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14

紅毯迷失

我是默默無名的老百姓,絕非名門達官,參加婚禮,不需要出席逢場作戲、也沒有紅包厚薄的壓力。
自小,父母就會帶著我參加他們朋友的喜宴,也曾經糊裡糊塗地當過花童,小時候對於婚宴的認知就是和一大群不認識的的叔叔阿姨吃一頓熱鬧的餐點,台上新郎新娘像明星走秀一樣,試圖用餐點與小禮取悅遠道前來的客人。

畢業出社會後,開始有寄給自己的喜帖,沒有使用臉書的我,還能將喜帖寄到家裡的、或是和我聯絡上的,不是曾經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是與現在周遭息息相關的人。除了人在英國的四年,我不會錯過任何婚宴,前前後後加起來也有數十場,我不愛看新人表演也不喜歡吃婚飯,單純只是想幫他們分擔張羅婚宴的開銷。自己也當過朋友的伴郎、跟著迎娶、開禮車打雜,也有幫朋友在場外當接待跑腿。然而,我從來沒清楚明白這些婚禮舉辦的意義。

我周遭幾乎沒有人不辦婚禮、直接去公所登記了事的。但是舉辦一場婚禮的代價相信辦過的人都有深刻體悟,飯店餐廳半年前就要預約是非常頭大也是不合理的事情,日子也要求神問卜算個良辰吉日,為了拍婚紗事前的減肥大作戰已夠折磨,一連好幾個假日還得裝模作樣,穿著很不搭調的戲服,擺出彆扭的姿勢給攝影師當動物拍照。當天要邀請的賓客也要審慎地挑選張羅、聯絡起來又是一番功夫,終於到了婚宴當天,還要塗上厚厚的妝,穿著前墊後塞的禮服,表演給台下觀眾看。

而忙了半天,對不起,新人不是天王巨星,所有的演出費用要自己還有出席的人一起買單。

婚宴業者宣稱婚禮基本上是人一生一次的大事,不可馬虎。許多做父母的覺得這是孩子脫離羽翼的隆重儀式,要在親朋好友面前風光有面子,最好再邀請些達官顯耀出席加持。新郎新娘天真的以為盛大的婚宴是好的開始、幸福的象徵,勒緊褲帶也不可落人後,如此無形的負擔全都加注在這新人身上。於是,為了辦婚禮鬧的兩家翻臉的時有所聞,意見不合逃婚的也大有人在,即便順利的走完婚宴的路,也將龐大的存款給了婚宴公司與餐廳。

參加過的所有婚宴,內容幾乎大同小異,難脫離俗套。相同的戲碼,從上菜秀、餐點,背景、出場音樂、相遇成長影片,內容流程幾乎如複製貼上般的廉價。乃至於飯後的抽捧花,玩小遊戲活動也都是千年不變的老梗。但是這麼大費周章的活動,常常參加婚宴過的幾天,就忘的一乾二淨,還不如看場球賽,聽場演講或音樂會所激起的波瀾。

明明每對新人對於愛情的闡述方式不同,為何大家最後都選擇很無聊地走進餐廳?

像愛跑步的可以選擇跑步結婚,體會愛情如氧氣般的滋潤身體。
山友可以選擇在健行中結婚,讓山林見證這份愛情。
旅人的可以在飛機上結婚,讓愛飛到上萬公尺的雲端。
農夫可以請朋友到田裡舉行婚禮,讓都市人有耳目一新的體驗。
球員可以請朋友到球場舉行婚禮,讓親朋好友感受到熱血沸騰的愛情。
音樂家妹妹可以選擇在國家音樂廳以一場動人的演奏會做為婚禮,用音樂感動所有的來賓,音樂裡可以找到她的靈魂。

總之,喜酒的菜色普遍不好吃,是大家都沒用心選擇別的結婚方式。
參加完婚禮過了就忘,是因為餐廳裡的婚禮都是沒有靈魂的複製品。

唯有鍾學長在旗津辦的流水席令是所有喜宴中,最特別、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宴會是在一座廟前搭起的簡易舞台與霓虹燈,整場婚宴就像在看廟會表演,派出雜耍團與新人互動,電子音樂高分貝的現場演出,魔術秀加鋼管女郎噴火舞蹈更是讓整場喜宴High翻天,這些俗又有力的表演,充分展現學長身上濃濃的鄉土特色。

