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2015

當我們玩在一起 - Avani渡假村

員工旅遊選擇來馬來西亞,可以說是被Avani棕櫚樹渡假村兩日的逍遙所吸引!!
渡假村位於吉隆坡南方的雪蘭莪州(Selangor),像一顆棕櫚樹倒掛在麻六甲海峽上,
往北一個多小時可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以及諾丁漢大學馬來西亞分校,
不像一般海灘有整排的競爭業者,一眼望去幾十里內不是杳無人煙的叢叢棕櫚,就是漫無邊際的海洋。
初抵Avani時月亮以高高在天邊,輝映著上海面上的點點燈火。
我們就是住在這一幢幢的高腳屋鐘中,夜裡好像停在海面上整排夜釣小管的船隻。
我們這團的房間,散布在棕櫚樹的各個角落,有人就進住樹根、有人爬上枝幹,也有人躲在葉子上。門一打開就一陣茅草香撲鼻而來,關去了空調,用一把懸掛的四頁扇,吹動海面的清風,將我們美好的夜晚泡在充滿詩意的燈光下。
清早,晨曦悄悄的爬上了陽台,向我道聲早安,他笑我不懂得享受慢活的滋味,
來度假還跟他一樣早起,我回頭望望仍埋在被窩裡的Polly,一臉幸福熟睡的模樣,這才叫懂得生活。而我始終帶著滿身好奇的血液,不斷尋找新鮮與刺激。
渡假村為了消磨熱血青年們的體力,安排了幾項堪稱體能活動,卻是極為陽春的遊戲
首先登場的是越野摩托車,本來以為可以像阿諾史瓦辛格在叢林裡飆速、橫衝直撞,
沒想到帶頭的教練居然以龜速在磨蹭,就像小朋友在學三輪車一樣,
兜了不到五分鐘的一小圈,每個人肺的都吸滿了廢氣。
再來是像台灣夜市中的打靶遊戲,拿著準心歪斜的氣槍,朝遠方的鍋靶射擊,打中紅心,沒有獎賞,更沒有布偶可以抱回家。
射箭遊戲倒是意外的有趣,大家擺了滿分的拉弓姿勢,箭往哪裡飛卻全憑運氣,和打靶遊戲一樣是射辛酸的,射中靶心一樣沒有獎品也沒有布偶,
所以我們將箭射得又高又偏,工作人員費了一番功夫才將所有箭回收完畢。
幾項充數的遊戲後,終於有讓人血脈噴張、神經緊繃像樣的設施,
這裡的賽道雖然不長,但催足油門、跟著不停顫抖的卡丁車過彎甩尾、超車,一樣非常過癮。不用怕被警察開單、是現實生活中無法滿足的享受。
早上的那些遊戲都只是熱身罷了,真正的體能考驗是在下午的水上運動,
裝著滿肚子的食物、乘著風、搖著槳,逐浪飄搖的划向麻六甲海峽,聽說只要帶足夠的糧食,就可以一路划到對岸的印尼,若不是跟著旅行團,真想駕這一片扁舟來趟海上大冒險。
放下船槳,在木麻黃圍成的林蔭中,打起沙灘排球,
與其說是打排球,不如說是撿排球,通常球打沒幾下就落地,
一看就是一群運動神經萎縮都市人的弱雞打法,
這也發現我年過三十的軀體,已使不出滑壘救球的神猛姿勢,
比賽輸贏不重要,有活絡全身筋骨就非常人滿足。
前面兩項運動完還剩七成左右的體力,剛好有自行車遶境活動,選了輛腳踏車,跟著領隊,繞了渡假村附近一圈,馬路的左邊右邊,皆是滿滿的棕櫚樹,剛好與平常上班,馬路的左邊右邊,皆是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奇怪的是,滿片叢林,空氣卻沒有比台北清新。
帶著滿身的汗漬,再回房間洗澡前,順道去了無邊際游泳池,
先到吧檯要了杯汽水,然後把身體浸在池中,所謂完全消暑就是這種舒暢的滋味,
要是海平面上有夕陽作伴就更浪漫了。
洗完澡,坐在陽台上吹著涼風,我的兩雙眼皮忽然變的沉重,慢慢地遮住了視線,
一整天的衝刺,不小心就把度假搞得比上班還要累。

