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2015

高山嚮導營 - 傾聽自己的聲音

偏安於台北都會區,一晃眼也超過一年半了,

平日,期待著到公司和分析夥伴們一起為案子努力,假日,期待著到郊外欣賞大自然的風景,天秤的兩端保持著穩固的平衡狀態。
晚上做做運動,寫寫網誌,周末定期回淡水、找Polly出去走走,生活過得簡單,卻也快活。日復一日,飛過了一隻又一隻的青春小鳥。人生如果以時間當座標軸,我已完成或者說用去了一半,沒有凸槌的話,如此規律的戲碼將會一直重複演到退休。上班努力的解決分析的問題,存摺上的數字多了幾位數,假期多遊歷了世界幾個角落,雙腳爬上台灣幾座百岳,完成幾場馬拉松,然後無聲無息的離開人間。如果以夢想的進度當座標軸,自得其樂於上班工作,是我踏上夢想道路的起點,因為人的基本需要若無法滿足,談夢想也就不切實際。但我清楚地知道,規律的工作是身為社會一份子的一點責任,卻不等於夢想道路的終點。

終點究竟在哪?

現在回答或許太早,卻不願等到退休後再來尋找,或者等生命結束前才在後悔。於是我開始在有限的業餘時間,摸索自己值得用一生去追求、體驗的心靈境界。

四月六日,從玉山回來的隔天,遞出了由自己淺薄登山經歷所寫成的履歷,應徵今年度高山嚮導培訓的課程。因為對於攀登高山,我的知識明顯不足,埋下許多潛在危險,而相較於挑戰台灣百岳,我更希望能幫助更多朋友們,看見台灣山岳之美。隔天順利的收到錄取通知,一星期後,開始數個月室內課程與高山見習的活動。

本梯次一共招收24名學員,年齡層分布從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到退休的養老人,職業廣泛到有公務人員、計程車司機、工程師、教授、廚師等。過去,大家對登山有不同的看法與經驗,現在,報名嚮導的動機也千奇百怪。其中,有一名老師的想法我深感認同,他說他想成為高山嚮導的目的是因為實在看不慣時下的年輕人將心靈與視線鎖在小小的手機屏幕中,他要用自己的影響力解放這群可憐的孩子們。我則是告訴大家,相較起在歐洲,台灣人有戶外運動的比例十分稀少,喜愛觀光享受的人口卻特多。為了滿足遊客們物慾的要求,飯店與道路修建反而造成山林過度開發,破壞了原本山林的原貌,我認為愛護土地的第一步就是親近它、了解它,於是登山嚮導就扮演輔導民眾的要角。

第一個星期連續三晚的開場白課程,每位教官都像是一本活的故事書,散發著無限的魅力。有人專精裝備使用、有人擅於帶隊技巧、有人專研氣象天文等,對我而言,他們的魅力來自於每顆滾燙的服務熱忱,以及用耐心、愛心與用心所累積出的帶團經驗。期待有一天,我也可以像他們一樣,侃侃而談山裡的故事。