相信天下的父母都希望兒女的婚姻可以長長久久,願意將自己的面子與私慾暫時擺一旁。

大家都知道,比籌備結婚更重要的事是如何維持長遠的婚姻,就像比聯考更重要的事是懂得如何吸收知識。結婚既然是人生非常重要的事,是不是該多花點心思規劃,而不是照本宣科、依樣畫葫蘆? 倘若計畫有個難忘的結婚日,也應該多多思考婚禮的輪廓,不是學別人在餐廳演演戲就認為會讓親朋好友印象深刻。當然,如果什麼主意都想不到,那把給飯店的錢收起來,讓往後的日子過得更順遂,不也是種實際的浪漫?


8/18/2014

旅行箱的呢喃

每天規律的上下班,愉快的工作,雖然疲勞難免,眼袋與白頭髮尚未跑出來抗議,看著三百多個日出日落,時間隨著騎在內湖路上的小折慢慢地溜走,這個月我回到台灣剛好滿一年。

回想當初剛回來台灣時,身上奔騰的血液,讓做什麼事都渾身是勁。每天一定會上BBC逛逛國際新聞,背包客棧的旅遊好文也是起床後早餐的最佳配菜,晚上下班一小時勤勞的操場練跑,即便再睏,睡前也會硬擠出一小時翻閱著歐洲旅遊的相片,積極地將照片中的情節用文字串聯成遊記,存放在旅行箱內。一年後的今天,每天逾八成的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一成的體力拿來游游泳,剩下最後一格電力,睡覺前分給Polly以及看看周末可以到哪裡走走。

去年從日不落國帶回的自信與霸氣,曾經呼吸自在的逍遙慢步調的空氣,漸漸的成為記憶中的過往,取而代之的是與時間賽跑的台灣企業生態,一樣是做研究,多了條時間軸,就少了些浪漫,趣味難免也打了些折扣。然而,這並不會造成壓力,因為上級主管們提供我足夠的資源,也讓我有時間思考,常常在一堆數據,參考文獻中渡過一天八小時的出勤,最甚的曾經一天沒說過"題外話",滿腦子都在思索如何解開謎團,連吃飯、游泳也是。我熱愛充滿冒險般的生活,只是現在是在科學的領域探險,旅行箱暫時得收在角落休息。

歐洲長甚麼樣子已不再如去年熟悉,查機票的Skyscanner網站也將近一年忽略它的存在,偶爾Easyjet與Ryanair寄來的促銷電子郵件也瞬間被我丟入了垃圾桶,他們不知道這位忠實的顧客已收起了旅行箱,馳騁在另一個人生的跑道上,我並沒有取消訂閱這些旅行電子報,這些短暫存在的郵件或多或少提醒了我世界就在咫尺,但卻改變不了每天只有24小時的事實。

很多旅人視壯遊後回到工作崗位,是面對現實的象徵,努力地累積存款,好讓下一次的遠行成為可能;我則視工作是另一趟漫長的旅行,一種吸收知識又有收入的歷險。然而,有得必有失,遨遊在辦公室實驗國度中,讓我逐漸流失對自然美景的感召,對於不同文化的好奇,也逐漸麻痺了對事物感動的神經,當然下筆就寫不出什麼動人的字句。

很慶幸,旅行箱裡裝載的相片以及心得,忠實的保存了我的足跡,也留下了當時深刻的感觸。對於大腦總是被切換到科學思考模式的上下班生活的我,這些旅途上的風景,那些放逐異鄉的故事,告訴我偶爾要切回旅行模式,生活才不會單調乏味。

回國一年,身體狀況如昔硬朗,生活步調依舊簡單,惟旅行箱寫作的腳步遲緩了下來,貪玩的心被工作的責任感吃掉了一半,銀行存款穩定成長,豐衣足食,了無牽掛。在台灣,雖然免不了低俗媒體的洗禮,擁擠都市的疲勞轟炸,以及刺耳的政治髒彈,如果問我回國的感想,我會回答:That is a wonderful choice!




