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牛鈴聲中賀羊年 (5) - 伯連納峽谷的腳印

新年應該有新的氣象,今天沒有年夜飯當偷懶的藉口,早起成了登山者的必然。
晨霧壟罩著沉睡著的村落,
我們一腳踏出了旅館,迎面襲來乾冷的空氣,讓大家一開始忍不住咳了幾聲,接著吞雲吐霧的步行到車站,搭乘首班的伯連納列車前往Alp Grüm。
Alp Grüm小到只有一個火車站及一間民宿,小到沒有公路經過,夏季或許有健行的旅客來訪,但冬天只有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們在此下,眼前所有健行的指標與步道都藏於冰雪之下。
C.W.Chen有點怯步:「要不然咱們今天改下切到那碧綠的湖畔歇歇算了。」
仗著強慶的風聲、與路過的火車聲,我屢次假裝沒聽見繼續的向前行。
路是人走出來的,但一場雪過後,所有人們的足跡又會回歸大地,幾天之後健行者又會在雪地上,走出一條新的路。工作、生活或者旅遊,我們都習慣依循別人走過的路前進,在既有的制度下、在自己的舒適圈裡打轉,因為通常這樣比較快抵達目的,即使有差錯了也不會跌得太慘。
但想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常常需要勇敢的走自己的路,甚至冒一些些的風險。
勇敢的旅行,讓我們看見世界,也讓我們看見自己。
C.W.Chen用屁股當滑雪板,完全忘了身上的老骨頭已經用了六十年。
順從內心的渴望,每個人都可以快樂像小朋友一樣。
茫茫雪地中,自己的存在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繞過群山依然不見終點,遠方的火車是我們的明燈,指引著我們前進的方向。八隻大腳印與八隻雪仗,不畏高遶、不怕雪深,一步一步向前邁進。
無論走到哪,古早味筍香飯總在我飢腸轆轆時,給予我最大的安慰,
倘若確認成份裡無黑心食材,我將樂意為它代言。
其實背包裡是有準備熱水的,用雪水煮成的熱水也沒有比較好喝,
只是深刻體驗國中理化課的基本常識,
到將雪融化成冰水,再將冰水煮到滾,要耗費相當多的瓦斯。
調皮的雪人聞香而來,吵著要我們帶他回台灣,手邊沒有多餘的護照可以給他,我想瑞士比較適合它生長吧。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大地鋪好潔淨的床,任我恣意的躺、盡情的歇,不收我分文。
眼前的水壩讓人心中踏實許多,地圖上顯示,湖的盡頭是此健行路線的終點站,大壩受困在冰雪當中,讓人想到電影「明天過後」地球暖化後的場景,而所謂的湖也正埋在冰雪之下。
身於場景中的我們,沒有要逃難、也沒有要救援,輕輕鬆鬆地走過冰凍的湖面,
相信幾個月後,碧綠的湖水又會在此重見天日。
眼看著目的地的火車站近在咫尺,真正走起來卻是無比的遙遠,但願這不是雪中的海市蜃樓。
火車一小時才一班,明知得加快腳步,但執行來起有一定的難度,猶如馬拉松的最後幾公里。
在妹妹體力快不行時,大隊抵達終點 -  Ospizia Berina車站。
書上介紹的三小時健行路線,我們這群軟腳蝦走了快七小時。人家書裡介紹的是夏季健行路線,我們偏偏要冬天來,怪不了人,但冬季的雪景不也是非常迷人嗎?
正巧火車因為鐵軌積雪稍稍延誤,讓大家可以喘口氣。看著一旁悠哉喝酒的滑雪客,也好想來杯沁涼的啤酒。
黃色的列車是除雪工程車,與紅與白色的伯連納列車很容易區別。
最快的降溫的方式就是將頭埋到雪裡,就可以感受醍醐灌頂的滋味。
白天消耗了大量的能量,晚上妹妹準備了肉丸、培根與香腸等高熱量的食物,大家一點也不剩的掃進肚子裡。
今日的行程尚未結束,挺著飽嘟嘟的肚皮,晚上七點半鎮還有年度的滑雪表演Snow Show。
各個滑雪團體身懷絕技,宛如夜間的飛蛾般,隨著鎂光燈與音樂舞動著。
表演者有男有女有大人也有小孩,十分熱鬧
滑雪在這裡就像呼吸一樣自然.........令人羨慕。
今天可說是旅程中最累的一天,晚上的房裡想必是呼聲四起,卻沒有任何人有力氣張開耳朵欣賞。

..........繼續閱讀
牛鈴聲中賀羊年 (6) - 冰河列車
牛鈴聲中賀羊年 (7) - 霧裡看峰
牛鈴聲中賀羊年 (8) - 馬特洪峰
牛鈴聲中賀羊年 (9) - 蒙特勒
牛鈴聲中賀羊年 (10) - 巧克力與起司工廠
牛鈴聲中賀羊年 (11) - 沃韋
牛鈴聲中賀羊年 (12) - Twann
牛鈴聲中賀羊年 (13) - 伯恩
牛鈴聲中賀羊年 - 終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