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

愛在愛琴海中央 (7) - 悠悠納克索斯

上午8:44

如果以前菜、主餐與飯後甜點來形容在Naxos之所見,那麼納克索斯印象所看到的,充其量只是前菜與甜點爾已,真正Naxos迷人的主餐是以下不經雕琢的海灘。
我原本認知的"海灘"(Beach),腦海中浮出的畫面是陽光下,白浪輕撫著細沙,大海反射著粼粼的波光,整群的遊客們身上圍著稀少又色彩繽紛的布料,時而嬉戲、時而曬肉的場景,幸運時有天然棕梠椰子樹提供遮陰,或者有的用人造的茅草傘加躺椅提供休憩。海灘可以是揮灑汗水、綻放青春的舞台,也可以是放鬆心情、與大自然對話的場所,飯店若打著坐擁私人海灘的噱頭,肯定要價不斐。多了那份專屬,好像眼前的條天際線彷彿都歸你所有。

在納克索斯,我們的泳衣幾乎是不離身的,隨時準備好跳入那片藍海,
因此,海灘除了印象中白浪逐細沙外,我看到了她更多不同的樣貌。
如果你不想走遠,那麼Hora停靠渡輪港邊的海灘,她清澈得讓人望見水底躲在石縫中的海膽,戲水也不須擔心被突如其來的海浪給捲走。
上岸肚子餓了,或者只願做旱鴨子,一旁這間佔有得天獨厚位子的Palatia Island Cafe-Bar-Ouzeri是最佳的選擇,在愛在愛琴海中央 (8)會有更多介紹。
Plaka沙灘是民宿老闆口中最美的一片沙灘,Filoti回Hora的路上特地彎去探個究竟。
公路很自然的延伸至沙灘,車自路邊隨意一停,衣服一脫,走幾步路,旁邊就是海洋。
放眼望去,純淨的沙灘,看不到飯店水泥建築、也聞不到餐廳的飯菜香,我們恣意的在沙灘上奔跑翻滾,讓斜陽暖暖身子,也讓它把我們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2007年台灣北海岸的白沙灣到民國105年希臘納克索斯的Plaka,在塵世中飄蕩了的九年間,道不同的人漸行漸遠,相知的人便一起走天涯。誰也說不準下一個浪是否會將我們打散,但只要有緣,我們又會相聚在下一片沙灘。
Apollonas村裡有一整片無瑕的沙灘,這裡是居民的大浴池,大夥們慵懶的漂浮著,放眼望去一顆顆頭在水面上緩慢的游移,與整群覓食的烏魚相伴,他們安心的覓食,不用擔心食物裡暗藏著魚鉤,也不知道世上有種東西叫漁網,能輕易地將它們一網打盡。
誤打誤撞下,在Apollonas村的另一個小角落,我和Polly找到一個隱密的仙境,一個沿岸的海灘,水面下鋪滿了鵝卵石,岸邊是天然遮陰的岩洞,海水的顏色,比沙灘上的水更具層次,水底的魚也激情的活蹦亂跳。
回Hora的路上,順道彎去了Pachia Ammos沙灘,
上衣鞋子一脫,這是最後一次玩水的機會,我們將今日剩餘的體力,毫不保留的消磨在這片無人海灘,於是又蹦又跳,即便脫光了衣服裸泳,也沒有人會在意,儼然成了片私家的海灘。
海浪將細細的白沙上,灑上了一層繽紛的彩石,隨手拾起一把,記錄下我們在納克索斯最後一個美好的下午。
Too much beach, Too much Sun
All of them are free in this island
港口邊,向阿波羅之門揮揮手,渡輪將我們載離了納克索斯,偌大的渡輪,平穩的讓人感覺不到自己在海中航行著。納克索斯這位素顏美女,陪我們度過這趟旅程中最悠然的時光。
如果納克索斯也像聖托里尼蓋滿了洞穴屋與藍頂教堂,她的美便不會讓人因像深刻,甚至不會吸引遊客們前來探訪。
我突然想到台灣的澎湖群島,近年來林立著各式的歐式風情建築,當然也不會忘記蓋幾座希臘的藍頂教堂吸引遊客。
忠於模仿、精於複製,令人驚艷,卻也使人錯亂,
希望有一天,當地的人會明白,澎湖最令人癡迷的,依舊是傳唱已久的
陽光 沙灘 海浪 仙人掌 還有一位老船長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