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015

2015年終考核(下)

街市間車水馬龍,人潮行色匆匆,我不知不覺在都市中又生活了一年,對於鄉下土地的嚮往又增添了幾分。這本嚴重褪色的日記本,陪我東奔西走,詳細的記載下2015上班之外的故事,等會兒,他就要乖乖地躺在書櫃裡長眠,再翻開不知是何年何月。
如果生活也有考績評量表的話,顯然的,2015的成長優於2014,生活上的滿足也勝過工作的考績。但就如同經濟成長率一樣,高經濟成長率也意味著原本處於未開化的狀態,追求高效率的生活,有時也是犧牲沿路美麗風景的報償。
今年最令我感到傾心、最值得紀念的時刻,總發生距離人間三千公尺的山間。高山冷冽的空氣,帶來的不是不著邊際的虛無飄渺,而是喧囂當中難尋的清澈思路。首先,二月年假期間,將全家人帶上阿爾卑斯山的群峰,在滿山滿谷的雪景下,度過了農曆新年。不久後的四月,與爸媽三人,登上台灣之巔,化作仙人,看雲海從腳底下飄過。四到七月的夜裡,完成了高山嚮導的基本課程後,於年底前,偕好友貓共赴南湖大山,體驗山裡笑也有時、雨也有時、累也有時的萬種風情。

年初的馬拉松,記取去年逞強受傷的教訓,與雙腿達成良好的共識,賽前按表訓練,終於恢復了往日的水準,無論成績優劣,能重新走進馬拉松的行列,就夠讓我歡欣鼓舞了。活到老,跑到老的願望,再度被點燃。

七月時搬了一次家,從公司的右側搬到左側,換了新環境,也遇見了新的室友。以前在國小操場練跑,現在能跑環湖步道,我依舊喜歡到處漂泊的感覺,不像上一代的人,在一個屋簷下定居後,一住可能就是一輩子。

政治話題,依舊是燃燒我心中小宇宙的能量,幾年前火熱的統獨問題漸漸的退燒,藍綠色彩變得模糊,當人們開始懂得務實的關心起食品安全、核電問題、與居住正義,而不是被幾間電視台、幾家報社的偏跛之言給誤導時,我們已經慢慢地回歸理性,走在選賢與能的大道上。我很高興能和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一起決定這裡的未來,用自己的選票,讓社會朝進步的方向前進。
這年頭,Line與Facebook逐漸成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的媒介,大量的知識、豐沛的情感與即時的訊息透過3G/4G或Wifi,牽動著大大小小的群組。我的老朋友,Nokia 2610因為電池嚴重膨脹於年中退役,換上家人逃汰的舊機Nokia 7230,我始終吝嗇地的不願將寶貴的時間、有限的精神在5吋不到的小螢幕上跳動。可惜,因應工作上聯絡的便利性,很快的我必須收起任性,敞開心胸接受智慧型手機的洗禮。

亦如往年,利用工作假期走了好幾座城市,也兼顧好身體的保健。可惜的是,讀書的時間嚴重被壓縮,涉獵的人事物,也越來越侷限。音樂、美術與詩文僅偶爾地的出現在短暫的縫隙中,五官因此變得遲鈍,思維也漸落入俗套,乾涸的心靈夢田,清晰的反映在言行談吐與字裡行間,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俗不可耐。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資質能有現在的生活,也該謝天謝地了。             

2015的最後幾小時,我呆坐在書桌前,回顧著這一整年的悲歡離合,細數著每一次的喜悅與感動,一年的光陰,並沒有白渡,於是,我帶著微笑步入了嶄新的2016。



12/28/2015

2015 年終考核(上)

今天收到尾牙的通知信,才赫然想到,再過幾天,就要邁入新的一年了,再不打下今年的年終考核,一切激情恐怕就要隨著時間的洪流,隱沒在忙碌的生活中。

2015年冬,派克猴子在公司服務滿兩年三個月,第二次寫考績評量表,今年下筆的感覺,一半是欣慰,一半是辛酸,欣慰的是自己從資遣潮的狹縫中走了過來,在公司的眼中還有戰鬥的價值,心酸的是敗兵之將,不可言勇,即便存活下來,也是灰頭土臉、滿臉蒼疤。公司整體的表現與年初的預期相距甚遠,在自評的欄位上,想替自己打上像去年的"整體工作績效符合期待:針對目前的職責,能符合預期"的評比,都帶有幾分的心虛。於是我一樣費了兩天的晚上,檢討並思考問題的癥結所在。