白天上班、晚上上課的生活雖然有些吃力,但我絕對願意多付出點時間找尋人生的可能性。

4/05/2015

3952m - 登頂賦歸

一點半睜開了雙眼,眼睛張得大大的,怕驚吵到還在熟睡的團員們,披了件衣服到屋外做月光浴。我凝視著月亮,他彷彿想對我說些甚麼,其實月亮一直都在,只是平常在都市裡,她的光埋沒在街燈車燈之中,而我的視線亦被高樓大廈以及霓虹燈給遮蔽。
好久沒有呆呆的、什麼事都不做、什麼事都不想的凝望天空了。
兩點整,廚房裡傳出火爐轟隆隆的聲音,山莊裡的原住民正努力的為莊裡的遊客準備早早餐。稀飯、肉鬆、脆瓜與花生米,外加一顆白饅頭,上一次吃這麼標準的中式早餐大概是服兵役時的記憶了。
三點鐘輕裝從山莊出發,小雞走在最前頭,其他隊員低著頭跟著前面隊員的腳步之字上坡,在漆黑的森林裡,一盞盞搖晃的頭燈好像飛舞的螢火蟲。
隨著海拔越爬越高,風也越來越強勁,距離山頂只有2.5公里的路程,仰首一望卻好像是永遠到不了的天堂。但沒有人打推堂鼓,靜靜地聆聽著呼吸聲與風聲交織的樂曲,頂著登山杖幫自己加油打氣。
最後登頂前的兩百公尺,團員一個挨著一個,手腳並用的拉著鐵鍊,小步筏的在陡峭的碎石坡上挪移,深怕一失足就落入萬丈深淵。
雙手放開鐵鍊,爬上山巔的那一刻,天上的黑幕正撥放著齊柏林「看見台灣」的最後片段,
月未落,日已升,我屏氣凝神的欣賞日月交班,
金粉撒下大地,照在所有大人小孩滿足的臉頰,連重度低頭族患者們都睜大了雙眼,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上來過超過十次的小雞,一臉神情淡定的看著遠方,若有所思。
我實在無法想像登頂十次後的感受究竟是甚麼?
層層山巒浮在雲海中,雲影若隱若現映照在眼前,
登頂成功、挑戰體能、征服極限等形容詞不能形容我內心的澎湃,
我只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渺小,像風一樣劃過一座座山頭,來去完全不著痕跡。
我清楚地知道沒有人能征服玉山,她永遠都在這裡,我們頂多只是征服了自己的恐懼。
我們可能是幾位同事、三五好友、昔日同窗或是家人,因為對山的嚮往而相聚在3952公尺的玉山上,此刻的短暫相聚,明日又各奔東西,走在自己人生的道路上。
團員們有人重妝上陣,為的是留下青春美好的一面,

我不知哪來的勇氣,在眾人吆喝下,脫去了層層外衣,
說不冷是騙人的,在眾多目光下,硬是挺起了胸膛,
體驗到女人愛美不怕流鼻水的道理。

下個月將滿60歲的C.W.Chen,在耳順之年登上了玉山,卻也悲喜交集,
喜的是他硬朗的身體不畏高山險坡與長途跋涉,悲的是這一天其實可以早個二三十年。
登山團體們拍完登頂照後陸續下了山,我們十一人還留在山頂上蹦蹦跳跳著,
團員中,有四位是十年前的高中同窗,換上了當年極不合身的制服,
站在台灣的最高點,象徵著這麼多年不變的情誼。
3952,對於身在這塊小島上的人而言,不僅僅是四個阿拉伯數字爾已。
下山,是腿軟的開始。
來時四周一片漆黑,摸著前面隊友的步伐上山,
回時山尖陡壁一覽無遺,步步驚心,
小雞在前頭叮嚀著大夥要小心。
登山是團體的運動,
隊友們前後相互照應,因而降低恐懼,倘若不小心掉下去,至少有人會幫忙喊救命。
回到排雲山莊,廚房準備了兩大鍋的泡麵,沒有料的清湯掛麵,大家用力往嘴裡扒,
扒完後行囊上肩,準備回家。
人去樓不空,待會又會有從台灣各地來的朋友入住,繼續做我們昨晚的夢,看我們昨晚看的星空。我們大概是今天最後一批離開山莊的,莊裡的原住民朋友說兩小時候他要背一袋垃圾下山,笑著說不要被他迎頭趕上。
下山的步伐雖輕快,卻也走了四個小時。歸途中大家藏不住滿足的神情,以及歸心似箭的腳步。全員平安下山,小雞完成嚮導的使命,臉上多了如釋重負的笑容,儘管有團員說以後再也不敢來了。

四個小時的車程,將我們從塔塔加鞍部送回都市的繁華,路途中車上沒幾個人是醒著的,醒著的人們聊工作、聊過去、也談未來,大家有著不同上山的目的,讓我們短暫聚首,
但是明天太陽升起時,大家都得呼著汙濁的空氣,繼續為著生活努力打拼。

