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2014

沒有旗幟的選舉

這幾個周末打算暫時擱下福爾摩沙的收藏,打算乘著柯p的公民獨木舟,為這位有理想的醫師盡點心力,順便看看這座城市的脈動。因為一直往外縣市跑,並不能改變我住在台北的事實;老是在電視前怒罵車輪黨的抹黑,連勝文的票也不會因此比較少。於是,我要走進台北、實際捐款、落實拉票。

這周末,帶著爸媽到柯文哲的競選總部,這間位於吉林路上,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店面,若非特別留意,很可能錯過。總部頭幾乎沒有裝潢可言,幾張小桌子與板凳、一個臨時搭建的櫃檯、極簡陋的布置。一眼望去,沒看見柯文哲的肖像或任何競選標語,幾台半大不小的平面電視,播著沒有聲音的新聞,捐款義賣的商品更是被放在不起眼的角落,如此格局,很難與高民調的柯p聯想在一起。

直白的說,這裡給我的第一印象是 - 簡直遜斃了。

今天下午來了位做植物染的媽媽,滿腔熱血的教民眾如何從周遭的植物中變出天然繽紛的色彩,整整兩小時都在講植物和生活的關係,我和爸媽頻頻的打哈欠,這又讓我大大的失望一次,爸爸甚至開始感到無聊,吵著要離開。我以為前來這裡的民眾應該要義憤填膺、滿腹權貴、烏賊的牢騷,然後高分貝的吶喊"柯p凍蒜",因為這才像我從小喊到大,台北選舉的模樣。彷彿少了聲嘶力竭的呼吼,候選人的氣勢就差了,氣勢差選票就會少。但是,呼喊完之後呢? 車輪黨照樣每次贏得輕而易舉,弊案打垮不了他們、既得利益的共犯們總能安全的地躲在車輪傘下。在過往藍綠對決的勢態下,綠軍幾乎毫無空間,於是在選前也只能大聲吆喝,解解心中悶氣。

投過無數次票,政治天王站臺的熱鬧、滿街旗羽飛揚的混亂,早已形成了台灣獨特的選舉文化。我也早已習慣在各種造勢場合,隨著台上的明星呼聲鼓譟、挖苦車輪黨後賣力揮舞著手上那支代表支持的小旗幟,高喊凍蒜。直到2014年的今天,無黨參選的柯文哲醫師,幫我上了一堂寶貴的政治課。裡頭的志工告訴我,柯文哲堅持不插旗、不開宣傳車、不到處架舞台造勢、不買電視廣告的選舉策略。當包裝越來越少時,料也就越來越明顯,他選擇讓整個選舉回歸理念,讓對立的氣氛降到最低,即使存在著愛興風作浪的媒體。他將市政藍圖與選舉支出清楚的在公布在網路上,經濟又環保。競選總部說穿了,只是為了有個場所可以開記者會,有個櫃台可以接受捐款。
雖然不如搖旗吶喊有趣,我深深的感到這次的選舉,讓台灣民主又向前了一大步。諷刺的是,曾是為實現政治理想的藍綠兩黨,在選舉時往往讓政治口水淹蓋了理念,現在居然由一位醫生將誤入歧途的藍綠,導向正途。

無論柯文哲是否能如願當選市長,他幫助了台北市民看見了藍與綠之外的顏色,我由衷的感謝。


9/20/2014

我投柯文哲

在柯文哲勇敢出來之前,別人問我是哪裡人,我習慣含糊帶過,不是說剛從英國回來,就是說在台南待很長的時間,要不就是說住淡水山上,就是不願說自己是台北人。因為台北人也代表了一種價值,一種鑽營剝削、是不公不義的象徵,以及權勢貴族的溫床。這些與我心中的核心價值南轅北轍。

爸媽厭倦都市的擁擠,卻又割捨不了台北的便利,於是搬到淡水的山上躬耕;妹妹學的是藝術,目前也只能在大都市裡討生活,對於喜愛美食、處事圓滑的的她對於當都市人並沒有太多的不適。而我呢,非常不巧,女朋友Polly是台北長大、我喜愛的工作也剛好在這,只好冀望著哪一天台北不公義的招牌可以被拆下。

