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5) - 奧馬魯之丘

上午12:52

從凱庫拉南下前往奧馬魯(Oamaru)的路程長達400公里之遙,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我決定讓C.W.Chen在靠近基督城(Christchurch)的Waimakariri river出海口碰碰運氣,看是否能碰到鮭魚洄游的榮景。C.W.Chen早在台灣就用Google Map查好幾個鮭魚出沒的河口,更特地的將魚線磅數加粗,決心要在此與鮭魚殊一死戰。
到了河口,釣客們像是釘沙灘上的木樁,整齊劃一的排成一直線,甩竿、捲線、甩竿、捲線,幾個小時周而復始重複相同動作,就是希望哪一次甩竿之後,捲上來的不只是魚鉤前的小鐵片爾已。
C.W.Chen在此試了兩小時,甩了無數次竿,獲得的只有手痠爾已,不過他並不孤單,因為河口整排的紐西蘭人,有人已經甩了整個上午,也毫無所獲。儘管如此,也要在釣魚告示牌前,以英雄之姿,證明自己曾經努力奮鬥過。在經過的鮭魚故鄉 - Rakaia時,即便沒有下竿,也要好好的和路旁的魚神雕像打聲招呼。
當然,我們也並非把所有的時間都在河邊瞎等,今天剛好是周末,有時經過農村小鎮會有假日市集,所有的攤位都是小農們或居民把自己種的蔬果或點心、自己做的手工藝品拿出來與社區分享,我們這幾位外來的觀光客反而顯得格外的突兀。
但和小農買東西,不僅標價實在,我心裡感到格外的踏實。
不斷的停停走走,讓400多公里的車程顯得更加的遙遠,抵達奧馬魯時已是晚上六點,古時候這裡盛產石灰岩,灰白色的石灰建築成為了奧馬魯市區的特色之一。
今日的魚獲量為零,再加上時間也不早了,C.W.Chen提議去當地俗又大碗的岩燒餐廳Galleon stonegrill,以山珍代替海味。但不知為何,一坐上餐桌,儘管美食當前,我卻像是顆洩了氣的氣球,昏昏欲睡,沉睡的模樣連服務員都好奇地前來關切。難道患了食物恐懼症? 希望只是單純開車開太累了爾已。
我當機立斷的放棄了晚上觀賞藍眼企鵝的行程,抱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像是醉漢般躺在床上,一覺就到隔天天亮。其他成員不僅從頭到尾監視著藍眼企鵝回家,結束後繼續在碼頭邊夜釣,無意中發現更多小巧玲瓏迷途的企鵝從身邊走過。
星期天是逛市集的最佳時機,而聽到"逛市集"三個字,媽媽就像小朋友聽到逛玩具店一樣興奮,可愛的當地居民們都會出來街上溜達溜達,與其說是交易,不如說比較像朋友間的分享與交流,我發現當我們讚美他們的水果很好吃、他們的手做很精緻時,給他們的鼓舞遠勝過鈔票所換得的價值。
這是我心目中樂天的紐西蘭人、有人情味的紐西蘭人。
這裡與高雄的駁二特區有異曲同工之妙,運用車站、港口閒置不用的倉庫,改造成為手工藝品、人文的休憩場所。但也有少數的店家,嗅到濃厚的商機,鎖定了中國觀光客人潮,隔一條街開始商業化的經營,
裡面賣毛衣、綿羊油、毛毯、以及價格不斐的Manuka蜂蜜,通通不是本地產,但似乎門口打上新春快楽、可刷銀联等關鍵字眼就是生意興隆的保證,讓我不禁想到這些年台北雨後春筍的鳳梨酥店、花蓮的紅珊瑚店,可憐團客們,買到的都是旅行業者所塑造出來的特產。
觀賞奧馬魯全景,我們爬上South Hill的斜坡,俯瞰小鎮的景致,
事實上車子可以直接開到目的地,不用像我們這樣辛苦的步行。
在奧馬魯的第二天,C.W.Chen依舊難以忘懷前天浮潛錯過的黑鮑魚與黃鮑魚,熟讀各方網誌遊記的他,教我們沿著海岸線向南行駛,看看是否有類似石門洞的神祕地形。
沒有指標也無法定位的目的地,一切只能碰碰運氣,而我們終究只是觀光客,找了好幾個海岸,還不小心私闖民宅,仍不見鮑魚蹤跡,還意外的打擾到了數以百計海豹的午覺,只好打消念頭。
最後回歸正途,來到遊覽車聚集的大圓石頭海灘Moeraki Boulders,令我不解的是如此平凡的石頭,也可以讓旅行團趨之若鶩,大部分的遊客下車拍張照片,就窩進紀念品商店躲太陽去了。我們無意間發現沙灘上佈滿了像照片中大小的出水孔,C.W.Chen說很有可能是這附近的特產 鳥蛤 的窩。聽到大饕客C.W.Chen與猴妹的聲音,所有聞風喪膽的鳥蛤全鑽到很深的沙地裡,導致今天的魚獲數量一樣掛零。
晚上拿出了前幾日的儲備,龍蝦殼、以及海釣的魚片,經過媽媽的巧手,又是一桌鮮美的海鮮料理,今晚時間較為充裕,拿起廚房的電鍋,煮了一鍋暌違一週的白米飯。
 明天就要告別東部海岸線,也意味著要和滿桌的海鮮料理說聲再會了。
然而,C.W.Chen磨刀霍霍,將戰場拉到了Otago地區的河川湖泊。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