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2015

尾牙第二年

越接近農曆過年,餐廳越是興隆。越是知名的飯店餐館,越是一位難求。尾牙包場、結婚設宴、親友聚餐的大量需求,完全反映了民以食為天的中華文化。舉凡喜慶、談生意、敘舊都離不開餐桌的習俗,雖然算不上應酬,但鋪張的飲食文化是我始料未及的。

自越南的五日奢華美食返國後,至今一個月來,飯局喜宴聚餐尾牙的連續攻擊,早已麻痺了整套消化系統,我一面惋惜著這些不被珍惜的餐點,一面懊悔著消磨在飯局間的光陰,無奈的是我終究無法與社會脫節,沒有勇氣起身逃離餐桌,起義抗拒暴飲暴食的文化,只因飯局上咀嚼的不僅是食物的酸甜苦辣爾已、更夾雜了人生百態與情感交流的滋味。

一月份所有飯局中,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過於今年的年終尾牙,
儘管滿桌菜色,我只匆匆地喝了口雞湯。
擔任公司福利委員的緣故,參與了尾牙的籌畫工作,讓我看到了老闆的豪氣與貼心。
以往的年終尾牙,福委們都會要求到職未滿一年的菜鳥準備娛興節目,讓不少同仁為了準備節目,事前花了大量的下班時間排演,尾牙當天也無法專心享受餐點,於是老闆特地交代福委今年要讓所有的員工都能在台下好好的吃飯欣賞表演,不必費神煩惱餘興節目。

公司光是訂桌、請那卡西加上福委會提供的抽獎費用以及老闆加碼的金額,一個晚上就支出了四百多萬台幣,平均每位員工有兩萬元的預算。對於營運穩定的公司來說,辦尾牙花個幾百萬可謂稀鬆平常,甚至拿大把銀子請藝人上陣的公司也非少數。相較起我們公司仍處於草創階段,至今尚未獲利,老闆卻將員工視為公司最重要資產的珍惜著,在台灣社會可說是鳳毛麟角。

我們四名福委在尾牙當天是當然的工作人員,負責從一開始的員工簽到、來賓帶位、流程掌握以及獎品登記發放,三個半小時的尾牙簡直快的不盡人情,一路非常流暢的走完所有流程,老闆會後特地拿了酒杯到櫃檯向我們工作人員逐一致謝,他或許不知道,今晚當工作人員的我有多麼樂意。一直到曲終人散時,所有的疲勞才蜂擁而至,然後滿足的提著今晚打包的剩菜回家。

尾牙不一定要滿桌龍蝦鮑魚才夠氣派,就好比婚宴辦的隆重,愛也未必會比較長久。其實公司每日用心提供的膳食,是我點滴在心頭的福利,不但每天中午可以不必忍受外食排隊的擁擠,還可省下大量的時間好好睡個午覺。今晚的抽獎活動是人人有獎,即便是沒有偏財運的派克猴子,也得到低消5000元的禮卷,雖然這對我而言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因為工作帶來得滿足遠遠勝過禮劵的價值。
近兩年尾牙,都是以表揚服務滿十年的員工做為開場白,今年一字排開共有九名,大家開開心心的從老闆手上接過紅包與琉璃紀念座。無論他們把工作當樂趣、甘願把年輕歲月奉獻給了公司,還是單純的把工作當習貫、迷迷糊糊的求個溫飽,都值得我敬佩。不敢保證十年後自己也能從老闆手中接下紮實的紀念座,但肯定的是我會收藏並且享受在公司服務的每分熱情。

福委的擔子也在尾牙結束後正式卸下,一年的任期讓我對公司添增了許多認同感,如果以後有機會,我依然願意再次為大家抬轎。

1/27/2015

小錢包

結束一日的工作,下班依循著平時的路線騎車回家,天空飄著半大不小的雨滴,行人、汽機車全神貫注的趕路,一心想窩回溫暖乾淨的家。

在路燈不是很亮的巷弄中,因為腳踏車速度不比汽機車,我瞧見車道外緣地上有一個饅頭大小的粉色錢包,正被灰黑色的雨水侵蝕著。下意識地雙手按下剎車,停下車將她拾了起來,拿在手上感覺蠻扎實的,大概是剛剛不小心從哪位騎士口袋滑落出來的。