8/14/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7) - 野柳

北海岸藏無盡,延續幾星期前探訪東北角的熱情,這回我們從淡水出發,沿著傍海的淡金公路,繞了整個台灣西北角海岸一圈,經過白沙灣、石門洞、金山,在遠近馳名的野柳地質公園下了車。上回腦袋存取野柳,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對於此地的印象,如同當地大多數的蕈狀岩般,被時間風化的所剩無幾。
感謝老天爺賞了一整個涼爽的下午,讓我們自在的穿梭在白雲底下的石香菇堆裡。
園區裡到處可見穿著黃色背心的巡查人員,他們是蕈狀岩的忠實褓姆,每當遊客伸出鹹豬手猥褻這些石頭時,響亮的哨聲就會立刻響起。海浪拍打風櫃與哨笛聲交織成野柳獨特的交響曲。或許是宣導不夠徹底,也有可能是遊客太頑皮,哨聲似乎嚇阻不了遊客觸摸岩石的渴望。

為了保護遊客安全,一條長長的紅色油漆筆畫過了砂岩地,從此兩邊的蕈狀岩有著不同的命運,線內的左右逢源,納入許多遊客的相片中,線外的孤獨地等待海風得吹拂。
其實,這裡每顆岩石都是大自然的傑作,獨一無二,高矮胖瘦各展風姿,俏皮公主、燭台石或女王頭都是我們為了吸引觀光客,任意幫他們冠上的名字。
自然,不需要太多的人為的色彩,讓我們自己發揮想像力。
在遊客素質尚未提升前,市政府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小人的心態防範未然,在岩石上另外鋪上了水泥步道、築起了金屬護欄,防止人們隨意的踐踏、同時也保護遊客的安危。但這些人造設施與周圍環境實在很不協調,另一側清澈的海面上偶爾還是會看到隨著浪潮翻滾的寶特瓶。

這讓我想到挪威的聖壇岩上,聚集了世界各國來朝聖的遊客,擁擠程度超越了野柳,但除了停車場,沿途上我看不到任何水泥砌成的建築,石頭就是石頭、懸崖就是峭壁,沒看到有人在上面刻字、也沒有穿背心吹哨的管理員,更沒聽說有人掉入深淵。

究竟是台灣政府對自然的不尊重,還是來訪的遊客太沒有公德心?
最熱門的拍照景點莫過於這座幾經頸部手術後的女王頭,儘管傷疤依舊清晰,依舊遮擋不了他迷人的風采。只是當時年輕圓潤的青春年華,如今已被風化成臉黃肌瘦的風中殘燭,對我來說,該斷的就讓他斷吧,就像當年阿里山的神木,就像你我的生命,都有他的終點站。
無意間發現女王頭旁藏著好多支監視器,深怕她哪一天突然斷了氣,讓野柳失去帶來錢潮的觀光客源。於是,照顧一顆石頭居然比照顧醫院裡的病人更加無微不至。更有趣的是,人還沒過世,在入口的不遠處已建好她的墓園,一尊以假亂真的複製品供遊客瞻仰遺容兼拍照留念。這舉動不禁讓我懷疑起海邊那座本尊的真實性。
下次我要建議馬政府,乾脆再做一個複製品放在中正紀念堂旁,一旁再立座大石碑,寫上"野柳女王頭"五個大字,大陸同胞們就可以省去一整天的時間大老遠跑來這裡拍照。

除了遍野的蕈狀岩外以及女王頭外,野柳我還叫得出一個人的名字,就是林添禎,他英勇救過不少溺水的遊客,行善如流卻因救人命喪黃泉,林添禎義士與健康幼稚園的林靜娟老師捨己救人的胸襟,曾經讓我思考活著的意義。

倘若他們現在仍活著,也該是準備謝幕,靜靜等待躺入棺材的時刻,
但他們選擇捨身取義,犧牲奉獻,照亮了人群,也讓精神流芳百世。

活的長久不如走得漂亮

8/12/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6) -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鄉沒有霓虹燈 繁榮的都市 過渡的小鎮 徘徊在文明裡的人們"

循著羅大佑微微沙啞的嗓門,脫去都市繁華的外衣,我們從台中搭火車下到彰化,一出火車站,不見車水馬龍擁擠的畫面,路人樸實的穿著以及年久失修的老招牌,機車與腳踏車佔領了騎樓,像極了童年時候的台北街頭,滾著淡淡的俗氣,卻讓人很自在地邁開腳步走著。