C.W.Chen按照計畫,帶我們到台中市區裡大快朵頤一番,當晚雖然吃得好飽好飽,卻沒有昨晚在排雲山莊吃粗茶淡飯的刻骨銘心。
車子駛入高速公路上紅色的銀河,緩慢地流回了台北,昨夜的繁星與月光還在我腦海中閃爍著。
回到了塵凡,一切都變得簡單,五花八門的食物、目眩神迷的飲品以及便捷的交通工具,掏出鈔票就有人服務,
人心卻因為這張薄薄的紙而變得複雜,
每當從皮夾掏出千元鈔票換取便利時,我會多望一望鈔票背後的玉山與雲海,想想曾經在3952m上那份簡單的美好。






4/04/2015

3952m - 上山

從登山口起到排雲山莊8.5公里的路途上,路徑清晰,指標明確,幾乎不大可能迷路,但高山空氣稀薄,動作緩慢是平地人適應高山最有效的方式。領隊小雞走在前頭,以極緩慢的速度帶領我們前進,足以讓團員們沿路看風景照相,每兩公里就放大家在路邊歇息。
之前登百岳的經驗都是重裝上身,這次僅揹著空盪盪的小包包,雙肩可說一點負擔也沒有,一直走到午餐的白木林涼亭,手機訊號都還是滿格。C.W.Chen在休息時拿起手機,預訂了明天晚上下山慶功宴的餐廳。團員們更有人休息就講電話、滑手機。
參天的鐵杉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也不懂人們的指尖為何要在小小的板子上滑來滑去,
龐大挺立的身軀數著上山下山的人們,看著四季更迭,不知不覺過了好幾百年,
而矛盾的人呀,來到自然依舊離不開文明的束縛,在文明的世界裡又渴望自然的懷抱。
我無意打擾這片悠然綠意,拄著兩支登山杖漫步在一米寬的石徑上。
樹蔭是登山客永遠的朋友,怎有人忍心將他砍作材
接近中午時刻,西峰觀景台上滿是歇息的山友,遠方光禿的碎石山頭就是終點玉山主峰,不管路途還有多遠,陽春召我以煙景,午飯後枕著背包大家席地睡成一團,一小時奢侈的休息是今天難忘的回憶。
前方還有3.5公里的路要走,午後的驕陽不停催促著我們的腳步,
小雞卻說時間還早,依舊帶大家緩慢前行,
下午四點,排雲山莊前的樹梢首弄姿,像在為我們的抵達喝采
總長8.5公里的平路,我們走了近七小時,山莊裡的原住民卻只需兩個小時。
他們把我們的慢當作玩笑講,我們把他們的快當瘋子看,
走在相同的道路上,一樣的終點站,有人悠哉旅行、有人忙於奔命。
巍巍高山上插著青天白日旗,寫著豪氣的毛筆字,
突然想到若有一天打不過阿共,或許這裡可以做中華民國最後反攻的堡壘。

山莊是體驗計畫經濟的好所在,無論您口袋有多深,餐點只有單一價格,但吃不夠可以加飯加菜,絕對餓不著,廚房會燒好熱水,供大家飲用。
餐盤中的每一粒飯、每一道菜,甚至我們用的桌椅,都是原住民們辛苦背上來的,
大家珍惜著食物,飯後幾乎沒有廚餘。

這裡找不到自動販賣機,也沒有福利社,
水尤其珍貴,只夠拿來飲用。
住宿房型也只有一種 - 多人通舖。
海拔三千公尺上的高空,水與空氣並沒有想像中的理所當然,
很多時候,問題不在於環境,而是在於心境,
真正愛山的人,跳脫物慾的誘惑,生活一樣能怡然自得。
月光灑落大地,晚風吹入我單薄的衣裳,聽說今晚將會有月全蝕,
不忍看見殘缺的月亮,我早早躲入被窩中,腦海中不斷地響起王宏恩的月光,沉沉的入眠。

繼續閱讀.........

