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10) - 南雁北飛

雨過天青,是皇后鎮給我們送別的禮物,他盡全力地將最美的畫面,刻畫在我們的腦海中。
雲影隨陽光嬉戲在早晨的Wakatipu湖面上,頗有印象派的畫風,時間彷彿靜止在看似無人的鎮上。但這份優雅,隨著時間挪移,逐漸被人潮打破。
纜車敬業地將山下的遊客一一送上山來,在Skyline餐廳裡餵飽之後,在忠實地將他們一一送下山。平價的自助餐始終讓著獨佔的餐廳家鵬滿座,也讓吃飯配美景不再是富翁獨享的權力。然而,搶食、挑菜、浪費的戲碼,一幕幕在我們面前上演,尤其黑髮黃皮膚的遊客演的最賣力,好像餓了好幾天沒吃飯。
啖著豐富的暴肥料理,我懷念起九年前在這裡山上迷途時,那半條讓我畢生難忘的Subway潛艇堡。當時若沒有它,或許我的屍骨已化為皇后鎮的春泥,成為遊客眼中景致的一部份。
午餐過後,是我導遊兼領隊交棒的時刻,該是我這隻南雁北飛的時刻,在遙遠的北半球,有我喜愛的工作,等待我回去探索。C.W.Chen對於氣候宜人的皇后鎮,戀戀不捨,眼神中還帶著一絲釣無魚的不甘心,於是和媽媽繼續在此停留一星期。
打理好一切後,我和妹妹坐進紐西蘭航空這隻大鵬鳥的大肚裡,回到了空氣汙濁、不宜人居的台北城。不見紐西蘭眼前習慣的藍天綠意,取而代之的是閃爍的霓虹燈與高樓,
不需要一天的時間,我們又習慣了繁華、接受了紅塵,像蟑螂般的活著。
聽說,C.W.Chen終於在準備返台的前兩天,找到了釣鱒魚的訣竅,成功的在Wakatipu湖中得到了魚獲,而且一連釣了好幾條大虹鱒,讓兩個人吃魚吃得肚子很撐。
我猜當時C.W.Chen揚竿時激動的情緒,正如等待慢慢長夜之後,早晨從海平面躍起的曙光、耀眼動人。

和C.W.Chen在紐西蘭釣了一圈的魚,我依舊不明白釣魚的樂趣從何而來,反而擔心釣到魚後要處理要吃很費工。也難以體會媽媽購物十萬里,總要把行李箱塞到爆滿的決心。更佩服妹妹從頭到尾對於行程沒有異議,恣意的隨大家的喜好釣魚爬山和購物。

一個人的旅行,自由自在,所有的時間都是自己的。一個人旅行,不用太在別人的需求與感受,聽別人的嘮叨和抱怨。一個人旅行,最棒的是可以全心全力的接受外界的刺激,在無拘無束、自由的空氣中看見真正的自己。
一個人的旅行,還可以認識新朋友,體驗新的文化,開拓自己的視野。一個人的旅行,不用太多的計畫,隨心所欲地走,直覺自然會帶領我走過驚奇旅程。
一個人旅行,對我來說是最棒的選擇,尤其在這布滿健行步道的紐西蘭,把自己都在這裡三五個月也不嫌膩。
多一個人旅行,就多了一種想法,多了絲牽絆,多了點責任與負擔,
少了點自由,少了些時間,也吃掉了些許專注,
不過,這都是單一個人的感受而言。
多一個人旅行,就多了一點分工,多了些分享,多了些照料與陪伴,
少了些旅費,少了點危險,也少了不確定性,
於是,有了猴子旅行團的誕生,只接熟客。
如果你體力許可,嚮往自由,有點經濟能力,又有對自然探索的慾望,請隻身前往紐西蘭吧!!
如果你體力普普,喜愛勾勾纏,有雄厚的財力,又想有吸不完的新鮮空氣,那就組團來紐西蘭吧!!