扇形車庫是台灣僅存的火車庫,是老火車頭養老的所在,這裡有我們在彰化市短暫停留的足跡。原本這周末計畫參加2014南投火車好多節 的懷舊鐵道之旅,由於臨時計畫,訂不到集集民宿,只好作罷。停在這裡的蒸汽老火車頭,剛好讓我過足了乾癮,他們偶爾會出來透透氣,只是當天天氣太熱,老人家們都躲在屋裡聊天休息。
我並不是鐵道迷,頂多能認得年輕一輩服務過我的自強、莒光和復興號,以及安置在台北228公園的騰雲號列車。這些帶動台灣經濟成長的老臣們,已由新一代具有華麗的外型,威猛馬力的子彈列車給取代,如果公務人員退休後可領終身俸,這些年邁的老火車更該有個舒適的環境共享晚年。畫面中的DT668為了迎接火車好多節,著上了黑色亮麗的西裝,秀出當年威武的姿態,一旁陪伴的火車頭們不甘示弱,也紛紛漆上了濃妝。
彰化火車站對面的彰化客運有很密集的公車班次前往鹿港,直接搭到終點站就是鹿港北區遊客中心,公車上有一半是金頭髮的西方人,手上一本Lonely planet,按圖索驥來到鹿港,我猜他們是被這裡密集的廟宇給吸引吧!! 幾次遇到外國人,對於台灣公車站牌的標示都是看的一頭霧水,尤其在台北以外的地區,不會中文常常讓他們暈頭轉向,還好都有熱心的民眾幫忙解圍。德國在保有在地文化的同時,兼顧了國際化的發展,值得我們借鏡,台灣好行的推廣是好的開始。
一府二鹿三艋舺,鹿港在清朝是僅次於台南的全台灣第二大城,無論是台南、鹿港還是艋舺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寺廟特多,小吃林立,也反映了台灣民間對於宗教信仰的依賴與對美食的重視。不信宗教的我,也雙手合十、謙遜卑躬的沉浸在煙霧瀰漫的香火中,這不但是見證台灣歷史的古蹟,更是長年凝聚台灣人心的強大力量。
 所有廟中,鹿港天后宮是最膾炙人口的一座,儘管兩旁入侵的便利商店有失殿堂的莊嚴,但我想萬靈的媽祖應該不會和無知的店家計較這些。廟前牌坊上左國泰民安,右風調雨順,代表著台灣骨子裡安居樂業的信仰,然而近年來背道而馳的追求經濟成長、飛黃騰達的野心,神明都看在眼裡。
令人垂涎的廟口小吃是鹿港另一個賣點,最大宗的就是賣蚵仔煎的店家,大街小巷加起來,少說也有數十間,店員們不厭其煩的在外頭招攬人客,令人眼花撩亂。麵線糊、炸蝦猴、蚵嗲、魷魚羹與生炒五味的店家也不惶多讓,這些夾帶大量調味料的勾芡食品,讓原本就汗流浹背的我們,更加的躁熱口渴。