回國後,格外的關心台灣的新聞,溫馨的少、感動的幾乎是零,匪夷所思的為大宗、令人昨舌的事卻天天在發生。我不禁懷疑是台灣的稅率太低、政府沒錢做事? 還是媒體唯恐天下不亂,專挑負面的報導? 或者我真的離開台灣太久了,其實這是長久以來台灣的面貌? 然而,我確信台灣有著絕大多數的善良百姓。

這是我回來後第一次有機會投票,也稍有能力支持喜愛的候選人,所以格外珍惜。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我決定要認真的參與,我支持柯文哲,原因很簡單,沒有黨派、正直有抱負的候選人不應該孤單。幾個星期下來,看到專業、願意奉獻、不分黨派的為市民服務的候選人,遭到藍色車輪無情的輾過、糟蹋重傷。如果專業、有能力、充滿熱血好人,下場是受人欺凌、抹黑、甚至被無情的金錢打垮,那麼以後還有誰願意無私的奉獻?
這是柯文哲的官網 : http://kptaipei.tw/

想了解這位醫師對台北開的處方,『柯p新政』是邏輯清晰且淺顯易懂的短片,至今已有19集,歡迎大家按以下連結觀賞。

#1、i-voting。     #2、安心外食。     #3、參與式預算。       #4、道路統一挖補
#8、公辦都更。        #9、課後及寒暑假照護班。        #10、緊急救護
#11、家醫制度。     #12、銀髮照顧。       #13、優質高中職。       #14、先進節能城市
#15、解救血汗計程車。     #16、公車路線大調整。    #17、文化自治

想了解這位醫師的為人,則有『真、柯文哲』專輯,至今一共出了7集。

#1、意外的人生。 #2、我的西裝。 #3、我的太太。 #4、一張躺椅

當然,如果你對政治有興趣,也可以比較一下車輪黨的競選政見及廣告,只是依他的財力,沒有靠網路宣傳的必要。

這是連勝文的散撥希望的種子:http://taipeihope.tw/

這座城市最大的問題不是沒經費,更不缺人才,缺的是有良心的市府團隊。找到有良心的市府團隊,需要每一位台北市民共同參與。

政治算計、誇大不實的競選支票讓選民對政治越來越沒信心,車輪股的本夢比的獲利者永遠不會是我們這些認真工作的市井小民,讓我們一起用不起眼卻非常有力的選票,支持過去熱心奉獻、現在努力研究市政、對未來有明確藍圖的候選人。

柯文哲是台北市難得沒有政黨包袱的候選人,幾個月前降伏了民進黨,衷心期盼兩個月後衝破權貴的包圍,讓象徵正義的白袍照亮台北每一個角落。

台北,不該像現在一樣落後。

最後,我不是網軍,我只是個小小化學分析員,車輪黨請高抬貴手,別找我算帳。

9/08/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9) - 和仁

托貓的福氣,讓我有機會來到蘇花公路上、中央山脈底下的小站 - 和仁。

以前開車行經蘇花公路,交通管制時偶爾會在崇德下車尿尿、肚子餓了會在東澳南澳用餐,天氣好時,在清水斷崖旁的步道旁可以欣賞到陡峭的山壁與磅礡的海景。開車在這條路上,最怕的就是遇到遊覽車與砂石車,龐大的身軀行駛在蜷伏的山路,不但容易癱瘓交通,更擋住了沿路的美景。如今以背包客搭火車的角度看蘇花,則別有一番滋味。