回顧年初設定的各項目標,與分析員的共同努力下,實際達成率雖然沒有全壘打,但是至少有八成以上達陣。今年接了管理的職位,欄位上多了幾筆管理績效、預算控管與向心力凝聚的評比。就像當兵剛下部隊時當菜排長般,不求立下戰功,但例行的大小操演、正常部隊運作,不曾犯下大錯。算一算,這一年來我已經很少親自動手碰儀器與做實驗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坐著審查數據、參與會議或者寫信溝通,看到的是比操作儀器更上一層的世界。當然,不同的世界就要有不同的思維,主管在與我年終面談時,一方面小小肯定我努力的態度,更提醒我明年在管理上有許多可進步的空間。今年,主管給我的評比是 "整體工作績效符合期待:針對目前的職責,能符合預期"的級等。我的主管是位賞罰分明的人,他的評比對我而言無疑是一個鼓舞。我也很感謝她給我時間、給我空間學習負責目前的案子,更給了我為公司效力的正面期待。

另一頭,主管也教導我練習打部屬的考績。身為菜主管,很多事物都還在學習階段,無法提供下屬足夠的安全感,導致今年部屬的表現,不如去年。慶幸的是,部屬的直率個性,清楚地描繪了她對部門、對我的看法,讓我未來有努力的方向,同時我也感受到,她對公司仍然懷著希望。明年我的目標,就是希望她能抱著比現在愉快的心情將實驗做好。

綜觀部門內外,絕大多數我能接觸到的人,不敢說赴湯蹈火在所不惜,但普遍能做好盡忠職守的本分,然而公司戰績卻是一敗塗地的慘烈,不禁讓我聯想到當年的國民政府,在有精良的裝備、有誓死守土的將士,更不乏愛國情操的優勢下,因一連串的戰略錯誤,終究讓青天白日滿地紅只能在一座小島上飄揚。如果說職場如戰場,我只希望下軍令的上位者,在統籌布局時,能審慎的評估每一場戰役,別讓弟兄們白白的犧牲了。










12/01/2015

成熟的男人

今天是發哥在公司上班的最後一天,而且是今天一早才被告知的。

發哥是和我一起執行一項計畫的專案經理,做事細心、任勞任怨,到公司服務一年多來,一直是我請教的長輩。上級交代他的事情,即便不合理,他會盡力的說服,他溫文儒雅的態度,就像夏日的涼風、冬天的陽光,溫柔的常令人忘記他的存在。然而,在他急性子的主管底下工作,溫柔成為怠慢的象徵,和氣變成懦弱的代名詞。於是,與發哥共事一年多來,幾乎沒聽過他主管對他有任何正面的評價,倒是對他的怨言與責罵從未停歇,發哥心中必定有佛祖或耶穌基督坐鎮,換作是別人,早就逃之夭夭。

原本,發哥打算明年初做完這案子才遞辭呈,沒想到上面早一步出手做了個了決。

最令我敬佩的是,發哥從未用任何抱怨語氣,透露他主管半點微言,所有的不悅,他都默默地承擔,就連被告知要離開的那一刻,都表現得那麼地從容、瀟灑的令人不捨。

離開前,發哥留下了這封主旨為"珍重再見"的E-mail給我們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謝謝大家一年多來的包容與愛護,對本人而言,可以說是難忘的學習之旅。
CSP project已接近送審階段,期待早日完成該project取得藥證,公司飛黃騰達。
感謝大家一年多來的幫忙與協助
最後
祝大家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John Tseng
Alliance Management Dept.


發哥是目前公司陸續資遣人員中,與我關係最密切的。他的離開,是我的損失,也是公司的遺憾。在他身上,我看到一位成熟男人處於劣勢時,不卑不亢的優雅姿態,在猛烈砲火襲擊下,依舊保有堅強意志,完成手邊的任務,在臨別前,將無盡的傷感化為鼓勵與感謝,支持我們繼續向前。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新涼。

原來,離職並不會改變一位成熟男人的心志。
職場上人們來來去去,有人說,替公司賺大錢、討主管歡心,才是身為一位員工的職責。我卻認為,同事間相互鼓勵學習、在相同目標下共同努力,才是工作的真諦,錢與開心只是水到渠成爾已。

發哥,謝謝你這段期間的照顧及教導,祝你一路順風,我們後回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