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2014

老地方會老朋友

自從爸媽搬到淡水後,我逐漸有機會接觸"鄉下"小孩,家裡附近的國小,全部年級加起來不到10班,大家像兄弟姊妹般地玩在一起,升上國中大家依舊能同在一起,運氣好的話,到大學才會各分東西。如此水乳交融的情感,是用金錢買不到的,尤其是當人一步步踏入現實社會中。

我從小求學都遵照政府安排,直到大學才離開台北。記得小時候同學雖然都玩在一起,但能力分班、升學導向的課程規劃,同學多半來自城市四面八方。小學被編到別人眼中的放牛班,瘦弱的身軀一樣跟著同學打架鬧事,享受稍微念點書就能拿第一的感覺,然而,小學畢業之後幾乎就沒有同學和我上同一所國中。國中之後,一路被編入讀書班,堅強的師資陣容,每周排名的強壓式教育,造就了一大票台政清交成的學子,為國家培育出不少人才。可惜的是,這樣的學習組合,即便畢業後大家有穩定的工作,有不錯的社會地位與薪水,想辦場同學會可說是遙不可及的夢,大家彷彿將國高中的學習視為升學的手段,並非生命的過程,而沉浸在如此單一價值觀的日子居然長達六年之久。

幸好,在大學生活中,我慢慢知曉義氣是多麼棒的感覺,嘗到大家同心協力合作的感動。老地方會老朋友是要訴說我們一群大學同學,來自台灣各地,踏著不同夢想,再一次地像十四年前的大學時代那樣歡聚在一起的一段旅程。
  • 時間:05/31/2014 ~ 06/02/2014 三天兩夜 
  • 地點:台灣苗栗縣 
  • 成員:Pakermonkey猴妹Polly一帆許型冠云小胖小胖妹 共9人 
  • 交通:TOYOTA Camry,許型Toyota 
  • 駕駛:猴妹、許型。 嚮導:猴子 。 攝影:小胖
  • 住宿:陶然山莊   馬拉邦度假山莊 
  • 旅費:3550/人
北部由猴妹領軍,從台北出發一小時左右就抵達頭份,南部由許型帶隊,從台南驅車北上,11點準時會合前往南庄老街。正值梅雨季節,老街道一路溼答答,躲進媳婦的老店,一桌不到2000元台幣的合菜很快的溫暖大家的胃。
老街上店家不停塞給請我們試吃產品,雖然大家吃得飽嘟嘟的,還是大方的伸手將一杯接著一杯的桂花釀、水果汁、麻糬以及蛋捲往嘴裡塞。整條老街幾乎都在賣吃的,但是和淡水、九份或者奮起湖的不同,這裡賣的是客家風味的產品,不完全是為了討好觀光客而來。我們很捧場的從頭逛到尾,猴妹也很盡力的促進地方發展,在這裡就買了不少戰利品。
桂花釀是南庄的土產,別的地方很少看到。其中又以名為"屋簷下"的創始店最為道地,絕不添加任何化學香精。

接著驅車南下來到蓬萊溪護魚步道,原本應該是清澈的溪谷,配上滿池的魚群。結果可能因一連幾天的豪大雨,讓溪水混雜著大量泥沙,一條魚也沒看見。我不是魚類保育專家,但看到站在河床的怪手以及人工砌成的河床,使這一片護魚的美意,顯得格外矯情造作。
蓬萊村內遍地開滿了民宿,專門誘惑我們這些平時呼吸不到新鮮空氣的都市人。其實這附近沒有什麼特別著名的觀光景點,但光是能夠遠離塵囂就夠迷人了。陶然山莊是今晚我們投宿的地方,受到看見台灣的啟發,在選擇民宿前,必定以合法不破壞環境為首要考量。住宿包含了晚餐與隔天早餐,民宿附近方圓幾公里內找不到任何店家。
夜幕低垂後,房客們聚集在庭院裡聊天,民宿主人給了我們一顆天燈,大家很認真的在上頭寫滿自己的願望。有人期望身體健康、世界和平,有人寫上中統一發票,工作業績長紅,有人希望能常常出來旅遊,而我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柯文哲當選台北市長〞,一隻貓接著補上〝KMT下台〞呼應。
天燈裡燃起熊熊火焰,載著大家的願望冉冉升空,越過屋簷、飛過樹梢,朝向遙遠的星空。我們盯著這盞微微亮點,越飛越高,越飛越遠,直到被漆黑的夜幕給吞噬。上面天馬行空的願望不見得會實現,但肯定的是這盞天燈給了大家熱鬧且有趣的夜晚。