今天是月圓中秋,昨晚從池上回到花蓮,在家樓下的上乘三家刷刷鍋飽餐一頓,食材之豐富、環境之優雅,補足了一天騎鐵馬所消耗掉的體能,飽足上樓後很自然地一覺到天亮,完全忘了仰天看看天上的月娘。貓卻得搭乘23:10最後一班的區間車,披星戴月的從花蓮回到和仁,在礦場工作沒有國定假日的差別,和軍中一樣得排休。我和貓約好明天去礦場參觀。
在花蓮市區,八樓高的房子就算頂天立地了,窗外一望地面全是趴在樓房上的鐵皮屋,天上是與中央山脈嬉戲的白雲。在家裡附近吃一碗小羊肉填飽肚子後,隨著貓昨夜的腳步,半個小時的車程來到和仁車站。
電車輕鬆地駛過乾凅的立霧溪,這座兩天前我們不畏風雨步行通過太魯閣大橋,讓我忍不住的多望幾眼,我想沒有意外的話這輩子應該不會徒步走第二次了吧。
與前天在崇德的情況一樣,除了我們沒有乘客在和仁站下車,出站迎接我們的是一輛輛砂石車與飛龍在天的砂石輸送帶。事實上,行駛於北迴鐵路的區間車班次非常少,一天只有七個班次左右,這些零星的班次,並不是為遊客而開的,而是為了服務勞力密集的水泥業需求。沿途停靠的東澳、南澳、漢本、和平、和仁等站都是礦業的大本營。
貓穿著沾滿水泥灰的制服,前來車站迎接我們,今天是中秋值班,沒有太多的業務,可以和我們聊上幾句。他向我們介紹工作的地方,並說來到和仁只能看到三樣東西 ─ 鐵道、礦山和海洋,這裡不是深山峻嶺,卻是鳥不生蛋,礦場的山邊有幾間簡陋鐵皮鋪成的住家,颱風天居民必須撤離到安全的地方。
寧靜的和仁,只聽見轎車呼嘯而過的風聲,以及砂石車與看門狗的對話。貓就在這與世隔絕的、被人遺忘的花蓮邊陲工作了一年半載,黝黑與樸質的生活態度是在這留下的印記。幸好在礦場、貓的學歷算是非常閃耀,管理值的他有在工寮裡有間小小的棲身之處,不用每天辛苦通車。但是所謂的工寮,只是有水有電爾已,簡陋程度可以媲美和我在外島服役時的環境。
貓一面和我們聊礦場的運作,場內有漢人、泰雅族、太魯閣族、阿美族與菲律賓人,各自操著不同的鄉音、來到這偏遠的地方打拼,菸是他們語言的潤滑劑、檳榔是可口的零嘴、保力達B是最解渴提神的飲品,單純的工作模式讓人找不到勾心鬥角的縫隙,全是男人的礦場環境無論外在與內心世界都顯得格外單純。除了外籍人士,22k不適用於礦場,有的老練的技師與司機更可有六位數的月薪。
為了不打擾貓上班,我們沿著河床走到海邊,貓指著遠方的群山,說遠在公路上看不到的山裡,是石灰石礦廠的所在,每天怪手與卡車協力將山一吋一吋的剷平,瘡痍滿目的挖山正是"看見台灣"的空拍序幕。
雖然天色灰灰的,看不到輝映在太平洋裡海水的藍,我開玩笑的和Polly說,天氣好的話,這裡就是台灣的五漁村,還多了份義大利沒有的寧靜。只是此處不宜戲水,海浪底下是深不見底的大陸棚,但我依舊非常享受獨自安恬的海岸線。
此時,清新的空氣漸漸凝聚水氣,烏雲也越飄越低。在天色昏暗前,我們搭乘四點多的電車離開蘇花公路。和我們一起上車的是一群群全身上下沾滿灰塵與汗水的礦工,與車上穿著五顏六色的遊客形成強烈對比。他們席地而坐,怕弄髒了座椅,從口袋中拿出智能手機,和都市人一樣玩起了遊戲。

不知為何,看到貓和這些礦工,勾起我十幾年前念大學的初衷。貓和我是成大礦冶系的同窗,班上同學過半數都在電子業服務,少數進入中油中鋼效力,只有貓一人待在礦業,多年後依舊留著礦冶系的血液。我雖然在化學領域找到一個新天地,卻感覺自己像逃兵,背叛了當初念礦冶系的初衷,也浪費了當年與礦物岩石培養出的情感。

大概這份失落,就是我成功轉換跑道後應有的代價吧!!
回到台北後,又是一片高樓大廈,滿街便利商店,即便是被取笑"黑鴉鴉的內湖",也是熱鬧滾滾、霓虹燈閃爍,我躲進了樓房裡,像電池充飽了電,準備接下來幾周辛勤的工作。

長期鑽研在化學的世界裡,這次三天兩夜的花東小旅行,我看到長期不被重視一級產業默默的滋養著這座島嶼,人與土地間依舊存在著最原始的情感。人終究是動物,心中多少蘊含著對自然的渴望,我要好好的呵護這份渴望,別讓繁華的塵囂淹沒了心中的這片真情。

