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2) - 釣魚樂園凱庫拉

凱庫拉(Kaikoura)是父親出發前極為嚮往的漁村,也是玩回來後念茲在茲的聖地。四天三夜的凱庫拉行,絕對不會無聊,對一位釣魚癡而言,這樣的停留,僅是一轉眼爾已。

從南島西岸的Franz Josef穿越中央山脈到東岸的凱庫拉長達五百公里之遠,為了降低驅車勞頓之苦,中途稍稍停留了數個小景點,包含格雷茅斯(Greymouth) CountDown的超市採買、古煤礦場(Historic Brunner Mine)的閒逛、路邊草泥馬牧場的回眸,草尼馬(羊駝)不協調的四肢比例,外加邪惡的眼神,讓我不經懷疑此物種是否是外星人在地球上做的動物試驗?

凱庫拉位於南島西北偶的一個半島漁村,因為洋流匯集,成為海洋生物的天堂,捕魚者的樂園,也是C.W.Chen這趟旅行的一級戰區,我特地訂了一個靠海的超大廚房公寓,準備迎接這四天吃不完的海鮮。這間公寓很妙,沒有櫃台辦理入住手續,一切手續付款都是事先在網路上搞定,抵達時只要輸入事先E-mail告知的密碼就可以入住,非常便利,不會說英語也沒問題。
除了設備齊全的廚房外,客廳一應俱全的影音設備,還有兩面陽台的海景,或許因為開了四個多小時的車、外加過於舒適的環境,放首音樂、身體光是攤在屋內就非常的舒服。於是,將車子交給C.W.Chen夫婦獨,到附近的碼頭,找尋適合的釣場、物色今天的晚餐。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第一天下竿就出師不利,以槓龜收場,還好媽媽在一旁用手部運動釣了幾條小魚打打牙祭。今晚餐桌上的主食,則由CountDown超市買的山珍,代替了C.W.Chen捕撈的海味,儘管如此,超市賣的羊排可是百吃不膩的可口。
在凱庫拉的第二天早晨,我們準時的到遊客中心集合,準備參加事前預定好的浮潛活動,教練開車在我們四位菜鳥在凱庫拉半島繞了一圈,一面和我介紹凱庫拉半島的地形與生態,可惜的是今天的潮汐讓淺灣的水太混濁,讓浮潛能見度太低,玩興將會大打折扣,於是教練建議我們過幾天再過來看看,他建議我們可以到半島上海報棲息地健行,這主意馬上被我們給採用,即便在豔陽高照的中午。
上百隻的海豹懶洋洋地趴在潮間帶做日光浴,我們非常小心地從他們身邊竟悄悄地經過,深怕驚醒他們的美夢,我們有時走在佈滿白堊的潮間帶,有時爬升到遍地草原的台地,路是人走出來的,這裡沒有水泥砌成的方坡堤、棧道或是涼亭,更別想有賣涼水的攤販與垃圾桶。
唯一能找到的遮陰處,就是石頭底下形成的天然洞穴。C.W.Chen把握住一小時的用餐時間,到礁岩旁牛刀小試身手,這才發覺凱庫拉釣魚天堂的稱號絕非浪得虛名,一下竿魚餌馬上被掃空,海底盡是活蹦亂跳的魚群,釣上來的魚多到網子裝不下,在台灣大概只有餵養飼料的養殖場才有如此的盛況吧。
 
然而,釣再多的魚吃不完就惘然了,回家前挑了幾尾豐臀肥美的收入漁網,其餘的放回大海中。我想如果每位釣客都這樣肆無忌憚的釣的話,也就沒有今天誇張的釣況。
看到今天C.W.Chen豐收情況,想到今晚媽媽要處理、烹調那麼多魚,再聯想到我們四人要將那麼多的魚肉下肚,還沒吃、還不用等到消化,光是想就覺得累了。
平常到餐廳頂多吃個一兩條也就飽足了,家裡的廚房儼然成為個賣魚的攤子。
天亮了爬山,天黑了休息,隨隨便便吃個乾糧果腹,其實是我比較嚮往的紐西蘭生活。
生魚片、烤魚、魚湯與笠貝,這樣一桌不知道要多少錢才吃的到,這正是媽媽精心設計的無菜單料理,而C.W.Chen的確將"釣什麼吃什麼"發揮的淋漓盡致,
不像台灣很多標榜"無菜單料理"的餐廳,多半是業者美化懶惰備料的說詞罷了。

我萬萬沒想到,像這樣的全魚大餐,對於釣魚天堂的凱庫拉來說,只是剛剛開始爾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