2/18/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9) - 歸來皇后鎮

皇后鎮之前給我的是乾淨、方便,但商業化的印象。
中午前就到從瓦納卡來到這裡,市區車位是一位難求,只能停到湖岸幾公里遠的地方。
市區,在人少的時候,帶有幾分迷人的寧靜,紀念品店與餐廳雖多,整齊劃一,價格也不會毫無止境的狂飆,倒是因為競爭,反而趨近於平衡。
但到了用餐時間,人潮全部湧進了餐廳,尤其是幾間網路上強力推薦的餐廳,像這間被譽為來皇后鎮必吃的FregBurger,還有Flame Bar and Grill,無論是散客、團體都想來朝聖一番。
我們猴子團從來沒有為吃在排隊的,只是恰好今天時間來的早,Flame Bar and Grill有座位,而且是在有風景的窗邊。這裡的食物誠如網路上介紹的物美價廉,當然啤酒更是帶勁,只是值不值得排隊就因人而異了。
整個皇后鎮幾乎成了中國經濟的殖民地,紀念品店裡有中文導購、餐廳備有中文菜單、旅遊中心服務員華語流利,當然刷銀聯卡更是暢行無阻。買紀念品、餐廳消費只是九牛一毛,陸客其實真正要下手的,是在鎮裡眼前所見的房產別墅。
能在海外舉辦婚禮、婚紗更是富二代們不願錯過的終身大典。
 經濟力量之跋扈,連牆上掛的地圖,都將日本、北韓、台灣、斯坦們皆納為中國領土的版圖範圍。真佩服南韓的霸氣,成為東亞島弧中唯一沒被赤化的國家。
午餐過後,車子駛過七十公里綿羊滿地的青青草原後,抵達了Kinloch,這裡是Lake Wakatipu的源頭,也是紐西蘭著名登山步道Routeburn Track的起始點。
Kinloch的房子少到用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
打著下雨不適合爬山的旗號,我們安逸的、舒適的蒲在小木屋裡,
聊天、吃下午茶,直到黃昏、黑夜。
滄浪之水濁兮,可以釣烏魚。
夜裡,C.W.Chen穿著雨衣,下竿在混濁的泥砂中,混水摸魚。
眼看著旅程即將尾聲,還沒領悟出釣魚的技巧,說起來也是挺鬱悶的。
 翌日,期待的晴天還是沒出現,為了安全起見,原本預計八小時的登山之行只好取消,白費了鑽進Kinloch這塊與世隔絕、杳無人煙的秘境。不到三小時的森林短程健行,也算是撫慰了顆失望的心靈。
C.W.Chen健行不忘帶釣竿,漂亮的拋物線一遍又一遍,魚還是沒有來,甩著甩著不小心甩出了一片晴空。
車子涉過了三條小溪,到達了公路的盡頭,這才真正看見Kinloch該有的面貌,在陽光的映照下,湖水比皇后鎮多了些層次,猶如上了妝的女人,艷麗的不真實,卻令人忘懷。
一汪清澈的湖水,輕輕地撫摸礫石的岸邊,宛如世外桃源般,陪我度過在紐西蘭的最後一晚。
如果你來皇后鎮,請不要被鎮上的舟帆雲集與人聲鼎沸給迷惑,請再往內開一會兒,跟隨著山的倒影,漸漸你將發現人散了、車少了,路窄了,羊咩咩越看越多,山景越走越壯闊,心也變得更加的自由。

