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6) - 庫克山下的美好時光

上午7:12

旅程轉眼間來到了第九天,看慣了萬里海疆、遠眺無邊的大洋,以及她帶給我們的豐富饗宴。今天起我們飲水思源,想像著自己是隻洄游的鮭魚,從遙遠的台灣海峽,順著太平洋海潮,經過驚險的海角,一路直上,回到上游的涓涓細流,仰望著庫克山頂的風起雲湧。
我們可以選擇匆匆直上,兩百公里的路程對於加滿油的Camry來說,只需要一個早上,但我更想東張西望,沿路上看看那被人類眷養在運河中安逸的同伴們,如何在小小的箱網中度過無聊的一生。也想體會以車為家的釣客們,守江待魚的堅持與毅力。
沿途上
偶爾有些貪吃的同伴,一不小心成為人類刀俎下的魚肉,
偶爾也會遇上像C.W.Chen這種外來的釣客,摸不清我們的底細,守在河岸邊痴痴的等待,
浮雲飄過一片又一片,野鴨間或來作伴,蹲了一整個下午,河面上毫無動靜,我們卻開懷地在水底愉悅的翻騰著。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C.W.Chen最後還是愉快的拎著釣竿,在鮭魚農場打烊前,從冷藏櫃裡拿出了一條我同類的遺體,上面印著 "Whole Salmon  1.872 KG $36.50,我才悟出了一個道理。
被眷養的魚和被眷養的人們,生命到了終點後,都會經過冷藏保存,運往不同的目的地,
只是這些魚最終被裝進了人們的肚子裡,那些人則被裝進了棺材的肚子中。
這些同伴們雖然各個體態完美、衣食無虞,從小依循著人類的價值觀成長,直到被端上桌的那一刻,仍不知原來自己可以享受在大海裡覓食的樂趣、體會迴游的刺激與成就。
有些人也像鮭魚一樣,被眷養在父母的價值觀與社會的期待中,
成了大人物、累積了財富,仍不清楚什麼才是自己的追求?
看到了Lake Pukaki丹青色的湖水,不遠的庫克山就在湖泊的盡頭。沿著湖畔修築的公路,也在庫克山腳下消失,再往深山就得靠雙腿或者小飛機的雙翼。
路旁專為觀光客搭建的整齊薰衣草田,無法阻擋我朝庫克山的腳步,
雖然媽媽與妹妹終究被它精美的包裝給迷惑。
過於強眼的湖水,像是打翻的顏料瓶,撒了一地的藍,暈散在整個天地之間。
前方再轉個彎就是庫克山腳的終點。
斜陽渲染了山頭,同伴鮮嫩的魚肉,在夕陽餘暉中閃閃發光,
這絕對不是一般在台灣吃到的軟綿綿的鮭魚生魚片,
第一活體、第二未經冷凍,讓三位美食愛好者笑得合不攏嘴。
雖然這隻被眷養的鮭魚,難逃被宰殺的命運,
但是如果他知道他美麗的軀體,能在庫克山腳下
化作餐桌上耀眼的一盤佳餚,也算是生命美好的結局。

C.W.Chen儘管整天都沒釣到魚,更精確地說,魚餌在水中沉默著,終究沒被魚發現,
但這一天,庫克山腳下,白雲與微風掠過的鮭魚養殖場旁,藏著他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

漁翁之意不在魚,在乎山水而已,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竿也。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