轉個彎剛好就是派出所,這也是近年來第一次走進警局,值班員警接過錢包後,將錢包所有袋子一一打開,發現小小的錢包居然塞了這麼多東西,有身分證、健保卡、現金、捷運卡、藥丸、平安符、鑰匙、還有一疊集點卡。失主是位近四十歲的台北女生,員警翻了翻證件,無奈地說找不到連絡電話或信用卡,他們沒辦法連絡失主。

我於是好奇的問:「你們警局和戶政單位難道沒有連線,可以通知失主來認領? 至少讓失主在重辦證件時可以安心地知道錢包已被拾獲,沒被歹徒拿去做壞事。」警員卻說:「沒有這回事,他們能做的是按照身分證後戶籍所在地,將錢包送到轄區警局,被動的等失主去來認領,如此爾已。」我聽了無奈地說:「只怕到時人家都已補辦所有證件了。」

小錢包不是名牌、裡面沒有汽機車駕照、信用卡,也沒有幾張鈔票,推想錢包的主人是克勤克儉的小上班族,今晚錢包掉了應該心急如焚,想到這裡,我實在看不慣衙門這位員警消極的態度。於是我說:「乾脆我自己拿去寄宅急便好了,至少這樣明天人家就可以收到。」警員卻堅持說交給他們處理就好,但就我聽到他們的處理方法就是在各分局間傳來傳去。真希望自己是柯P,可以狠狠地修理他一頓。

心想下雨今晚也沒安排練跑,我就繼續站在警局,看有什麼辦法可想。他們馬上問我要不要走人還是要填單子,我回答:「按警局規定需要填就填」,他卻回過頭說:「反正裏頭也沒多少錢,而且還要等六個月沒人認領,我看還是算了吧!」,接著和一旁的同事討論晚餐要吃什麼。我覺得他們根本沒有認真想辦法找到失主,就連裝一下敬業也省了。我再耗下去也是雞同鴨講,於是帶著失望的心情走出警局。

回家我馬上Google搜尋"撿到錢包",原來我不是第一個糟遇到這樣情況的。雖然我寧可相信中華民國的警員是古道熱腸的,只是這次恰好遇到少數的怠職警員,不過有了這次經驗,以後撿到錢包我會自己拿去寄比較直接。





1/25/2015

學不倦、教不厭

去年公司的營運結果不如預期,不僅在生產線上浮出一連串問題急需解決,在新產品的開發送件上,進度也是不斷延遲,甚至胎死腹中。公司的股價一直以來都維持兩百元以上的水準,夢想、人才及遠見支撐了這艘艦隊,緩緩的航向未知的新大陸。我這艘獨木舟,幸運的在前年秋天加入了這支艦隊。

身為船長的大老闆,見過大風大浪,科學家出身的他,講求踏實,維持一貫一步一腳印的經營策略。在新的年度如同去年,編了可觀的預算投資研發,在艱難含辛茹苦的草創時期,也從未從員工福祉開刀,反而祭出更人性化的福利制度,廣納人才也設法留住老員工。因此,龐大的人事成本是公司最甜蜜的負擔。

拿著小槳登船後,每天辛勤的在下艙跟著水手舵工學習船上大小事、打零活,動動手動動腳、流汗一整天,日子很充實也很快就過去。外面刮風下雨、海盜來襲、船何去何從,都有水手長頂著,終究毋需小水手們煩心。曾受過小小科學訓練的我,逐漸有機會上到甲板上與輪機、事務、大副、二副接觸,看到下艙以外的風景。看到越多,知道更多,煩惱也就越多,船上並非我想像的簡單,我也無法回頭做個單純的水手。

我們就像航行在社會百工的汪洋中,船上裝載著千百種不一樣的夢。有些高階主管受到船長的感召,老遠從國外返台投效的,有人工作單純等月底領薪水、年底領年終。有人將工作當作一生的職志,將年華歲月奉獻給公司,當然迷迷糊糊的跟著別人上下船也不佔少數,也有像我一樣單純的想發揮所學。大家同心協力,努力的讓艦隊駛在正確的航道上。