但在月明星稀的南島夜裡,怎能沒有美酒相伴就入睡呢?
今晚,
已經忘了是酒醉還是疲倦,也不在乎在同事面前有沒有失態,
感覺這短暫的聚首  卻似久違的摯友相逢。
旅程的最後一天,慵傭懶懶地睡到自然醒,
出外旅行,時間總是不站在我們這一邊,假期總在培養好情緒時,就要結束。
在吉隆坡機場,團員們留下燦爛的笑靨,
明天一早,大家又得穿者整齊服裝,窩在小小的螢幕前為公司打拼,
但我一定會將當我們玩在一起時的所有歡樂,毫無保留的帶進辦公室中。
有人說 ,職場不容易找到真友誼,更有人提醒    職場,不是交朋友的好地方,
可能我運氣好
社會上的好人都集中到我們公司了吧!!

我們相約好明年的員工旅遊,再一起瘋狂一次。


5/25/2015

當我們玩在一起 - 吉隆坡

在吉隆坡的三天,穿插在購物行程中的,就是零星的團體必遊景點了。
阿鴻坦白地告訴大家,旅行團會去的景點千篇一律,說不上什麼特色,唯一能保證的就是能讓團員們有到此一遊的感覺。
於是乎,上車聽笑話、下車找廁所、在景點前拍照,成了這幾天在吉隆坡的回憶,而那雙硬朗的雙腳幾乎派不上用場。
第一次來到回教國家,伊斯蘭教的圓頂建築深深的吸引我的目光,有別於歐洲巴洛克教堂的宏偉、文藝復興教堂的精調細琢與哥德式教堂的高聳尖銳,平滑的穹頂反而給人親近沒有壓迫感的舒適。
我猶如井底之蛙,對於這信徒遍及歐亞非的回教,是如此的陌生卻又好奇,可惜導遊阿鴻是華人,吃的是肉骨茶、拜的是祖先。
未來太子城 (Putrajaya)是位於吉隆坡郊區新興的政府行政中心,正值假日沒有辦公人潮,整排遊覽車整齊的停靠在路邊,供遊客下車拍照,莊嚴綠頂的建築是馬國首相辦公的總督府。
相隔不到一百公尺是頑皮豹色的清真寺,清真寺裡是不拜神像的,阿拉真主存在膜拜者的意念之中,我很贊同伊斯蘭教形而上的真理自在人心的說法。
寺廟裡遊客比真正朝拜的人多,我很想靜靜的聆聽他們傳誦幾句的,可惜時間都被安排拿去購物了。
馬國的行政體制和英國一樣是採首相制,由國會下議院選出首相,而邦聯的最高元首稱為蘇丹國王,由九個統治區的蘇丹輪流擔任。馬幣紙鈔上印的就是他們第一位開國蘇丹 - 端姑阿都拉曼國王。
我想這是何等的智慧讓九位蘇丹心平氣和的坐在談判桌上,訂下輪流當共主的契約,連順序都可以不動干戈決定。中華民國當年孫中山、段祺瑞、馮國璋、張作霖、吳佩孚等雄踞各方的將領若能有如此氣度,日軍就不敢放肆的侵略、共產黨也無縫插針,故土上幾十年的烽火、政治鬥爭的浩劫或許就不會發生。
慶祝第十四任蘇丹 端姑·阿布都·哈林 二次登基,馬國花了八十億新台幣特地為他打造了一座新的國家皇宮,裏頭想必是十分華麗。
雖然花的馬國人民納歲人的錢,但總比被政治內耗浪費划算、被貪官汙吏A走值得。
當然,每個國家都有不堪回首的過去,尤其在曾被殖民過的土地上,
馬國政府為了紀念戰爭死去的官兵,仿造美國的Marine Corps War Memorial立了這座國家紀念碑。我們卻在雕像前喧鬧嬉戲,回想起來實在太輕浮。
英國殖民時期的建築也都一一完整地保存下來,改建為博物館,
他們緬懷過去,也計畫著未來,不讓彈丸之地的星加坡搶走馬來半島的風采,
城市概念館刻畫了其中的願景。
吉隆坡的城市開發與商圈規畫,並沒有商業利益的保證,像是我們來到的這塊The Atmosphere藝術氛圍立體壁畫園區,原本是豪華的綜合商圈,但因為地處偏僻,面對我們的不是熱絡的店員,而是冷冰冰的鐵捲門。
逛街逛膩的我們,看到這些不會動的壁畫也能玩的不亦樂乎。
當我們驅車離去,留下的是一片寂靜,連聲貓叫狗吠都沒有,
真佩服旅行社,連這樣都可以納入觀光景點。

