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14

五芒金星落紅塵 - 序

很快的2014甲午年日曆已剩下沒幾頁,公司應景的在門口架起了耶誕樹,擺了幾盆聖誕紅,營造出幾分過節的喜氣。今年我們部門沒有準備歲末大餐和交換禮物的活動,因為聖誕節的那週大家還得安分的上完六天班,去年此時,還挾著剛返國的熱情,耶誕當天興致勃勃的邀Polly把酒言歡,今年的這一頁就讓它無聲無息地翻了過去。

然而,工作再忙,生活不能沒有期待。四天的連續假期剛好足以提供跳脫跑轉輪般的生活,讓視野跳脫24吋螢光幕,看看真實的世界。當同事們相繼前往日本朝聖,互相分享著旅遊資訊時,我心中早有屬意的目的地,那是一個不必從早到晚看到人群,觀光資源相對貧乏的封閉世界,而引領我踏入這國度的,是半年前去柬埔寨時的團友賴大哥,他告訴我們品冠的越南團,絕對是味蕾的一大享樂,視覺的一大震撼。我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在便宜的團費以及短暫飛行的誘惑下,決定了這趟旅程。

對北越的刻版印象,是從一款自小玩到的大型電玩 - 越南大戰而來,主角拿支破手槍越過叢林沼澤,穿梭屋瓦巷弄,最喜歡在街道解救人質後,拿到重機槍胡亂掃射的快感。所以出發前,我滿心期待著越南街上會有許多軍隊、戰車和碉堡之類與戰爭有關的東西。
時間: 12/31/2014 - 01/04/2015
人員: pakermonkey , Polly, 小胖及21位團員
導遊/領隊:大張、阿海
交通: 越南航空
住宿:Hotel
花費:NT 30,000

早在出發前三個月,旅行社的行程剛出爐不久,我和Polly就報了名,後來小胖聞之心動,也加入了這趟的旅程。除了Polly外,大學同窗小胖算是和我走過最多美景的旅伴了。2014年的最後一天,我們帶著惺忪的睡意,拉著派克猴子的旅行箱,天亮前就來到機場。航廈裡一叢叢期待旅行的遊客,等待起飛,此起彼落的喧鬧聲叫醒了太陽公公。
三小時的航程,班機降落在河內內排國際機場T2新航廈,早上才剛啟用,大廳的玻璃幕亮的發光,護照裡不必夾美金,所有團員從容迅速的通關。機場每個角落充滿著除舊布新的味道,就連廁所也是一塵不染,出海關後我迫不急待地在新的廁所裡撒了泡尿。
可惜,對於越南的第一好印象在一小時行李轉盤旁等待中慢慢地給磨逝了。
於是,落地後原本預定的參觀行程因而耽誤,導遊直接驅車帶我們去餐廳用餐,一碗只夠塞牙縫的蘑菇湯上桌,開啟了一連五日的越南美食饗宴。
就讓我慢慢地回顧這五天超過十餐的填肚子遊戲以及遠眺山水的優閒。


......繼續閱讀
五芒金星落紅塵 (1) - 舌尖上的越南
五芒金星落紅塵 (2) - 一程山水、一寸柔情
五芒金星落紅塵 (3) - 永不凋零的蓮花

12/29/2014

2014年終考核(下)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扣除工作時間,還有五十幾個周末外加零星的國定假日,可以隨心所欲地到處亂走。明天即將要換上新的日記本了,在2014舊本子闔上之前,為自己打上最後的年終考核。

如果以2013年當基期的的話,今年蒐集到的視野,絕對是負成長,而且負的非常嚴重。少了身在歐洲的地利與假期,生活的調色盤少了不少繽紛的顏色,平日接觸的是熟悉的文化、講的是不需要思索的語言。除了年初走了趟柬埔寨,每天在世界地圖上移動的距離短得幾乎可以忽略,終於在五月份,開啟了福爾摩沙的收藏,積累周末的輕旅行,沖淡了旅人內心遠行的渴望,在短暫的假期、有限的體力遊走在夷洲上,也不算是繳了張白卷。