GMP藥廠最強大的精神在於文管系統,凡做過必須留下痕跡,實驗會留下紀錄、操作與制度都有SOP可循,在處處都有規範下,還是有主管決策微調的空間,尤其在公司發展尚未成熟時。就我觀察,管理階層出現兩種思維,一種講求科學、一種講求目的。前者的擁護者多半是發表過期刊或是有外國經驗,後者則是經驗豐富台灣藥廠老手奉行的脈絡,兩者各有各的道理,老闆兩種人才都需要。

就實現短程目標而言,把效率做標竿的目的性作法顯然吃香許多,也容易受到上司的肯定,因為如此作風常給人多產與認真積極的刻版印象,做了再說、邊做邊學、求快求準的精神的確立了不少戰功,收立竿見影之效,他們常常把時間壓縮得很緊,讓我無力招架。然而,遇到新的挑戰、困難的瓶頸時,就不是瞎做猛做,像無頭蒼蠅可以解決的。此時,對於科學本質探究的精神,才稍微顯得出點優勢,雖然在會議中,我常被大副提點說“這裡不是追求科學的地方,找到能用的方法就行。”但相信他也明白所有方法背後都有科學支撐,不是任意拚湊就下的結論。

學不倦,所以治己也;教不厭,所以治人也。經常很尷尬地的被夾在面對兩種不同領導模式中,但我清楚地知道,大家都是為了公司的前途而努力,如果能汲取雙方的優點,靈活運用,必是業界一大優勢。比起多數台灣傳統製藥產業,惟節省成本、以量制價是瞻的代工思維,我們有很大提升的潛能,或許也是為何我們年年虧損,股東們依舊可以放心地做大夢的主要原因吧!!

1/04/2015

五芒金星落紅塵 (3) - 永不凋零的蓮花

蓮花是越南的國花,是越南人婀娜多姿、柔美的象徵。越南航空也將蓮花作為官方標記,就像中華航空機尾的那顆梅花,十分亮眼。可惜的是,台灣人並不像梅花般的堅忍不拔,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精神也沒在越南人身上看見。
說實在的,旅行途中並沒有深入接觸在地越南人的機會,大張與阿海兩位門神,將一團24人罩上了金鐘罩,不讓任何一隻迷途的肥羊落入觀光區的陷阱中。儘管喪失了冒險的樂趣,但聽聞到不少前人的慘痛經驗後,深知這把保護傘的重要,畢竟共產世界中人的思維不是自由世界人民所能理解的。
前前後後待了兩天越南首府 - 河內,一座不怎麼迷人的城市,紊亂的市區交通、蛛網纏繞的電線杆與此起彼落的喇叭聲、完全看不懂的街牌號誌,以及不闇中英語的河內人,跟著旅行團無非是最輕鬆的旅遊方式。儘管河內大多數所謂的景點,都是沒有規劃解說、讓人看了不留印象的跑馬燈。
鎮國寺、文廟、以及三十六古街著名的古蹟,看不出越南對於歷史的珍惜。
導遊阿海是土生土長的越南人,講的一口流利的中文,卻無法道出古蹟內深蘊的文化。廟宇古蹟上刻的盡是我們看得懂的繁體中文,
燒香、拜神明、祭孔,我感受到的是濃厚的中華文化。
那究竟越南人的根在哪裡?
中國統治、法國殖民,或許這塊土地有太多不堪回首的過去,讓人民想拋開過去,只想好好的活在當下。
第三天晚上我們有近兩小時的時間自由活動,大張在這座教堂前將團員撒出,放我們在三十六古街中血拚,我特地換好足夠的越南盾準備好好的促進地方繁榮,結果卻十分令人失望。
我們像走進落後版的台北萬華賊仔市,一半賣著低廉粗糙的飾品,一半賣著名牌的膺品,偌大的三十六古街,逛不到一小時就意興闌珊。最後,Polly只買了一隻小熊玩偶,而我和小胖兩手空空,一件戰利品都沒有。
賣不了輝煌的歷史文化,也賣不了精緻的伴手禮,但越南人有堅強的意志,有永遠的精神領袖 胡志明主席。還劍湖西北的巴亭廣場內的胡志明博物館與胡志明陵寢是河內最精彩的兩個標的。有各國語言的簡介摺頁,還有英文的文字導覽,是本地人、外地人或者觀光客爭相朝聖的景點。
陵寢周圍戒備森嚴,軍警嚴查,就怕有心人士動了胡主席一根寒毛,阿海說全國越南同胞,一生至少都會來這裡參拜一次,表達對偉大主席的敬意。胡主席終身未娶,終生奉獻給國家,死後全國上下把沒有後嗣的他當作祖先祭拜,這一家六口的越南人盛裝在陵寢前拍照留念。右邊這位警員不分青紅皂白,硬是不讓我們走回頭路,讓我們走了一大圈才上遊覽車。
柵欄外沒有公安,走起來自在許多。後排黃色的法式建築,是1906年的法國殖民時期的總督府,後來成為胡志明主席的辦公室、現在政府的辦公場所。
每次逛完河內景點大街回到飯店,裡外生活極度的反差,讓人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在台灣,如此奢華的飯店是我負擔不起的享受,在越南,卻可以用很低廉的價格輕易滿足。
越南在二十一世紀即便沒有流血的戰爭,在經濟上連小小的台灣都可以輕易的將它征服。
這些豪華飯店背後的龐大收入與利益,落入少數國際集團的口袋,官商勾結開發的結果,當地居民的生活依舊無法改善。
越南可以說是我第一個看到"苛政猛於虎"的國家,可憐的是國家的人民已習慣成自然,認命的當老虎嘴邊的一塊肉。政府將國內大量的勞力輸出,越南男孩女孩離鄉背井,為國家賺取外匯,累積的資金經過政府的金錢遊戲,富了官員,國家建設依舊貧瘠。
社會改革、法治維新他們可能一輩子都沒想過,能顧好眼前的生活便是他們人生的大幸。