在吉隆坡的三天,每餐大魚大肉準時端到面前,
不知旅行社哪來的不成文規定,到東南亞國家就離不開密集的餵食行程,如果可以真想和當地人交換一下,讓他們來吃這些Buffet,我去吃他們的家常料理。
但所有的三珍海味比不上這餐獨特用手扒飯的道地印度料理,讓我回憶起當初在諾丁漢時,小黑室友帶我們去吃衣索比亞菜,吃完後滿身香料味的難忘經驗。
其實來當地就是要吃一些特別的食物,讓消化道也有旅遊到才對。
正餐都吃得很飽,但女生們看到夜市的小吃,發現胃突然又有了空間,
一向只吃三餐的我託大家的福,也嘗到了亞羅街夜市著名的烤雞翅,考的烏漆媽黑的,跟東山鴨頭長的一樣,口味的確不錯!!
入住的飯店也有相當的水準,只是洗澡熱水不夠熱讓我和Polly隔天鼻水如兩行瀑布般的流,
第一天晚上,Ivan和麥可捐出房間,讓大家自在的品嘗在地飲料、方便麵以及夜市小吃。
這次旅行最大的收穫就是在公司也交到一群酒友,
Kelly在台灣機場就先買好酒,身怕大家渴著了,
平常看起來越是文靜乖巧的,酒量越是深不可測,
我們原本在游泳池畔暢飲開來,泳池打烊了,繼續在健身房旁的室內續攤。
其實,住什麼飯店,吃甚麼料理都不是旅遊的重點,
我之所以笑得開懷,不是美酒的甘甜,更不是飯店的設施的享受,
而是在旅遊中找到我們工作外共同的語言。

這或許也是員工旅遊最大意義所在吧!!

5/23/2015

當我們購在一起 - 吉隆坡

種種的因素,讓今年員工旅遊辦得十分慘淡,很多人對行程興致缺缺,有同仁得留守趕計畫,也有少數人寧願領旅遊劵自己Happy去。雖然今年的福委熱心地安排了不同花樣的目的地,包括適合攜家帶眷的六福村、台南的奇美博故館古蹟巡禮、還有馬祖藍眼淚的浪花之旅,想躲開梅雨季的,可以選擇曬黑炭的馬來西亞,或者參加永不退流行的日本團。