值得嘉勉的是,我不忘初衷的持續更新旅行箱,將看到的風景、接觸到的人事忠實的記錄下來,即便是像打翻醬油般的芝麻小事,也是構成回憶的重要拼圖。
我依舊不改愛運動的天性,下班後回絕了大部分飲食的邀約,到睡前的幾小時,有兩個地方可看到派克猴子的影子。天晴時在高樓環伺的小操場上川著短褲繞圈圈,下雨時在位於七樓高的漂白池內漂浮。今年二月份帶家人重裝上了嘉明湖,繼四年前雪山上年夜飯的另一代表作。三月份馬拉松逞強的完賽,卻造成膝蓋的不適,上了一堂寶貴運動傷害的課。期待明年能重回馬拉松跑道,帶家人再拜訪幾座百岳。

幾次的社運與學運加上四年一度的縣市首長選舉,將我從平和的小上班族,一圈一圈的被捲入政治漩渦裡,退回服貿、停建核四到柯P的改變成真,我們花的每一點時間、每一分捐獻與每一張選票都在學習民主,學習做台灣的主人,決定這座島嶼的未來。但我終究明白選舉是一時的,努力於自己分內的工作才是愛台的最佳表現。

當然,今年也留下了一絲絲遺憾。像是我沒能妥善運用時間,將2012年底到2013年初中幾段精彩的旅程,轉化成文字,分享在旅行箱當中。上班後,也少了閱讀活水的滋養,大部分今年的文章,只能勉強的平鋪直敘,求其達意爾已。

時代在演進,任憑智慧手機不斷推陳出新、4G網路的升級,我依舊固執的守著這支高齡八歲的Nokia 2610手機,裏頭裝著他不願換上的3G SIM卡,她不會照相,也看不懂app,要看影片聽音樂更是強人所難。我少了Line與朋友及時聯絡,沒有FB與社群互通有無,更不關心大家流行些什麼,漸漸的與社會有一定程度的脫節,我卻一點也不在乎。

於是,在即將踏入2015的今天,我在生活上給自己"整體生活目標優於期待: 對於想要做的事,都能快樂的經歷其過程,並展望更美好的明天。" 的理想自評。

工作上有主管打考績,我想我生活上的考績就交給Pakerpapa及Polly來打複評吧!!






12/25/2014

2014年終考核(上)

為了將年終考核表寫得有聲有色,腦袋記憶體逐漸不夠用的我,拿出了工作與生活兩本日誌,從年初快轉到今天,看看今年的光陰都被誰給偷走了,也順便檢視一下自己一年來的成就。

2014年,派克猴子將四分之三以上的時間,給了藥廠裡的分析部門,而我的表現,在聖誕節的今天有了答案。

公司的績效考核表共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年初設定目標的執行結果,第二部分是工作表現的具體行為。這兩部分寫完後自己要表格上要給打個分數,然後交給主管,主管審核完後,會一個個找我們約談,並打下最後的分數,也就是今年的年終考績。

於是我花了兩天晚上,一晚回顧今年所有主管交付的任務以及回想執行概況,另一晚將這些事蹟經過忠實的填入表格。一年雖短,數一數也交出不少的實驗報告,更成功的開法幾項分析方法,這些都不是我來公司前所會的技能,於是我很感謝公司的栽培。因此,我沒給自己很高的評比,大多數我填上 "整體工作績效符合期待:針對目前的職責,能符合預期"的級等。

今天下午,主管找了我進去會議室面談,在我的考核表上寫了很多意見,像是小學生被老師批改過作文簿一樣,她說: 這一看就知道是新人寫的! 害我冏了一下。

像我寫到的
〝擔任職工福利委員,安排各種活動、學習到跨部門的思維與溝通,並凝聚公司向心力。〞
她建議改成
〝擔任職工福利委員,為員工爭取到優於三節外的福利,超過新台幣一萬元。〞
原本我寫的
  〝XX專案在開發IVRT試驗中,負責評估USP溶離四法、Franz cell以及immersion cell的可行性。〞
她建議寫成
   〝成功開發XX專案的IVRT試驗方法,以公司現有的設備改良後執行,替公司省下幾十萬的設備購置費〞

原來,考核表的用意不是我所想像中,是用來審視我一年內的工作概況與心得;而是要讓發薪水的人眼睛一亮,讓公司覺得雇用這個人很值得!!