2/17/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8) - 雨中瓦納卡

烏雲一路尾隨著我們從庫克山到今天的目的地瓦納卡,沿途兩百公里的路上,厚重的雲氣壓在山頭上,涼爽的氣候,讓瞌睡蟲不小心找上了媽媽與妹妹。
C.W.Chen深怕今天的釣況不佳,經過鮭魚農場時,買了一條全鮭,未雨綢繆,而且這次買的這條比前天更大尾,2.354kg,$45.90元。。這是個理性的決定,因為到目前為止,C.W.Chen仍舊沒有找到湖釣的要領,每次都以枯等收場,也對自己的技術,越來越沒自信。
我發現,這是身為小國島民台灣普遍的現象,
以釣小魚為樂的思維,便難以理解如何與大魚鬥智,
學術單位以發小論文為志,故難以有長遠影響之作,
以鑽營工作薪酬為目標,常忽略了追求上班對人生所創造的價值。
張忠謀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說他帶給台灣的不是技術,而是視野,
想講的應該就是這個道理吧。
C.W.Chen這趟旅程得到的不是漁獲,是對釣魚更深刻的看法。
瓦納卡正好介於庫克山與旅程最終站Kinloch中間,雖然這座城鎮沒有特別吸引觀光客的賣點,但是只要有山有水,就足以讓人駐足了。
相較起九年前陽春相機照出來的艷麗,要是天空不作美,現在即便用較先進的相機,風景也顯得黯淡失色,陽光果然是最厲害的調色師。
午餐一個人點一個大漢堡,真是失策,實在是大的吃不完呀!!
趁雨勢不大,我們登上了附近一座名為Mount Iron的小山丘,一趟只需要兩小時的輕鬆步道,就能將瓦納卡鎮的市景踩在腳下。下山時,雨水傾盆的落下,衣沾不足惜,因為裡層都有防水的薄膜。
即使是下著雨,媽媽還是堅持要到步道終點對面的Puzzle World照張相留影,雖然我和妹妹都覺的挺無聊的,反正就只是張照片。我開始了解到,老人與小孩個性上是很類似的。
大雨讓我們不得不放棄湖上泛舟的運動,我和妹妹選擇在瓦納卡街上無目的的閒晃,媽媽決定在家裡休息、切生魚片,厲害的刀法,讓我們的用便宜的價格,嘗到鮮美的活肉鮭魚。
C.W.Chen就不用說了,當然是帶著釣竿去湖邊報到,然後再帶著滿臉的疑惑與空空的魚簍回來。明明是極為漂亮的釣點,卻不見魚蹤。
這幾天的湖釣,尤其是熱門的釣點,都會遇到漁業署的執法人員前來盤查釣魚證、檢查捕撈的漁獲以及釣法是否符合法規。對這種明確立法、嚴格執法的態度,不愧是先進國家的作為,讓即使是像我們一樣的外國人,在熟讀法令後,一樣可以安心地享受釣魚樂趣。
在雨中的瓦納卡待了一晚後,繼續驅車南下,一小時過後返回原點 - 皇后鎮(Queenstown)