導遊阿海是北越下龍灣人,為了生計補習學普通話、先前任職越南勞工出口的仲介,來過台灣好幾次,今年是他當導遊的第三年,他和大多數的越南人一樣,努力掙錢為了過好日子,
我們這團也都很捧場的和他買了些伴手禮,然而,整趟旅程中讓我了解越南的,不是阿海。

阿海對於自己國家的歷史、社會制度不甚了解,對於他而言,中文只是單純的一項謀生技能,可以從台灣和大陸的遊客身上賺到鈔票,他並不曉得這是一把打開越南歷史文化的鑰匙,因此更了解自己的國家。當阿海在向我們介紹各景點時,就像解說牌上冷冰冰的字眼,在參觀越南最大皇朝 - 丁、李皇祠、文廟與鎮國寺等越南古蹟時,都是輕輕帶過,取景幫大家拍拍照,我嘗試從中他身上找到越南人的魂魄,可惜無功而返。
阿海的心中有著永遠的胡志明主席,五天的行程裡,沒聽過他對越南政府有任何的微詞,年輕的阿海受過高等教育,看過台灣選舉、搭過高鐵捷運,但內心深植的共產黨思想,早已腐蝕他改變社會的熱情。對於黨的信念,猶如一顆永不凋謝的蓮花,孰不知荷盡已無擎雨蓋,越南就像他們的火車一樣,用又慢又舊又不準時的速度和世界競爭著。

領隊大張走過越南許多都城,看遍了越南人為了金錢對光觀客使出的各種骯髒手法,他毫不掩飾地在阿海前點出政府種種荒唐的自肥政策,硬是掀開五芒金星旗後的黑幕,我們除了昨舌外,就當作是聽故事看笑話般輕鬆帶過。

如果您總是對台灣社會忿忿不平,請來一趟越南,就會知道當下的我們有多幸福。








1/03/2015

五芒金星落紅塵 (2) - 一程山水、一寸柔情

每一餐都吃得飽得要命,這不是原本飛來北越的動機。好吃的料理,在台灣多花一點銀兩也吃的到,但下龍灣與陸龍灣綿延迭起的饅頭山,沒有太多人工的矯飾,坐在搖搖晃晃掉漆的扁舟上,深入絕境的浪漫才是吸引我來到這裡的動機。