老實說,對於沒有升遷慾望的我,我只期待主管認可我的努力,讓我可以一直像現在一樣,快樂地分析出即時又準確的數據就很滿足。而主管問我給自己的表現打幾分時,我含糊將75分說了出口。我不願報太低來掩蓋自己的付出,更不想說太高表現出任何企圖心。

令我訝異的是,主管覺得我太謙虛,她在大多數的欄位,給了我"整體工作績效優於期待:針對目前的職責,有時能超過預期且絕對能符合期待"的評比。我心想這大概是我今年收到最甜美的聖誕節禮物了。

但當我們繼續聊到明年的規畫時,不安的情緒卻慢慢了湧了上來,主管期待我明年年底前,能獨自負責公司幾個案子,未來她會給我多幾位人手,這意味著我做實驗的時間會越來越少。此時,我就像剛學會打仗的小兵,因為班長、排長相繼陣亡、加上戰線的拉長,短時間內,讓我一下子從後勤支援部隊變成主力軍隊,上級發給的勳章,是要我奔上前線衝鋒陷陣。

在工作上遇到賞識自己的主管是件愉快的事,也很感謝部門中大家無私的幫忙,讓我在無形中快速的成長。然而,在不知不覺中,軍旗已交到手中,未來無論遇到甚麼挑戰,派克猴子會不斷學習、在對工作的熱情猶在時,盡可能的為公司付出。只要旗幟還在手中飄著,我就會認真的整軍、在主管的領導下英勇的向前邁進。


12/14/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12) - 礁溪II

外頭冷颼颼,風還沒刮起,就直叫人打顫。天空白茫茫的一片,撩起著人們在家冬眠的渴望。
但周末假期一到,那怕風吹雨淋,也要拎著困窘的心出門,才不會讓工作占據了所有青春年華,讓生活圈窄到只剩下家裡和公司間不到2公里的距離。
按照一個月前承諾過的,再次來到了礁溪。
出了都會區,心情就像溫泉公園裡的"酷MA萌"吉祥物,興高采烈地舞動著。
不知道是天冷的關係還是群起效應,食物成為串起這次旅程的重要元素。走在火車站前的中山路上,十一點不到剛好路過滿意樓,毫不猶豫的坐了下來,因為在晚個幾十分鐘,可能就要在外頭排隊。而滿意樓的高朋滿座絕非偶然,就如同他的店名般,無論在地人或觀光客,總能滿足客官們的味蕾......以非常合理的價格。
薑絲大腸、曼波魚、地瓜葉、鴨賞和卜肉五道菜,白飯米粉自由取用,整桌才七百元。
唉~原來在台北我們都在吃房租與裝潢。

愛吃不怕流鼻水,Mickey上次吃了這間金棗冰後,雖然鼻水直流,仍舊念念不忘。
今天老闆娘見天氣冷,不想營業,鐵門只拉開一半,我們硬是鑽了進去,於是老闆娘多加了兩顆現醃的金棗,吃完後還請大家喝杯金棗茶暖暖身子。
正值金棗結果的季節,Polly提議去金棗園走走,但是究竟哪裡有金棗園呢?
其實向南步行出礁溪市區,經過得子口溪,一眼望去全是結實累累的金棗樹,有時可見埋首在樹林中踏實採收果實的農民。
跟著Google Map走著走著,我們來到了金棗的故鄉 - 林美。全台有八成以上的金棗來自這裡,金棗又稱金橘,本草綱目紀載有化痰、潤肺、止咳等功效。因為產量不多,一般民眾不容易吃到新鮮的金棗,多半加工釀製成蜜餞或食品添加物販售。
從地圖上得知林美社區有金棗文化館的消息,我們好奇的探尋究竟。那是一棟類似民宅的兩層樓建築,掉漆的門面與布滿灰塵的展場,我們是裡面唯一的顧客。
櫃台小姐請我們試吃他們的金棗製品,我則對牆上泛黃的相片比較感興趣,那是以前游錫堃縣長以及已故的陳定南縣長參訪這裡的紀錄。從匾額上宋楚瑜提的字可知,金棗在這裡曾經有過段輝煌的歲月。
 如今,人們開始注重養身、無毒的健康飲食,蘭陽平原上金棗可否憑藉有機栽植的優勢重返榮耀?
田間的阡陌小徑,一邊走一邊迷路,我們晃回了礁溪市區。
上乘三家火鍋再度成為我們晚餐的最佳選擇,此時貓也從花蓮下班與我們會合。
大家萬萬沒想到,這頓火鍋只是大家的前菜爾已,在Mickey夫婦的領軍下,我們的腸胃像是破了個洞般,怎麼填也填不滿。來礁溪,溫泉沒泡多久,倒是美食一間吃過一間。
Polly愛的包心粉圓、Mickey的番茄切盤、古早滷味與我和貓想吃炭烤羊排、烤魷魚,結果我們每一樣都吃到了。再次證明了,相同地方與不同人齊行,就會有不同的旅程與回憶。
拎著食物來到湯圍溝公園,溫泉從腳底加溫、美酒與小菜從咽喉下肚,
一面聊天一面享受這簡單的美好。
微醺的酒意打退了全身寒意,遊客的歡笑掩蓋了颯颯的寒風,
夜深了,泡腳的人群逐漸散去,我們也抱著滿肚子的食物回到了旅館。