2/16/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7) - 庫克山上的小黑人

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今天我們就盤旋在這步滿登山小徑的庫克山系中,
對於健行的熱愛,我始終是執著的難以妥協,猶如C.W.Chen對於釣魚的迷戀以及妹妹對食物的痴狂,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始終無法理解為爸爸願意枯等在河岸釣無魚,也無法體會為什麼妹妹可以把吃當做休閒,更難想透媽媽竟把寬敞的房子塞得只剩下小小的走道,
他們更不懂我為何有停不下的腳步,爬不完的山。
妹妹說,人活著就是要一直吃,我卻說,人活著就是要一直動。
在這塊淨土上,我大方地享用生命的三元素 - 陽光、空氣、水
湛藍蒼穹、無瑕的空氣,挾帶著強烈的紫外線,放肆的映射在每位登山客臉頰上。
爽到了肺,卻甘苦了皮膚,
黑色素細胞馬上加班,在全身產生大量的黑色素,阻擋強光的入侵,
在我帶領整天的健行之後,家人臉上全抹上了一層洗不掉的黑,
此時此刻,身體裡的穢氣排出了不少,
如果一定要選的話,髒在外表總比濁在體內要好吧!!
Hermitage Hotel二樓的熱食部,提供了一個舒適的歇腳空間,而且遊客不會很多,
如果中午沒有好好坐下來好好補充熱量的話,下午可能沒有人願意和我一起上山,
伴著窗外的美景,搭配一杯生啤酒,讓人陶醉起了詩意,於是信手寫了幾張明信片寄出,
飯店的地下室有免費參觀的登山博物館,難以置信的是古時候的登山家,是穿正裝打領帶上山的,原來古時候在西方,專業登山是貴族的運動。
到了現在,登山的不一定是富人,但富人幾乎都不愛登山。
午餐過後繼續馬不停蹄的長征,比起台灣險峻的群峰,這裡的登山步道就像散步逛街般的平易近人,卻也少了超越自我、登峰極限的滿足感。C.W.Chen最喜歡這種,安全簡單,輕裝平路,卻又美景破表的健行路線。
再遠的路途總有盡頭,就如同再長的白晝,黑夜終會來臨,
可賀的是我們不必睡帳篷,也不用窩在山屋裡帶著頭燈輕聲細語的交談,
在爸媽的景觀房內,舒舒服服地洗完熱水澡,兩大塊羊排下肚,配上今天摘的野果,
直到睡意來敲門時,我和妹妹盥洗完畢後,才步行回隔壁的青年旅館,

在那裏只做一件事 - 就是睡覺。
我們甚至連另外兩位室友的容貌都沒看過,只知道是體型魁梧的洋妞,
整間房間都是他們混雜的香水味,還有凌亂的行李,
他們應該覺得我們是怪人,每天只摸黑回來睡覺,牙也沒刷、行李也沒有,一早起來就閃人。
並不是我們想省錢,只是因為庫克山的旅館不多,大部分的房間幾個月前就被預訂一空,所以只好訂兩間不同旅館。如此雖然造成遊客的不便,但也有效的控管了旅客的流量,留給環境最低的傷害。
離開庫克山那天,風起雲湧,我們將車子停在公路邊,在筆直的公路上奔跑,
我想當時這隻小刺蝟應該也是像這樣開心的奔跑在馬路上,只是她不知道有種動物叫汽車,
會以時速100Km以上的速度從她身上輾過去。
像這樣橫屍在路上的小動物,在南島的路上稀鬆平常,雖然說這代表著這裡豐富的動物生態,但活在世界上人類更多,撞死人也要賠償。
對於人類來說,這或許是必要之惡,但政府可以考慮開徵動物保護稅,替這些無故犧牲的小生命,定期辦理喪禮以表達小小的慰問之意。