第二天,告別了蓬萊村,沿著蜿蜒的山路來到苗栗火車站,
昨晚還在台中練功的一帆在此銜接上我們的旅程。

正值端午佳節,我們在傳統市場買了粽子與幾疊小菜,打算背到山上去享用。
馬拉邦山是今天的目的地,車子駛過一畝畝的草莓田後,歷經水泥鋪成的羊腸小徑,停在今晚下榻的民宿 - 馬拉邦度假山莊。由於現在既非草莓結果又非賞楓季節,即便是連續假期,也是人煙罕至,恰好符合我們想追求的寧靜。

從天然湖登山口出發,慢慢閒晃大約兩小時可登頂,沿路連續直上的陡坡,給了平時少運動的上班族們不小的考驗,小胖和許型揮汗如雨,但還是憑著勇氣與毅力登上了山頂。
因為地形的關係,僅1406公尺海拔的馬拉邦山,已將我們深埋在濃霧之中。
山頂上,除了清楚的看見手中握的那顆肉粽外,什麼展望也沒有。
原本計畫午餐後繼續下石門古戰場紀念碑,但顧及所有團員的安危,我們在山頂上足足休息了一小時之久,等到吃飽休息足了,才踏著輕鬆的腳步回民宿休息。

回到馬拉邦度假山莊第一件事就是沖澡,換輕便服裝。大家舒服的攤坐在寬敞的前院中,女主人與其他房客熱切地過來和我們泡茶聊天,許型和一帆拿起球拍就在乒乓球桌上過招,在享用民宿主人拿手的家鄉菜前,我們在涼亭裡吆喝了場桌遊。
遊戲間,烈日驕陽已像顆煮熟的蛋黃,隱沒在群山之中,天色一暗,高掛在天邊的月亮隨即綻放出微笑的光芒。
晚上在房裡,大家更是將體力毫無保留的用盡,一直熟睡到天明。
隔天中午離開馬拉邦之前,民宿主人熱心地幫我們照了張大合照,她說她會將照片洗出來護貝,貼在後面的布告欄上。感謝這兩天傅莊主的招待,近幾年來,在民宿經營逐漸趨於商業化的同時,有幸能遇到依舊充滿好客之情的山莊主人,實在是旅遊中的一大福氣。
舊山線鐵道的勝興車站,以及附近的龍騰斷橋,是老地方會老朋友的終點站,我們既不是鐵道迷,現在也不是滿山油桐花盛開的季節,卻有我出國留學前留下的美好回憶。
五年後的今天,雖然遊客變多了,但店家依就很努力地維持古色古香的建築,以及滿街傳統的客家好味道。台灣有不少像這樣的小村莊,像是烏來、阿里山、奮起湖、知本等,因為極力發展觀光,變得遠近馳名,旅館餐廳蓋的豪華,賺進了大把鈔票,卻再也感受不到當地原有的風情。
網路的確有效率的讓資訊更加流通,我冀望著這些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小城不會被人潮與錢潮給淹沒,好讓未來的台灣子民有機會體驗這份小城風韻。我們兩部車也在這個充滿古意的小城裡分道揚鑣,回到各自所居住的城市。
不變的風景,依樣的巷弄,回不去的青春年華寫在大家臉上。原來我們都只是滄海中不起眼的幾顆砂礫,緣分來了恰好將我們吹在一起,無情的現實又將我們各分東西。而相聚的那一片刻、那一種閒適,是相片中帶不走的風景,迴盪在你我的回憶裡。






5/24/2014

2014菊島的邀約

今年的員工旅遊,福委會一口氣提出了五種不同風味的旅程,讓員工依喜好有多樣的選擇。

最熱門的,是前往北國京都大阪購物的金錢外交之旅,不喜歡瞎拼的,也可以選擇在中南半島的扁舟上,享受世界級山水的下龍灣景緻。如果不想出遠門,可以選擇入住五星級酒店,在後山幽靜的太魯閣國家公園裡度假,怕無聊的,也可以飛越黑水溝,拜訪前線的金門戰地風光,來一趟講古之旅。當然,喜歡刺激的,陽光、海浪、仙人掌的澎湖踏浪瘋狂遊是最佳的選擇。

