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4) - 摸蝦天堂凱庫拉

上午7:42

在凱庫拉的前三天,我們都站在海平面上,乾著身子,隔著釣魚線幻想水底的世界,第四天,終於逮到機會,鑽入那深邃的海洋,親眼目睹豐富的海洋生態。

跟著教練來到淺灘,一面讓我們著裝,一邊如老師般替我們上海洋生態課,告訴我們待會可以看到的海洋生物,以及如何巧妙地將它們變成今天的午餐。爸爸英文突然變得格外流利,當起非常認真的學生,不時地發問,還照相記錄下教練所介紹的待會有可能出現的海洋生物。
其中,C.W.Chen與猴妹最期待看到的生物,莫過於傳說中的黑鮑魚與黃鮑魚,並不是好奇他們的長相,而是覬覦那殼下的那丁點肉。對我而言,鮑魚只是因稀有昂貴爾已,並不是什麼美味的食物。
下水後,我們跟在教練後面打水練習,韌的如橡皮,茂密如髮的海帶圍繞著我們,不時的遮擋住我們的視線。真不懂為何昆布可以賣那麼高價,海裡滿滿的都是比腳還粗的昆布,隨著海浪漂呀飄著。
媽媽雖然在海邊長大,卻不嗜水性,仔淺灘全身僵硬的好久,而我和妹妹則緊跟著教練,探詢海底的景致,一瞬間,海豹從我旁邊擦身而過,輕盈的身軀與在岸邊笨重的樣子截然不同。我就想到我們常常憑著自己有限的經驗、用片面的刻版印象來評斷他人,反而只是顯露出自己的見識淺薄爾已。
教練不時下潛到海底,身手矯健的穿梭在石縫間,被他眼神鎖定的蝦子們今天可要倒大楣了。他俐落的從水底徒手抓上來好幾隻大龍蝦,在放入袋網中之前,也要先量量尺吋是否符合捕撈規格。
雖然我們四個肉腳潛水時一隻蝦子、一隻鮑魚也沒抓到,但託教練的福,今天晚上又有全蝦大餐了。
剛從海底抓上來活跳跳的海鮮,不需要精湛的廚藝矯飾,更不用昂貴的裝潢與餐具陪襯,拖車後翻開的14吋大小的鐵板,將對剖的龍蝦攤開慢火烹烤、再灑上一點鹽巴與檸檬,
,流出鮮嫩的湯汁,叫人不垂涎也難。
搭配著凱庫拉的海岸線,自然的微風伴著斜陽,
我沉醉在"山川壯麗  物產豐隆"的紐西蘭
傍晚,我散步在公寓對面無人的海岸,寄出了幾張明信片,也將海邊的味道與海底的豐饒,寄給遠方的朋友分享。
散步時,有一個疑問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就是為什麼凱庫拉可以一直有吃不完的魚,抓不完的蝦呢?
當地人愛吃海產,餐廳裡的海鮮料理不便宜,來凱庫拉的觀光客也不少,為何當地沒有整排的海鮮大排檔餐廳,卻只有零星的幾間家庭式的小餐館,
海釣船也是讓人暈得東倒西歪的嬌小漁船,不像澎湖夜釣小管郵輪上還有卡拉OK可以唱,
浮潛活動也是隨緣而起,並沒有大規模的觀光攬客
有這麼豐沛的天然資源,難道他們不懂得利用賺錢?
"知足"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解釋。
他們不要存摺上的數字,而想把財富通通放在海裡,
因為他們知道,銀行的壽命不會比海洋長,
他們因為知足,快樂可以維持好久好久,一直將快樂延續到子子孫孫身上。
大家休息了幾個鐘頭後,C.W.Chen的手又癢了起來,
儘管一眼望去,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只聞海浪拍打岸邊的浪花聲,
C.W.Chen帶著頭燈、拎著釣竿,摸著黑夜獨自來到海邊,把握住最後在凱庫拉的光陰。

一小時後,出乎意料地拎著一尾長達55公分的Blue Moki回來,是目前旅程中,釣到最厚實的一尾。但這下糟了,今晚大家的胃已容納不下任何食物了。
只好留作隔天當早餐,在動身離開凱庫拉前,四個人合力將整尾鹽烤Blue Moki吃完。
隨著車子離凱庫拉越來越遠,我心想在凱庫拉瘋狂吃了三日的海鮮
終於可以讓腸胃好好休息一下了。

凱庫拉留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富有卻不被貪婪與商業所污染的寧靜小漁村。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