逛夜市,吃小吃一直是外國人了解台灣飲食最直接的方式,因為它曾經是在地飲食文化的最佳寫照,可惜從兩星期前逛九份開始,我就明顯地感覺到
傳統小吃的衛生條件與食品安全並沒有顯著提升,
店家高掛政治人物或影歌星的到訪相片吸引遊客,
髒亂、吵雜、昂貴的小吃再也不能代表庶民生活,
而是欺騙觀光客口袋裡銀兩的把戲
只是我懷疑這樣的把戲還能玩多久?
今天嚐過所有小吃都可以忘掉,惟有這攤挫冰攤,堪稱今日小吃之最。從小到大,亮黃色的整塊粉粿與消暑畫上了等號,夏天就是要來碗尖尖的挫冰,淋上糖漿,從口腔一直涼到胃裡,嘴裡甘甜的滋味是無與倫比的暢快。
逛鹿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莫過於股下兩條腿了,市區內錯縱複雜的巷弄,雙腳提供了最佳的彈性,但我們選擇了自行車的方式,將行李寄放在鹿港北區遊客中心,在對面的捷安特牽了台時髦的城市小綠輪,它的好處是可以暢行在鎮裡所有彎曲的小巷中,除了摸乳巷。
騎著單車,我們北至天后宮、南至南區旅客中心,
繞經許多窄如防火巷般的小徑,小徑中保存著豐富的閩式建築,這裡的都市更新不是垂直打造增加容積的高樓,而是向歷史借鏡,磨亮老式建築的金字招牌。裡面裝的不是更多的住戶,而是逐漸消逝的鄉土情懷。
鹿港的糕餅伴手禮,傳承了幾代的老工藝,鄭玉珍、玉珍齋、巧味珍等老字號,分足鼎立、各有特色,決不是為討好觀光客而開。樸質的包裝、實在的價格,連手提袋都是大紅燙金的古色調。平時與伴手禮絕緣的我,此時居然手癢了。
中鹿客運,是載我們直接回台中的大巴士,是北區遊客中心裡熱心的服務阿姨告訴我們的。她說鹿港的許多年輕人都搭這巴士到台中市區討生活。短期內,台灣文化業的產值遠不及工商業的比例,城鄉發展的差距一直都是政府得面對的課題。
回台北前在台中公益路上的無為草堂飲茶作樂,江南調的用餐環境,讓人忍不住想吟詩作對,不受用餐時間的限制,悠哉地喝了數十杯的茶水,洗淨了白天胃裡殘留的味精,舒舒服服地坐上了高速鐵路。

