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吹落一片楓紅

今年的冬天至此,絲毫感受不到一丁點的寒意,不知道是北方的冷氣團忘了南下,還是我們製造的二氧化碳產生了溫室作用,十二月份了,大街上還可以看的到短袖短褲的穿著,我每天下班穿著吊衫與小短褲在操場上慢跑,也足以逼出微濕的汗水,卻又沒有夏天般的全身淋漓,這種天氣正是出門踏青的好時節。

每年此時,淡水老家附近的楓樹,將道路兩旁鋪成一整片狹長的紅地毯,原本是在地居民的後花園,網路的發達使然,也就再也沒有不足為外人道也的秘境了。今年,聽爸媽說,連一片楓紅都沒有,青青的綠葉至今仍傲然的掛在枝頭上。Polly偶然從電視上看到台灣深山上的楓葉,正悄悄的在變色,螢光幕上的景色竟激起她追楓的好奇心,往年賞楓只需幾分鐘的車程,今年我們竟瘋狂的繞過半個台灣,直搗位於中橫的福壽山農場。
單趟就要五小時的車程,當天往返,除了欣賞美景外,更重要的是尋找冬天的蹤影。凌晨四點遊覽車從台北出發,國道上整齊劃一的街燈,倒映在沉睡的基隆河上,搭乘的遊覽車就像龍貓公車般,在黑夜裡暢快的、靜悄悄的穿過了盞盞街燈,天甫亮時,我們已在宜蘭縣南山部落休息,這裡也是前往眾多中央山脈登山口的必經之路。

過了南山部落後,是無窮的U型彎路,考驗司機的駕駛技術,也測試我們的耐晃程度,此刻竟入睡眠是最舒服的狀態,九點半醒來,車子已停妥在海拔2100公尺的福壽山農場。迎接我們的不是滿片的楓樹,而是整排的水果攤。正值蜜蘋果的產季,它的特色就是醜陋的外觀,卻有著極濃郁的蘋果味,都市裡很難買的到,所以同車的團員們,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採購一些。

看到滿山坡的果樹,與街上的農藥行,我想到小時後地理課老師教的,這些梨山上果農下的肥料,讓德基水庫優養化。種植水果所使用的大量農藥,隨著土壤滲入地下,汙染了下游水源。基於此理由,儘管知道眼前的水果肯定香甜,我和Polly並沒有購買、甚至試吃任何一粒水果。
福壽山農場屬於國軍退輔會轄區,所以園區內幾乎都是替代役男在為大家服務,
一些從未來過山裡的都市人,難免抱怨山上的服務不周,販賣部只賣三兩樣零食與飲品,煮咖啡的是穿著土黃色制服的役男,山底下隨便一間便利商店的貨物都比這裡齊全。
他們會抱怨,因為過慣了方便的日子,忘了這裡是海拔2000公尺的中部橫貫公路。
因此,停車場塞滿了大小遊覽車,仍舊保持農場該有的樸質,平地的商業氣息並沒有隨著人們被帶到山裡。我們隨著導遊的腳步,花了一個半小時繞了農場一圈,而真正有楓樹的地方只是鴛鴦池旁很不起眼的角落。
山上的陽光格外溫和,天空是意外的清澈,遠方山脊一覽無遺,如能在此服替代役,想必是人生記憶中美好的一段歲月吧!!
電視上廣為傳唱的楓樹群,是在農場對面的松盧,也是蔣中正與經國先生的行館,日式的磚瓦房舍搭配門前的楓紅,頗具北國的風格。大批人潮透過手機或者相機不停歇的記錄下這燦爛的時刻,包括了Polly,放著360°的全景不顧,眼裡緊盯著5吋大小的螢幕上的縮影,自得其樂地欣賞著。
如果是這樣,從家裡的電視或網路賞捕捉不是更容易些嗎?
照片與景像是廉價的記憶,都是可以輕易地複製傳送,置身於此,是否該靜靜的聆聽枝頭搖擺的節奏,感受冬天曾經來過這裡的證明呢?
我望見一位年邁的老翁,獨自地坐在椅子上,什麼事情沒做,用他老化的雙眼,靜悄悄的觀察大自然的樣貌,用他陳舊的肺,緩慢的吸取芬多精,用他接近耳背的雙耳,過濾掉遊客的喧雜聲。頓時間,我腦筋突然浮現出我三十年後的模樣。
松盧的正門,是一尊先總統蔣公的銅像, 昔日呼風喚雨的領袖,今日孤獨的在寒風中罰站,遊客們很自然沒看見地繞過,根本沒人理會,而他背後的那片楓樹林,才是大家所關心的焦點。
將公應該沒想到,他的風采居然比不過幾棵樹,也沒預料到平地的蔣公銅像一個個被連根拔起,這一尊的壽命恐怕也沒有楓樹們長久。
誰說人定勝天?  我們只是順應四季更迭的過客爾爾。
下午兩點離開農場,又是五個小時的車程。大家在車上睡得東倒西歪,我們繞過一座又一座的山腰,下到平地,進入都市,那是我們最孰悉不過的生活環境。

感謝這趟瘋狂的旅程,讓我確定2016,冬天的確有在台灣停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