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世界彼端的熱情

隨著夏天的接近,室外氣溫隨隨便便就飆上攝氏30度,即便外頭熱浪肆無忌憚的吹撫,吸進肺裡、接觸到皮膚的空氣,都經過了冷氣的潤飾,辦公室與實驗室裏、家裡的公寓永遠維持令體溫愉悅的24度。唯一有機會呼吸到台北第一手空氣的,大概只有上下班在腳踏車上那短短的十分鐘,但即便我非常賣力的踩踏,汗水都還來不及凝結,就抵達目的地了。不過這短短十分鐘,足以將臉上沾滿氣機公車的排遺,每天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去這層有礙觀瞻的黑面膜。

台北很熱,卻一點也不熱情!!

於是我將熱情暫時寄託在電視機前、在世界彼端的球賽中找到激情。 從五月開打的法國網球公開賽,以及現在的溫布敦錦標賽,幾乎占滿了晚上的休息時間。下班運動完回到家,就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74台,有時為了看納達爾、盧彥勳和王宇佐的比賽,甚至壓縮到寶貴的睡眠時間。不巧,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也在此時過來湊熱鬧,看著球員們狂瀉的汗水、在草地上奔馳、揮動四肢的快感,身歷其境、竭力喝采,忘記了這些賽事是距離台灣發生在千里之外的彼端,也忘了自己只是個待在水泥房裡按著遙控器的觀眾。我默默許下心願,有生之年雖然無法憑球技打進溫網,也要找機會回去當觀眾看比賽。
而真正被晾在一旁的是Polly,以及快要積滿灰塵的網誌。我發現我一直有個嚴重的毛病,就是一旦忘情於一件事,其他東西都會被拋在一頭。說好聽是執著,但是用不知變通來形容倒是比較貼切些。後來想想,看到喜歡的球員縱使贏了球,自己的球技也不會變好,就算他拿到冠軍杯,對於國內的運動風氣的助長也有限,大概球賽之所以吸引人,就是那種對不確定的期待、從一段鬥志也拚體力的過程得到快樂。

自己周遭的朋友,還有背包客棧上許多熱愛旅行的包友,常常藉由旅行途中找到生活的熱情。但畢竟旅行的時間再怎麼長、再怎麼頻繁,對於整體生命都是極為短暫的。反而,自己周遭的事物以及身邊的人,才是真正自己有能力去影響、同時也是最能提供我們生命舉足輕中養分的。我期許我自己能運用智慧在兩者間取得平衡。

這股來自世界彼端的熱情將一直延燒到七月中,下一股下班後的熱情究竟在哪?

希望將會是發生在自己身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