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15

迷航孤舟

一艘船航行久了,若飄飄蕩蕩找不到岸,既使有經驗豐富的水手、再有決心的船長都會有危機感。滿載著理想與企圖安成號,兩年前積極募資、迅速擴編,前景外界一片看好。然而,近三十個月的遠航,龐大的艦隊似乎依舊在迷途中探索著,雖然摸索是發現的必經之路,不是輕易的就能訂出時刻表,但眼看著屯糧見底,士氣不振。
剛接掌兵符的船長,在迢迢的未知路上,展開了必要的作為。
只是,這一切來的太突然,船艦從上到下,醞釀著不安的氣氛。

在商言商,不談情感。絕大部分被認為具有價值的船員留在船上,跟隨船長繼續未知的旅程;有些原本處於邊緣的人物見機不妙,毫無留戀地、瀟灑的走下了船;也有不少船員臨時被叫上救生艇,突然發給幾星期的配糧,從此被驅離了母艦。於是船上的水手一天天的減少,留下來的事情大家分攤完成,唇亡齒寒,我們沒有猜忌鬥爭的本錢,惟有肝膽相照、同心協力,才有機會突破難關。

可惜,對我而言,離開的不僅僅是一個個船員,而是不斷別離所累積成的強烈震撼。
每一次告別,都在我膚淺的生命中留下刻痕,
一直等到麻木的那天,就再也不會感到任何的割捨與留戀,
現實倘若如此,我寧可拋棄所有功名利祿,
選擇保有幼稚而懂得懷念、傷感的人間至情。

當然,為了安撫船員,各項獎勵措施也紛紛出籠,零零總總不外乎升職與獎金的激勵。
雖然選擇來到船上工作的同事們,有著千百種不同的理由,
但是基於一個以科學為基礎的部門而言,
最大的激勵與獎賞,莫過於清楚告知船艦未來的方向,
盡我們的能力,醉心於實驗的突破。

企業有經營之難處,適當的組織重整,能改變新的氣象,
但願船長能有智慧的去蕪存菁,讓短暫無情的陣痛能化險為夷,
如果有一天安成號能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那絕對是所有船員們的福氣。

11/21/2015

南湖大山 (下) - 最好的安排

我們在黑夜中被吵醒,被打在山屋的落雨聲給驚醒,多麼希望這只是場夢。

凌晨三點鐘,身上穿的是昨日未乾的雨衣,二十二顆頭燈,一個挨著一個,以極緩慢的速度,在風雨中朝南湖主峰推進。雨天路滑,風寒效應更降低了體感溫度,儘管安全無慮,一開始大家心中或多或少都有撤退的念頭,只是沒人說出口,死心塌地的在黑暗中,踩著前人的腳步上山。兩個小時蒼茫步行中,有人滑倒、有人頭燈沒電、更多人冷得直發抖,然而,堅強的登頂信念讓全隊22人像鎖鏈般,緊密地繫在一起。