2/15/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6) - 庫克山下的美好時光

旅程轉眼間來到了第九天,看慣了萬里海疆、遠眺無邊的大洋,以及她帶給我們的豐富饗宴。今天起我們飲水思源,想像著自己是隻洄游的鮭魚,從遙遠的台灣海峽,順著太平洋海潮,經過驚險的海角,一路直上,回到上游的涓涓細流,仰望著庫克山頂的風起雲湧。
我們可以選擇匆匆直上,兩百公里的路程對於加滿油的Camry來說,只需要一個早上,但我更想東張西望,沿路上看看那被人類眷養在運河中安逸的同伴們,如何在小小的箱網中度過無聊的一生。也想體會以車為家的釣客們,守江待魚的堅持與毅力。
沿途上
偶爾有些貪吃的同伴,一不小心成為人類刀俎下的魚肉,
偶爾也會遇上像C.W.Chen這種外來的釣客,摸不清我們的底細,守在河岸邊痴痴的等待,
浮雲飄過一片又一片,野鴨間或來作伴,蹲了一整個下午,河面上毫無動靜,我們卻開懷地在水底愉悅的翻騰著。
子非魚 安知魚之樂?  C.W.Chen最後還是愉快的拎著釣竿,在鮭魚農場打烊前,從冷藏櫃裡拿出了一條我同類的遺體,上面印著 "Whole Salmon  1.872 KG $36.50,我才悟出了一個道理。
被眷養的魚和被眷養的人們,生命到了終點後,都會經過冷藏保存,運往不同的目的地,
只是這些魚最終被裝進了人們的肚子裡,那些人則被裝進了棺材的肚子中。
這些同伴們雖然各個體態完美、衣食無虞,從小依循著人類的價值觀成長,直到被端上桌的那一刻,仍不知原來自己可以享受在大海裡覓食的樂趣、體會迴游的刺激與成就。
有些人也像鮭魚一樣,被眷養在父母的價值觀與社會的期待中,
成了大人物、累積了財富,仍不清楚什麼才是自己的追求?
看到了Lake Pukaki丹青色的湖水,不遠的庫克山就在湖泊的盡頭。沿著湖畔修築的公路,也在庫克山腳下消失,再往深山就得靠雙腿或者小飛機的雙翼。
路旁專為觀光客搭建的整齊薰衣草田,無法阻擋我朝庫克山的腳步,
雖然媽媽與妹妹終究被它精美的包裝給迷惑。
過於強眼的湖水,像是打翻的顏料瓶,撒了一地的藍,暈散在整個天地之間。
前方再轉個彎就是庫克山腳的終點。
斜陽渲染了山頭,同伴鮮嫩的魚肉,在夕陽餘暉中閃閃發光,
這絕對不是一般在台灣吃到的軟綿綿的鮭魚生魚片,
第一活體、第二未經冷凍,讓三位美食愛好者笑得合不攏嘴。
雖然這隻被眷養的鮭魚,難逃被宰殺的命運,
但是如果他知道他美麗的軀體,能在庫克山腳下
化作餐桌上耀眼的一盤佳餚,也算是生命美好的結局。

C.W.Chen儘管整天都沒釣到魚,更精確地說,魚餌在水中沉默著,終究沒被魚發現,
但這一天,庫克山腳下,白雲與微風掠過的鮭魚養殖場旁,藏著他難以忘懷的美好時光。

