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 星期六

光輝十月

本來應該舉國歡騰的十月國慶與光復節,讓頂新黑油風暴蒙上了一層灰燼。商人無國界,黑了民眾的健康,玷汙了台灣製造的招牌,坐擁豪宅,享受榮華富貴。「以個人興亡為己任,置國家生死於度外。」一百多年前的國民革命軍,用鮮血與正氣、推翻了中國兩千年的帝制,為了國家存亡與人民福祉,不怕刀鋒刺,不畏子彈穿,這份情操令人肅然起敬。一百年後的今天,當年壯烈革命清廷、浴血抗日、豪氣剿共、偉大的中國國民黨,竟拜倒在財團的石榴裙下,連抓一個黑心集團都顯得扭捏。
我不禁想問,人的理想到底值多少銀兩? 而良心是否可以放在天秤上論斤秤兩? 一個雲淡風輕的午後,我騎著小折來到距家裡不遠的忠烈祠,來向先賢先烈訴狀,讓他們知道,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天白日的光芒,不再被中華民國老百姓所愛戴,權力鬥爭與官商勾結讓政府一步一步走向墮落的深淵。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忠烈祠前整排紅線,標示著禁止臨時停車。然而,所有的遊覽車、廂型車與計程車駕駛沒有一個理會,牌坊門口成了大型的停車場。一旁就是國防部與警察局,也不見艦兵巡邏,更沒有警察取締,我們離法治國家還有很遙遠的距離。

台北的忠烈祠,活的人比死的人更受遊客青睞,大部分遊客來忠烈祠是來觀看衛兵交接的,遊覽車貼心的幫旅客算好時間,每到整點前的十分鐘,遊客們從車上湧了出來,人手一台相機,拼命地找角度看下快門,當年在倫敦白金漢宮前,我與家人也幹過類似的事情。
旅客有來自台灣本地的、但更多來自日本、韓國,以及中國大陸的同胞。大家把衛兵交接當作是秀場在觀賞,熱鬧萬千。衛兵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眼神凝望前方,絲毫不為外界喧譁所動,令人肅然起敬。
交接儀式結束,幾乎等於散場時刻。只有少部分的遊客會踏入祠內祭拜烈士靈位,對於日本與中國的遊客,這些抗日、剿共成仁的國軍英雄,在他們的心中又有著什麼樣的地位?令人好奇。對於韓國人,來這裡可能只能霧裡看花吧!!

對我而言,看著數以萬計的牌位,像是重讀歷史課本,依稀可認出幾個熟悉的名字,像是陸皓東、邱瑾、林覺民、宋教仁等國民革命起義烈士,還有剿共抗日名將我只認得張自忠、張靈甫將軍,卻遍尋不著曾經叱吒風雲的將領如孫立人、杜聿明、白崇禧與張學良等,或許沒有戰死於沙場的就不能以烈士供奉吧!
一將功成萬骨枯,蔣介石抗日的首張王牌張靈甫將軍,被解放軍包圍在孟良崮上,彈盡援絕,飲彈成仁。王生明將軍的一江山戰役,也是慷慨赴義,展現臨難不苟的凜然正氣。如此類似的情節發生在許多國軍將領身上。曾在金門服役的派克猴子,看到吉星文、趙家驤、章傑的牌位,有份特殊的情感。這三位在炮戰中喪命的將領,他們殉職的地點及紀念碑就位於曾經朝暮相伴的金防部明德公園池畔。
胡璉將軍漂亮的古寧頭大捷更是寫下國軍難得勝利的一役。
時代瞬息萬變,政治阿諛我詐,幾年前干戈相對的兩個政府,幾年後可以背裡私通、坐地分贓。今日玩權弄法者,怎對得起千萬名烈士的在天之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