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0日 星期五

牛鈴聲中賀羊年 (6) - 冰河列車

昨天即便再累,大家昨晚快速的充滿電力,清晨六點金寶的呼喚下起床,這就是出外旅遊的魅力所在,妹妹還勤快地幫大家準備漢堡午餐。要是在台灣,她肯定呼呼睡到中午。
正當我們準備告別這充滿陽光的小村,退房時,櫃台服務生遞了一個紙袋給我,說是一位小姐送給我們的禮物。我第一個反應是:可能是搞錯了吧! 打開一看,是兩本介紹瑞士旅遊的書,其中一本用原子筆勾出前天我們造訪的女妖山的路線,我腦中馬上浮現出在等纜車上山時,遇到那位素昧平生的滑雪大嬸。而她口中所說的:「如果世界上的人們,都像我們這樣善良,世上就不會有戰爭了。」更讓我深信人間處處有溫情,瑞士令人醉心的不僅有山水爾已。
後來想過後來她是如何找到我們的?
或許聊天中我透露了我們住在Celerina的旅館,以及鎮裡四位突兀的亞洲人臉孔吧。
拖著滿行囊的祝福,離開了Celerina,此刻我們的心情就像紙袋上寫的
" Time beautifully filled"

繼伯連納列車後,冰河列車是瑞士三大景觀列車之二,整條路線東起聖模里茲或達沃斯,西至策馬特,總長291公里,路程長達八小時。緩慢的車速沿途通過瑞士南部的山區的各個隘口,夏季每天早上有三個班次,冬季每天只有早上九點一班,二等艙要價CHF 149+13,其中的13法朗為必要的訂位手續費。光是這一段就值回了四分之一張Swiss Pass。我們幾天前訂位時,恰好趕上最後幾個零星的座位,尤其遇到旅遊團體的旺季,車位更是搶手,像我們隔壁車廂,就載了一整車的陸客。
上車前,媽媽不忘購物,一口氣買了四顆牛鈴,對於老一輩的人而言,旅遊與購物很難脫節,畢竟那個年代出國不是件容易的事、也沒有網路購物的無遠弗屆,紀念品的意義,不僅僅代表了物品本身的價值,還記載了到此一遊當下的回憶。
剛好車站裡有相片輸出的機器,我和妹妹用記憶卡輸出了幾張,當作明信片寄了出去。
冰河列車上並沒有看到冰河,貓空纜車上也看不到貓,頂多是人工貼上去的凱蒂貓。
但冰河列車上的景色的壯麗,絕對不是靠幾張相片可以輕易描繪的,在台灣想看到類似的高山雪景,可要揹著重裝、髒兮兮的走好幾天的路呢!!
午餐時間,服務生會前來詢問是否需要餐點服務,有點像廉價航空的模式,
只是火車在地上服務旅客,就沒有體態的限制,
不像空姐空少輕盈的體態,服務生各個身材壯碩如河馬大象,
其中一位來回穿梭,踩到妹妹掉在地上的耳機,瞬間被輾成了碎片,體無完膚
但這全都要怪耳機自己,看到河馬大象還不知道要閃!!

由於價格合理、環境舒適,大多數的旅客都會選擇用餐,
不過食物也像一般空廚,談不上美味,我還是比較呷意猴妹大漢堡。
八個小時的車程,原本擔心團員會像坐長程飛機一樣無聊,結果嘴巴忙著嗑滿桌的零食、眼睛忙著捕捉窗外的畫面,還來不及睡覺車子就已準時地抵達終點站 - 策馬特(Zermatt)。
非常喜歡策馬特這地名,給人氣勢磅礡、駕馬疾行的威武,但實際上卻是個極為悠哉、嫵媚優雅少女,仰臥在山谷之間。
抵達時的下午五點,策馬特已經準備迎接夜晚降臨。
此時,滑雪客們紛紛的踏上歸途,我們入住的旅館位於山坡上,距離火車站步行需要20分鐘,拉著大行李上坡有些吃力。
抵達旅館時已近六點,從房間窗戶外望出去,夜幕已拉下一半,
 半小時後,華燈初上的小鎮,點綴了寧靜的山谷,策馬特這害羞的少女宛如抹上了胭脂,在夜裡更加動人。
遠方的裊裊炊煙,激起全家傾巢出外覓食的慾望。
走進大街小巷中的餐館,幾乎每一間都呈現客滿狀態,排隊至少都要等到八點過後,
考慮到大家的飢餓,以及明天的行程,
我說:「今天將就點,回家自己煮泡麵充飢吧!!」
我今天是壽星,說要吃泡麵沒人有意見。
但今晚不算是敗興而歸,我們鎖定了兩間餐廳,
先預訂好了明晚及後晚的餐桌,才抱著期待的心情回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