星期天清早,我們和許多阿公阿嬷們擠上台灣好行列車,來到林美石磐步道口。
因為政府大力的宣傳,加上沿路皆是平坦的石子路,成為家喻戶曉的健行聖地。看到步道口停的好幾輛大型遊覽車,路口也成了攤商的天堂、原本幽靜的山中小徑竟成了觀光景點。
雖然我不喜歡無照的攤商,但好心的Mickey停下腳步和攤商捧了個場,昨天吃金棗、今天就來粒大顆的橘子。跟著Mickey,永遠不怕餓著。
廁所前排滿了等待解放了遊客,廁所旁的梅花出淤泥而不染。

為了迴避人潮,我們放棄了走正規的石磐步道,下切至較原始的林道,一路踢到了五峰旗風景區,可惜路途上只有吸不完的乾淨空氣,沒有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風景。
在抵達五峰旗風景區時,一片意外的烏雲滋潤了大地,也淋濕了我們的外衣。
行到水窮處,啖花生捲加冰淇淋。
下到礁溪市區已過兩點,餐廳陸續打烊,貓引領我們到他舅媽位於廟口的八寶冬粉攤,
有神明的加持,即便過了用餐時間,依舊是一位難求。
貓說他的表妹有著清華碩士的學歷,但她選擇在故鄉的大鼎爐前,一手舀著熱湯、一手顧著麵簍,從早忙到晚,麵一碗接一碗的下,是種無比踏實的感覺。
在客運站排了好長的隊伍才上坐上回台北的列車,儘管交通有些許擁擠,一覺醒來眼前已是高樓大廈,我也很自然的將放鬆的步調上了上發條,準備面對下星期工作的挑戰。

如果我和連勝文一樣有錢,就可以買間小套房,睡飽再回台北!!



12/06/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14) - 烏來

北宜鐵路取直的計畫一提出,馬上牽動了環境保護的敏感神經,一條蔣渭水高速公路,似乎裝載不了台北人在假日時,遠離塵囂的渴望。蘭陽平原上散落一間又一間的民宿,好似都市裡好野人們的行館。便利的高速公路,將桃花源般的宜蘭變得越來越熱鬧。
那條穿過山林的台九線,依舊老老實實的纏繞著山頭,留給老泰雅一片寧靜。北宜公路的入口、素有台北後花園的烏來,也逐漸沒落。南勢溪、北勢溪碧綠的溪水灌溉了整座台北城,仔細看溪裡是滿滿的魚群,政府推動的河川護漁政策,加上遊客的遽減,
讓大自然的樣貌活絡了起來。 
 這讓我想到去年冬天在瑞士圖恩的景色,但是台灣房舍的外觀,常常是整幅山水畫的敗筆。
烏來老街很短,一半以上是飲食店,價格十分的親民,一盤百元上下,一些城市裡少見的野菜,像是山茼蒿、水蓮、龍鬚菜、山苦瓜、過貓與川七等等,就直接擺放在店門口,到了中午,我和Polly隨意走進一間,點了過貓、川七以及炒山豬肉,沒想到菜遠比肉來的可口。
但是我發現,和一個月前在日月潭的情況類似,餐廳的生意欠佳,反倒是賣臭豆腐、烤麻糬與烤香腸的攤位成了烏來三寶,尤其是橋邊第一間雅各山豬肉香腸,更是人滿為患。
自從台灣食用油頻頻出狀況後,攤販們食物撲鼻的香氣、誘人的口感、鮮美的湯汁,都被堅強的理智抗拒在唇齒之外。
遊客多半在橋邊的香腸攤打住,繼續走是的烏來台車站,鐵軌上行駛的不是威武的火車頭,而是小巧玲瓏的台車,娛樂性質大於運輸價值,可愛的車體,長的還真像小時候商店門口投十元硬幣就會隨音樂搖擺的火車。
 然而,在優閒的氣氛、極爽朗的天氣下,我們沒坐上臺車搖擺入山林,靠著硬朗的雙腳,順著台車軌道,一會兒就看到烏來瀑布從對面岩壁傾瀉而下。但仔細一瞧,名聞遐邇的烏來瀑布居然是條分岔的破布。聽說美麗的瀑布群位於更往深山去的內洞森林遊樂區,於是我暗自的將內洞排入了下一次的旅程。
回程路上,我們下切溪谷,一對當地泰雅父子檔開心的在溪水與溫泉畔嬉戲,看到我們熱情的邀請我們一起享受大自然的饗宴。我們隨即捲起了褲管,將雙腿在熱呼呼的泉水中烹煮。野溪溫泉對我而言比溫泉旅館更具吸引力,那是一種野人獻曝的的自然結合。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滾滾川水奔向大海。
距離上回來烏來,轉眼間已過了七冬,同一副眼鏡、同一支手錶、一樣的髮型,
派克猴子試著掩蓋歲月流過的痕跡。
很高興至今仍保有對生命的熱度、對自然的渴望