不到一小時,我又回到了滿街霓虹燈的異鄉。

8/05/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5) - 草悟道的綠光

福爾摩沙的收藏在拜訪幾個台北近郊的小鎮後,這周末決定揮軍中台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縣市合併、高鐵整合後有新氣象的台中市。這裡不在外來遊客的熱門名單內,也沒有太多的觀光景點。
對於中台灣的這座大城,每次去的目的不是找同學就是去拜訪朋友。換句話說,要不是有認識的人在那裡,壓根不會想去台中遊憩。這次的造訪,希望洗刷長年深埋在我腦海中盡是高樓大廈、百貨公司與科博館台中的刻版印象。
出了火車站,Polly帶我直奔宮原眼科,一間隨時隨地都大排長龍的冰淇淋店。看到門口一字排開的人龍,不得不佩服日出集團強大的行銷與吸金能力。從糕餅、點心一直到冰品,從店內裝潢到產品包裝全染上一層古早的氣味。這些拼湊來的巧思卻讓這些披著古早味皮的產品貴上好幾番,卻根本找不到一絲真傳的老手藝。
Polly堅持排了半小時的隊,終於端了一碗冰上來,我嘗不出有什麼令人難忘的滋味,心中更不能體會這杯昂貴的冰品以及排隊時間價值究竟在哪? 坐在燈光故作昏暗的老建築裡吃冰,內心充斥著強烈不倫不類的不和諧,但環顧四週似乎只有我如此不適。大部分遠道前來的遊客高興地讚嘆冰淇淋的香濃緻密,驚呼舊宅改建工程的巧思,瘋狂的拍照。我卻覺得,用古蹟改建當作號召,以復古當作噱頭的行銷手法,只是顯出商人對歷史建築的不尊重,對於傳統文化的褻瀆。
店裡看不到任何一位前來懷舊的長者,但這張老舊的屋皮已賺足了年輕人白花花的銀子。
真不知遠道前來的遊客是否有被裏頭的任何食物或裝潢所打動?!
下午,Polly搭上計程車去台中分公司加班,雖然不常聽她談起工作內容,但是願意犧牲度假觀光的時刻跑去工作,表示這份工作勢必有相當的魅力。
我先行到旅館Check-in後,從飯店旁的勤美誠品,一路走在綠園道上,直通科博館。這一帶與我原本腦海中的台中,有很大的落差。這裡是屬於大人、小孩與老人們的廣場,將都市的商業氣息屏除在外,留下綠草與藝術的芬芳。四處張望是讓人會心一笑的街頭佈置與乾淨的綠廊。有別於東海、逢甲及一中街商圈的喧鬧雜亂,在這裡我感受到台中悠哉的一面。
台中就算起了再多的高樓大廈,依舊遮蓋不了科博館在我心中的地位。這棟磚牆泛黃的建築,是我從小到大逛不膩的景點,而門外的那幾隻站了二十幾年的恐龍,至今依舊栩栩如真。我走進了一旁的大溫室,坐在魚池前看著發楞的魚,魚也看著我發呆。參觀了世界不少博物館,台中的科博館可是夠俗擱大碗的,參觀環境與解說都是一流的,唯獨缺少了點本土的特色,或許科學本身就不是台灣的強項吧。
傍晚,回台中亞緻飯店(Hotel ONE)沖個涼,麗緻飯店集團貼心的服務就不在話下,身處43層的高樓,連浴室都是整片的玻璃窗,像坐在雲端上洗澎澎。只是這座城市的街景是令人失望的,夜景更只有稀稀落落的燈火。當我舒服的站在水龍頭前享受噴出的按摩水柱時,忽然覺得這樣豪華的享受,不知耗費多少不必要的能源,畢竟將水打到雲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趁天色仍未暗、飢餓尚未敲門前,我和Polly悠哉的散步在綠園道兩旁的巷弄間。光是亞緻飯店前的幾攤小市集,就讓我們倆逛的不亦樂乎。這裡不是二手雜物的跳蚤市場,也不像批貨擺攤的夜市,卻有著同樣的尋寶樂趣。擺攤的"老闆"們幾乎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攤前的藝術品有布包、小卡片、以及充滿異國風的衣物,很多作品都是出自他們之手或收藏。與其說販賣,我覺得用分享來形容會更貼切些。
 我很佩服這些年輕人,勇於追求自己熱愛的事業,那怕只是張將內心的幻想畫成小卡,或者編織一個個宛如童話故事裡可愛的零錢包包,台灣多年來極力推廣多元教育的努力,逐漸在這裡悄悄的萌芽著。
 我最喜歡的是與中興一巷綠光計劃的小邂逅。為整排老式的兩層樓矮房經過低度的修飾,注入了濃厚的藝術氣息。有的懷舊,有的前衛,有的溫馨,有的勁爆,無論哪種風格,都沒有宮原眼科討好觀光客的矯情做作。絕大多數的店鋪可以大方的拍照,老闆還會親切的招呼。進門也沒有低消的壓力,甚至可以不消費逛逛就好,如果幫他們在臉書上打卡,還會接到老闆們深情的微笑。
以商業經營的角度,我非常懷疑這些店家獲利的可能,但以文化發展的角度,這些店家是台中無價的資產,快樂的店員更是企業永續經營的最佳典範。
創意的綠光照耀著整條陳舊的老巷道,這些印象中常在歐洲出現的手工小店,如今自然的出現在台灣的巷弄裡,是我這趟來台中最美麗的收穫。
天色已黑,走在中興街與公正路上餐廳的裝潢與擺設,都忍不住會讓人往櫥窗內一望。

"上帝呀! 請你下通心粉的雨 
然後 在我們家門廊前的露臺灑肉醬"

鏟子義大利餐廳是今晚嘗鮮的體驗,鍾愛啤酒熱炒的派克猴子偶爾也來沾沾異國風情,雖然在我美食評分欄裡,單就食物來說,在好吃的比薩義大利麵最高也只能拿到70分。星型比薩是這裡的特色,我們點了一個紅醬一個青醬的,極富彈性的餅皮果然名不虛傳,拿到我的70分。寬敞的用餐環境、前菜、濃湯加上最後冰淇淋布朗尼甜點,即便沒有啤酒也沒有大蒜爆香,也抱著滿足的胃回到旅館。
翌日,睡到自然醒之後,Polly建議我們以附近Mapper Cafe的早午餐結束這次台中草悟道的綠光之旅。
這是一間從菜單到食物都精心設計的輕食店,老闆是個愛旅行又富有藝術細胞的女生,細膩的裝飾與擺設,一不小心便勾起到訪者心中沉睡已久的少女情懷。
然而,或許對食物缺少點敏銳度,餐點內容並沒有讓人驚豔之感。
與其說是賣輕食,不如說是賣份創意的小天地吧!
簡單的創意與美食一樣能討人歡心。



