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 星期六

2015台南古都馬拉松 (上) - 古意昂然

才剛從瑞士山上下來,兩星期後的今天又參加了一場馬拉松賽事。其實這場比賽早在去年12月就已報名繳費完成,並非臨時起義。我是達爾文用進廢退說的擁護者,相信身體越動越靈活,尤其再成了上班族以後,更要把握業餘時間將全身上下的每條肌纖維看管好。

有了去年萬金石落馬的慘痛經驗,我深知賽前訓練與賽前暖身的重要,12月份報名馬拉松後,便從原來的悠閒游泳改為每星期20至30公里的路跑訓練,這也是下班後能擠出最大的訓練量了,雖然這樣的練習對於一位馬拉松選手而言,簡直是微不足道。
捉不住的光陰,距離上次造訪府城已是一年半前剛返台時的請益之旅,趁這個木棉花開的季節,我要好好體會葉石濤口中的 一個適合人們作夢、幹活、戀愛、結婚、悠然過活的城市。
無論畢業後多少年,成大校園總是我每次回台南必去的地方,那份念舊之情,早在大學時期就悄悄的鑲入我的基因,指引我回到印象中的校園,讓校園裡的那幾棵大樹,看看我成長的軌跡。勝利校區的樹上結滿了沉甸甸的土檨仔,曾經陪我走過青澀的宿舍生活,工學院大道上挺拔的黑板樹,可是一棵都沒有少,忠實的看著一群又一群的鐵馬藍白拖鵬程萬里,而測量系館前王者之姿的雨豆樹,不畏隔壁烏煙瘴氣的化學系,像是門神般守護著測量系。光復校區不動如山的老榕,數十年不變的榕園,是成大人的驕傲,也埋藏著我走過迎新、出營隊、畢業時的思念。
滋養我的化學系,十年後依舊穿著那件紫色的外衣,歲月的輪廓刻在生鏽的門框窗襦上,也印記在每位教授們的眉目間。彷彿在告訴我們,學化學的不重視華麗的外表,方能徜徉在科學的國度。這棟樓房,奠定我職場生涯的根基,也引領我走進科學的大門。
培育我的資源系,十年後有了不同的風貌,亦如他善變的系名。系館前的廣場點綴了漣漪般的樹叢、生意盎然。兩層樓的老系館後削去了屁股,蓋了一棟十二層的高塔,顯示了系上雄厚的財力。這一整修,雖然抹去了歲月的刻痕,卻也堵住我回憶的出口,回味不起那段歲月裡的過往。

無論是礦冶系、礦油系或是資源工程系,舊系館或是新大樓,
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真的認清自己的角色了呢?
校區與校區間的磚牆倒下了,時代在演變,科系與科系間的差異也越來越模糊,理工文法商不再有明確的定義,學生們的學習也越來越多元。光復校區裡象徵威權的蔣公的銅像也被拆除,再也片尋不著記憶中,那顆滿頭沾滿鳥大便的光頭。
光復操場上帶我走入路跑領域的老操場換了新面貌,再也不需要忍受下雨積水之苦,要不是明天就要跑馬拉松,我一定下去跑個幾圈回味一下。操場後我最忠實的球友也漆上了鮮明的色彩。沐浴在成大的校園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戀愛般的幸福。此刻,我的頻率正和古都輕柔的步調微微的共鳴著。
踏著思念的步伐走出校園,抱著濃濃的古意來到今晚投宿的旅館。
晚間,貓約了群久違不見的好友敘舊,我則早早的跟隨記憶的跑馬燈走入了夢鄉。

............繼續閱讀
2015台南古都馬拉松 (下) - 東山再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