旅行社流暢的安排,三小時的飛行家四小時的車程,團員們在旅程的頭一天就抵達下龍灣,向晚的夜色與霧氣將下龍灣的景緻籠罩在白紗當中,我們只有期待隔日太陽東昇。跨年的下龍灣岸,沒有跨年晚會也沒有七彩煙火,星星是穹蒼上最耀眼的光芒。
翌日清晨,2015的第一道曙光穿過房間的落地窗,映入我的視網膜,也掉進了相機的感光元件。我知道天亮後我們即將乘著小舫,越過眼前這片海洋,拜訪上帝掉在海裡的饅頭。
用過早餐後,我們登上了像這樣的白色郵輪,幾十艘像這樣的郵輪像螞蟻雄兵般,迎著陽光朝著海上前進,好像在爭奪海上饅頭。
外頭風吹的強勁,絕大多數的團員選擇待在床艙內喝茶聊天,我戴上了旅行社發的斗笠,黝黑的敷設與硬朗的胳膊,乍看之下也挺像越南外勞的。最後我們選擇盤腿坐在船首的甲板上,頂著陽光、像個討海人,依偎著浪花前進。
輕舟駛過疊嶂峰巒,大家的神經從一開始的驚訝到最後的麻痺,反覆的風景催人入眠,此時導遊引領大家乘上馬達快艇,一下子從三輪車換成跑車,疾速的行駛宛如在海面上打水瓢,激起一條條白色的漣漪,趕走了整船的瞌睡蟲。
激情的擺盪後,坐上人力的小舢舨,慢慢地跟著船夫搖槳的節奏穿過海蝕洞,一旁年輕的韓國導遊帶著團員們熱情地吆喝著,雖然聽不懂他們喊的是什麼,心情卻跟著雀躍了起來。
下龍灣域近兩千顆饅頭上,幾乎沒有住人,更沒有一島一飯店的噱頭,完全保持著自然風貌。就算遊客雲集的英雄島上,也只有三兩家賣雜貨的小攤與一間公共廁所,島上的登頂階梯亦是用原始的石頭堆疊而成,力求不破壞自然景觀,在這方面倒是挺像歐洲先進國家的。旅行社在團員登島後拍了一張合照送大家留念,照片裡各個人模人樣,就是背景差了點,完全嗅不出下龍灣的味道。
一個半小時的逗留時間,讓大家慢慢地爬上山丘,以鳥兒的姿態俯瞰青山碧水,享受一個看不見電線杆與水泥建築的天然國度。這讓我想到電影水世界最後的場景,大夥坐在熱氣球上,興奮的凝視著地球上被海水淹沒僅存的陸地。
回程前順道造訪了鐘乳石岩洞,是喀斯特地形的一大特色。
洞裡幾乎是乾涸的,和想像中的很不一樣,探照燈打上五顏六色的光芒添增了夢幻的氣息,有些遊客還活在原始人的時代,不僅雙手不停地觸摸,還用石頭在岩穴的牆壁上刻字,鐘乳石上清楚紀載著到此一遊痕跡,有英文、韓文當然中文也沒缺席。
繞了一圈詭橘氣氛的石灰岩洞,重回陽光的懷抱真好。
下龍灣的行程就在匆匆地七小時航程中結束,其實,原本很想報名海上Villa的五星級過夜船的,但正值跨年連假,艙位一床難求,只好作罷。或許有一天等到我白髮蒼蒼、步履蹣跚時,我會再次回到這裡,看看散落海上的饅頭是否已被人啃食。

體驗北越第二程山水是在第四天的長安湖生態保護區,這裡的知名度遠不若下龍灣,從河內南下約兩小時的柏油路車程,中間還經過一段有六線道的高速公路,到了寧平省,路兩旁只見農田與荒地,偶見水泥與鐵皮砌成的工廠,連供外來觀光客休憩的購物站也簡陋無比,當地居民想盡辦法把握住每一個可以賺錢的機會。
長安湖生態保護區有多好幾處乘船的渡口,我們造訪的是剛開發的一個,這裡的船夫尚未被鈔票泯滅了良心。領隊大張告訴我們,幾處惡名昭彰渡口,船夫會將遊客划到購物站,直到遊客掏錢買東西才將他們載回來。

