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8) - 雨中瓦納卡

下午5:53

烏雲一路尾隨著我們從庫克山到今天的目的地瓦納卡,沿途兩百公里的路上,厚重的雲氣壓在山頭上,涼爽的氣候,讓瞌睡蟲不小心找上了媽媽與妹妹。
C.W.Chen深怕今天的釣況不佳,經過鮭魚農場時,買了一條全鮭,未雨綢繆,而且這次買的這條比前天更大尾,2.354kg,$45.90元。。這是個理性的決定,因為到目前為止,C.W.Chen仍舊沒有找到湖釣的要領,每次都以枯等收場,也對自己的技術,越來越沒自信。
我發現,這是身為小國島民台灣普遍的現象,
以釣小魚為樂的思維,便難以理解如何與大魚鬥智,
學術單位以發小論文為志,故難以有長遠影響之作,
以鑽營工作薪酬為目標,常忽略了追求上班對人生所創造的價值。
張忠謀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說他帶給台灣的不是技術,而是視野,
想講的應該就是這個道理吧。
C.W.Chen這趟旅程得到的不是漁獲,是對釣魚更深刻的看法。
瓦納卡正好介於庫克山與旅程最終站Kinloch中間,雖然這座城鎮沒有特別吸引觀光客的賣點,但是只要有山有水,就足以讓人駐足了。
相較起九年前陽春相機照出來的艷麗,要是天空不作美,現在即便用較先進的相機,風景也顯得黯淡失色,陽光果然是最厲害的調色師。
午餐一個人點一個大漢堡,真是失策,實在是大的吃不完呀!!
趁雨勢不大,我們登上了附近一座名為Mount Iron的小山丘,一趟只需要兩小時的輕鬆步道,就能將瓦納卡鎮的市景踩在腳下。下山時,雨水傾盆的落下,衣沾不足惜,因為裡層都有防水的薄膜。
即使是下著雨,媽媽還是堅持要到步道終點對面的Puzzle World照張相留影,雖然我和妹妹都覺的挺無聊的,反正就只是張照片。我開始了解到,老人與小孩個性上是很類似的。
大雨讓我們不得不放棄湖上泛舟的運動,我和妹妹選擇在瓦納卡街上無目的的閒晃,媽媽決定在家裡休息、切生魚片,厲害的刀法,讓我們的用便宜的價格,嘗到鮮美的活肉鮭魚。
C.W.Chen就不用說了,當然是帶著釣竿去湖邊報到,然後再帶著滿臉的疑惑與空空的魚簍回來。明明是極為漂亮的釣點,卻不見魚蹤。
這幾天的湖釣,尤其是熱門的釣點,都會遇到漁業署的執法人員前來盤查釣魚證、檢查捕撈的漁獲以及釣法是否符合法規。對這種明確立法、嚴格執法的態度,不愧是先進國家的作為,讓即使是像我們一樣的外國人,在熟讀法令後,一樣可以安心地享受釣魚樂趣。
在雨中的瓦納卡待了一晚後,繼續驅車南下,一小時過後返回原點 - 皇后鎮(Queenstown)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