,來一球冰淇淋消暑最適合不過。
佛羅倫斯北邊的Fiesole,是當地朋友非常推薦的景點之一,於是我們選擇一天的大清早,遵照民宿主人的指示,搭公車上山,大約半個小時的車程,司機會在終點站放大家下車。這裡是遙望佛羅倫斯的好所在,遠方百花教堂的穹頂一枝獨秀,看不到任何煞風景的高樓大廈,更羨慕沒有鐵皮屋加蓋的原野,我想這就是佛羅倫斯迷人之處吧。
如果想在這裡找華麗的教堂,雄偉的雕像或是玲瑯滿目的紀念品,可能要大失所望了。這小小的聚落,尚保持著濃濃的鄉村氣息,還有義大利人的巧思。
即便是杳無人煙的小鎮,電氣箱也點綴上一小幅可愛的鄉村插畫。
在歐洲,深刻的體會到生活與藝術緊密的結合,而不是為了一連串的商業目的。

如此深厚的生活素養,並不是多設幾間藝術學校或是多舉辦幾場藝文活動可以習得的。
藝術與創意,是一種習慣,毋須刻意塑造,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品味。
  我們可以輕易地感受到經濟所帶來的力量,卻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感受文化的滋養,
奔放的想像力與充沛的創造力,
渲染著這裡每一個角落。

佛羅倫斯不是一天造成的,我深深的景仰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