多數的船夫以女性為主,這裡不像義大利的鳳尾船和劍橋的撐船只有短短的半小時,從乘上綠色竹筏那一刻起,船夫的槳從未停過,他們不會說英文,所以把自己當作是馬達般規律的擺動肢體,手划痠了換用腿划,槳從未放下過,喘息喝水都省了,兩個小時後送我們回到渡口。
我默默的羨慕這些船夫的體力,更佩服他們吃苦耐勞的精神。但看到她們爬滿繭的雙手,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慨。
這裡的水清澈見底,跟著水流搖擺的水草、追逐覓食的魚群全逃不過我們的視線。
裊繞於山間的靈氣,訴說著反璞歸真的美好,蜿蜒寧靜的溪水,洗刷兩小時車程的疲憊。

平安準時地回到岸邊,放眼一看,漂浮在渡口,和我們一樣綠色的竹筏估計有上千艘,大張說這些船夫平均兩至三天才能排到一次班,換算起來一星期工時不到六小時,收入非常微薄,飢寒起盜心,難怪有船夫會對觀光客動歪腦筋。
上岸前了遞了小費給船夫,感謝她這兩小時敬業付出給我的感動,
她微笑地向我點點頭。
匆匆如我的遊客,蜻蜓點水般忘情於下龍陸龍山水間,轉眼間渡舟的景色將成回憶,
與我們萍水相逢的擺渡人們,在明日太陽升起後,繼續搖著槳,像鐘擺在渡口間流轉著。

但願我們這群觀光客,沒有驚醒他們心中社會主義的夢。


......繼續閱讀
五芒金星落紅塵 (3) - 永不凋零的蓮花

1/02/2015

五芒金星落紅塵 (1) - 舌尖上的越南

以往的旅行路上,嘗試過追逐不加修飾的自然景致,亦不拒絕沒有行程表的輕鬆慢遊,經歷過插旗式的瘋狂奔波拍照路線,也喜歡在大城市的博物館裡泡著,但是一路吃、一直吃,早也吃,晚也吃的暴肥旅遊模式,以美食為主軸的玩法,在過去的行程裡從未發生過,這次在越南行可說是撐大了胃、掀開了肚皮。

除了每天飯店提供的自助式早餐,剛起床味蕾還在沉睡著沒好好品嘗外,其餘餐餐皆是驚奇,小胖在開飯前第一件更是拿著相機記錄下滿桌的美饌。貼心的旅行社每餐也給足了大家一個半小時以上的用餐時間,讓每位饕客足以沉醉在與料理的對話中,不只是填飽肚子爾已。