從頭到尾參與這五個目的地的議價與行程安排,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澎湖。我們這一團一共26人,無論是年紀、男女比例、瘋狂程度,都是最完美的組合。妹妹剛考完資格考,剛好搭上我們的順風車,讓碧海藍天,洗去他一個月來埋首填鴨的不快。
飛離了身陷梅雨季節的台灣本島,熱情的陽光帶著鹹鹹的海風,在馬公機場迎接我們這群快要發黴的都市小孩。都還來不及去飯店放行李,海風一路將我們吹上了吉貝島,一頓海鮮餐下肚後,一個個平常端莊的上班族,換上了泳衣泳褲, 瘋狂的在沙灘上舞鬧著,嘻笑聲隨海浪起伏,散發出一整個下午的年輕活力。

今晚,為了鼓舞白天揮灑汗水的三鐵選手,舉辦單位特地加放了一場海上煙火秀,我們何其幸運趕上了這股熱潮,讓來澎湖的第一晚,就多了這分難得的驚喜。觀音亭前站滿了人群,彷彿全澎湖的人都聚到這裡來。
我們買了杯生啤酒,靜靜地作在矮牆上仰望天空,看著一朵朵煙花從海上綻放開來,七彩的花火前仆後繼照亮了整片潔淨天空,這可不是101雞毛毯子般的煙火能夠匹比的。妹妹喝完一杯,還想續杯,可惜店家早已收工打烊,回家路上,順手買了杯飯店附近的豆花,伴我們入眠。
清晨,揮汗如雨的鐵漢及鐵娘子們,頂著30度的艷陽,穿梭在馬公的巷弄之間。看到他們全身結實的肌肉線條,團員們不禁停下觀光的腳步,大力為他們加油喝采。而我除了敬佩之外,更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他們其中一員。
緊跟隨著導遊小許的腳步,我們走進了澎湖的歷史胡同,一磚一瓦依舊可以找到明鄭所留下足跡。在這裡土生土長的小許,用幽默的口吻,從歷史、地理、宗教一直講到政治,帶著海口腔調的話語中,流露出濃厚的愛鄉愛土之情。

我突然有種體悟,再美古蹟都是死的,但藉由導遊之口,放進了背後的情感與思想,
寺廟不再只是擺放神明的地方、老街也不只是商家雲集的窄巷,石滬、燈塔、咾咕石更不是提供遊客拍照背景爾已。旅行,除了親眼捕捉有形的美景外,更值得收藏是無形的文化資產。
午餐,在熱鬧的菊島之星樓上享用合菜,容的下三十餘桌的海鮮餐廳,在澎湖算是少見的了。菜色很一般,比不上街邊沒有招牌的海鮮小館,但在焦熱的正午,光在餐廳裡吹冷氣,喝風茹茶就覺得很幸福了。小許交代大家別吃太飽,待會要搭乘一小時的快艇前往南海諸島中的七美與望安。
一路上意外的風平浪靜,沒有任何人暈船,嘻嘻哈哈的歡笑聲中抵達望安島。一上岸遊覽車就在岸邊待命,送我們到島上各個景點,儘管太陽使勁地發熱,車子裡永遠保持最舒適的26度,如此便利的安排,抹煞了在離島中冒險的感覺。
由咾咕石堆砌而成的花宅村充滿著古意,從頹圮的磚瓦中,可感受到村落的凋零的痕跡,大多數的房舍已不堪使用,村民多半投奔繁華,留下的居民在門前販賣傳統點心,靠著觀光客的一點收入,守著自己的家園。或許是夾雜著土地的情感,這顆手工黑糖糕,是我在澎湖吃過最美味的點心。
島上四處可見的落花生田,就像在地澎湖人的性格,默默的付出,不求聞達。
當船抵達七美島時,已是傍晚時分,海岸各景點披上了一層暮色,我們大概是今天最後一批登島的遊客吧。在七美搭遊覽車沿路呼嘯而過有點可惜,尤其在涼風吹撫的向晚。這裡的海岸線有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驚奇,過於矯情的雙心石滬,反而生硬的缺乏美感。
回程路上,我盤坐在遊艇甲板上,一面望著激起的浪花,一面向遠方的夕陽說聲晚安。
帶著滿身的鹽巴回到飯店,已經分不清是來自汗水還是海水,沖去一身的鹹味,樓下Seven提了一手金牌啤酒與一袋鹹酥雞,三五好友圍坐在床上,一面暢飲一面聊著平時上班不曾談論的秘辛,原來表面平靜歡愉的公司中,私底下卻暗潮洶湧的澎湃著,還好,與世無爭的我,總能置身事外,一笑置之地做個局外人。
晚上努力放酒,白天醒來又是一隻生龍活虎,可惜旅程已悄悄地到了最後一天。
中屯的風力發電廠,是澎湖發展低碳島的象徵之一,遊客們紛紛在近三十公尺高的風車前爭相留影,明明只是把扇子,居然也能成為觀光景點,叫核能及火力發電廠情何以堪。
蔣中正下令建造的澎湖跨海大橋,無意間成為陸客留影的標地,不到四年的時間,滿澎湖騎機車的遊客漸漸被整批搭乘遊覽車的陸客給取代,西裝筆挺、頸上掛著單眼相機是他們的註冊商標,卻和這裡的風景非常不搭嘎。
埋藏在西嶼小徑中的二崁聚落,帶著望安花宅聚落的古樸。牆上寫著具有濃郁鄉土味的打油詩,只有懂台語的人方能體會。留在這裡居民們在家門口販賣傳統杏仁茶、烤小卷以及檀香,一方面維持生計,一方面傳播文化。
日正當中,來碗大碗的玉冠嫩仙草是最清涼退火的享受,連平時不嗜甜食的派克猴子也禁不起這股誘惑。只因這是台灣最迷人的古早味剉冰,尖尖的一大碗公,充滿霸氣,讓人從頭頂涼到腳趾。
海上牧場是告別菊島前,最後的禮讚,海上平台上吃到飽的現烤牡蠣,讓每位團員裝著滿肚子的蛋白質以及鹹鹹的海水坐上了飛機。
回到台北,骯髒的廢氣迎面襲來,我快速的躲進了水泥建築,默默的期待著下一次離開這座城市。