有了充足的特休假當後盾,選擇能和陽光約會、有著熱情沙灘的馬來西亞,沒料到我居然是部門裡極少數參加旅遊的成員。
我心裡默默的想著:「自己旅行,隨時都可以,錯過員工旅遊,起碼得再等上一年。」
一大早,長榮航空讓我們享受漫步在雲端上的樂趣,走出了溼答答的台灣
員工連同家屬,一行共43人
這五天行程的主軸非常簡單,第一是逛街購物與餵食,第二是揮灑汗水努力放空,依循著非常典型的旅行團節奏按表操課,但令人驚豔的是,舌燦蓮花的導遊阿鴻、搭配不顧形象的領隊Amada,在小小遊覽車座椅間的小舞台上演一場又一場精采的脫口秀。阿鴻風趣的一面唬爛,一面介紹馬國風俗民情,更巧妙地推銷當地的土產,讓大家沉醉在逛街購物的興致中,而忽略了錢包越來越扁的事實。
首站的屠宰場是肉骨茶土產專賣店,所有服務人員操著流利的華語,殷勤地讓我們試吃試喝,賣力地推銷肉骨茶湯、雞湯以及東哥阿里。店裡的東西五花八門,簡直就像是小型的超級市場,遊覽車載著一團團的台灣肥羊往裏頭送,促進地方繁榮。
身為台灣上櫃藥廠的我們,為國爭光不落人後,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在第一站就被剝了厚厚的一層皮,臉上卻一個個露出滿足的笑容。
挾著被挑起的購物興致,阿鴻帶我們前往下一個宰場,賣的是白咖啡。
上一站剛吃完鹹鹹的肉骨茶,甜蜜蜜的咖啡恰好擄獲大家的舌尖,不下十種口味的白咖啡任憑我們試喝,但說穿了只是在相同的咖啡粉裡添加不同香料而已。
這一站雖然沒有像肉骨茶那樣瘋狂掃購,消費量也足以讓店員與阿宏樂開懷了。
下午的放風時間,阿鴻將我們放在鬧區的巴比倫購物城(Pavillion shopping mall),
與台灣的購物商場大同小異,連在裏頭逛的多半也是黃皮膚龍的傳人。
國際貿易盛行的二十一世紀,真不知道為何還要大老遠地來這裡看相同的東西?!
就連台灣士林的豪大大雞排在這裡也可以買的到,
長達兩小時的購物時間,讓我們這群男同事真的不知道要把身體往哪裡擺。
或許是前幾站逛累了,偌大的購物城居然激不起大家買氣,大家手上提的都是晚上要消磨的零嘴餅乾。
第一天的血拼行程終於告一段落。
在吉隆坡的第二天,阿鴻繼續帶領我們衝刺,一早就將大夥帶進皇家雪蘭莪錫蠟博物館(Royal Selangor )參觀。馬來西亞盛產錫礦,早期華人因採礦潮而移民來此,但錫不在國際貴金屬的行列中,頂多只能維持生計,無法真正致富,真正牽動馬國經濟命脈的是石油,也是雙子星大樓的主人。
錫製品,沒有耀眼的金屬光澤,卻能安定的融合在各種不同的金屬中。而馬國人就如同錫的化學性質般,不同人種、宗教及文化的組合間達到彼此尊重、和諧共生的平衡。
加工廠開放觀光導覽,致力於提高產品的附加價值,是近幾年來傳統產業升級求生存的勝利方程式。這招在我們團上一一奏效,儘管單價不斐,在鎂光燈與舒適環境的催情下,不知不覺的慷慨解囊。
金雕細琢的展館,讓不起眼的錫礦,畫上了濃妝、住進了豪宅。然而,我更想看到的,卻是錫礦工人篳路藍縷的挖礦、冶金的艱辛歷程。
馬國除了有地底原油的黑金外,也有長在樹上的黑金,剛走出錫蠟博物館,直接策馬前往Harriston巧克力工廠,工廠隱藏在不起眼的住宅巷弄間,酷似台灣的地下食品工加廠。
這裡是幾個屠宰場裡最黑的一個,價格硬比外頭貴上兩倍之多,正可疑的是他們陽春的包裝與食安的顧慮。當我好奇的拿起相機捕捉團員購物的模樣時,被店員狠狠的制止,我不解的是為何幾包巧克力有必要這麼神秘?!
儘管我用力的在旁踩剎車,涉世未深的Polly還是闊綽的買了一大箱回來送親朋好友。
下午不免俗的來到吉隆坡的地標 - 國由雙峰塔(PETRONAS Twin Towers),88層的高塔是目前地球表面最高的雙塔。吉隆坡的人口密度遠小於台北與香港,地質堅硬沒有地震,最重要的少了背後政治角力的鬥爭,高樓蓋得又高又美,而雙峰塔只是眾多高塔中其中兩支爾已,其都市願景在吉隆坡城市設計館做了一個非常宏觀的解說。在台北住了那麼多年,都更從小時候就聽到現在了,財團在瓜分利益同時,誰又在乎甚麼城市願景??
我和幾位厭倦了逛街的同事,在商場的兩小時並沒有認真地在Shopping,鑽進地下美食街與超市,和大部分的商場一樣,美食街總是人潮最擁擠的區塊。商場裡看的出來馬國被英國殖民過的影子,英國普遍的M&S、TOPSHOP、THE BODY SHOP 、Nando's等店家在這裡都有分店。
兩個小時後,我並沒有兩手空空,買了一盒給同事的"有牌"綜合白咖啡,抱了兩手啤酒準備去渡假村Happy用。馬國是回教國家,所以酒稅特別高,一瓶330cc的啤酒要價70元台幣左右,大約是台灣的兩倍價。
逛累了,貼心的Amanda在商場裡找了間下午茶讓大家歇息,綠色的蛋糕看起來很詭異,聽阿鴻解說才知道這班蘭葉色素,在東南亞很常被拿來當天然色素。
午茶過後不是回飯店休息或者觀光行程,而是繼續購物,
來到位於公車總站旁兩層樓高的中央市集,賣的是當地手工的紀念品。這裡逗留一個半小時之久,有的團員已厭煩馬拉松式的購物行程,一屁股坐在茶飲店裡等時間。
我和Polly趁機用雙腳來趟市區小觀光,滾滾濁水從眼前流過,乘載著黃土與垃圾,分不出是溪流還是水溝。
車站附近的街道雖然舊,地上卻沒有什麼垃圾,
馬路上儘管常常塞車塞得厲害,喇叭也不會亂鳴,
幾天下來從還沒聽Amanda或阿鴻提醒我們小心扒手、騙子,
在東南亞,馬國人民的公德心令我印象深刻,古蘭經的教化功不可沒。
第三天傍晚,遊覽車載著大家駛離了吉隆坡市區,
意味著購物之旅的結束,我們終於可以把錢包護照丟在飯店裡,好好的度假去了!