但誰能保證,七年後的我是還能保有這般愜意
將腳踩在這熱熱的石頭上,感受烏來的溫度?


不離不棄

每隔一段時間,身陷囹圄的阿扁就會被拿出來報導一番,他喪志的醜態、病魔殘身的狼狽,彷彿在提醒著這會大眾,在法治國家,貪汙官員所受到的懲罰,不因身分而有差別待遇。在牢獄禁錮長達六年,對一位當過八年總統的人而言,心靈上所受到的創傷已超越了肉體的死亡。

四案三審定讞,一共被判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證明阿扁的罪不是用「政治迫害」就能輕描代寫過去的。折磨至今,他依舊不肯認罪,甚至道歉,阿扁的字典裡永遠找不到懺悔兩個字,昔日高明、能屈能伸的政治手腕不見了,對於出獄沒有期待,可憐兮兮的任憑生命在牢房裡流逝。

對於阿扁的處境,我並不感到悲憤,因為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標準,誰超過了線都得接受懲罰,不能因為犯人受不了折磨而法外開恩,亂了章法。身為一般百姓,我不懂甚麼法律條文,也沒領教過政治舞台上的明爭暗鬥。那些說這些都是馬英九政治陰謀的人,始終拿不出有力的證據,那些吵著要釋放阿扁的人,也只能拿「族群和解」與人權的口號呼籲。這麼多年,一個人、一顆大鎖將台灣社會分成藍與綠。然而,在一次一次的分裂過程中,我看到了政治算計外的溫暖的人情。

2008年阿扁的入獄,讓綠營的選情兵敗如山倒,藍營食髓滋味,在往後每次選戰上,只要把阿扁的事蹟拿出來晃一晃,就可以抖出許多支持的選票。但綠營候選人從未把阿扁當作毒蛇猛獸的切割,不斷的有昔日的戰友到監獄噓寒問暖,想辦法改善阿扁在牢獄的就醫環境,找到機會就連署呼籲執政者特赦的可能性。不離不棄,從扁入獄的第一天起。他們不計較阿扁真若被釋放後,會如何衝擊自己選情,他們在乎的是,昔日好端端的戰友,正飽受不自由與病魔的煎熬。

現在呂副總統要以絕食表達強烈訴求,讓我不禁感動地寫下這篇部落格。

反觀馬英九在綠營不堪一擊時,當上了總統。時間慢慢的過去,阿扁牌漸漸不好使了,這次的縣市長議員選舉,社會上出現 "支持XXX 等於支持國民黨",或是"支持XXX等於支持馬英九"的口號,馬主席所到之處,候選人避之唯恐不及,車輪的黨徽也成了票房毒藥。選輸了黨內開始逼宮要他辭黨主席,他總統尚未卸任,新生代已蠢蠢欲動,為自己的政治版圖的角力戰做準備。

普遍的社會大眾認為,藍綠的最大差異在於統獨、台灣主權的認知。
但我認為,兩陣營最大的不同在於患難見真情與利益的算計

在金錢與權力的誘惑中,人情到底值幾兩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