相同的島嶼、一樣的風景,甚至在相同的季節。這是我近年來第三次來到澎湖旅遊,你可能會想問,到底是什麼值得我一來再來,其實答案非常簡單,或許是潔淨的海水、純樸的居民以及新鮮的海產,但真正讓人流連忘返的是在陽光下每張燦爛的笑容。
人,永遠是旅程中最重要的元素。感謝同事們,陪我度過這段難忘的假期,不只是數不盡的歡笑,還包括一份誠摯的歸屬感。


5/23/2014

國服歲月

一樣米養百樣人,有人奮不顧身到荒山野嶺中義診支教,帶給人們希望,也有人冷血的拿著大刀以死神的姿態,表達自己內心的不滿。看到電是中一幕幕驚悚的畫面,不必訝異,也不須懷疑,這就是與我們每日朝夕相處的社會,一個多采多姿、容得下多元的社會。

最近生活周遭瀰漫著造反的聲浪,反核四、反服貿、反社會幾乎淹沒了所有的新聞台,就連最直接接觸的同事,為了辦公司旅遊,在出發前,福委們一個個飽受砲火抨擊,暴戾之氣,四處瀰漫著,但身為社會一份子、公司福委一員的我還是每天都微笑著度過每一天。

我很驕傲能在台灣政府面前,透過合理的管道,表達對公眾議題的看法,也很慶幸小時候搭第一條捷運到現在,從來沒有發生意外,更高興自己完全不會有在車廂內拿刀砍人的念頭。我很榮幸在公司能擔任福委,一面學習與人溝通、協調,一面替同事爭取些歡樂,即便有時候很難做的兩全其美。在我心中,這些樂觀,比金山銀山、比江山美人更加珍貴,是受用一輩子的財富。派克猴子至今沒有什麼大作為,國家並不會因為少了我,而有所損失,但我很希望藉由自己一點點的努力,能讓周遭的人感受到社會的美好。

每次遇到視財如命、內心塞滿著怨氣、嘴裡老是在抱怨或者對社會漠不關心的人,我都在想,是什麼造就了這群人? 是什麼奪走了他們心中的愛? 或者關懷從未在這些人身上存在? 還是我過於淡泊名利?

