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7日 星期日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1) - 消逝的冰川

皇后鎮的美景只匆匆的陪我們過了一夜,拋下了美人不管,為了目睹三百公里外分秒消逝的冰川。杳無人煙的公路上,油門卯起來踩,時速開個120公里以上都不成問題,理論上不到三個小時就可以抵達。然而,旅行並不是在工作,節省了時間,浪費了風景,反而是最大的損失。 
一路上我們走走停停,明信片般的山景止不住相機的快門,潔淨的湖水檔不住C.W.Chen下竿的衝動。可惜,相片無法完全呈現與大自然間的互動,風景是親眼看才是最美,魚更是有來吃餌才好玩。
晃呀晃著,傍晚才抵達Franz Josef 鎮外的Motel。 Motel附近是一畝畝的草原,與遠山對望。這次旅遊幾乎都是住像這樣遠離市區的家庭式獨棟房舍,兩房兩廳與廚房的格局。雖然外食不易,但我們假設每天都有新鮮的魚獲可食用,這才不辜負C.W.Chen裝了半個行李箱的釣具來到紐西蘭。
入住Motel後,向櫃台詢問附近最佳釣點,
"你們有釣魚執照嗎?"
當然囉,發達的網路讓C.W.Chen兩個月前就辦理好了一整年的釣魚證,更詳細了研讀相關的法規。什麼河釣什麼魚,用哪種釣法、可捕撈的尺寸、可攜回的魚獲,都清楚地記錄在釣魚執照的附錄中。
興高采烈地來到湖畔,透徹見底的溪水,沒有看到任何魚的蹤跡,初試身手就讓水草纏住魚鉤,還好妹妹英勇的下水營救,保住了釣組。可惜,在兩個小時的手部運動後,終究以槓龜收場。
堪稱釣魚屆國手的C.W.Chen帶著不禁帶著不解神情回到住處,魚到底都跑哪去了?
然而,今天也並非一無所獲,我們在岸邊的淺灘處,看到了不少鰻。無魚鰻也好,我們計劃著明天如何把鰻釣上來。今天晚餐沒有魚吃,只好動用了超市買的牛排,一樣美味。
在Franz Josef ,最著名活動的就是欣賞冰河,當年報名的冰河健行活動,安全的跟著嚮導輕易的踩踏在冰川上、穿梭在冰河洞穴中。地球暖化、冰川退縮已不是危言聳聽,現在沒有人可以徒步登上冰川,不僅遙遠更是危險,遠道前來的觀光客只能遠眺或者搭乘直升機觀賞。
直升機接二連三的的螺旋槳聲在峽谷中轟隆隆的作響,有限的機位在兩個月前早已被旅行團一掃而空,業者應該沒預料到,冰川的退縮反而為他們帶來更大的商機,但他們可曾想過,冰川消失的那天,也就是他們關門大吉的日子。
不僅Franz Josef 如此,在一旁的福斯冰河也是難兄難弟。
無緣上冰川,走完Fox glacier valley walk與Franz Josef glacier valley walk兩條極為平易近人的步道外,空出了大半天的時間,我開始尋找其他令人振奮的去所,對我而言,任意的步道健行,都是美妙的探詢。福斯冰河旁的Minnehaha walk讓人體會平易近人、不著人工的綠意,推著輪椅也能享受。Franz Josef鎮後方隱密的Tatare Tunnels內冰鎮的水濂洞兼具醍醐灌頂與腳底按摩的雙重功效,洞穴裡的跨出的每一步都讓人雀躍而精神更加清醒。
傍晚就輪到C.W.Chen表演捉鰻的戲碼,媽媽事前已準備好芝麻、醬油與糖,蒲燒鰻以成了今晚既定的菜單之一,C.W.Chen胸有成足的表示,我只是將鰻養在河裡,隨時要取都有。
鰻貪吃的本性,讓他們即便看到反光的金屬魚鉤,依舊受不了食物的誘惑。其實,人類也沒理性多少,社會上為了錢財身敗名裂的、家毀人亡的大有人在。
釣鰻,看魚竿彎曲的程度,與其說和魚鬥智,不如說和魚比力氣。C.W.Chen帶了手套,依舊難以制伏已被釣上岸的鰻魚。
鰻釣上岸只是備好食材,印象很深的是C.W.Chen夫婦聯手費了兩個多小時的功夫,才將蒲燒鰻魚飯端上桌。早已習慣鬆軟、入口即化的蒲燒鰻,紐西蘭的鰻魚Q彈有嚼勁、更神奇的是沒有魚刺的他,全身盡是結實的肌肉,難怪C.W.Chen直呼過癮。
吃到這趟旅程首次的魚獲,C.W.Chen驕傲地說:野生現撈蒲燒鰻,在台灣有錢也吃不到的喔。
主打冰川風采的Franz Josef,因這三條巨鰻的出現,顯得相形失色。
紐西蘭嚴格的執行環境與釣魚法令,讓河川與海洋裡的生物生生不息,才是我們對大自然應有的態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