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埃西亞

愛在亞得里亞海 (11) - 來去十六湖

上午7:05

早晨喚醒我的,是從屋頂透進來的陽光以及忐忑不安的僥倖心態。
為了保留完整古城,杜布羅尼克當地政府,對於開車的旅客極不友善,甚至可以用苛刻來形容,不僅車道狹窄、單行道遍布,停車位稀少,停車費昂貴外(一小時40Kn,大約200元新台幣),繳費的規則對於我們這些外國旅客而言,更是令人頭痛至極。為了免除麻煩,昨晚我猜想全克羅埃西亞人都被世足賽瘋的神魂顛倒,哪有心情來停車場開單,索性就當做沒收停車費這檔事。
出發前,兩張夾在擋風玻璃前合計1200Kn的停車單,算是我們對於古城維護的一點小小心意。
啟程之前,應乘客要求,先到超市補給,順便上廁所,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可沒有便利商店或是加油站可提供解放。媽媽只要進了超市,就像脫疆的野馬,難以掌控。
今天的目的地是克羅埃西亞的第二大城 - 史普利特(Split),一段近四個小時的長途旅程,中途走走停停,等一下被路旁的水果攤吸引,一會兒到超市裡上廁所,
 北上的路途經過兩次與波士尼亞的邊境,海關似乎沒有按照標準作業程序作業,我們兩輛車通過,只挑了一輛車看護照,出入境章也是隨心情而蓋,就迅速的放行。
沒過多久到了用餐時間,剛好經過Gradac小鎮,海邊一間名不見經傳的餐廳,竟然烹出我在杜布羅尼克從沒吃到的美味。
抵達Split郊區的民宿時已近傍晚時分,所有人一致的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癱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與喝下午茶,我們當下決定今天哪裡都不去,讓懶骨頭、懶屁股們舒舒服服地過癮一整晚。當然,在民宿主人強烈推薦下,還是步出了家門品嘗了頓在地料理。
這間位於沙灘旁的Congo複合式餐廳,供應和桌子一樣大的豪邁比薩,讓大家頂著大肚皮入眠。
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Nacionalni park Plitvička jezera)大概因為名字太饒舌
,台灣人擅自將它重新命名為十六湖國家公園,
即便有限速130公里的高速公路可開,從Split前往仍需約3.5小時的車程,六點出發,由C.W.Chen開車,滿載的九人箱型車,將近十點才抵達下湖區的一號入口。
在爸媽眼裡,克羅埃西亞 = 十六湖國家公園,這不知是旅行社還是媒體吹捧出的形象,
成功的將來克羅埃西亞的遊客,全都聚集到此。
一號入口處一共規劃了A、B、C與K四條環湖路線,其中A與B路線只有繞下湖區,K則是大循環。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選擇了C路線,路線包含了上湖與下湖大部分的環湖步道,外加了包含在門票的一程扁舟和一段電動遊園車。
告示牌上建議的時間是4-6小時。4小時是指一般不休息的趕路,6小時則可以停下來拍拍照、吃頓午飯休息。
像這樣大小規模的瀑布,在台灣的郊山就很多了,
如此清澈的深潭,宜蘭的福山植物園裡也舉目可見,
如果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那麼台灣的山間廟宇林立,不缺神明,溪邊有土地公坐鎮,靈氣更旺,
卻乏人問津,只有陸客們最捧場。

六個小時的健行,看到了四多
水多,林多,魚多,人最多,
詭譎多變的景觀,有如女孩捉摸不定的心思,喜怒無常,
有時心如止水,大方的讓人清澈見底,
有時又嘶聲怒吼,激起白浪,
大瀑布、中瀑布、小瀑布,聲聲劇下,
或許她是在抗議人們的入侵,用木棧道將獨立的十六個湖串聯起來,大量的遊客,讓他們失去了隱私與自由。
木棧道無法延伸之處,人龍繼續靠著船與巴士串聯起來。
穿過重重溪流,早已分不清楚眼前的是地圖上的哪一座湖,走在參天的林道,遊客們前胸貼後背的路上,少了松鼠、鳥鳴與猴子嬉戲,變覺得沒有森林的氣息。
下午四點走出了國家公園,六個小時的步行後,十六湖並沒有在我腦海中留下特別深刻的記憶,
清澈的湖水,只能觀看,像是水族箱隔著玻璃看世界,讓人覺得距離十分遙遠,
森林裡充滿爭先恐後的人群,與在遊樂園裡盤旋沒有太大的差異。

回Split路上,除了司機C.W.Chen與我導航外,全車睡成一片,
爸爸醒著,是因為心裡有將大家平安載回家的責任,我醒著,是想多看看沿路的風景,
如果你問來克羅埃西亞不去十六湖會不會遺憾,我會回答完全不會,就像台灣有太多比阿里山日月潭美的地方,卻不必人擠人。

大家都去的景點,通常不會是太差的景點,
網路上所說的必去、必遊、必買,往往都是別人的心得,或者參考別人心得所臨摹出的心得,
最美的景點,就和人生的目的一樣,往往需要很長時間的探索,
每個人應該努力找尋自己最喜歡的生活方式,然後執著的去追求。

繼續閱讀......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