仔細回想,這棵灑脫的樹苗,是在大學時代無心埋下的種子。在那個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敬一的607寢室裡也只放著孤獨的一台電腦,室友們下課後,不是去打球,就是跑社團。因緣際會下,念航太的室友帶領我成為社會服務隊的一份子,替我架起了與社會的橋樑,隊員們的服務熱情很快的感染了我,如信仰般在我生活中蔓延開來,每星期到國中給小朋友做課後輔導,寒暑假到偏遠山區辦營隊,每一次的活動都讓人累的要命,但奉獻的榮耀加上群體的歸屬感,編織成一次次難以忘懷的美麗青春。

然而,在服務隊裡,很多人熱衷於活動,犧牲了部分的課業,招致師長們的責備,我也在父母的勸說下,漸漸地淡出社團,但這段國福歲月對我的的影響,遠勝過每一次考試中出亮麗的成績單,儘管是十年前的往事,依舊是不褪色的記憶。

窗外有藍天,是我們每次出團時都會唱的隊歌,我願意用一生來傳唱。

如果我的祝福
能夠讓你不再感到孤獨
這屬於春天的音符
我最美的祝福
是送給你成長的禮物
如果我的付出 
能夠讓你不再傍惶無助
我願將所有的希望
化成亮麗的陽光
照亮你心靈最深處

愛就是對明天的期待
對生命的關懷
擦亮你心窗 抹去塵埃

喔....你將會看見
窗外依然有藍天


感謝成大社會服務隊,教我看到比財富更值得追求的價值。





5/10/2014

走過一甲子的父親

今年的母親節,意義非比尋常。

至少有五年的時間,沒有和媽媽一起慶祝了,奶奶也順利的掙脫多年的精神束縛,奔放的心活像個小孩子,今天也是父親的六十歲生日,歲月並沒有在他身上留在太多痕跡,要不是妹妹提醒,還真沒注意到,這位和我一起上山下海、一同跑馬拉松、還打理整個家的活寶--C.W.Chen,確確實實的存在這世上已有六十載。
這是爸爸媽媽還有奶奶第一次來西堤牛排,也是難得由我親自指定餐廳,並不是這裡的牛排特別好吃,也不是裝潢特別高雅,而是每次來西堤,都有賓至如歸的歡樂氣氛,不會讓美食專美於前,模糊了慶祝的焦點。

年過八旬的奶奶點了魚排墨魚麵,牙齒硬朗的他,和年輕人一樣吃的津津有味,吃不完的打包回家繼續吃。奶奶生活雖富裕,仍保有傳統簡樸的習慣。看護Bella點了鴨排,滿臉滿足的笑容,迫不及待的想和遠在印尼的家人分享。媽媽點了蕈菇牛排,嘴裡一面喊著好吃,手上卻不停地將盤裡的肉切給我們,在媽媽眼裡,看到家人吃飽,永遠是最滿足的事情。C.W.Chen點了原味牛排,壽星並沒有因此比較大塊,一面吃的牛排,一面期待著即將到來的慶祝活動。
用餐結束後,C.W.Chen戴上長有鹿茸的澎澎帽,像是藝人般的逗趣搞笑,全場工作人員圍過來唱生日快樂歌時,他毫不羞澀的聞雞起舞,頓時成了全餐廳目光的焦點,年輕時沒能往演藝圈發展,是綜藝界的一大遺珠。

C.W.Chen自小生長於台北最繁華的鬧區,衣食無缺的他,有著豐富的童年。五專電子科畢業的他,卻將手邊當時最熱門的技能晾在一旁,只因內心澎湃的C.W.Chen,不願將青春在面對死氣沉沉的機器中流走,於是踏入了業務這一途,一間公司,結識了我媽,一待就是20年,工作如此,老婆亦然。

依老爸的智慧,面對社會上人情世故游刃有餘,儘管沒有甚麼拜把兄弟,但也沒什麼仇家,中庸之道,以和為貴總是老爸心中不變的那把尺。沒看過他因甚麼想法激動的廢寢忘食,也沒聽說過他心中有甚麼遠大的志向,就我觀察,家是他畢生最用心經營的事業,幽靜與世無爭的生活,是他俯仰於天地間的立命之道,能到處去旅遊,到溪邊釣魚,也就心滿意足。

父親承襲著上一代傳統的觀念,無論在婚姻、金錢以及對生命的看法。我總是覺得他的愛太狹隘、倫理觀念太拘謹、金錢觀過於保守,生命缺乏激情,但這是他六十年來的生活方式,過於刺激、多點瘋狂,對於他都是無形的負擔。C.W.Chen和大部分的父親一樣,願將最好的一切留給兒女,我能不受世俗眼光的自由思考、搬著旅行箱到處跑,以及有著一顆極度樂觀、服務社會的心,都是他點滴的灌溉。

