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福爾摩沙的收藏 (7) - 野柳

上午8:44

北海岸藏無盡,延續幾星期前探訪東北角的熱情,這回我們從淡水出發,沿著傍海的淡金公路,繞了整個台灣西北角海岸一圈,經過白沙灣、石門洞、金山,在遠近馳名的野柳地質公園下了車。上回腦袋存取野柳,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對於此地的印象,如同當地大多數的蕈狀岩般,被時間風化的所剩無幾。
感謝老天爺賞了一整個涼爽的下午,讓我們自在的穿梭在白雲底下的石香菇堆裡。
園區裡到處可見穿著黃色背心的巡查人員,他們是蕈狀岩的忠實褓姆,每當遊客伸出鹹豬手猥褻這些石頭時,響亮的哨聲就會立刻響起。海浪拍打風櫃與哨笛聲交織成野柳獨特的交響曲。或許是宣導不夠徹底,也有可能是遊客太頑皮,哨聲似乎嚇阻不了遊客觸摸岩石的渴望。

為了保護遊客安全,一條長長的紅色油漆筆畫過了砂岩地,從此兩邊的蕈狀岩有著不同的命運,線內的左右逢源,納入許多遊客的相片中,線外的孤獨地等待海風得吹拂。
其實,這裡每顆岩石都是大自然的傑作,獨一無二,高矮胖瘦各展風姿,俏皮公主、燭台石或女王頭都是我們為了吸引觀光客,任意幫他們冠上的名字。
自然,不需要太多的人為的色彩,讓我們自己發揮想像力。
在遊客素質尚未提升前,市政府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小人的心態防範未然,在岩石上另外鋪上了水泥步道、築起了金屬護欄,防止人們隨意的踐踏、同時也保護遊客的安危。但這些人造設施與周圍環境實在很不協調,另一側清澈的海面上偶爾還是會看到隨著浪潮翻滾的寶特瓶。

這讓我想到挪威的聖壇岩上,聚集了世界各國來朝聖的遊客,擁擠程度超越了野柳,但除了停車場,沿途上我看不到任何水泥砌成的建築,石頭就是石頭、懸崖就是峭壁,沒看到有人在上面刻字、也沒有穿背心吹哨的管理員,更沒聽說有人掉入深淵。

究竟是台灣政府對自然的不尊重,還是來訪的遊客太沒有公德心?
最熱門的拍照景點莫過於這座幾經頸部手術後的女王頭,儘管傷疤依舊清晰,依舊遮擋不了他迷人的風采。只是當時年輕圓潤的青春年華,如今已被風化成臉黃肌瘦的風中殘燭,對我來說,該斷的就讓他斷吧,就像當年阿里山的神木,就像你我的生命,都有他的終點站。
無意間發現女王頭旁藏著好多支監視器,深怕她哪一天突然斷了氣,讓野柳失去帶來錢潮的觀光客源。於是,照顧一顆石頭居然比照顧醫院裡的病人更加無微不至。更有趣的是,人還沒過世,在入口的不遠處已建好她的墓園,一尊以假亂真的複製品供遊客瞻仰遺容兼拍照留念。這舉動不禁讓我懷疑起海邊那座本尊的真實性。
下次我要建議馬政府,乾脆再做一個複製品放在中正紀念堂旁,一旁再立座大石碑,寫上"野柳女王頭"五個大字,大陸同胞們就可以省去一整天的時間大老遠跑來這裡拍照。

除了遍野的蕈狀岩外以及女王頭外,野柳我還叫得出一個人的名字,就是林添禎,他英勇救過不少溺水的遊客,行善如流卻因救人命喪黃泉,林添禎義士與健康幼稚園的林靜娟老師捨己救人的胸襟,曾經讓我思考活著的意義。

倘若他們現在仍活著,也該是準備謝幕,靜靜等待躺入棺材的時刻,
但他們選擇捨身取義,犧牲奉獻,照亮了人群,也讓精神流芳百世。

活的長久不如走得漂亮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