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星期日

牛鈴聲中賀羊年 (1) - 蘇黎世

進入蘇黎世市區,正值星期假日,太陽還床上賴著,整座城市一片孤寂,迷濛的街道、沉睡的人們完全沒影響我們肆無忌憚的綻放繽紛的色彩,將旅人的興奮散播開來,C.W.Chen雖拖著笨重的旅行箱,一出車站仍舊像小孩般拿著相機到處拍照。「這就是歐洲的冬天呀!」嘴裡一面嘀咕著。
我睜大眼睛、用力的呼吸,並將全身的感官打開,試圖和記憶中的瑞士連結。每棵行道樹、每間店家,都像剛寫在昨天的日記般,既清晰又熟悉,不斷勾回我年少輕狂的留學歲月。能再踏上歐洲,宛如沐浴在春風裡,感覺自己不盡然是在旅行,而是在臨摹過往。

帶著大夥進旅店卸下重重的殼,再回到市區,接近中午依舊是杳無人煙,徒步閒晃在利馬特河(Limmat)岸旁的 Niederdorf小徑,猴妹本能的開始覓食,未到正午,當餐廳們還在準備中,就聞到遠處燒肉飄香,旅行途中,土耳其沙威瑪店總是最早營業、最晚打烊的好夥伴。
距離午餐還有一會兒,兩條厚實的捲餅暫時打發了嘴饞的團員們,一邊吃一面南行,沒想到手上的捲餅剛吃完,有人又開始東張西望,看到賣糖炒栗子的小販,毫不猶豫的又買了一包,彷彿剛剛那條捲餅是白吃的。真是把在台灣逛夜市的精神推展到瑞士來。
這裡的栗子就像當地人一樣,體型比台灣人大一號,但是嘗起來還是台灣吵得比較入味。
通過蘇黎世大教堂,歌劇院前的大廣場,也只有零星的路人,我們幾位色彩鮮艷的觀光客顯得格外不搭調,在巴黎的協和廣場或是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很難有這樣稀疏的觀光客。
搬了張板凳坐下來,媽媽在廣場附近的廁所撒了泡尿,要價一瑞士法朗。而妹妹的褲子卻在這裡得到了一坨免費的海鷗糞。
咱們找個地方用餐吧!! 團員們聽到口令迅速回神,從剛剛經過的幾間餐館中選出一間最對眼的。這間名為Swiss Chuchi restaurant 的瑞士餐廳,因為庭前可愛的布置,得到大家一致的認同。 餐廳走的是溫馨的風格,服務生很仔細的向我們介紹瑞士鍋,第一次吃什麼都新鮮,沒有考慮太多就點了一鍋起士和一鍋綜合肉片,雖然份量不是很大,但起士與熱油都是高熱量的食物,足以讓我們飽足到晚餐,至少我是如此!!
還好早來一步,當我們開始叉著肉在油鍋上烹煮、用麵包沾著濃稠的起士時,店門外頭已開始有遊客在排隊。這間餐廳的名片尺寸恰如名信片大小,印著如照片上桌布黑白的瑞士傳統圖案,C.W.Chen離開前抓了一把,打算免費的幫店家宣傳、分寄給台灣的親朋好友們。
起士和炸肉在胃裡蠕動著,產生莫大的能量,驅動我們的雙腿,繼續午後的市區觀光,遊走於利馬特河兩岸,溪流清澈見底,遊艇與觀光小艇乖乖地停在岸邊,此時蘇黎世湖岸上沒有人類的活動,頓時成了海鷗們的天下。

稍微爬上Lindenhofstrasse的小丘,就可以有不錯的視野,但是蘇黎世的市容實在是稱不上是美艷動人。河岸另一頭的山坡上,是蘇黎世大學,世界百大名校之一,雖早已脫離學校生活,偶爾還是會想走入校園,看看後生可畏的模樣。

或許是星期天,校園看不到幾位學生的影子,也可能正值滑雪季,學生們都到山裡找樂子了。妹妹從背包裡掏出了滿袋的零食,我們坐在活動中心的看台旁,一口點心、一口熱茶,看著陽光悄悄的露出半張臉,又隨即又慵懶的下班。唉! 連歐洲的太陽都比較好命。

晚餐由妹妹掌廚,房間裡有套小廚房,鍋碗瓢盆應有盡有,而我只記得回家洗完澡之後,雙眼呆滯,逃不過時差的糾纏,一吃飽就被溫暖的被窩給吸了進去。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