漁翁之意不在魚,在乎山水而已,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竿也。


2/14/2016

這邊是冬天,那邊是夏天 (5) - 奧馬魯之丘

從凱庫拉南下前往奧馬魯(Oamaru)的路程長達400公里之遙,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我決定讓C.W.Chen在靠近基督城(Christchurch)的Waimakariri river出海口碰碰運氣,看是否能碰到鮭魚洄游的榮景。C.W.Chen早在台灣就用Google Map查好幾個鮭魚出沒的河口,更特地的將魚線磅數加粗,決心要在此與鮭魚殊一死戰。
到了河口,釣客們像是釘沙灘上的木樁,整齊劃一的排成一直線,甩竿、捲線、甩竿、捲線,幾個小時周而復始重複相同動作,就是希望哪一次甩竿之後,捲上來的不只是魚鉤前的小鐵片爾已。
C.W.Chen在此試了兩小時,甩了無數次竿,獲得的只有手痠爾已,不過他並不孤單,因為河口整排的紐西蘭人,有人已經甩了整個上午,也毫無所獲。儘管如此,也要在釣魚告示牌前,以英雄之姿,證明自己曾經努力奮鬥過。在經過的鮭魚故鄉 - Rakaia時,即便沒有下竿,也要好好的和路旁的魚神雕像打聲招呼。
當然,我們也並非把所有的時間都在河邊瞎等,今天剛好是周末,有時經過農村小鎮會有假日市集,所有的攤位都是小農們或居民把自己種的蔬果或點心、自己做的手工藝品拿出來與社區分享,我們這幾位外來的觀光客反而顯得格外的突兀。
但和小農買東西,不僅標價實在,我心裡感到格外的踏實。
不斷的停停走走,讓400多公里的車程顯得更加的遙遠,抵達奧馬魯時已是晚上六點,古時候這裡盛產石灰岩,灰白色的石灰建築成為了奧馬魯市區的特色之一。
今日的魚獲量為零,再加上時間也不早了,C.W.Chen提議去當地俗又大碗的岩燒餐廳Galleon stonegrill,以山珍代替海味。但不知為何,一坐上餐桌,儘管美食當前,我卻像是顆洩了氣的氣球,昏昏欲睡,沉睡的模樣連服務員都好奇地前來關切。難道患了食物恐懼症? 希望只是單純開車開太累了爾已。
我當機立斷的放棄了晚上觀賞藍眼企鵝的行程,抱著昏昏沉沉的腦袋,像是醉漢般躺在床上,一覺就到隔天天亮。其他成員不僅從頭到尾監視著藍眼企鵝回家,結束後繼續在碼頭邊夜釣,無意中發現更多小巧玲瓏迷途的企鵝從身邊走過。
星期天是逛市集的最佳時機,而聽到"逛市集"三個字,媽媽就像小朋友聽到逛玩具店一樣興奮,可愛的當地居民們都會出來街上溜達溜達,與其說是交易,不如說比較像朋友間的分享與交流,我發現當我們讚美他們的水果很好吃、他們的手做很精緻時,給他們的鼓舞遠勝過鈔票所換得的價值。
這是我心目中樂天的紐西蘭人、有人情味的紐西蘭人。
這裡與高雄的駁二特區有異曲同工之妙,運用車站、港口閒置不用的倉庫,改造成為手工藝品、人文的休憩場所。但也有少數的店家,嗅到濃厚的商機,鎖定了中國觀光客人潮,隔一條街開始商業化的經營,
裡面賣毛衣、綿羊油、毛毯、以及價格不斐的Manuka蜂蜜,通通不是本地產,但似乎門口打上新春快楽、可刷銀联等關鍵字眼就是生意興隆的保證,讓我不禁想到這些年台北雨後春筍的鳳梨酥店、花蓮的紅珊瑚店,可憐團客們,買到的都是旅行業者所塑造出來的特產。
觀賞奧馬魯全景,我們爬上South Hill的斜坡,俯瞰小鎮的景致,
事實上車子可以直接開到目的地,不用像我們這樣辛苦的步行。
在奧馬魯的第二天,C.W.Chen依舊難以忘懷前天浮潛錯過的黑鮑魚與黃鮑魚,熟讀各方網誌遊記的他,教我們沿著海岸線向南行駛,看看是否有類似石門洞的神祕地形。
沒有指標也無法定位的目的地,一切只能碰碰運氣,而我們終究只是觀光客,找了好幾個海岸,還不小心私闖民宅,仍不見鮑魚蹤跡,還意外的打擾到了數以百計海豹的午覺,只好打消念頭。
最後回歸正途,來到遊覽車聚集的大圓石頭海灘Moeraki Boulders,令我不解的是如此平凡的石頭,也可以讓旅行團趨之若鶩,大部分的遊客下車拍張照片,就窩進紀念品商店躲太陽去了。我們無意間發現沙灘上佈滿了像照片中大小的出水孔,C.W.Chen說很有可能是這附近的特產 鳥蛤 的窩。聽到大饕客C.W.Chen與猴妹的聲音,所有聞風喪膽的鳥蛤全鑽到很深的沙地裡,導致今天的魚獲數量一樣掛零。
晚上拿出了前幾日的儲備,龍蝦殼、以及海釣的魚片,經過媽媽的巧手,又是一桌鮮美的海鮮料理,今晚時間較為充裕,拿起廚房的電鍋,煮了一鍋暌違一週的白米飯。
 明天就要告別東部海岸線,也意味著要和滿桌的海鮮料理說聲再會了。
然而,C.W.Chen磨刀霍霍,將戰場拉到了Otago地區的河川湖泊。