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5日 星期一

當我們玩在一起 - 吉隆坡

在吉隆坡的三天,穿插在購物行程中的,就是零星的團體必遊景點了。
阿鴻坦白地告訴大家,旅行團會去的景點千篇一律,說不上什麼特色,唯一能保證的就是能讓團員們有到此一遊的感覺。
於是乎,上車聽笑話、下車找廁所、在景點前拍照,成了這幾天在吉隆坡的回憶,而那雙硬朗的雙腳幾乎派不上用場。
第一次來到回教國家,伊斯蘭教的圓頂建築深深的吸引我的目光,有別於歐洲巴洛克教堂的宏偉、文藝復興教堂的精調細琢與哥德式教堂的高聳尖銳,平滑的穹頂反而給人親近沒有壓迫感的舒適。
我猶如井底之蛙,對於這信徒遍及歐亞非的回教,是如此的陌生卻又好奇,可惜導遊阿鴻是華人,吃的是肉骨茶、拜的是祖先。
未來太子城 (Putrajaya)是位於吉隆坡郊區新興的政府行政中心,正值假日沒有辦公人潮,整排遊覽車整齊的停靠在路邊,供遊客下車拍照,莊嚴綠頂的建築是馬國首相辦公的總督府。
相隔不到一百公尺是頑皮豹色的清真寺,清真寺裡是不拜神像的,阿拉真主存在膜拜者的意念之中,我很贊同伊斯蘭教形而上的真理自在人心的說法。
寺廟裡遊客比真正朝拜的人多,我很想靜靜的聆聽他們傳誦幾句的,可惜時間都被安排拿去購物了。
馬國的行政體制和英國一樣是採首相制,由國會下議院選出首相,而邦聯的最高元首稱為蘇丹國王,由九個統治區的蘇丹輪流擔任。馬幣紙鈔上印的就是他們第一位開國蘇丹 - 端姑阿都拉曼國王。
我想這是何等的智慧讓九位蘇丹心平氣和的坐在談判桌上,訂下輪流當共主的契約,連順序都可以不動干戈決定。中華民國當年孫中山、段祺瑞、馮國璋、張作霖、吳佩孚等雄踞各方的將領若能有如此氣度,日軍就不敢放肆的侵略、共產黨也無縫插針,故土上幾十年的烽火、政治鬥爭的浩劫或許就不會發生。
慶祝第十四任蘇丹 端姑·阿布都·哈林 二次登基,馬國花了八十億新台幣特地為他打造了一座新的國家皇宮,裏頭想必是十分華麗。
雖然花的馬國人民納歲人的錢,但總比被政治內耗浪費划算、被貪官汙吏A走值得。
當然,每個國家都有不堪回首的過去,尤其在曾被殖民過的土地上,
馬國政府為了紀念戰爭死去的官兵,仿造美國的Marine Corps War Memorial立了這座國家紀念碑。我們卻在雕像前喧鬧嬉戲,回想起來實在太輕浮。
英國殖民時期的建築也都一一完整地保存下來,改建為博物館,
他們緬懷過去,也計畫著未來,不讓彈丸之地的星加坡搶走馬來半島的風采,
城市概念館刻畫了其中的願景。
吉隆坡的城市開發與商圈規畫,並沒有商業利益的保證,像是我們來到的這塊The Atmosphere藝術氛圍立體壁畫園區,原本是豪華的綜合商圈,但因為地處偏僻,面對我們的不是熱絡的店員,而是冷冰冰的鐵捲門。
逛街逛膩的我們,看到這些不會動的壁畫也能玩的不亦樂乎。
當我們驅車離去,留下的是一片寂靜,連聲貓叫狗吠都沒有,
真佩服旅行社,連這樣都可以納入觀光景點。

在吉隆坡的三天,每餐大魚大肉準時端到面前,
不知旅行社哪來的不成文規定,到東南亞國家就離不開密集的餵食行程,如果可以真想和當地人交換一下,讓他們來吃這些Buffet,我去吃他們的家常料理。
但所有的三珍海味比不上這餐獨特用手扒飯的道地印度料理,讓我回憶起當初在諾丁漢時,小黑室友帶我們去吃衣索比亞菜,吃完後滿身香料味的難忘經驗。
其實來當地就是要吃一些特別的食物,讓消化道也有旅遊到才對。
正餐都吃得很飽,但女生們看到夜市的小吃,發現胃突然又有了空間,
一向只吃三餐的我託大家的福,也嘗到了亞羅街夜市著名的烤雞翅,考的烏漆媽黑的,跟東山鴨頭長的一樣,口味的確不錯!!
入住的飯店也有相當的水準,只是洗澡熱水不夠熱讓我和Polly隔天鼻水如兩行瀑布般的流,
第一天晚上,Ivan和麥可捐出房間,讓大家自在的品嘗在地飲料、方便麵以及夜市小吃。
這次旅行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公司也交到一群酒友,
Kelly在台灣機場就先買好酒,身怕大家渴著了,
平常看起來越是文靜乖巧的,酒量越是深不可測,
我們原本在游泳池畔暢飲開來,泳池打烊了,繼續在健身房旁的室內續攤。
其實,住什麼飯店,吃甚麼料理都不是旅遊的重點,
我之所以笑得開懷,不是美酒的甘甜,更不是飯店的設施的享受,
而是在旅遊中找到我們工作外共同的語言。

這或許也是員工旅遊最大意義所在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