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7) - 庫克山上的小黑人

上午7:16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今天我們就盤旋在這步滿登山小徑的庫克山系中,
對於健行的熱愛,我始終是執著的難以妥協,猶如C.W.Chen對於釣魚的迷戀以及妹妹對食物的痴狂,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始終無法理解為爸爸願意枯等在河岸釣無魚,也無法體會為什麼妹妹可以把吃當做休閒,更難想透媽媽竟把寬敞的房子塞得只剩下小小的走道,
他們更不懂我為何有停不下的腳步,爬不完的山。
妹妹說,人活著就是要一直吃,我卻說,人活著就是要一直動。
在這塊淨土上,我大方地享用生命的三元素 - 陽光、空氣、水
湛藍蒼穹、無瑕的空氣,挾帶著強烈的紫外線,放肆的映射在每位登山客臉頰上。
爽到了肺,卻甘苦了皮膚,
黑色素細胞馬上加班,在全身產生大量的黑色素,阻擋強光的入侵,
在我帶領整天的健行之後,家人臉上全抹上了一層洗不掉的黑,
此時此刻,身體裡的穢氣排出了不少,
如果一定要選的話,髒在外表總比濁在體內要好吧!!
Hermitage Hotel二樓的熱食部,提供了一個舒適的歇腳空間,而且遊客不會很多,
如果中午沒有好好坐下來好好補充熱量的話,下午可能沒有人願意和我一起上山,
伴著窗外的美景,搭配一杯生啤酒,讓人陶醉起了詩意,於是信手寫了幾張明信片寄出,
飯店的地下室有免費參觀的登山博物館,難以置信的是古時候的登山家,是穿正裝打領帶上山的,原來古時候在西方,專業登山是貴族的運動。
到了現在,登山的不一定是富人,但富人幾乎都不愛登山。
午餐過後繼續馬不停蹄的長征,比起台灣險峻的群峰,這裡的登山步道就像散步逛街般的平易近人,卻也少了超越自我、登峰極限的滿足感。C.W.Chen最喜歡這種,安全簡單,輕裝平路,卻又美景破表的健行路線。
再遠的路途總有盡頭,就如同再長的白晝,黑夜終會來臨,
可賀的是我們不必睡帳篷,也不用窩在山屋裡帶著頭燈輕聲細語的交談,
在爸媽的景觀房內,舒舒服服地洗完熱水澡,兩大塊羊排下肚,配上今天摘的野果,
直到睡意來敲門時,我和妹妹盥洗完畢後,才步行回隔壁的青年旅館,

在那裏只做一件事 - 就是睡覺。
我們甚至連另外兩位室友的容貌都沒看過,只知道是體型魁梧的洋妞,
整間房間都是他們混雜的香水味,還有凌亂的行李,
他們應該覺得我們是怪人,每天只摸黑回來睡覺,牙也沒刷、行李也沒有,一早起來就閃人。
並不是我們想省錢,只是因為庫克山的旅館不多,大部分的房間幾個月前就被預訂一空,所以只好訂兩間不同旅館。如此雖然造成遊客的不便,但也有效的控管了旅客的流量,留給環境最低的傷害。
離開庫克山那天,風起雲湧,我們將車子停在公路邊,在筆直的公路上奔跑,
我想當時這隻小刺蝟應該也是像這樣開心的奔跑在馬路上,只是她不知道有種動物叫汽車,
會以時速100Km以上的速度從她身上輾過去。
像這樣橫屍在路上的小動物,在南島的路上稀鬆平常,雖然說這代表著這裡豐富的動物生態,但活在世界上人類更多,撞死人也要賠償。
對於人類來說,這或許是必要之惡,但政府可以考慮開徵動物保護稅,替這些無故犧牲的小生命,定期辦理喪禮以表達小小的慰問之意。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