對於享受美食,派克猴子剛剛起步,故找不到貼切的形容詞,讓美味重現,但還是希望藉由以下的照片,依照自己的喜愛程度,誠實的記錄下讓自己暴飲暴食的每一餐。

#11 越南航空空廚 Vietnam airline meal
往返越南的客機上各用了一餐經濟艙的空廚料理,雖然列為這趟旅程中最為遜色的一餐,比起有些航空公司重鹹的五味雜陳飯菜味,越航的食物算是清淡爽朗的,我也有始有終的將空姐空少端到面前的餐盒吃得精光。
#10 河內洲際湖畔酒店下午茶及酒吧 Intercontinental Hanoi WestLake Afternoon tea and Sunset bar
第三天下午兜了圈文廟後,午餐Buffet的料理還沒消化,又端上三層的英式茶點。照理應當非常悠閒浪漫的下午茶時光,大家卻吃得有些勉強,雖然小胖和Eater還是輕易的解決。
最後一天晚上,我們三人迎著風,坐在飯店湖畔露天的沙發上,依偎著小火爐,一邊喝雞尾酒,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們喝下了西湖朦朧的夜景,以及度假完全放鬆的自在。隨然結帳時發現身上現金不夠,還好可以刷卡。
#9  La Verticale 法越Fusion創意料理
長期被法國殖民的越南,遺留下道地的法國料理,在越南法式料理的價位較高,通常店裡只有外國觀光客消費,旅行社這次安排了三餐的法式料理,這是我覺得比較沒特色的一餐,上菜速度緩慢,分量非常少,也沒什麼服務可言。至今我依舊無法了解創意料理講究擺盤而讓顧客吃不飽的其中奧義。
我和Polly各點了鴨和魚套餐,鴨肉是柴柴的幾片胸肉,魚肉沒有刺又嫩,天壤之別。
 #8  Madame Hien 賢女士家常越式料理
這是下飛機後的第一餐,或許是第一餐的緣故,第一次吃到越南米差點沒吐出來,還好有醬汁可以幫助下嚥。可能從小吃慣台灣香軟的蓬萊米,這麼硬的再來米連在英國都很少吃到。這間的菜色清淡順口,飯前的那杯檸檬香草水更是開胃的好飲品,照片請見五芒金星落紅塵 - 序。儘管菜色沒有令人驚豔之喜,高雅的用餐環境及親切的服務,讓旅程有不錯的起頭。不好山珍海味在第一餐就全搬出來吧,總要為後頭留點伏筆。
#7 Blue Pearl 海鮮火鍋
吃完賢女士越式料理,驅車四小時來到下龍灣,做個按摩就差不多要吃晚餐了。下龍灣物資不如河內充裕,旅行社還是非常有誠意地在附近度假飯店中找到最像樣的餐廳讓團員們享用。這餐非常的清淡,海鮮幾乎都是清燙就上桌,也沒有沙茶醬油等佐料,海鮮原汁原味的呈現。導遊貼心的每人發一瓶當地啤酒,只是我真的喝不慣,入喉後比Guinness還要苦。
#6 下龍灣船上海鮮炭烤BBQ
下龍灣的海水裡藏著大量的珍饈,毫不羞澀地跳到我們的船上,經由船長之手,變成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料理。這一餐,遊船靜靜地停在海面上,傍著窗外山色,我們用最自然的雙手,拾起桌上剛烤好的蟹貝魚蝦往嘴裡送,不經華麗雕飾的料理,有著大海的甘甜,。

杯盤狼藉的餐桌,分量之多,我們終究沒能力將大海的好意全部吃下肚,看在船長與船夫的眼裡一定很不是滋味吧。
#5 傳奇飯店 -寧平風味料理
第四天驅車到陸龍灣,一個觀光業剛起步的村落,在蠻荒赤貧的黃土上,可見好幾幢水泥鋼骨的飯店雛形,傳奇飯店是我們享用午餐、剛落成不久的飯店,這傳奇的飯店在用餐時間只有我們一團24人與兩位西班牙的夫婦。
對於連續幾餐的自助餐攻擊,安靜的用餐環境與清淡味道的越南寧平省家常菜深獲腸胃的青睞,反而讓我多扒了兩碗飯。
光論食物,未必能輕易地打敗#6-#11名的餐廳,但因為這餐帶給我最大的歡樂,所以排進了前五。用餐時間飯店裡放著四大天王還有周華健的歌曲,飯店外飄著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導遊說這間飯店的老闆不喜歡大陸人,也讓我們嗅到了越南排陸的氣息。
我們這團中年紀最輕的一位,包辦了全團吃剩的糯米紙,從飯店內吃到飯店外,從飯店外吃到遊覽車上,像是辦公室裡的碎紙機,因此被我們封了Paper Eater的綽號。