這幾天進的屠宰場,幾乎都是華人開的,抓緊了台灣人貪小便宜的心態,都玩著買三送一、買四送一,或者滿3000送禮的戲碼。雖然都是做一次生意,令人欣慰的是,不像越南及柬埔寨的屠場,充斥著真假難辨膺品,玩著一隻羊剝兩層皮的遊戲。

吉隆坡瘋狂的購物行程,是我畢生旅行中最誇張的一次,幾乎占了在吉隆坡一半以上的時間,令人難忘。

然而,我始終帶著愉快的心情逛完,也多多少少捧點場,

我清楚知道,我們花錢買得不是手上提的肉骨茶或是巧克力,
而是阿鴻賣力演出帶給我們快樂應得的犒賞。


繼續閱讀..........
當我們玩在一起 - 吉隆坡

5/10/2015

外婆的和平島(下) - 送你遠颺

民國一百零四年五月九日,是外婆遠行的日子,要去一個你我都不曾到過的地方,那個地方世界地圖上找不到,維基百科也沒有,簽證條件和手續都特別嚴格,只有心存善念才去的了,連要搭乘的交通工具也很特別。一堆的未知,容易激起人強烈的好奇心,尤其是像我一樣喜愛旅遊的人。
舅舅和舅媽替外婆買了地藏王菩薩列車,或許外婆覺得我乖,也把我列在18名服務人員之中,讓我有機會開開眼界。
一大早我們跟隨簽證官以及六位幫手協助外婆申請簽證,他們問的問題我沒有一題聽得懂的,我於是好奇的請教了一下一位助手,原來是我功力太淺,幫不上什麼忙,只能幫幫湊湊人氣。我心裡想:其餘16名的功力應該也好不到哪裡。