另一隊與我們同住山屋的山友們,見天候不佳,馬上見風轉舵,毫不猶豫的繼續窩回睡袋中,期待在夢裡能與南湖主峰相見。
清晨六點,登上南湖大山主峰,迎接我們的是雲雨風,雲、遮去了背後的青山,雨、濕透了我的衣裳,風、讓團員們直直打顫。
匆匆地在木樁旁照了張相,象徵性的到此一遊,只是這一趟,一絲風景也帶不走。
羊頭按照往例,在山頂煮了壺熱咖啡,一杯不到100cc的熱咖啡,從口一直暖到胃裡。
山頂的風雨,讓人多站一秒都是煎熬,休息室為了走更遠的路,在評估大家的體力後,羊頭並未帶我們下山,而是繼續前往對面的南湖東峰,那又是一段艱辛的碎石坡,雨水穿透了雨衣,濕潤了相機,我趕緊將之放入封口袋中。「風雨故人來」,大夥們在東峰的木樁前照了張相,逗留時間不到十分鐘。
回到山屋,從頭狼狽到腳,雨水的洗鍊,臉上只剩一抹風霜。
一碗熱麵稍稍去了些寒意,馬上就得重裝上肩,我們走在虛實相生的潑墨山水畫間,山在虛無飄緲間,也是另一種景緻。回程的路,依舊峰迴路轉,小心翼翼。
面對高山,身手再矯健的山青,也得一步一腳印的踽踽前行,更何況是生長在都市的我們。
下山速度快許多,卻不比上山輕鬆,對於膝蓋與大腿肌肉是一大考驗。
下午五點回到雲稜山屋,不知不覺中,雙腿已經持續工作超過十二小時。
吃飯躺平前,羊頭交代大家換上乾燥的衣物,將濕掉的衣物掛起。
睡前我問鄰床的山友,這次沒看到風景,以後再來碰碰運氣吧!!
他們笑笑著說 :「下輩子我會考慮。」
歸心似箭的我們,隔天三點就摸著黑下山,今天是一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我們癡癡的望著映照再遠方雪山山頭上的曙光,欣賞那一點一點的灑下的金粉。
今天的南湖大山山頂一定有很好的展望吧!!
或許是經過昨日的磨練,也可能是大家背包都變輕了,六個小時下山路程並不算辛苦,
走出登山口前,怡然抬頭望見滿片的楓紅,是來時未拆閱的季候訊息,這番殷實的秋色,像是為我們平安歸來而喝采。
回程的路上,團員們各自分享這趟旅程的收穫與心得。

愛惜自己的身體,這幾天翻山越嶺,辛苦了我們的雙腿與身體,回去一定要好好休息。愛惜自己的家人,登山有一定的危險性,最期盼我們平安歸來的是在家裡等候的家人們。愛惜自己的裝備,在惡劣的氣候與地形,保護我們不受傷害的,是身上的裝備,回去要好好的保養他們,好讓他們下次繼續保護我們。
這是羊頭多年帶隊的心得,深刻的烙印在我腦海中。

四天四夜在山裡,感觸甚多,卻很美好,即便遇上了風雨。一個登山隊伍能平安登頂、歸來,靠的是全隊一心的努力。遇到險境時相互提醒,有限的水源大家共享,風雨中互相激勵。
登山的喜悅來自於自我的挑戰以及一路上與人分享的過程,絕不是來自站在山頂與那冷冰冰的山腳點合照爾已。工作上亦是如此。

下山後,公司內詭譎的氣氛,人事整編的烏雲迅雷不及掩耳的飄來,壟罩在每位員工的心頭,颳起的風雨比山裡更令人難以折騰。然而,就像再有經驗的登山者也無法決定登頂時的天氣,公司的政策也不是我們可以左右的。

愛惜自己的工作、愛惜自己的部屬、愛惜自己的專業

我知道只要心存善念,盡力而為,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

11/19/2015

南湖大山 (上) - 糊成一片

一個半月前,我送出了四天四夜的南湖大山的申請表,一心想踏上登山的另一個里程碑。

今年歲末,公司格外的忙碌,此刻,我不得不收起高山嚮導的角色,將所有的重心放在明年年初的送件目標。因為,送件這座高山,對我而言比玉山還高、比奇萊還峻。缺乏經驗、裝備簡陋的我,就憑著一股朝目標奮進的意志力,在濃霧中摸索前進。

南湖大山屬於健腳行程,要成團必須還要靠點運氣,10/29/2015接到出團通知,馬上填妥假單,繳了團費。這次行程,因為是條漫漫艱辛長路,我沒約家人參加,索興問了問貓有沒有興趣,沒想到從沒爬過百岳的他,一口就答應了。貓對於未知的傻勁與豐沛的體力,一直都與我有相當程度的共鳴。
  • 時間:11/18/2015 ~ 11/22/2015 四天四夜
  • 領隊:羊頭、木蘭、番薯
  • 成員:散客19名
  • 交通:接駁專車
  • 住宿:茶之鄉、雲稜露營、南湖山屋、雲稜露營
  • 食膳:原住民野炊、行動糧(麵包)、海珍園
  • 花費:約8000新台幣
  • 行程規劃:
Day 0, 11/18/2015 (三)
1830 台北出發 1930 雪山隧道 2030 宜蘭玉蘭村 茶之鄉民宿