人,畢竟是血肉之體,終究會隨時間年華老去,活著,也不是氣越長越好。走過一甲子的C.W.Chen,曾是公司裡的好業務,提攜我們長大的好爸爸,期待他在世上繼續散發光和熱,照亮自己也照亮別人。





5/04/2014

千年一笑探吳哥 (終) - 高棉的傳人

看過高棉王朝的石雕、叱吒一時的過去,很難想像幾百年後的今天,子民窮到會盗取祖先城邦上的古文物,悲情到連維護自己國家無價的古物,都有賴世界各地的經濟強國的援助。根據國際貨幣組織或是聯合國統計,柬埔寨去年的人均GDP約為1000美元,是台灣的二十分之一左右,等於是我們七零年代時的水準,也就是蔣經國推動十大建設前的台灣。
低所得,牽扯太多的經濟政治因素,複雜到難以用正常的思維來理解。身為一個短暫的觀光客,我只能憑著所聽、所看、所聞,試著了解一個強大帝國後裔的真實面貌。

當旅行團一餐餐帶往飯店裡用餐時,街邊可以看到蹲著吃著只有一道菜便當的當地居民,小羅卻說有白飯吃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一餐了。當超市架上琳瑯滿目的進口餅乾、巧克力、洋芋片,沒有一樣是給當地居民消費的,在夜市裡看到的炒水蟑螂、串蛇、蟋蟀或是炸蜘蛛,才是他們勉強吃得起的零嘴。鵬哥當場嚼了隻炸蜘蛛給我們看。這才是道地的柬式料理,我很想嘗試,鵬哥卻說,這不是一般台灣人腸胃受的了得。於是,我理解到在整趟旅程中,我們吃到所謂的風味餐,早已是浮華潤飾過後的產物。
從旅途一開始,鵬哥就耳提面命的交代大家,路邊攤的食物千萬不要輕易嘗試,除非有整天蹲馬桶的打算。小羅開玩笑說,來吳哥窟不怕沒東西看,就怕生病。這國家幾乎沒有醫療可言,非不得已去法國醫院就得花上幾百美元的代價。於是醫療兩個字,在當地人的眼中,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可能感染小病,或是出了車禍,就準備躺著去見高棉祖先了,尤其是小孩。

在我們飯店不遠處,有一間充滿人性光輝的建築,是由一位瑞士籍的醫生用畢生所有積蓄建造的兒童醫院,在這裡看診是免費的,每日龐大的醫療開銷是由醫生們在世界各地募款而來,每年持續不斷的拯救了數以萬計的小生命。看在醫療資源氾濫的台灣眼裡,可能只是街角不起眼小醫院,對於暹粒人而言,是延續生命最大的寄託。
醫院每星期六都會舉辦大提琴音樂會的義演,藉此將人間關懷的種子散撥出去。每場音樂會雖然只有短短一小時,卻給了村裡的孩子無限希望。早期台灣醫療困頓時,馬雅各、馬偕為我們點了盞燈,當我們有能力時,是否也能像這先賢,拋開政治經濟思維,給予他人援助。

「Give me躺郭」、「Give me 一美金」、「姊姊好漂亮」。在遊覽大小古蹟時,最先迎接我們的,是這些嘴裡用各種語言,努力的乞求一點施捨的小朋友們。他們的童年,是不斷向一團團穿著華麗衣裳、手裡拿著相機的觀光客中伸手度過的。嬌小的身軀,有著堅強的韌性,每一顆糖果、每一塊零用錢,都要靠自己努力掙來。
就連我們上車時,也不放過任何可能得到施捨的機會。他們不偷、不騙、不搶,無辜天真的神情、常常讓人鼻頭有些酸楚,常常讓人不知眼神該往哪裡對焦。他們是國家未來的主人,未來是什麼,他們可曾想過?
我們乘坐的遊覽車以時速不到四十公里行駛在顛頗的路上時,當地大部分的人,不是騎著嘟嘟車、摩托車就是腳踏車、一邊吸著遊覽車新鮮的廢氣以及車子經過揚起的塵土。摩托車,三貼甚至四貼,都是稀鬆平常之事,而昂貴的安全帽往往只買得起一頂,帥氣的戴在騎士頭上。柬埔寨沒有柏油鋪成的高速公路,到處可見天然紅土的高樹公路。
在一些規模較大的景點門口,地上會坐著一群樂隊,努力的擺動他們瘦骨如柴的肢體,彈奏出不甚悅耳的旋律。越戰埋下的地雷無情的拆解一塊塊原本就皮包骨的肢體,僥倖存活下來的,靠著半吊子的琴藝,希望觀光客能賞光。一陣陣淒涼的歌曲,訴說了他們對生存的渴望,以及表達了政府的無能。我始終沒有勇氣在他們面前按下快門。