沒想到,神奇的外婆在三個多小時的質詢後,一次就拿到了簽證,
外婆怎麼看都是善良的人,要不是簽證官口音太重,一小時內就該拿到了,我們就可以不用費神聽那奇怪的問題。
簽證官於是拿了三本地圖,翻了又翻,嘴裡念了又念,仔細的把待會要走的路線規畫好告訴舅舅,以免到時外婆迷了路。接著貼心的簽證官連換匯的地方都幫我們找好了,就在離使館不遠的地方,我不禁問爸爸這樣有沒有可能簽證官和銀行勾結,給我們較差的匯率。
爸爸說:差不了多少,方便就好。
舅舅和表弟換匯時,我們其餘的人築起人牆,畢竟錢財不要露白,我們換了好多好多錢給外婆,她一定可以在目的地吃好住好。
只是我擔心外婆身上帶那麼多現金,路上會不會危險?
應該是舅舅忘了和行員說我們要用電匯的,既安全又比較節能減碳。
十點鐘,外婆帶著滿滿的鈔票,穿的漂漂亮亮的,風光的坐上遠行的列車,
舅舅和舅媽幫她訂了最豪華的包廂,也請了最專業最安全的駕駛。
出發的車站非常寬敞,裝飾得非常華麗,並且布滿了鮮花水果。
下午一點半,終於我們有了用武之處,
因為只有外婆有車票,我們在車子出發前,做最後的送行,
17個服務人員聽從司機的指示,各自換上不同服飾,接掌不同的工作,我涉世未深,頭上綁了條毛巾,被派做當跑腿小弟,不像C.W.Chen和舅公,借重他們美食的專才,被挑選當今日的廚師,而兼具細心和美貌的媽媽和阿姨們被指派當車掌小姐。
大家遵照司機的指示,輪流打點車上的一切,我私底下和司機聊上了幾句,他說外婆要去的地方很棒,從他專業的談吐語氣,把外婆交給他實在令人放心。

車子啟動前的時光,難免有些捨不得,但我始終愉悅的帶著笑容,
總沒有乘客希望看到愁眉苦臉的服務人員吧!!
阿姨舅舅們在道別時,說出對外婆的感謝,
還是忍不住的熱淚盈眶,
我想這就是身為人最脆弱也是最美麗的地方吧

跑腿的我,照理沒有置喙的餘地,
但司機望我誠意十足,讓我短短的講了幾句話,
我望著打扮時髦的外婆,謝謝她邀請我餐與今天的送行會,我承諾她會把今天精彩的故事,寫在我的旅行箱中,那天她無聊了,可以上來回憶回憶,想想遠方的我們。
不知哪來的議員立委們,不分黨派藍綠,也來替外婆送行,
彎腰的姿勢做的標準,表情也是一致的呆滯,
我真想跳出來問問他們的心中到底有幾分真情?
廚師插上封釘的鑰匙,便發動了車子的引擎,
下午三點半準時出發,外婆高興地向我們道別,
謝謝舅舅與舅媽這些日子精心的安排,以及我們這一整天的辛勞。

剛出發的路上下著滂沱大雨,外婆坐在厚實的車子上卻一點也不用擔心被淋濕,
我們目送她越來越遠,逐漸消逝在遠方永恆的回憶裡,
我輕輕地揮揮手,默默的祝福外婆一路順風,旅途愉快。
晚上,我們工作人員在基隆圍爐,即便大家從早到晚累了一天,桌上的菜餚依舊吃的津津有味,
尤其是我更是狼吞虎嚥的吃,是我平常不會做的舉動,
大概是累積太多的感動,想要全部都吞到肚子裡去。
為了送外婆遠行,讓親戚們得以再度相聚在一起,
這是令我最感動的一幕,我想起當兵時連長對我們說的一句話:

「朋友少一個,再交就有了,親人少一個,就永遠補不回來了。」

人的軀體無法永生,
但若讓別人想得起你,願意想起你,想起你的時候,會覺得心裡暖暖的、快樂的,就是永生了,

我們是不是該好好的善待他人,尤其是我們的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