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當我們玩在一起 - Avani渡假村

員工旅遊選擇來馬來西亞,可以說是被Avani棕櫚樹渡假村兩日的逍遙所吸引!!
渡假村位於吉隆坡南方的雪蘭莪州(Selangor),像一顆棕櫚樹倒掛在麻六甲海峽上,
往北一個多小時可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及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分校,
不像一般海灘有整排的競爭業者,一眼望去幾十里內不是杳無人煙的叢叢棕櫚,就是漫無邊際的海洋。
初抵Avani時月亮以高高在天邊,輝映著上海面上的點點燈火。
我們就是住在這一幢幢的高腳屋鐘中,夜裡好像停在海面上整排夜釣小管的船隻。
我們這團的房間,散布在棕櫚樹的各個角落,有人就進住樹根、有人爬上枝幹,也有人躲在葉子上。門一打開就一陣茅草香撲鼻而來,關去了空調,用一把懸掛的四頁扇,吹動海面的清風,將我們美好的夜晚泡在充滿詩意的燈光下。
清早,晨曦悄悄的爬上了陽台,向我道聲早安,他笑我不懂得享受慢活的滋味,
來度假還跟他一樣早起,我回頭望望仍埋在被窩裡的Polly,一臉幸福熟睡的模樣,這才叫懂得生活。而我始終帶著滿身好奇的血液,不斷尋找新鮮與刺激。
渡假村為了消磨熱血青年們的體力,安排了幾項堪稱體能活動,卻是極為陽春的遊戲
首先登場的是越野摩托車,本來以為可以像阿諾史瓦辛格在叢林裡飆速、橫衝直撞,
沒想到帶頭的教練居然以龜速在磨蹭,就像小朋友在學三輪車一樣,
兜了不到五分鐘的一小圈,每個人肺的都吸滿了廢氣。
再來是像台灣夜市中的打靶遊戲,拿著準心歪斜的氣槍,朝遠方的鍋靶射擊,打中紅心,沒有獎賞,更沒有布偶可以抱回家。
射箭遊戲倒是意外的有趣,大家擺了滿分的拉弓姿勢,箭往哪裡飛卻全憑運氣,和打靶遊戲一樣是射辛酸的,射中靶心一樣沒有獎品也沒有布偶,
所以我們將箭射得又高又偏,工作人員費了一番功夫才將所有箭回收完畢。
幾項充數的遊戲後,終於有讓人血脈噴張、神經緊繃像樣的設施,
這裡的賽道雖然不長,但催足油門、跟著不停顫抖的卡丁車過彎甩尾、超車,一樣非常過癮。不用怕被警察開單、是現實生活中無法滿足的享受。
早上的那些遊戲都只是熱身罷了,真正的體能考驗是在下午的水上運動,
裝著滿肚子的食物、乘著風、搖著槳,逐浪飄搖的划向麻六甲海峽,聽說只要帶足夠的糧食,就可以一路划到對岸的印尼,若不是跟著旅行團,真想駕這一片扁舟來趟海上大冒險。
放下船槳,在木麻黃圍成的林蔭中,打起沙灘排球,
與其說是打排球,不如說是撿排球,通常球打沒幾下就落地,
一看就是一群運動神經萎縮都市人的弱雞打法,
這也發現我年過三十的軀體,已使不出滑壘救球的神猛姿勢,
比賽輸贏不重要,有活絡全身筋骨就非常人滿足。
前面兩項運動完還剩七成左右的體力,剛好有自行車遶境活動,選了輛腳踏車,跟著領隊,繞了渡假村附近一圈,馬路的左邊右邊,皆是滿滿的棕櫚樹,剛好與平常上班,馬路的左邊右邊,皆是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奇怪的是,滿片叢林,空氣卻沒有比台北清新。
帶著滿身的汗漬,再回房間洗澡前,順道去了無邊際游泳池,
先到吧檯要了杯汽水,然後把身體浸在池中,所謂完全消暑就是這種舒暢的滋味,
要是海平面上有夕陽作伴就更浪漫了。
洗完澡,坐在陽台上吹著涼風,我的兩雙眼皮忽然變的沉重,慢慢地遮住了視線,
一整天的衝刺,不小心就把度假搞得比上班還要累。

但在月明星稀的南島夜裡,怎能沒有美酒相伴就入睡呢?
今晚,
已經忘了是酒醉還是疲倦,也不在乎在同事面前有沒有失態,
感覺這短暫的聚首  卻似久違的摯友相逢。
旅程的最後一天,慵傭懶懶地睡到自然醒,
出外旅行,時間總是不站在我們這一邊,假期總在培養好情緒時,就要結束。
在吉隆坡機場,團員們留下燦爛的笑靨,
明天一早,大家又得穿者整齊服裝,窩在小小的螢幕前為公司打拼,
但我一定會將當我們玩在一起時的所有歡樂,毫無保留的帶進辦公室中。
有人說 ,職場不容易找到真友誼,更有人提醒    職場,不是交朋友的好地方,
可能我運氣好
社會上的好人都集中到我們公司了吧!!

我們相約好明年的員工旅遊,再一起瘋狂一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