#4 SUE Buffet
第五天在越南享用的最後一餐,也是五天以來菜色最為豐富的一餐,旅行社像是幫我們做這五日越南料理的總複習,從生魚片、炸物、海鮮炭烤、河粉攤到Pizza,將近上百種的料理令人不知該從何下手。
到了最後一天,眼前整片的料理漸漸視為理所當然,小胖也沒有多加拍照。團員們吃的戰鬥力依舊,一樣從進餐廳坐下的那一刻吃到驅車離開的前一秒。我最喜歡這間餐廳的壽司與甜湯,壽司不輸給台灣的日本料理店,而無論熱的三種甜湯以及冰的三種充滿濃濃的東南亞風味。
當天,整間餐廳熱鬧烘烘的,幾乎都是何內本地人,這裡是聚餐、慶生的好地方。當天做我們後面的是越南共產黨的官員,點了滿桌的烈酒,桌上也拿了一堆吃不完的食物,飯吃一半竟叼起菸來,還好沒有把痰往地上一吐。

#3 Sofitel Metropole 法式經典自助餐
這餐是此行程中價位最昂貴的一餐( NT 1200),在Sofitel裡的法式料理餐廳,導遊說此飯店是歐洲名流們的最愛,旺季時飯店不接旅行團破壞服務品質。的確,光是飯店的裝潢與餐廳門口就可以感受到歐風的高貴氣質,這裡曾招待過許多貴客,包括Bill Clinton、Brad Pitt等名人。 
這間的主餐看起來十分細緻,大蝦、螃蟹、干貝料也下的實在,但嘗起來口味卻普普,羊肉和牛肉烤得有點過熟,但在終究在糕點區嘗到了法式料理的精隨,尤其是那道只挖到一角的咖啡烤布蕾,可謂甜點中的極品。於是,這一餐有一半以上的胃是裝了甜點以及外脆內Q的法國麵包。
#2 Novotel Ha Long Bay Buffet
第二天在下龍灣的最後一餐,也是2014年的最後一餐。剛從下龍灣坐船回來,稍作梳洗,食慾大增,從六點一直吃到九點餐廳打烊,現夾現烤的BBQ是這間排到第二名的原因,剛烤好的花枝與大蛤蠣鮮味十足,配上韓式泡菜,相同的菜色不知拿了幾盤。這間的甜點則以種類取勝,20種以上的糕點放在餐廳的最前頭,熱熱的麵包布丁是我的最愛。
可惜我們只顧吃,沒留下甚麼相片。
但今晚不知是否餓鬼附身,剛吃完上樓洗完澡,邀小胖到房裡來喝酒吃零嘴,跨年的前十分鐘,又跑到大廳倒數喝香檳,今晚獨特的跨年氣氛的確幫這一餐增添了不少分數。
#1 Intercontinental Hanoi WestLake Buffet
第四天的晚上,旅行社刻意留了空白的夜晚,讓大家在飯店裡用美食填滿今天的行程。
每個人或許對於菜色、口味,氣氛裝潢的講究,服務的態度都有不同的偏好,但這一餐是我們三人一致公認為第一名的餐廳。理由是這餐結合了法式與越式料理的精華,也吸取了#3 與 #2的長處,在現夾現烤部分,除了肉類、花枝、蛤蠣外還多了牡蠣與大蝦。壽司生魚片,還有手捲,我一個人就吃掉整條花壽司,第一餐小不點的蘑菇湯,在這裡一樣的口味可以喝通海。
甜點也給得夠力,小胖吃了一輪還沒有吃到不好吃的,而我即便吃得再飽,也要在起桌前讓兩塊Tiramisu滑進我的胃中。

還有無數以上未提及的料理,像是餐餐都有的越南河粉、春捲還有涼拌香蕉花,都是很棒的特色料理。

然而,船過水無痕,以上這些美食,早已化為糞便,投入馬桶,還給了地球。
我們用非常便宜的代價,在發展中國家得到了頂級的享受,走進一間比一間豪華的餐廳,與來自外國觀光客為伍。當我們品嘗各式精緻料理時,挺著微凸的肚皮時,街上到處是一碗河粉就能飽餐一頓的越南人。

越南人比我們努力工作的人很多,但能坐下來品味生活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包括我們的導遊阿海,當我們縱情在飯店用餐時,他自己就在外面的小館內解決。而服務我們五天的司機及司機小弟,我從沒看過他們下車用餐。

我只是跟團的,所能做的,就是認真的體驗餐點所帶來的滿足,不浪費盤裡的每一丁食物,如此爾已。



五芒金星落紅塵 (3) - 永不凋零的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