Day 1, 11/19/2015 (四)
 0600 出發 0730 勝光橋入口  1020 南湖登山口  1200松風嶺午餐  1345 多加屯        山 → 1530雲稜山屋  1830就寢

Day 2, 11/20/2015 (五)
0500 起床 → 0600出發 → 0920審馬陣山 → 1000 審馬陣草原  1250南湖北山午餐  1320五岩峰 → 1430南湖北峰  1520南湖山屋 1800就寢

Day 3, 11/21/2015 (六)
0300 起床 → 0400 出發 → 0600 南湖大山主峰 → 0800 南湖東峰 → 0900 南湖山屋 → 1030 南湖北峰 → 1630 雲稜山屋 → 1800 就寢

Day 4, 11/22/2015 (日)
0230起床 0620 多加屯山 → 0730 登山口 → 0900 勝光橋入口  1200礁溪洗溫泉 → 1330 慶功宴 → 1530台北
出發前氣象預測南湖大山這四天皆為晴朗的好天氣,雲稜山屋長久無雨,要我們自行背水上山,儘管有點辛苦,但一想到能目睹陽光下撒在南湖圈谷壯闊的美景,就令人雀躍不已。再加上這趟的領隊是經驗老道的羊頭,他不疾不徐悠然自在的態度,總能帶給隊伍平安與快樂。
果不其然,出發時陽光普照,群岳的山頭,一顆顆清楚的在眼前排開,只是裝滿3公升水的背包狠狠的壓在每位團員的肩上,艱辛的踢了十公里的路程,來到了雲稜山屋。
山屋裡一滴水也沒有,個人飲用水全靠行囊裡的存貨,
羊頭與番薯陡下一公里,扛上了六十公升的水,替大家煮晚飯,
他們全身滾落的汗珠,代表著疲憊,也象徵著當嚮導的驕傲。

十九位團員,只申請到十一個床位,於是我被分配到睡獨棟的帳篷別墅,
夜裡,遠離了山屋裡躁燜的空氣,以及屋裡震耳欲聾的打鼾聲。
從晚間七點一直睡到翌日清晨五點,十小時的睡眠比在平地還要奢侈。
一早的霧氣吹上了審馬陣草原,像馬賽克般罩住了山頭,
山上天氣難以預料,羊頭吩咐大夥著上雨衣。
抵達南湖北山時,除了那根標有"南湖北山"的柱子外,眼前盡是一片朦朧,
一半來自雲霧、一半來自雨水。
大夥們不受氣候影響,在此行第一座百岳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草原盡頭,是此行中惡名昭彰的五岩峰,險峻的岩壁在雲霧中若隱若現,一失足便殞落在雲海中。一片片金屬板,詳細的記載者與山共枕眠的前輩們,
儘管現在危險之處已有繩索固定,
羊頭仍叮嚀各位要踩穩雙腳、收好登山杖、兩手牢抓沿路的繩索,嚴禁邊走邊拍照。
越是驚險,也就越令人刻骨銘心。如臨深淵的震撼,是每位走過五岩峰山友們共同的回憶。
越過五岩峰,便踏入了王者的國度,陡下碎石坡是進入南湖圈谷的大門,眼看近在咫尺的山屋,卻要在雙腳發軟時方能到達。
在我們抵達山屋的剎那,繚繞的雲霧,被夕陽的最後一道光芒給蒸散,天空露出一小片藍天,我們短暫的瞥見南湖大山的真面目。
但真人不露相,南湖大山在一小時後,便完全隱沒在黑夜之中。
疲勞所致,不到七點,山屋裡已鼾聲四起,
我戴上了耳機,在林志炫輕柔的歌聲中,緩緩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