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埃西亞

愛在亞得里亞海 (10) - 杜布羅尼克婚宴

上午6:24

我和Polly旅程的第十二天,一場猴式風格的婚禮,於6/21晚上在杜布羅尼克古城裡開場。
這大概是與會九人中參加過路途最遙遠的婚宴,陳爸媽人等剛從台灣飛來、胡爸媽與Han先在杜布羅尼克待了幾天。家人們義氣相挺、盛裝打扮,派克猴子化身成孫悟空,一人身兼接待、新郎、伴郎與婚宴總召,Polly也不惶多讓,身兼新娘、新秘、化妝師與伴娘。我們倆像是在跑馬拉松,下午兩點半抵達杜布尼克機場、辦妥租車手續,四點半入住旅館,七點半晚宴準時開始。幸好這次航班很給力的準點,行李也乖乖地隨我們抵達目的地。
很榮幸的請到Polly的哥哥, Mr. Han Hu,當婚宴的專屬攝影師,將相貌極為平凡的我們,拍得生動自然。特許派克猴子保有個人特色,在襯衫西裝褲之外,不忘搭配手上登山遮陽帽以及腳上的登山鞋。
白色的禮服,意外的襯脫出Polly曬得黝黑的膚色,在白色調的古城中顯得韻味十足。
别在C.W.Chen胸前的,是全世界僅此一枚的Best PaPa榮譽勳章,十年前由我和妹妹新手製作。
古城內輕鬆打扮的遊客們,讓穿上襯衫與禮服的我們格外的醒目,旅館到餐廳100公尺的路塗上,成了眾人目光與相機的焦點。我不斷地微笑或做鬼臉擺脫全身的不自在,希望餐廳趕快到達,相反的,Polly倒是有如公眾人物般,很自然的在鏡頭前擺出各種姿勢。
筆直的史坦頓大道像是走進會場的紅毯,引領我們經過布柏列茲教堂,來到事前預定好的餐廳,越是靠近餐廳,越是多人圍繞,Han希望我們步伐放慢,好讓他用相機記錄下這難得的時刻。
餐廳為我們安排靠港的座位,一面吹著來自亞得里亞海自然的風,一面啜飲著侍者推薦的白酒,
海潮聲和著柔柔的音樂,是我們的婚禮進行曲,
大家無拘無束,嘴裡吃著精緻調理的食物,眼裡享受這顆亞德里海珍珠所綻放出的光彩。
以前從來沒想過,兩家人可以一起在離家鄉九千多公里的餐桌上有說有笑,
我笑得誇張,一定是來自於美夢成真的不可思議。
飯後的東城門旁,皎潔的燈光照映在瓷白的地磚上,Polly拉著我拍了幾張裝模作樣的偽婚紗照,Polly藉此抓住了燦爛的片刻,滿足少女心中醞釀已久的夢幻。
畢竟紅顏終會老,鉛華總無情,
能夠一直陪伴著我們倆的,大概就是這份純真的笑容了吧。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生命長河之中,總該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時光,值得細細品味,讓人頻頻回首。
片刻的激情、偶爾的感動不會憑空而降,有賴我們用行動去創造,用心去體會。
有人說,結婚需要的是一點點的衝動,我卻說,結婚是一個長遠的過程,
最不需要的就是那股衝動。
衝動無法帶我們走得很遠很遠,平實的默契卻可以。
結婚是生活的一部份,也是兩世家產生交集的開始,
婚宴的當晚,禮車是自己的雙腿,會場見不到綺麗的婚禮布置,教堂牧師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過,連紅包和牆上的"囍"字都省了。
除了服裝穿著稍微正式外,一切宛如平時家族聚餐的輕鬆自然,
這就是派克猴子心目中完美婚宴的樣貌。
我知道,這場婚宴最難得的,是父母們用過人的智慧與包容,
頂住所有親朋好友們探尋的壓力,
才能讓我與Polly盡情的發揮,
結縭,用今晚簡單的婚宴當開場白,天亮後五天的旅程,
將是我倆旅遊與愛情長跑八年的首場成果發表會。

繼續閱讀......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