9/07/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8) - 池上

一如過往,連續假期開往花東縱谷的火車票,在開賣的幾分鐘內就被一掃而空。

我在擠訂票這道窄門時,永遠是被排擠在外的一群,在凡事競爭的年代,連訂火車票也講求精明迅速。原本約好一起到花東遊玩的幾位好友,因為買不到車票,紛紛打了退堂鼓,各自在家過中秋。一位難求的火車票,無意間阻止了都市人的大量湧入,反倒為花蓮保留了一份自然的清新。但對我而言,後山的魅力,就算從台北站3小時到花蓮,也非常值得。於是,心中盤算著,如果沒有朋友偕行,我就要獨享這份美景了。出發前幾天,Polly決定加入我的行列,在花蓮工作的貓也恰好有空出來溜達溜達。
穿過中央山脈的蔣渭水高速公路,疏濬了台北到宜蘭的交通,即使在中秋節熱門的連續假期,也只要一小時的車程、一百餘元的新台幣。台鐵列車不再成為往返宜蘭的唯一選項,只是曾經環評爭議不斷、幾經波折的隧道鑽鑿工程,政府龐大的財政支出,最後卻以如此低廉的價格供給富有的台北人使用,不知其他縣市納稅的國民,心裡作何感想?
從宜蘭火車站換上往花蓮的區間車,整排座椅空無一人,搖搖晃晃的通過重重隧道,我們索性在杳無人煙的崇德站下車,整台列車只有我和Polly在此下車,整座車站只有一位留守的站長。我們沿著台九線向南步行,沒走幾步天空開始飄著細雨,Polly忍不住抱怨幹嘛沒事在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下車。我一時也找不到在崇德下車的理由,於是只好硬著頭皮挨罵,還好走在立霧溪上長達一公里的太魯閣虹橋以及路旁聳入雲端的山巒,立刻將所有抱怨轟炸化為烏有。
我們一小時急行軍步行到新城車站,正好趕上往花蓮的普悠瑪號,雨水夾雜著汗水在胸前滴著。當晚,離家近的"夯肉"燒烤店是我們最佳的選擇,去年刮颱風的中秋,我們三人也是在此鐵皮茅草屋下飲酒作樂的。
隔天一早,從花蓮搭自強號南下,一個半小時後抵達台東最北的小鎮 -池上。
車站月台上有人叫住了我們,是半年前去柬埔寨時同行的旅伴,他們租了台小摩托車,油門一催,午餐也沒吃,咻的一聲的奔上了六十石山。
在素食店租了三輛自行車,一共付了新台幣三百元,不用押金也沒留證件,老闆熱心的和我們講解騎乘路線,臨走前還遞給我們頂雨傘大的斗笠,提醒我們要做好防曬。
接下來的四個多小時,我們迎著陽光、向著清風,游移在延綿起伏的綠色稻浪上。大坡池的自行車道隔開了汽機車的引擎聲,清楚的可聽見微風與大樹間的纏綿細語。艷陽天下,只有無際的稻海與我們相伴。
 這塊綠大口地吸收太陽光的能量,慢慢長大,開花結穗,造福大地。站在同樣的陽光下,我們汗水直流,黑色素慢慢堆積,脫了一層皮,一點貢獻也沒有。生命若有貴賤之分,我們不該稱自己為高等動物。
越接近伯朗大道,等於越接近人群,汽車多了、摩托車也來了、遊覽車也開進了鄉間小路。
爺爺那輩的人絕對想不到,有一天沒有電線杆的產業道路會是人們嚮往的天堂路。於是,我相信有朝一日,沒有調味的白開水,會是大家最愛的飲品。
一路上聽到遊客們遍尋一棵名為金城武的樹。
原來是金城武在這裡拍過航空公司的電視廣告,不知道是人烘托出池上的美,還是稻田襯托出金城武的帥,但每個人心中都應該擁有一棵屬於自己的綠意。
Polly悠哉的騎在田梗間的小路上,我迅速地捕捉住這一刻。
 一樣的稻田,遊客注意的是它鮮豔的色彩,田埂上的農人在意的是收成後是否可以賣到好價錢,而我在意的是這片淨土是否可以永遠的流傳下去。
稻米,是台灣人的主食,不受汙染的稻米,是引響台灣人民健康的重要條件,
活著,可以沒有iphone,但不能沒有乾淨的糧食。
快樂自耕農鄭伯伯,揹著極簡便的帆布包,斗大的自耕農三個字寫出了他當農民的驕傲,
大方地和我們分享他產銷班的運作。此刻,他自信的笑容更勝金城武,或許他沒有藝人在攝影機前的光彩,但在這片田野上最協調風景是頭戴著斗笠、頸上披條毛巾、腳踩著雨鞋的農民。
倘若有一天,我有一絲浪費糧食的念頭時,我會想想池上這片綠意,以及這位快樂的農夫。

