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2014

回歸紅塵

告別群山,車子駛出南橫,一哩一哩的步入了文明。看到池上滿街的遊客、花蓮車水馬龍的市區,一瞬間,我們回到了紅塵。氧氣充足了,肩膀輕鬆了,沿路上我們卻一次又一次的倒帶、反覆的談論著這四天在山裡所經歷的美好。
下山的第一餐,爸爸請我們到石梯港享用一盤盤新鮮的海產,慶祝此行順利完成。
一盤盤生猛海鮮端上桌,大家忙得沒時間舉杯,拼命的夾菜往嘴裡塞,原來,這才是我們熟悉的飲食方式。環顧四週,我們埋沒在一群群挺著大肚皮的饕客之中。
回程一路上飄著細雨,蔚藍的海洋褪去了色彩,美麗的花東海岸顯得格外黯淡,但各景點依舊塞滿了載著一批批的陸客的遊覽車。也許他們無緣見到花東最美的一面,但期待他們此行能夠更了解這塊土地,而不是揹著沉沉的相機,在地標前猛按快門。

回到花蓮,熱水一放,洗淨全身的汙垢,準備繼續晚上的食補行程,妹妹訂了美崙飯店的中式餐館,也邀請了我大學同窗陳醫師及貓哥來共襄盛舉。滿桌的佳餚,如果在山上可以吃個好幾餐,我心裡默默地盤算著。
 酒酣肉飽過後,回到花蓮家中,大家像洩了氣的皮球,動作緩慢的四肢,忍不住撲向了難以抗拒的軟綿綿溫床,一覺到天亮。爸爸在睡覺前忍不住了再一次回顧了這幾天的照片,帶著淡淡的微笑,然後抱著幸福的鼾聲入眠。

我想這次登山對我的意義,不是又蒐集了幾座百岳,也不是又照了多少動人的相片,而是當有一天當家裡兩老走不動了,眼睛花了時,我們還能很輕易的在腦海中一起放映,一同分享這段美好的過去。然後很驕傲的說,我們都曾經年輕過,不是嗎?



繼續閱讀......

2014嘉明湖的年夜飯 -序
阡陌後山田綠意,珍饈佳餚口水流
摘一顆天使的眼淚

2/01/2014

摘一顆天使的眼淚

我曾經疑惑著,往返13公里的嘉明湖步道居然排了三天三夜的行程,如今歸來,我深知行程的長短並非與路徒長短成正比,只因沿途所累積的點滴記憶與終點一樣珍貴。雖然對於登山,我不算是專業的山友,但我希望藉這篇文章,分享我所看到的嘉明湖步道。

從登山口到向陽山屋是一路向上的緩坡,爸爸今年已是名副其實的"花甲背包客",而妹妹也因長年蟹居在都市,需要時間習慣山裡的空氣。於是,我們每半小時一小休,每一小時一大休。在腳不疼、肩不酸、氣不喘的步調下抵達山屋。
向陽山屋有溪流經過,水源充足,在與莊主打完招呼後,在黃昏日落前煮好熱騰騰的佛跳牆。入睡前的幾小時,山友們圍坐在廚房聊天,分享彼此的登山經驗,在沒有網路手機訊號的山上,反而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而自己背上山的食物,不算珍饈卻也吃得津津有味,在一切從簡的山上,我發現其實簡單也可以讓人很滿足。
夜裡,妹妹因為不習慣高山氣壓,輾轉難眠,整夜清醒著等待黎明,還好沒有明顯高山症的不適。大部分的團體,早在太陽出來的兩小時前就摸黑趕路。從向陽山屋至嘉明湖山屋這段先是緩坡,然後才是平坦的稜線。稜線上有壯觀的向陽大崩壁還有搖擺著身姿向山友們招手的玉山圓柏。
不到中午,便抵達嘉明湖避難山屋。
媽媽開始喊肚子餓,妹妹則露出疲態,癱坐在床上,臉上出現Almost Died的眼神,
我和爸爸合作打理一切、換輕裝,妹妹休息片刻後,硬是打起精神,一行人繼續往嘉明湖挺進。我揹著大家的公糧走在前頭,爸爸帶著其他兩人緩慢前進,
稜線上高低起伏,大家費了不少勁攻上了百岳之一的三叉山 (3496m)
下了三叉山就是嘉明湖了。
微風拂過了湖面激起了漣漪,漾起湛藍的波光,
經過我的身旁,摘一顆天使的眼淚伴我入夢。
據山友說,夜裡這裡是水鹿的遊樂園。

不知不覺在湖畔睡了一小時,家人們陸續抵達。
 
啜飲一壺湖水,配上從平地背上來的池上飯包,幸福真味如此爾已。
休息約一小時,在太陽下班前我們得趕回嘉明湖避難山屋。
此時,妹妹像卜派吃了菠菜,健步如飛,
越過一座又一座的山頭,我們追逐著夕陽。
它卻不斷拉長我們的身影,倒映在鋪滿金黃色地毯的山上,
彷彿在告訴我們,能看到如此的美景,需要累積多少的福分。
 回到山屋,莊主殷勤地來關切,原來我們是今天最後抵達的隊伍。
入夜後,上廁所的爸爸媽媽與妹妹,遇見一隻隻的水鹿環繞著山莊,
很可惜我一覺到天亮,錯過了與山裡主人打招呼的機會。
一大清早,我蹲坐在山屋前的大石上,一面與山友聊天,一面紀錄下昨日的感動。
又是一個晴朗無雲的上午,我們悠哉地吃完早餐,輕裝上向陽山,卻看見霧氣一點點的匯集,不一會兒,山頭已完全籠罩在雲霧之中。
  
下向陽山後,我們準時和玉山圓柏共進午餐,順便打個小盹。
屆時,飄來毛毛細雨,我們趕緊下撤到向陽山屋。
路上遇上熱心的山青背著氧氣筒上山,說嘉明湖山屋有山友因高山症產生缺氧情況。
我們剛抵山屋時,又聽到剛有兩位山友因身體不適,緊急被送下山。

今天的向陽山屋很冷清,雨越下越猛,
莊主眉頭深鎖,隨時掌控山友們的安危,
和莊主的攀談之中,也聽到好多都市裡聽不到的故事,
有溫馨、有危險,有感動當然也有憤慨。

愛山的人故事說不盡,而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

夜晚,雨滴狠狠的打在屋頂,風伴隨瘋狂的咆嘯著,山屋提供了我們最溫暖的庇護,
我們帶著感恩的心入睡。

 翌日清晨,我們伴著濃濃的雲海下山,回到向陽遊樂區登山口,
也希望山裡的朋友們都能平安。
卸下重裝,回到山下,我才發現原來腳步可以如此輕盈。

每一段入山的經歷,除了蒐集壯闊的美景外,更觸發我腦海千頭萬緒的思考。

感謝莊主們在過年期間依舊守候著山屋,讓每位上山的遊客平安的回家。
多謝大自然帶給我的感動,讓我深深的熱愛這塊土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