3952m - 登頂賦歸


3952m

託先人與小孩的福氣,天上掉下來四天的連續假期,而且是扎扎實實晴朗無雲的好假期。
深邃神秘的蘭嶼小島與王者姿態的南湖大山是我隨手掏出的口袋名單,剛好適合四天三夜的出走,孰料一個月前南湖的雲陵山屋沒中籤、往返蘭嶼的船票也早已售罄,台灣人對於連續假期出走的渴望,可見一番。

但一顆驛動的心豈能就此平息,『上帝為你關閉一扇門,必會爲你開啟另一扇窗』。此時,原本不抱希望的備案,竟奇蹟似的翻牌,幸運地抽中中籤率更低的玉山排雲山莊。我猜是上天疼惜我的身體,不願看我跑完馬拉松的兩星期後,又要走四天的山路。
兩天兩夜的玉山正是長短恰到好處的旅程。
不同於幾年前初登雪山時的莽撞,這次的行程從抽籤、訂房、公糧、睡袋到路線規劃全部交由登山社專業安排。雖然少了冒險的樂趣,卻多了份舒適與安全的保障。


  • 時間:04/03/2015 ~ 04/05/2015 三天兩夜
  • 領隊:小雞
  • 成員:猴子、C.W.Chen、猴媽及七位團員
  • 交通:TOYOTA RAV4、接駁專車
  • 住宿:兀瑪斯民宿、排雲山莊
  • 食膳:Royal Host、古早味筍香飯、排雲簡餐、星享道自助餐。
  • 花費:約6000新台幣


  • 行程規劃:
Day 1, 04/03/2015 (五)
1100 淡水啟程  1500 台中小叔叔家   1800 高鐵烏日站  Royal Host   2130 兀瑪斯民宿 (望鄉部落)
Day 2, 04/04/2015 (六)
0500 東埔  上東埔停車場 排雲管理站   接駁車  0900 登山口0k  孟祿亭1.7k  前峰山口 2.7k  西峰觀景台5k (午餐) → 大峭壁6.7k  1600 排雲山莊8.5k
Day 3, 04/05/2015 (日)
02:00起床早餐  03:00啟程  主北岔路口 玉山主峰 10.9k  0900排雲山莊8.5k  0930 早午餐  大峭壁6.7k  西峰觀景台 孟祿亭1.7k  1400 登山口  接駁車 上東埔停車場上車處 → 1700 烏日高鐵站 台中小叔叔家洗澡  1800 星享道自助餐  0100 台北。

登山社表定集合時間是六點四十分於高鐵烏日站,高鐵站附近一片荒蕪,晚餐只好在站裏頭幾間連鎖餐廳做選擇,Royal Host環境舒適、選擇多元,雖然價格高了些,但對C.W.Chen而言,九牛一毛,況且接下來兩天在山上能不能乾淨舒適的吃一餐都是未知數,於是特別珍惜眼前的食物。
我們這團共十人,剛剛好塞進這輛大福斯,所有的大小行囊只好坐車頂,在夜裡趕路,兩個多小時後抵達坐落在信義鄉的布農族部落 - 望鄉。小小的部落裡遍布著民宿,民宿裡停滿了躲避城市喧鬧的車輛,以及嚮往閑靜的人們。
一幢幢簡單的木屋,沒有華麗的點綴裝飾,房裡不見冷氣風扇,自然風吹撫我們入睡,不到十點所有團員已乖乖熄燈躺平。寧靜的夜裡,只聽見窗外的蟲鳴以及C.W.Chen規律的呼聲.......夜裡我望鄉思情,憶起大學那些年與同學造訪茂林、霧台、山地門等原鄉部落的景致。
轉眼間我們這群無憂無慮的學生變成了又憂又慮的上班族,隔天清晨五點,領隊小雞便喚醒大家,團員們的疲勞全老實的寫在臉上。
小雞帶著大家往山裡開了近兩小時的車程,最後停在塔塔加停車場,背上行囊,換成11路公車,繼續往玉山前進。
玉山登山口下的立牌,12年前寫著"珍惜一山一水,人間盡善盡美",已換成英文 "Mt Jade Trailhead"。石碑旁稚氣未脫的小毛頭,臉上多了副眼鏡、眉目間也多了些沉穩。
大學時期未能夠走完的路、到達的山頂,今日的我要將它完成。 

繼續閱讀.......

3952m - 上山
3952m - 登頂賦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