8/03/2014

燃燒生命的夏天

這個夏天是個意外事故頻傳的季節,數十位好端端的生命瞬間不告而別的離開了人間。

血腥的死亡畫面,佔滿了電視與報紙版面,台北有捷運殺人事件、高雄市有管線氣爆,外島澎湖有復興空難,全台上下人心惶惶,不知下一個不幸會輪到台灣哪一個縣市?! 諷刺的是,這些一連串的不幸正發生在大家祭天拜神最勤的農曆七月份,彷彿這座島民哪裡得罪了神明。這陣子上至總統院長部長官員們,下至軍警醫護消防媒體,能像我們平民老百姓能睡個安穩的覺便是件奢侈的事吧!! 但是,難道我們多燒幾柱個香,多喊幾聲主耶穌 ,就能避免苦難繼續發生嗎?

發生這些世事難料的災難後,除了保險公司前景看好外,沒有人是贏家。坐捷運、搭飛機乃至於行走在佈滿管線的城市,與大家生活中密不可分,是我們再恐慌、再悲傷,也改變不了的生活型態。台灣是法治的國家,照理說應該循調查模式,尊重專業從業人員判斷。可惜每次意外發生後,新聞報導或者輿論節目上,在簡單陳述事情發生原委之後,排山倒海而來的是無止盡放大的恐慌與悲傷情緒,而這份負面情緒馬上轉化成責難與謾罵,在真相原因還未確定前,相關的權責單位與政府成為理所當然的箭靶,未審先判,模糊了焦點。接著事後諸葛一位位雨後村筍般地出現在你我身旁。

然後,這些反覆像走馬燈的新聞,很快被新的事件給掩蓋,現在沒有人談鄭捷、捷運上乘客們依舊滑著手機,復興空難的處理進度也乏人問津,相信當下正夯的氣爆事件很快的又會被別的新聞給掩蓋過去。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思維,依舊普遍存在台灣的社會上。以目前的醫療,人死了不能起死回生,但我們可以讓這些人死的有價值,從中學到一些道理,這就是科學的精神,讓活著的人受益。西方社會透過這些寶貴的經驗建立了有效的制度,透過有效的執行,將災難降到了最低。

在藥廠工作,GMP/GLP或是ISO等嚴格的控管認證,乍看之下囉嗦,但這是西方社會建立的制度,將人為與機器疏忽降到最低的生產模式,即便出了狀況,也有紀錄可循,作為下次改進的依據,是負責任的科學態度,藥物要出口到歐盟或美國,必定要經過這些嚴格的審核,政府藉由這些有效的認證制度,保障了人民的用藥安全。

在英國的四年期間,火車飛機每次因為下大雪或是暴雨都會嚴重誤點或取消,既定的行程因此受到延誤,尤其在聖誕節期間。有一次去法國,TGV高鐵因為下雪,跑得居然比電聯車還慢,整天的旅遊行程因此全泡了湯。但在歐洲,讓我敬佩的是,不管在英國還是法國,乘客以耐心的等候代替牢騷,以秩序代替混亂,因為他們清楚這是回家最平安的路。當時我總覺得堂堂的日不落國,居然每年都因下雪而延誤交通,十分沒效率。然而,看到台灣一連串的事件後,我深深的體會英國政府的用心良苦,與英國人民高度的素質。

即便是轟動全球的911事件、南亞海嘯,再大的災難,都會隨時間被沖淡。我不會因此對台灣失去信心,更不會覺得這裡是鬼島,還記得SARS肆虐時那群奮不顧身的醫療團隊們,每次風災雨災第一線冒生命危險的消防軍警朋友、以及每次災難發生後第一時間的大量捐款與物資。台灣是個充滿著愛與關懷的島嶼,我們有堅韌的信念,即使從小面對大陸文攻武嚇的威脅,我們有慈悲為懷的信仰,縱然風災地震總是不斷騷擾著這塊土地,我依然相信在這裡生活才是最幸福的選擇。

現在我們要加強的是科學的素養,虛心檢討的雅量。觀世音菩薩、耶穌基督與阿拉能夠撫慰創傷的心靈,但真正能趨吉避凶、避免災難再度發生的是政府按科學訂的制度以及人民相信制度的力量。

天佑台灣,願罹難者安息,生者早日走出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