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福爾摩沙的收藏 (14) - 烏來

北宜鐵路取直的計畫一提出,馬上牽動了環境保護的敏感神經,一條蔣渭水高速公路,似乎裝載不了台北人在假日時,遠離塵囂的渴望。蘭陽平原上散落一間又一間的民宿,好似都市裡好野人們的行館。便利的高速公路,將桃花源般的宜蘭變得越來越熱鬧。
那條穿過山林的台九線,依舊老老實實的纏繞著山頭,留給老泰雅一片寧靜。北宜公路的入口、素有台北後花園的烏來,也逐漸沒落。南勢溪、北勢溪碧綠的溪水灌溉了整座台北城,仔細看溪裡是滿滿的魚群,政府推動的河川護漁政策,加上遊客的遽減,
讓大自然的樣貌活絡了起來。 
 這讓我想到去年冬天在瑞士圖恩的景色,但是台灣房舍的外觀,常常是整幅山水畫的敗筆。
烏來老街很短,一半以上是飲食店,價格十分的親民,一盤百元上下,一些城市裡少見的野菜,像是山茼蒿、水蓮、龍鬚菜、山苦瓜、過貓與川七等等,就直接擺放在店門口,到了中午,我和Polly隨意走進一間,點了過貓、川七以及炒山豬肉,沒想到菜遠比肉來的可口。
但是我發現,和一個月前在日月潭的情況類似,餐廳的生意欠佳,反倒是賣臭豆腐、烤麻糬與烤香腸的攤位成了烏來三寶,尤其是橋邊第一間雅各山豬肉香腸,更是人滿為患。
自從台灣食用油頻頻出狀況後,攤販們食物撲鼻的香氣、誘人的口感、鮮美的湯汁,都被堅強的理智抗拒在唇齒之外。
遊客多半在橋邊的香腸攤打住,繼續走是的烏來台車站,鐵軌上行駛的不是威武的火車頭,而是小巧玲瓏的台車,娛樂性質大於運輸價值,可愛的車體,長的還真像小時候商店門口投十元硬幣就會隨音樂搖擺的火車。
 然而,在優閒的氣氛、極爽朗的天氣下,我們沒坐上臺車搖擺入山林,靠著硬朗的雙腳,順著台車軌道,一會兒就看到烏來瀑布從對面岩壁傾瀉而下。但仔細一瞧,名聞遐邇的烏來瀑布居然是條分岔的破布。聽說美麗的瀑布群位於更往深山去的內洞森林遊樂區,於是我暗自的將內洞排入了下一次的旅程。
回程路上,我們下切溪谷,一對當地泰雅父子檔開心的在溪水與溫泉畔嬉戲,看到我們熱情的邀請我們一起享受大自然的饗宴。我們隨即捲起了褲管,將雙腿在熱呼呼的泉水中烹煮。野溪溫泉對我而言比溫泉旅館更具吸引力,那是一種野人獻曝的的自然結合。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滾滾川水奔向大海。
距離上回來烏來,轉眼間已過了七冬,同一副眼鏡、同一支手錶、一樣的髮型,
派克猴子試著掩蓋歲月流過的痕跡。
很高興至今仍保有對生命的熱度、對自然的渴望

但誰能保證,七年後的我是還能保有這般愜意
將腳踩在這熱熱的石頭上,感受烏來的溫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