9/05/2014

到職一冬的幸福

今年中秋節當天剛好是回國工作滿一年的日子,但對我而言,這段華麗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將時間倒轉,前三個月的時間,我像個小沙彌,跟在資深的研究員師父旁,一邊實做一面學習。此時,我放下了博士班做的有機合成,慢慢的重溫大學時代的儀器分析。但藥廠畢竟與學術單位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在學校,自己是計畫的主宰,高興的話可以天馬行空的實驗,但在業界,時間與準確永遠得放在追根究柢前頭。將近半年的時間,我在Nora的豐厚羽翼之,建立了對於分析方法確校、GMP的文管制度的基本概念。天塌下來,有Nora在上頭扛著,遇到問題,百分之九十以上她都能輕易幫我解決。她的細心、耐心以及甜美的笑容,讓我前半年的光陰彷彿沐浴在愉悅的陽光裡。

半年後,Nora轉調至別部門,留下我這隻菜鳥分析員,與來不及說的思念。此時,原本安穩接單分析的日子也有了轉變,我被上級換了新主管,定位也從忠實的分析數據的角色到開發新的分析方法。這又是一練串的學習過程,在層析儀稍稍有心得時,因緣際會之下又開始接觸溶離試驗的方法開發。我不像海綿,不斷的吸收知識,而像是畫家,在原本空白的調色盤上,慢慢的添加顏料,然後用畫筆調出更多繽紛的顏色。在短短的一年中,我的工作的調色盤裡多了不少色彩,公司對於人才的培訓,不遺餘力,也是我每天快樂上班的泉源。

職工福利委員是我當研究員外在公司另一個角色,我的觸角因此延伸到別層樓的其他的部門。開會中,我看到了不同職位對福利的看法,也在溝通協調中提供員工一項項的福利。在許多表決中,我的一票不一定能起關鍵性的作用,但這是民主社會,不會因為我只是研究員而被忽略,也不會因為委員是主管直就有較大的權力。我謙虛地去瞭解福委會與公司運作,也看到在位的每個果貢獻一點心力,累積的能量,就足以完成員工旅遊、尾牙等大型活動。福委是無給職,有人做得起勁、甘願承擔,有人卻斤斤計較、滿腹牢騷。當公司裡願意付出的人大於擷取的人,整個公司就會進步。一樣米養百樣人,我們無法替別人決定付出的多少,但至少自己要成為幫公司加分的一員。

公司裡有充滿幹勁,卻常被主管潑冷水的人;也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腦子放在家裡休息的人。整體而言,公司人員的流動率不算高,尤其是我們部門。我們分析部門的總管是個科學背景深厚的博士爺爺,管理上走的是慈祥溫和路線,帶著謙遜的眼神,沒有架子的和我們討論問題。具有科學素養的主管最大的優點就是就事論事的精神,即便有理念意見不同的地方,也不會有尖銳的言語交鋒,所以我總是將我所知道的知識或心得,毫無保留的與主管們分享,到目前為止激勵與讚賞多於責備,也讓從英國帶回的熱情得以一直延續到今天。

沒有留在英國,無法知道當初若留在國外,是否會綻放出更燦爛的光芒,但是至少回到台灣工作的一年裡,我可以在全新的領域中成長、在詳和的氣氛中解決難題、在脫下實驗衣後能放鬆的舒展筋骨、在休假日能到郊外去走走。這距離我心目中理想的工作,雖不中亦不遠矣。這些都得感謝主管同事們營造的優質工作環境,以及老闆對員工付出的珍惜。

中秋節的三天連續假期,算是給了我一個期末大禮,我口袋禮不僅有飽飽的禮卷,也安排了到花蓮後山呼吸新鮮空氣。 接下來的日子,我仍要保持充沛的好奇心與行動力,繼續在小小的部門中貢獻自己微薄的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