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福爾摩沙的收藏 (1) - 平溪菁桐

上午7:19

五年前我在收拾行囊告負笈英國前,和朋友們在平溪留下了台灣街道最後的倩影,當時天燈上寫滿大家的心願,五年過去了,不知道又有多少願望在現實中成真? 而我清楚的記得,在紅色的天燈上,我寫下碩大的 "友誼長存" 以及 "快樂出國" 兩個願望,如今不僅僅只有實現而已;除了原本留在台灣的朋友,在英國又結交到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原本預期坎坷艱辛的留學路,也因遇到許多貴人,在預定期限內畢業外,更滿足了四處旅遊的渴望。

心誠則靈,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上天的保佑。於是,我選擇了這裡做為福爾摩沙收藏的起點,也可以算是另一種還願。
不同於上次熱熱鬧鬧的一大票人,這回我一個人像外地人般搭火車前往,是一個潮濕的陰雨天。從內湖搭捷運到南港火車站,坐電車至瑞芳再轉平溪支線的觀光火車。觀光火車班次不頻繁,車上就像坐在倫敦地鐵裡,人一個挨一個,擠得又悶又熱,而且隨時隨地聽的到人們用各種不同語言交談。他們濃濃的旅遊氛圍不斷的感染著我。人家千里迢迢,飄洋過海的來到台灣北部的這個小鎮,而我從家裡坐車來到這裡,僅不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沿路鐵道旁的欄杆上,掛滿了層層的祈福竹筒,上面寫的字更是五花八門,從『我要當老闆』、『交日本女友』到『我要嫁出去』、『釣魚台是中國的』無奇不有,也展現了遊客們的創意與巧思。年代較久遠的,竹皮外的字褪了色,回歸了自然,也告訴了我們願望不可能永恆。
走著走著,發現越來越多的祈福桶,有高高畫在樹上的,也有整排圍繞在欄杆上的,不知道遊客們是怎麼掛上去的?  願望最後有沒有實現我不得而知,但是這些小小的竹桶,儼然成為菁桐一帶重要的風景,也為當地店家帶來不少財富。

菁桐站是平溪支線的終點站,也是六站中我最喜愛的一站,這個小聚落因煤礦而繁榮一時,
火車站旁的礦業生活館,以文字及圖像將這裡開礦昔日繁華的歷史輪廓。然而,外地來的觀光客鮮少在館內駐足,樓外的鐵道到是成了眾多遊客拍照的最佳取景之地。我想這一段不屬於他們的歷史,就算看了也很難產生共鳴吧?!

轉一個彎,一頂天燈造型的玻璃帷幕建築,竟是波麗士大人的辦公場所。
旅程上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今天,在載滿遊客的火車上,有一位年約耳順的老先生問我:「年輕人,自己來平溪玩嗎?」我說:「是呀,好久沒來這裡看看了,很想念古早的味道。」開啟了我們一天的話題。這位劉大哥,或是劉老闆是在台灣、海外都有公司的設計師,長年移民美國,雖然家人都是美國人了。但從他的話語中,可以感受到濃濃的鄉土氣息。這回他一個人回到台灣,趁著假日空檔,和我一樣回來尋找古早的味道。

我們從一邊逛老街一面分享自己在國外的所見所聞,他一面感嘆現在台灣的留學生越來越不如從前,在國際上越來越沒有競爭力。雖然這對我來說已經不是新聞,但每次聽到旅外人士口中說出,不免一陣憂心,並期許自己在台灣要為80年代的留學生爭一口氣。

看的出來劉老闆是為事業有成的人,但就和許多企業家一樣,內心的孤寂與體態的蹣跚是事業背後所付出的代價。我們一面閒逛,一面東西南北胡亂聊,劉大哥很大方的請我從第一攤吃到最一攤。他說平溪真好,隨心所欲的吃一張千元大鈔都用不完。的確,就算有絡繹不絕的觀光人潮,這裡東西的價格依舊保持著非常平易近人的水準。

雞捲是這裡的特色之一,我們兩人各點了一條。店家老闆卻說:一條兩人吃就夠了,吃不夠再點就好了。用餐途中,老闆還很熱心地塞了一些炸得比較焦的雞捲給我們嘗嘗,還一面說著:「這賣相不好,只送不賣。」我們聽著聽著都笑了。
吃飽我們前往平溪,火車只要五分鐘的車程。人潮明顯比菁桐多出許多,這裏出了一位名人,就是老少咸宜的張君雅小妹妹。我很佩服廣告製作人的創意,讓很普通的點心麵和台灣古意的記憶串聯起來。連這裡的水溝蓋,也設計的別有心裁。這裡也沒有便利超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保持懷舊特色的規劃。柑仔店內賣的是小時候陪伴我們成長的色素、防腐劑超標也沒有保存期限的零嘴。
平溪,因為保留了台灣鐵道懷舊之情,以及近年來的天燈文化,吸引了外地人的好奇心,但拿掉了這些,這裡只是在荒山裡,由一幢幢鐵皮屋砌成、容易被人遺忘的殘破小鎮。
最後,我們來到了十分,也是著名的十分瀑布與靜安吊橋的所在。此時,大雨傾盆而下,澆熄了夏日的熱意。濕漉漉的鐵道,更加襯托出歲月的痕跡。劉大哥雖然沒帶相機,卻幫我在吊橋上照了張今天最滿意的相片,果然是學設計的呀!!
趁著下雨,我買了張明信片,在店家裡將這份台灣味寄到遙遠的英國,希望學長在愛丁堡也能感受到這份古意。
然而,即便雨嘩啦啦的下著,依舊澆不熄遊客們放天燈的興致,無論是日本人、韓國人、大陸人、香港人或是本地人,拿起粗粗的毛筆,就在五彩的天燈上起勁地揮毫。我因為幾星期前才放了一顆,今天就好好的當觀眾,到處參觀別人的傑作。幾乎每顆天燈上都找的到財運佳、中樂透、考試順利、職場得意、情場順,防小人等人們心中共同的願望。看到這麼多相同的願望,我失望地感覺到許多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對於錢財、名利的重度依賴與迷戀,似乎我們還沒走出發展中國家的思維。
或許是我想太多了,不過是歡歡喜喜放個天燈罷了。 風一吹、雨一淋,這些瀟灑的揮毫就會隨之消逝在山林間,上面寫的是什麼,又有誰在乎呢?
平溪菁桐有的,不只是天燈與鐵道,而是在經濟速步發展,依戀權貴、漠視良心的城市邊緣,提供人們一個浸泡在歷史中,與世無爭的小角落。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