然而,在這幾天的行程當中,在貪腐無能的柬埔寨國裡,沒有看到自暴自棄的人民,也不見覬覦光觀客皮夾的扒手,更沒有連在歐洲旅遊都要提心吊膽的騙子。他們認分的用自己瘦弱的軀體以及有限的知識,賺取每一分每一文。

嘟嘟車來回四十分鐘的車程,只收取三美金,兩顆棕糖果或一顆人頭大的椰子,只要一美金。到店裡指壓按摩一小時,要價十美金,按摩員卻賺不到五美元。每天早上枕邊的15元新台幣的小費,就可以讓清潔媽媽很打掃得很開心。行前手冊上清楚的告知這裡給小費的標準,導遊領隊每天各100元新台幣,按摩小費一美金,行李、床頭小費2000柬幣(15元新台幣),嘟嘟車、司機小費1000柬幣. 這裡的勞動遠遠被低估,就連小費都如此單薄。

不可思議的是,遊走在觀光地區,我沒有遇到任何一間胡亂喊價的店家。但令人難過的是,有不少來自台灣的遊客,依舊抱著"享受殺價樂趣"的態度,以剝取他們微薄利潤自豪。更讓我難以置信的是,"享受殺價樂趣"的六字箴言,竟毫不修飾的寫在旅行社發給我們的行前手冊上。我不禁懷疑,儒家以仁為本的思想是否存在這些旅客心中。

牽動我的靈魂,也是這五天最大的收穫,是遇到這位穿著米黃色的導遊小羅。
他流著炎黃子孫的血液,柬埔寨是他的故鄉,華語是他後來學的第二外語,一路上小羅用著極為流利的華語、木訥的口吻、行雲流水般的步調向大家訴說每塊石頭背後的故事,將這塊土地上的辛酸、榮耀、驚奇、失落一點一滴的刻印在我的腦海裡。
流暢的行程安排,準時逛完所有的景點,讓旅程完全不留遺憾。在每個景點,總能找到最棒的角度,用專業的技巧,幫團員中的對對的情侶,留下最浪漫的回憶。
然而,再詳細的解說,訪間的文獻書籍與語音導覽有著更詳盡完整的考證。而流暢的行程,幫大家照相,是每個稱職、有經驗的導遊都會做的。真正撥動我心弦的,是他血液中對這塊土地熱愛的情懷,談吐間散發的光芒,宛如是妣濕奴神派來人間的使者。
小羅帶過的旅客遍及全球,看盡人生百態,他富含智慧的思想,流露在談吐之間。我最喜歡在遊覽車上,聽他自信的談著柬埔寨的種種現狀,上治國政,下至史地,令人昨舌的政府制度、荒誕的基礎建設、悲情的老百姓。連隔壁的越南、泰國都要來吃豆腐。小羅說的輕鬆,而我們就踏在這些充滿著電影情節的土地上。

其實和台灣風雨飄搖的七零年代一樣,眾多有辦法的人,坐飛機到西方追夢去了。小羅的親戚成了一個個變成馬來西亞、新加坡、美國人,各個過著既文明又舒適的生活,高棉對他們而言,只不過是塊鳥不生蛋的地方。 當他們用金錢在華爾街隨「股海翻騰」時,小羅選擇用文化在小吳哥講解著祖先「乳海翻騰」的故事,一個信念牽動著兩個南轅北轍的夢。

車子緩緩地停在暹粒機場,小羅恭敬用這句話向我們告別:

「小羅的服務在這裡告一段落,這幾天吳哥窟的旅程,如果曾經留下深刻回憶,或者被某段故事、某個角落感動過,請分享給好朋友。當越來越多人來這裡,了解吳哥窟文化時,我們便可以期待有一天,觀光建設可以改變柬埔寨人民的生活。」聽來怪讓人熱淚盈眶的。

在小羅身上,我看到了高棉傳人的光輝,這趟旅程最難忘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