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事包

秋的喁語

上午8:31

一陣子沒有動部落格了,眨眼間,溽暑已在忙碌的指縫間悄悄溜走,在選舉的煙硝味中漸漸遠去。一個月前,中秋節的花東縱谷行成為今年夏天最後的收藏,但時間若能倒轉,我依舊沒把握能夠好好享受夏日的尾巴,因為很多事不是自己全權可以掌握的。
這兩星期,柯P遭到MG149帳戶的連續轟炸,儘管柯P新政依舊如期的更新,但選戰中歷經的煎熬早已不是一位原本工作單純的醫生所能想像的,柯P就算滿腹委屈,也沒有說"我不玩了"的權利,因為到現在,已經不是他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的選舉,他身上早已背負著眾多市民們的期待。於是不管他現在的意願如何,只能當過河卒子。

期待是很要命的力量。

這兩個月來,我英國的指導教授不斷寫信與我密切聯絡,他打算將我論文的一部分投稿,投在很不錯的期刊上。這耗費了他非常多寶貴的時間修改、撰稿。接我計畫的學妹也兩肋插刀替我檢查實驗數據。初稿九月底前順利的投出,兩星期後馬上接到審稿委員拒絕的回覆,主因是創新度不夠。我沒把結果放在心上,因為有沒有這篇期刊,不會關係到科學未來的發展,更不會影響我個人的研究能力。但是,這陣子我卻因為這篇文章的細節慘遭教授嚴厲的責難,責備我這幾個月來貢獻太少,甚至懷疑我私底下暗藏了些實驗數據。此時,我像是柯P受到敵營的放大檢視,任何的鬆懈或失言都像是踩到地雷般,足以讓我粉身碎骨。原來我也默默的揹負著老師的期待,還好時差、語言與距離的隔閡給了我喘息的空間。

工作上,我的主管長期背負著過度的管理壓力,天天得在上司與下屬的狹縫中生存,與她開朗的個性大相逕庭。苦熬了數年後,終究在這個月向公司提出了辭呈。再加上我們部門經理被轉調至關係企業,我們部門頓時失去兩位主管。少了兩位大將撐腰,我們這群分析員小兵眼前一片茫然,頓時看不到現在,也望不到未來。然而,在此風雨飄搖之時,商場如殺場,我們並不允許有躊躇的空間,在新戰力到位前,只能莊敬自強,自力更生。周末前的下午,我被副總叫進辦公室,期待我能暫時接下主管的工作,「暫時」兩個字說的很模糊,就像當時老蔣暫時退守台灣一樣,永遠沒有時間表。我的能力有限,經驗不豐,但公司待我不薄,此刻的我又何能有拒絕的勇氣呢? 柯p說的好:「人生都是意外,只是說,有一天命運把任務交到你手中的時候,我會很認真的去把它做好。」

只是,我似乎還沒準備好心情,迎接一連串的期待以及空氣中飄來濃濃的秋意。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